《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九十八章人的名樹的影


    第三百九十八章  人的名樹的影

    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在玉石道的街頭處一道人影閃掠而出,人影為至,然而依稀能夠瞧見一道模糊的身影。

    “玉皇舟起航時刻為傍晚時刻,各位請回吧!”那道清瘦的身影未響起,蘇格平淡的聲音響徹而起。

    咻咻!那道清瘦身姿猶如一輕舞的蝴蝶般從空中落在那雪白如玉的地板上,其淩『亂』的長發遮住了大部分臉,但是遮擋不住那雙漆黑的眼眸。

    眼眸微抬,葉晨目光輕輕的從玉皇舟上掃『射』而過,旋即也注意到了南宮世等人,其嘴角不由浮現出一絲莫名的笑意。

    數月前的畫麵猶如『潮』水般從葉晨眼前浮現而出,有時候世界便如此小,有些人以為不會再遇見的總會出乎意料的出現。

    “你倘若與他們目的一樣要出院的話,那便得等到傍晚!”蘇格劍眉微皺,望著眼前打扮頗為懶散的少年。

    聞言,葉晨連忙抬起頭來,瞥見滿臉嚴肅的蘇格,微微聳聳肩道:“玉皇舟的起航時間為傍晚時刻,然而其學院的院規上有一規定,倘若學員有急事,玉皇舟可以不按時起航,不是嗎?”說完,葉晨那平淡的目光迎上蘇格,臉上始終掛著一抹如水淡漠的恬靜。

    聞言,南宮世那陰柔的臉龐上不由閃過一絲疑『惑』,這道聲音他有種熟悉的感覺,對此,南宮世不由抬頭望去,然而葉晨側臉的長發卻擋住了他的視線。

    相比南宮世等人那哀求之『色』,葉晨的語氣倒是顯得極為平淡,毫無一絲對導師的敬畏之『色』。對此,蘇格臉上也不由浮現出一絲詫異之『色』,難得認真打量起葉晨,不知為何,蘇格對眼前的學員也要種熟悉的感覺,但就是想不起眼前這少年是誰。

    雖如此,蘇格語氣中也難得浮現出一絲柔和:“學院的院規之上的確有這樣的規定,然而其前提便是要得到教導處的批準!

    “教導處的批準?”葉晨嘴角處也揚起一絲無奈之『色』,至於得到教導處的批準便要得到十名導師的簽訂,這又談何容易?

    “爾等等待數小時便可!”察覺到葉晨的無奈,蘇格依舊淡淡道,轉身拂袖而去。

    “學生塵夢,有急事需要出院一趟,由於時間的緊迫,其教導處的批準令尚未辦好,還請通導師融下!”在蘇格邁出數步後,葉晨的聲音再次響起。

    蘇格抬起的右腳徒然頓住,其淡漠的臉上也浮現出一絲錯愕之『色』,連忙轉身望去,其目光投注在葉晨身上,瞧得那副有些熟悉的麵孔後,其淡漠的臉龐上難得浮現出了一絲笑容,此刻他終於知道眼前的這名白衣少年為何給他有種熟悉的感覺。

    不複先前的淡漠,蘇格柔聲笑道:“我倒是誰,原來是塵夢!,迎新晚會一別之後,塵夢同學可是猶如人間蒸發似的!”

    蘇格前後的變化讓葉晨也有種錯愕的感覺,旋即便明白過來,能夠令蘇格態度變化的原因恐怕就是因為自己數月前在迎新晚會所表現出來的潛力以及實力讓他感到動容,而站在周旁的南宮世以及林雅秀皆是滿臉錯愕的望著眼前的這道清瘦的身影。

    “他便是此屆新生第一人,塵夢?”林秀雅其如水的眼眸浮現出一絲詫異之『色』,僅僅數月,塵夢這個名字無疑傳遍了整個玉皇學院。往日自己的那些閨蜜談論最多的人便是眼前這一人,當日那迎新晚會,林秀雅也在場,令她難為的無疑是葉晨那一曲動人心弦的琴曲。

    相比林秀雅等人那詫異的神『色』,南宮世其陰柔的臉龐盡是寒意,藏在衣袖下的雙手也緊握在一起,頓時青筋暴起。

    頗為英俊的臉龐此刻儼然顯得猙獰無比,南宮世望向葉晨的眼中盡是無盡的怨恨之『色』以及一抹殺意,正是眼前的這人讓自己喪失了男人的基本能力。

    “當日偶有感悟就在修煉室閉關,因為有急事方才出關!”葉晨的語氣始終不卑不亢,毫無天才獨有的傲氣。

    無疑葉晨這樣最能引起人的好感,林秀雅以及蘇格皆是暗歎一聲:“不愧是新生第一人,這種風度以及氣質不是常人所能擁有的!”

    “正是因為事情急迫還未去申請教導處的批準!”葉晨雙手微抱,朝蘇格拱手道:“導師,拜托了!”

    往日,蘇格直接便是拒絕,然而此刻他卻遲疑起來,蘇格天賦雖不佳,然而正是因為人脈關係方才有資格進入玉皇學院做導師,雖如此,他也僅僅被分派到管理玉皇舟這一方麵,因此他往日辦事極為嚴謹,深怕出錯,按照玉皇學院的規定,在這個時候起航玉皇舟無疑觸犯了學院的規定,不過葉晨卻不一樣,當日葉晨憑著弱冠之齡便煉製出頂級氣武劍器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玉皇學院,甚至整個帝都。次日,便是有無數導師欲與葉晨搞好關係,如此年紀便能夠煉出頂級氣武劍器,那日後必定能達到煉器大師級別!因此,蘇格也不能不考慮到葉晨的麵子。

    煉器大師在武神大陸上的地位也是極為顯赫,絲毫不亞於尋常的魂武境武者。

    遲疑數刻後,蘇格方才揮揮衣袖,為難道:“往日按照規矩,無教導處的批準信,便不能起航玉皇舟,不過今日就此破例一次!”

    說此,蘇格臉上也浮現出一絲笑意,轉頭對著滿臉錯愕的林秀雅吩咐道:“秀雅,你準備一下,玉皇舟馬上起航!”

    聞言,林秀雅終於回應過來,頗為無奈的葉晨笑道:“還是塵夢學弟的麵子大,往日那些龍虎學子來了,蘇格長老也從未破例過,沒想到今日竟然會破例一次!”說此,林秀雅不由認真打量起眼前小自己數歲的白衣少年,令林秀雅錯愕的是縱然自己注視他,他臉『色』始終那麼從容。

    淡淡一笑,葉晨極為清楚眼前這位蘇格長老之所以對他這般客氣原因,多半還是因為自己煉出頂級氣武器的緣故,畢竟對一名武者來說最吸引的無疑是劍器,功法,丹『藥』,而對於蘇格這種功法以及丹『藥』不缺的人來說,頂級劍器的吸引力是巨大的。

    “怎麼,小妮子動心了!趕緊去準備下玉皇舟,待會兒有的是時間看!”見此,蘇格不由打趣起林秀雅。

    聞言,一抹嫣紅之『色』至俏臉浮現而出,林秀雅不由輕啐一聲,旋即便轉身躍上玉皇舟。

    “隻需等待片刻便可以起航,我也去準備一下!”蘇格沉『吟』道,對此,葉晨自然輕微點頭道:“有勞導師了!”

    轉身,臉上的笑意盡數退去,淡漠的臉『色』再次浮現而出,蘇格對著南宮世等人淡淡道:“爾等也準備下,準備出院!”

    話畢,蘇格的身形便猶如長虹般朝那玉皇舟激『射』而去,那些原本在四周踱步的龍馬紛紛發出嘶鳴聲。

    聞言,南宮世幾人皆是臉『色』陰沉,今日他們幾人無疑是沾了葉晨的光,這對於南宮世來說無疑是一種煎熬。

    而此刻,葉晨那平淡的目光也朝南宮世投『射』而來,那種目光猶如自己往日對那些乞丐的目光,這種感覺令他極為厭惡。

    不過想到此處出院的目的,南宮世不得不隱忍下來,微低著頭,其眼眸中閃過一絲殺意:“出院之後,縱然你是新手第一人,我也必定讓你英年早逝!”

    然而南宮世卻沒注意到,在他低頭的時候,對麵的葉晨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那冷笑猶如寒冬的寒風那般冷冽......

    

Snap Time:2018-01-19 21:14:34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