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九十二章頂級氣武(上)


    第三百九十二章 頂級氣武(上)

    清瘦的身影至虛空之上浮現而出,其火焰自動的朝兩旁退去。

    此刻,一柄表麵暗淡無關的劍器正安靜的懸浮在那道清瘦的身影前。

    眼眸微抬,葉晨那蒼白的臉龐上難得浮現出一抹欣慰的笑容,幾乎同時,火麒麟的靈魂猶如『潮』水般朝麒麟戒內湧去。

    葉晨的靈魂再次回歸本體,重新控製著身體,同時,火麒麟那略顯虛弱的聲音在葉晨腦中泛起:“我先沉睡數天!”

    話語依舊在腦海中飄『蕩』著,然而葉晨和火麒麟之間的聯係也隨之被切斷,顯然火麒麟已經陷入沉睡之中。

    無言的感激在葉晨心頭湧出,稍微習慣了自己的身體之後,葉晨方才將注意力轉移到眼前的劍器處。

    一柄頗為古樸的大劍,其劍身表麵暗淡無關,更無絲毫的鋒芒之氣,其劍柄處浮現著兩個古形字體:傲視!

    盡管此劍無其他利劍般的鋒芒之氣,然而葉晨卻在這柄劍內感到了驚人的劍氣,這是屬於內斂的淩厲。

    臉『色』略顯蒼白,葉晨右手緩緩從衣袖中探出,旋即握住這劍柄,那間,葉晨體內的氣勢不由一滯,這柄劍器品質絲毫不亞於麒麟劍。

    火的狂暴,水的冰冷,風的空靈,葉晨在這柄劍器上感受到不同的感覺,對此,葉晨嘴角處也牽扯出一絲笑意,目光若有深意的望著下方的蕭胖子。

    而在葉晨的身形浮現之後,眾人的目光便極有默契的投『射』而去,當瞧見周圍並未其他礦石之後,一次錯愕的表情浮現而出。

    難道他真的已經煉化了那些礦石,而這柄古樸劍器的出現無疑證實了眾人的猜想,對此,眾人紛紛流『露』出震驚的表情。

    先前那些說葉晨不可能在這麼短時間內煉化礦石的導師各個目瞪口呆,而禦劍馨和火臨更是難以置信的望著虛空那一幕!先前他們也極有自信在半個時辰內鑄造出一柄劍器,然而其煉化那些頂級礦石需要大量的時間,二人皆是不得不後退一步,僅僅采取玄鐵之精而已。

    葉晨先前的舉動無疑引起了兩人的注意,對於葉晨這樣的作法,兩人臉上雖未表示,然而心中卻是產生了一絲幸災樂禍的味道。然而此刻那柄古樸的劍器無疑粉碎了他們的幸災樂禍,因此,兩人望向葉晨的眼神越發的凝重,甚至有一絲佩服。

    “他到底鑄造出了什麼品質的劍器?”瞧得葉晨臉龐上的笑容,一些退場的煉器師忍不住的開口詢問道,遠遠望上去,那柄古樸的劍器周旁並未散發著其鋒芒之氣,因此便眾人也並不知道葉晨到底煉出什麼品質的劍器,當然,雖無鋒芒之氣,可他們也不至於蠢到認為這是那種垃圾劍器。

    融合火隕鐵,玄鐵之精等頂級礦石鑄造出的劍器又豈是那些垃圾劍器可以比擬的,然而為何劍器周身沒有鋒芒之氣呢?

    握住長劍,葉晨悄然的落在玉台之上,與禦劍馨以及火臨二人並肩而立,其手中那柄暗淡無關的長劍和其餘兩人那兩柄利劍形成鮮明的對比。

    一時間,無數道目光聚集在那三柄劍器之上,能夠站在這個舞台上的無一不是煉器天才,然而十一人參賽,能夠堅持到最好的唯獨三人而已,由此可知此次煉器比鬥的難度,那些退場的選手紛紛滿臉不甘的望著爐台上的頂級礦石。

    “真是個令人擔心的小家夥,每次都要拖到最後關頭!”兩片『性』感的嘴唇輕抿著,紫凝掩嘴笑道。

    紫凝其話語中雖是怪罪葉晨,然而其語氣卻不是,聞言,楚三劍不由白了紫凝一眼,輕聲歎道:“劍雖然是鑄造出來,然而不知其品質如何?”

    聞言,紫凝嘴角處的笑意也驟然凝固住,正如楚三劍所言,短短的十五分鍾內他會鑄造出什麼品質類的劍器。

    當葉晨三人並肩站在一起的時候,全場徒然安靜下來,冷萱的身形也再次從玉台之上浮現而出。

    如水的眼眸看似輕緩的葉晨三人閃過,冷萱微笑道:“三位既然都在規定時間內完成鑄造,接下來便是評定!各位,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導師蔣幹!”其圓潤的聲音經過真氣的增幅之後遠遠飄『蕩』而出,緊隨著便是如雷鳴般的掌聲響起。

    念輪回若有深意的盯著葉晨手中的長劍,縱然相隔甚遠,念輪回依舊在那長劍內感受一股恐怖的力量,那是屬於內斂的淩厲。

    掌聲依舊,念輪回輕微的朝身旁的一名老者點頭,那老者同樣點頭反應,旋即老者起身,其年邁的身形輕飄飄的朝玉台之上落去。

    蔣幹,這個名字驟然放在整個皇楓國也是鼎鼎有名的存在,然而其出名的原因並不是他那強悍的氣武巔峰修為,而是由於他作為一名頂級的煉器大師。蔣幹一生沉醉於煉器之中,而接連鑄造出三柄魂武劍器則是無疑讓他登上了煉器大師的門檻。

    一身質樸的青衫披在蔣幹的身上讓他有種飄逸的感覺,常年的鑄造讓蔣幹看起來極為健朗。

    蔣幹的身形漂浮在玉台的上空,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巨大的廣場。目光微微掃動著。望著那已經退場的參賽選手以及依舊留在場上的葉晨三人,其眼眸中難得閃過一絲讚賞之『色』,這一屆新生倒是人才輩出。蔣幹輕微點頭著,旋即雙手略微朝下壓去,其喧鬧的晨曦廣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首先在這先恭喜各位能夠參與此次的器鬥比賽,能夠站在這個舞台上便足以說明了你們的優秀!不僅僅武道要無所畏懼,在煉器上同樣如此,失敗是成功之母,希望退場的各位選手能在此次比賽中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從而突破自己的極限!”說此,蔣幹的目光輕微朝葉晨三人瞥去,微笑道:“再次恭喜你們三位能夠依舊站在這,數屆以來能夠在半個時辰內完成鑄造的人數屈指可數,無論鑄造出的劍器品質如何,你們能夠站在這便說明你們成功了!”

    蔣幹那沉厚的聲音緩緩的在每一個人耳邊響起著:“此次劍器的評定由我來!眾所周知,一柄劍器的出『色』程度往往和它的淩厲程度掛鉤著,而此次評定劍器的第一步便是測試劍器的淩厲程度!”說此,蔣幹不由頓了頓,其右手隨意的朝虛空中一揮,數十道虛影猛然浮現而出。

    咻咻!數道頗為粗大的石柱徒然憑空而落,最終落在玉台之上,這些石柱有一個拳頭粗,其全身漆黑。

    一股冰寒的氣息在石柱上蔓延而出,蔣幹指著這些石柱解釋道:“這些石柱名試煉石,倘若劍器能夠在第一道石柱上留下其痕跡便證明了這柄劍器已經達到了頂級劍器的地步,第二道石柱則是初級氣武劍器,第三道石柱則是中級氣武劍器,而第四道石柱則是頂級初武劍器!”

    聞言,葉晨平淡的目光在石台上掃了掃,最後停留在了那些石柱之上,眼中流『露』出一絲好奇之『色』。

    “你們輪流使用長劍去劈這些石柱,注意無需運用真氣!”說此,蔣幹不由後退數步,右手一揮,其數道石柱也懸浮起來。

    三人皆是相望一眼,最後禦劍馨率先走出,其長劍在她的揮動下發出淩厲的破風聲,其泛著冷光的長劍直接劈落在那石柱之上。

    砰!一陣火花碰撞而出,其一道醒目的劍痕至石柱之上浮現而出,石柱也輕微晃動著,對此,禦劍馨接連朝接下來的石柱砍去。

    砰!砰!又是兩道激烈的碰撞聲響起,火星四濺,第二刀石柱和第三道石柱上皆是流『露』出其醒目的劍痕,不過第三道的劍痕不如前兩道深罷了。

    身形驟然頓住,禦劍馨頗為炙熱的目光朝第四道石柱望去,能否成功便看這第四道石柱了。

    一時間,整個晨曦廣場也徒然安靜下來,無數道目光紛紛朝禦劍馨投『射』而去,期待這禦劍馨的第四劍。

    

Snap Time:2018-04-24 16:47:05  ExecTime:0.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