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九十一章驚心動魄


    第三百九十一章   驚心動魄

    “隨意!”葉晨輕描淡寫道,在火麒麟控製他身體的那,他便知道此次的器鬥冠軍非他莫屬。

    火麒麟再次控製住葉晨的身體,其右臂隨之抬起,其銀『色』火焰激『射』而出,最終幻化成了一巨錘。

    “凝!”火焰構成的大錘劃過一道圓弧的軌跡,的一下擊打在那些『液』體之上。

    巨大的震力將那些『液』體震開,其環繞在四周的火焰也隨之散開,那些銀『色』『液』體紛紛朝葉晨的胸前聚集而去。數息之後,那些『液』體詭異的在葉晨的胸前凝固成一銀『色』的固體,整塊銀『色』固體表麵彩光流轉,數股不同的氣息在其上彌漫而出。

    葉晨身子順勢一轉,右臂猛然上舉,旋即朝下砸落,火焰錘再次呼嘯著砸下,!

    腦海深處,葉晨不由凝神關注著火麒麟如何鑄劍,望著那火焰錘劃落的軌跡,葉晨心神不由一震。

    那看似簡單至極的軌跡卻充滿了玄奧的感覺,葉晨甚至在那火焰錘砸下的時候感受到了一股霸道的意味,天上地下,舍我其誰的霸道。

    熟悉火麒麟的意境,因此,在這一錘之中,葉晨感受到了屬於火麒麟的唯我意境,唯我獨尊的味道。

    在錘子砸落的同時,其左手的五指也不斷的變化著手法,在手指的牽扯之下,其銀『色』火焰分別從不同的方向衝擊著這塊銀『色』礦石。

    一些印紋隱隱約約在銀『色』礦石的表麵上浮現而出,其周圍的靈氣也紛紛朝那那銀『色』固體出激『射』而去。

    “意境可以運用到萬物之中,使劍便是劍意,使掌便是掌意!當你舉手投足之間便能展現出意境之時,那時你意境便趨於大成!”眼前的鑄造對火麒麟來說自然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火麒麟一邊控製著葉晨的身體,一邊用靈魂和葉晨交流著。

    對此,葉晨也凝聚心神,去除雜念,全身心注意著火麒麟的鑄器過程,一絲感悟的味道在他心中蔓延而出。

    火錘越舞越快,錘麵與銀『色』鐵塊相交,發出了金鐵交鳴的聲響,每次錐子敲落之後,葉晨右手便隨之朝上一提,恢複到相當的高度後又再次呼嘯著落下,如此往複捶打,那不斷的撞擊聲,這撞擊聲也漸漸合符了某種樂律,然而在火麒麟的特意為之下,這撞擊聲倒未傳出。

    鑄造最重要的便是手法,每一種劍器都有獨特的手法,矯健的身形隨之舞動著,在接連三十六錐之後,其錐法隨之一變。

    先前的三十六錘蘊含了火麒麟的意境,其銀『色』鐵塊赫然縮小了一大半,顯然那些雜質被敲出,剩下來便是其精華所在。

    “先前我那三十錘稱之為衍之行錘,數千年以前,這錘法我觀自二代的劍法而感悟而出!在某種程度上,這三十六錘內或多或少有劍式的影子!”火麒麟那略顯沉厚的聲音在葉晨的腦海中響起。經過火麒麟這一提醒,葉晨心神不由一顫,其心神也沉浸在這三十六錘之中。

    察覺到葉晨的舉動,火麒麟不由再次重新施展出三十六錘,每一錘下落的速度變得極為緩慢。

    而這每一錘落下的軌跡猶如深深印在葉晨腦海中似的,揮不去,抹不去。眼前浮現的皆是那緩慢的一錘,一錘又一錘,其每一錘所蘊含的意境也漸漸變化著,直至第三十六錘落下之時,那一錘猶如化作了一柄直刺蒼穹的利劍,那三十六錘法也猶如一式絕世風華的劍技。

    對此,葉晨的心頭不由浮現出自己的劍技,一劍傾城!曾經以為一劍傾城已經趨向完美,然而這一刻葉晨卻發現了許多瑕疵。

    靜靜的感悟著,葉晨的對劍技的理解也不斷加深,漸漸的葉晨也再次修改起了一劍傾城麵的瑕疵,讓它趨向於完美。

    接連兩次三十六錘之後,那塊銀『色』鐵塊再次縮小了一半,然而其表麵散發的銀『色』光芒足以刺眼。

    “衍之行錘去除雜質,天罡七十二錘鑄形!”右手所謂的火焰錘隨之一頓,火麒麟的聲音再次從葉晨腦海中響起。

    聞言,葉晨也從那玄奧無比的衍之行錘中反應過來,去除雜念,凝神注視著火麒麟接下來的七十二錘。

    身體徒然旋轉起來,身體周圍產生的勁風也引起了周圍火焰的舞動,火焰之錘越發的凝練起來,火焰之錘也徒然開始旋轉起來。

    “凝!”火焰之錘徒然化作一道長虹朝下砸落,砰!猶如金屬的碰撞聲隨之響起,整個人幾乎化做了一道飛速旋轉的螺旋般,後一錘快過前一錘,每一錘的反震力道都在火麒麟的控製之下強加於銀『色』鐵塊之上,葉晨也再次沉浸在每一錘之中。

    隨著數十次的捶打,銀『色』鐵塊很快被拉成了長條狀,隨著錘下落速度的加快,銀『色』鐵塊徒然形成了一劍胚。

    左手式樣變化不定,一塊礦石激『射』而來,在銀『色』火焰的包裹之下竟然快速的融化開來,最後鋪散到了劍胚上。

    相比火麒麟那鬼斧神工的鑄造方法,玉台之上的那些煉器師倒是略顯失『色』,遠遠望上去,葉晨周圍的方圓數米內皆是一片銀『色』的火焰。而周旁的白氣也阻擋住了眾人的視線,因此,眾人隻能極為模糊的看到那人影微微晃動,卻看不到葉晨具體在做些什麼。

    整個看台此刻又陷入死一般的寂靜,寒風卷過從而發出呼呼的響聲。

    虛空中,香燭依舊冒著少許白煙,其火星在寒風中仿佛隨時便可覆滅似的。

    隨著時間的緩緩度過,巨大的廣場之上,不斷的有著紅光閃爍,其數道沉悶的撞擊聲在玉台之上飄『蕩』著,禦劍馨和火臨此刻紛紛也開始鑄造。

    如今,離半個時辰儼然已經過了三分之二,其香燭也隻剩下三分之一,然而大多數煉器師卻連那礦石都未煉完,對此,眾人皆是一陣嘩然。

    再過了數刻之後,那些臉『色』蒼白的煉器皆是無奈的了一聲,然後在看台上無數道惋惜的目光注視下,無奈的離開了這個讓得他們傷心並且不甘的舞台。

    當虛空之上的香燭隻剩下一丁點的時候,整個玉台之上儼然隻剩下四名參賽選手,分別是葉晨,禦劍馨,火臨,以及一名青年。

    葉晨依舊處於那一團白氣之中,而火臨以及禦劍馨兩人依舊如火如荼的鑄造著劍器,相比之下,那名青年依舊正在煉化著礦石。

    數息之後,青年極為無奈的歎了一聲,撤去胸前的火焰,悻悻的離開了玉台,一時間,整個玉台儼然成為了葉晨三人的舞台,然而此刻卻很少有人認為葉晨能夠勝出,先前退出比賽的那些八名參賽選手采取的礦石並未是頂級礦石,然而以及未能夠將之煉化完,由此可知煉化礦石的難度,何況是頂級礦石。然而也有不少人期待著葉晨能夠打破眾人的認知從而創造出奇跡,這其中自然包括蕭胖子以及然倩等人。

    “鐺!”在某一刻,清脆的撞擊聲響在廣場之上響了起來,緊隨而來的便是一道清脆的劍『吟』聲。

    咻咻!一柄泛著冷光的長劍徒然衝破了火焰虛鼎朝九天之上激『射』而去,然而在長劍破開火焰虛鼎的那,一雙修長而又纖細的手隨之握住那柄長劍。

    長劍不斷晃動著,仿佛欲脫離這雙手的控製,禦劍馨望著手中鑄造出的長劍,身上真氣暴漲,其長劍也停止了晃動。

    嘩!一時間無數道目光投『射』而去,顯然禦劍馨鑄造成功,而緊隨之後又是一道清脆的撞擊聲。

    火臨身形依舊懸浮在半空中,其修長的右手也緩緩的朝那火焰虛鼎處伸去,最終沒入那火焰虛鼎內。

    火焰虛鼎徒然破碎開來,一柄泛著紅光的長劍飛『射』而出,然後被他躍身一把抓進了手中,其俊秀的臉上難得流『露』出了一絲得意之『色』。

    兩柄長劍一暴『露』在眾人的視線時便吸引了無數道目光,其鋒芒之氣在劍身處緩緩環繞著,這無疑向眾人宣示著兩柄劍器皆是氣武劍器。

    對此,眾人紛紛流『露』出了炙熱的目光,在場的大部分人使用的劍器僅僅是不入流的劍器,何況是那氣武劍器。

    不僅眾人如此,數名導師也是如此,倘若玉皇學院能夠出一兩個煉器大師,那足以再次提高玉皇學院的威望。

    “時間要到了…”目光死死的盯著那中央位置處的一團火焰,再瞧得禦劍馨和火臨兩人紛紛鑄造成功,紫凝的玉手猛然緊握了起來,這個小家夥為何每次考核都是要讓人提心吊膽,對此,楚三劍不由一笑道:“你還是別抱太大的希望!”

    聞言,紫凝不由冷哼一聲,旋即目光依舊落在那道火影處,眼中的光彩也隨之暗淡下去。

    廣場之中,無數道視線,都是緩緩投『射』到了虛空之上葉晨所在處,望著那虛空中拿僅剩的火星,所有人都想知道,接連創造了數個傳奇的白衣少年,是否能夠在最後的關頭來次華麗的逆襲......

    寒風中,那火星悄然墜落,當最後一縷白煙消散之時,無論是觀眾台以及導師台之上,都是響起了一片遺憾的噓聲。

    “砰…”一道沉悶的撞擊聲徒然在半空中響起,而虛空之上,包裹住葉晨周圍的那些白氣緩緩散去,其銀『色』火焰也盡數收攏起來。

    一道清瘦的身影也隨之浮現而出......

    

Snap Time:2018-07-22 11:20:34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