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九十章質疑


    第三百九十章 質疑

    周圍的竊竊私語聲不絕於耳,那些話語從最初的疑『惑』轉變為如今的質疑。

    葉晨明顯感受到周圍那些複雜的目光,然而葉晨始終不聞不問,其嘴角處依舊浮現出一絲莫名的笑意。

    然而葉晨的那一抹恬靜以及波瀾不驚的神『色』卻眾人感到詫異,而此刻火麒麟那低沉的聲音在葉晨的腦海中響起:“秘法準備完畢!”

    聞言,葉晨嘴角微揚,輕聲喃喃道:“終於要開始了嗎?”話畢,其真氣在葉晨的掌心處浮現而出。

    “記住!放鬆心神!”火麒麟聲音再次響起,緊接著葉晨便雙目緊閉。

    數息之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葉晨猛然起身,同時睜開雙眼,那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滄桑之『色』,緊隨而來的便是無盡的淡漠。

    略顯清瘦的身體此刻居然流『露』出一絲極為狂放的氣息,那種來自靈魂深處的狂放立刻引起了全場的注意。

    稍微活動了下身體,葉晨其淡漠的目光輕微的從四周掃『射』而去,那些原本竊竊私語的看眾紛紛閉口不言。

    一股無形的威壓在四周憑空產生,導師台上,紫凝望著那道清瘦的身影,其小嘴張的大大的,此刻她發現眼前的葉晨越來越陌生。

    有這樣的感覺不僅僅紫凝一人,蕭胖子以及然倩幾人也是如此。

    漆黑的眼眸深處赫然浮現出一紅點,此刻葉晨的身形徒然朝前邁出一步,其右臂隨意的朝前一拂,其氣勁激『射』而出。

    氣勁卷起的勁風朝爐台之上橫掃而去,其爐火紛紛被刮倒一旁,而數塊礦石徒然漂浮而出,最終浮現在葉晨的頭頂上方,如今葉晨儼然成為了全場的焦點所在,一舉一動便牽扯著無數道的目光,令人詫異的則是懸浮在葉晨頭頂上方的礦石赫然皆是一些頂級礦石。

    火隕鐵,其表麵散發著猶如火焰般的光芒,滾熱的氣息從其內散發而出。

    寒冰鐵,其表麵流轉猶如水銀般的光彩,其冰寒的氣息從其內飄『蕩』而出。

    罡風鐵,其表麵同體青『色』,玄鐵之精,其表麵暗淡無關,數十塊礦石無疑吸引住了全場的目光。

    難道他要用這些礦石煉器?無數道疑問浮現在眾人的心頭,縱然導師台上那些煉器導師也是流『露』出錯愕之『色』,旋即便輕聲搖頭。

    臉上始終掛著那一抹恬靜的神『色』,“葉晨”的身形徒然漂浮而出,身體便這麼安靜的懸浮在半空中。

    葉晨此舉無疑引起了下方的一陣『騷』擾,而玉台下的司徒方幾人皆是錯愕的望著那一幕,數息之後,司徒方複雜道:“氣武境!”

    這一屆新生居然出個氣武境武者,這無疑往平靜的湖泊中投入一塊巨石。

    “氣武境,這小子隱藏的倒是夠深!原本我還擔心他那個龍虎學子的資格會被老生挑落,現在看來是我多慮了!”修長的睫『毛』微微晃動著,其一絲詫異之『色』悄然的從紫凝那張俏臉之上浮現而出,對此,楚三劍唯獨輕聲歎了一句:“不得不說他的確是個天才!”

    嘶嘶!周圍的空氣猶如凝固般從而發出嘶嘶的響聲,“葉晨”雙手緩緩上舉,其手心舒展開來,一小簇妖異至極的火焰從手心處冒騰而出。

    既不是詭異的血『色』火焰,也不是恐怖的紫『色』火焰,反而是一簇銀『色』火焰,然而其本質上依舊是血『色』火焰,隻不過強行被“葉晨”所改變了外形而已。

    咻咻!又是數道銀『色』火焰冒騰而出,頃刻間,“葉晨”的手心處便浮現出一大團銀『色』火焰。

    一時間,詭異的一幕浮現在眾人的眼前,其銀『色』火焰的一旁時而冒出水蒸氣凝結成的冰晶,時而冒出一道道白霧。

    白霧之中,葉晨的身形倒是顯得朦朧起來,然而那一大團銀『色』火焰卻依舊如此醒目,周圍的溫度也時而降低,時而增高。

    真氣在指尖流竄著,“葉晨”的目光平靜的從周旁的數塊礦石上掃『射』而過,旋即其右指看似隨意的朝前點出數指,原本懸浮在左手心的銀『色』火焰紛紛化作數十簇朝周圍的礦石激『射』而去,銀『色』火焰紛紛包裹住那些礦石,在周圍白氣的遮蓋之下,眾人隻能『迷』『迷』糊糊看見那銀『色』火焰的痕跡。

    見此,眾人皆是一陣詫異聲,這葉晨的功法居然也能夠修煉出實火,然而令人詫異的則是這葉晨真的要用那些頂級礦石鑄劍。

    禦劍馨唯獨煉化了玄鐵之精,然而如今這塊玄鐵之精依舊還有一半未煉化。而火臨則是憑借著偽朱雀之火強行煉化玄鐵之精以及火隕鐵。縱然身為煉器天才的禦劍馨以及火臨兩人在選取材料的時候皆是放棄了全部采取頂級礦石,然而葉晨卻反其道而行,全部采用頂級礦石。

    “難道他真的如此自信能夠在短短數分鍾內將那些礦石煉化?”無數道疑『惑』浮現在眾人心頭,然而那些頂級礦石會如此好煉化?

    相比周圍學員那些質疑的目光,導師台上的那些煉器方麵的導師紛紛搖頭歎息,甚至有個別導師冷笑而出:

    “短短十五分鍾內完全煉化這些礦石便是難以登天,又何況是那些頂級礦石!這塵夢倒是好高鷺遠了!”

    “先不說完全煉化這些頂級礦石,縱然十五分鍾他完全煉化完,然而其頂級礦石用來鑄造劍器必然還要花費更多的時間!”

    “相比塵夢的好高鷺遠,禦劍馨和火臨兩人倒是能夠看清自身的實力,穩紮穩打!煉器需要的是一顆尋常心,不能急躁!”

    “竟然想同時煉化數十塊頂級礦石,這樣雖然能夠節省下時間,然而到最後恐怕一塊都未煉化完!”望著葉晨的這般舉動,念輪回低聲喃喃道。

    一時間,導師台的評論紛紛指向葉晨,根據這些導師的話語可以得知,往日這些權威的煉器導師沒有一個看好葉晨,對此,眾人又是一陣嘩然。

    質疑的目光猶如被傳染一般,原本還在困『惑』的眾人紛紛朝葉晨投『射』一質疑的目光,最後變成歎息。

    自信是前進的動力,然而當自信過度之後便是化成了自負,往往自負將會付出一定的代價,在眾人看來,此刻的葉晨便是自負。而他付出的代價便是與器鬥冠軍無緣,對此,眾人也不由感到釋然,人無完人,或許葉晨在器鬥上的失敗方能令人更容易接受。

    周圍的竊竊私語聲不絕於耳,身處人群之中的蕭胖子幾人皆是苦澀一笑,他如今還能創造奇跡嗎?

    縱然在場的人皆是認為葉晨此次必定失敗,無數道質疑的目光以及聲音猶如『潮』水湧來,然而“葉晨”臉上依舊掛著那一抹恬靜的笑意。

    恬靜,如水般的淡漠,如玉般圓潤,周圍的喧鬧聲也猶如『潮』水般從葉晨耳旁退去,此刻葉晨的目光在周圍的數團銀『色』火焰來回掃動著。

    白氣嫋嫋,在白氣的遮擋之下,眾人未看到那銀『色』火焰中的礦石,而此刻,那看似堅固無比的礦石僅僅數息的時間而已赫然化作了一攤銀『色』『液』體。

    葉晨盤曲而坐,身形便這麼安靜的漂浮在半空中,其十指快速的舞動著,銀『色』火焰也隨之變化著。

    那數十道銀『色』『液』體同樣不斷變化著形狀,少許白『色』的『液』體從銀『色』『液』體中滲透而出,在無人注意的時候,葉晨右手猛然一握。

    咻咻!數十道白『色』『液』體朝葉晨的手心處激『射』而來,最終沒入麒麟戒內,同一時間,麒麟戒內中赫然浮現出數十塊隻要拳頭一般大的礦石。

    玉皇學院準備的火隕鐵這些礦石雖然純度不錯,然而在火麒麟眼中依舊是不純,因此他倒是趁著這時間將之煉化,從而提純,至於還殘留在空中的那些『液』體自然是一些殘渣,此刻,葉晨的靈魂懸浮於腦海之中,目瞪口呆的望著火麒麟控製自己身體所做出的舉動。

    火麒麟那略顯低沉的聲音也隨之響起:“小子,你想鑄造怎麼樣的劍器,這些殘渣雖然次了點,但是用來煉製劍器勉強還行!”

    

Snap Time:2018-08-15 08:58:31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