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八十八章開始


    第三百八十八章 開始

    其平淡的聲音飄『蕩』而出,旋即其聲便被寒風的咆哮聲壓蓋而過。

    然而那有力而又沉穩的腳步聲皆是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因此,無數道目光幾乎同一時間朝聲音的來源處望去,目光皆是略顯一滯。

    一絲詫異的神情從蕭胖子的臉上浮現而出,蕭胖子呆滯的望著眼前那道清瘦的身影,他要參加器鬥?

    雪花從葉晨的長發間灑落,寒風卷起,撩起葉晨額前的長發,葉晨那雙漆黑而又深邃的眼眸在冷萱的眼中浮現而出,望著登上台上的葉晨,冷萱其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絲錯愕之『色』,數息之後,冷萱也恢複過來,笑盈盈道:“塵夢同學以強悍的實力勇奪武鬥冠軍,妙筆生花的文章奪得文鬥冠軍,而如今他再次站在了玉台之上,這是不是意味著他向我們宣示,這個器鬥冠軍也非他莫屬?”

    說此,眾人也紛紛反應過來,其熱烈的掌聲隨之而起,無數道疑問在眾人心中蔓延而出,他是煉器天才?

    導師台上,紫凝以及楚三劍兩人相望一眼,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錯愕之『色』,足久之後,紫凝方才苦澀道:“我越來看不透他了!”

    聞言,楚三劍嘴角同樣揚起一苦澀的笑意,別過臉對著紫凝苦笑道:“你又何時看透過他,他始終神秘的猶如一個謎!”

    對此,紫凝臉『色』不由一滯,的確自己從未看透這個天才學員,今晚,他已經創造了太多的奇跡。

    葉晨的到來同樣引起了在場十名參賽學員的注意,眾人反應不一,禦劍馨則是投來善意的笑容,而其他參賽學員則是狐疑的望著葉晨。

    令葉晨注意的則是那名自稱火臨的青年,那名青年連抬頭都未抬,目光始終在爐台上的材料上來回掃動著。

    微垂著眼眉,周圍形形『色』『色』的目光並未讓得葉晨有所動容,目光輕瞥一空位,葉晨直接朝那空餘的爐台走去,其目光倒是炙熱的從那些極品材料上掃過。

    琳琅滿目的礦石材料擺滿了整個爐台,其在星光的照『射』之下,這些礦石皆是散發著金屬獨有的光澤。

    近距離的觀看這些材料時遠遠比剛才震撼,指尖劃過這些礦石,葉晨極為清晰的感受到這些礦石內皆是蘊含著極為濃厚的靈氣。

    而火麒麟的感歎聲也在葉晨的腦海中響徹不停,數息之後,葉晨收回目光,其雙手垂在袖間,淡漠的臉龐猶如老僧入定,赫然閉上雙眼養神。

    然倩美眸直直的盯著那站在廣場中最顯眼角落上接受著萬眾矚目的青年。俏臉上略微失神,眸子間流『露』出一絲詫異之『色』。

    “難道他也是天才煉器師?”然倩心中不由產生了一股無力感,此刻,她才發現自己和葉晨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葉晨給她的感覺猶如高山般,需要人仰望,而她僅僅山腳處的一顆野草,對此,然倩其眼眸中不由閃過一絲黯然之『色』。

    收回目光,等待數刻依舊未有人再次上台,對此,冷萱赫然朝前邁出數步,其身形站在玉台的邊緣,沉厚的聲音飄『蕩』而出:

    “玉皇學院第一百零五屆迎新晚會之器鬥大會,開始!”

    “啪!”滿場的掌聲以及歡喝聲響徹九天,半晌後,冷萱輕笑道:“現在,請所有的參賽者做好準備,馬上計時!”

    雖然此刻的廣場沸騰的連雷鳴聲都難以聽見,然而冷萱的聲音在真氣的增幅之下依舊響徹在眾人的耳旁,同時一支香燭再次從空臨落,最終停在半空中。一時間,整個玉台之上立刻爆發出數股強悍的氣息,同時,冷萱的身形也猶如雪花般朝導師台處飄落而去。

    半時辰便鑄造出一柄劍器,這對於尋常煉器師來說無疑是難以登天,然而如今站在台上的參賽選手無一不是煉器天才。

    不過雖如此,除了葉晨之外的參賽選手臉上皆是流『露』出凝重的表情,此次的器鬥對於天之驕子的他們來說同樣是一挑戰。

    巨大的玉台之上,所有參賽者都是全神貫注的注視著眼前的那些稀有礦石,麵『露』各種表情的細細思考著,一時間,整個場鴉雀無聲……

    安靜的氛圍持續了將近三分鍾,一道尖銳的爆鳴聲驟然在玉台之上響起。

    咻!一絲氣勁徒然從導師台激『射』而出,最終激『射』在那虛空的香燭之上,同時一小簇火焰從那香燭上冒騰而出,緊隨而來的便是一縷縷煙霧。

    一時間,數名參賽選手紛紛放下了手上的礦石,其手飛快的在爐台之上舞動著,快速無比的取出一些想好的礦石,紛紛朝爐火處躍去。

    其爐火獵獵作響,頃刻間,數十股強悍的氣息爆發開來,真氣湧出數人的體外,最後真氣湧入爐火內,一時間,火焰大盛。

    煉器師很少公眾煉器,因此,很多武者對煉器之事也極為好奇,而此刻,這些天才煉器師無疑滿足了眾人的欲望。

    一時間,整個晨曦廣場安靜的猶如死靜一般,無數道好奇的目光皆是投落在玉台之上,頃刻間,數道輕咦聲飄『蕩』而出。

    玉台上,一名參賽選手其雙手舞動著,一簇簇火焰詭異的從爐台內湧出,最後飄『蕩』在虛空中,一時間,整個虛空猶如成為了火的海洋。

    周圍的殘雪紛紛化作白氣飄『蕩』著,白氣消散後,一座由火焰構成的鼎在虛空之上浮現而出,數塊鐵礦石從爐台上激『射』而出,最終落在那火焰虛鼎內。

    而那名參賽選手也是盤曲坐在地上,十指不斷變化著,其真氣在指尖激『射』而出,最終沒入那火焰虛鼎內。

    這樣的一幕在玉台之上不斷上演著,與傳統的鑄造不同,這些參賽選手紛紛采取了最直接的方法,通過真氣增幅之後的火焰來將這些礦石煉化。

    而令眾人感到錯愕的是,玉台之上依舊有三道身影始終一動不動,赫然是葉晨,禦劍馨以及火臨。

    此刻,禦劍馨以及火臨兩人皆是極為認真的打量這爐台上的那些極品材料,手心真氣閃閃,眼中更是精光閃爍。

    相比禦劍馨以及火臨兩人的舉動,葉晨的舉動更是讓人難以理解,此刻,葉晨赫然依舊閉著雙眼,望上去猶如老僧入定般,對外不聞不問。

    而在葉晨的腦海中,葉晨此刻正在和火麒麟進行交流著:“比賽已經開始了,時限半個時辰!”

    “我需要十五分鍾的時間來準備秘法!”火麒麟的聲音隨之在葉晨心頭泛起,對此,葉晨不由詫異問道:“需要那麼多時間!”

    “無需擔心,十五分鍾的時間煉製一柄劍器足夠了,施展這秘法主要是隱藏住我以及朱雀訣的氣息,因此時間倒是長久了點!好了,不多說了!小子,在我秘法施展完後,我的靈魂便會強行控製你的身體,那時候你不要反抗,也別『露』馬腳!”火麒麟的聲音還在葉晨的腦海響徹著,一股恐怖的力量徒然從麒麟戒內湧入葉晨體內,同時,一道虛影緩緩的從葉晨的腦海浮現而出,赫然是火麒麟的身影。

    聞言,葉晨身體不著痕跡的朝爐台靠去,其雙目依舊緊閉著,周圍的火屬靈氣或多或少朝葉晨身旁聚集著。

    隨著時間的緩緩度過,巨大的玉台之上,不斷的有著紅光閃爍,火焰猶如有了靈『性』似的在虛空中跳躍著。

    然而先前那些動手的煉器師此刻臉上皆是浮現出了一絲錯愕之『色』,短短五分鍾,投入火焰虛鼎內的火隕鐵等礦石僅僅融化了一丁點。

    此刻,眾人終於意識到了此處的器鬥絕非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僅僅將這些礦石融化掉便需要將近半個時辰的時間,又何談鑄造?

    對此,一些人隻好無奈的加大真氣的輸出量,火焰大漲,然而其礦石融化的速度僅僅加快半分而已。

    先前那些滿臉信心十足的煉器師此刻臉上也是耷著腦袋,滿臉無奈。

    而此刻,一直便在觀察礦石的禦劍馨徒然起身,其纖細的玉指也隨之舞動著,原本堆放在爐台的數塊礦石也紛紛懸浮起來。

    禦劍馨的舉動無疑吸引住了全場的目光,自然包括那些困『惑』中的幾名參賽選手.......

    

Snap Time:2018-07-19 16:01:26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