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八十五章文鬥冠軍


    第三百八十五章 文鬥冠軍

    密密麻麻的字跡落在宣紙之上,無盡的殺意蔓延而出。

    莫澈若有深意的瞥了葉晨一眼,旋即大袖一揮,其宣紙立刻卷縮起來,隨即落入莫澈手中。

    一時間,那股令人心悸的感覺也如『潮』水般散去,然而宣紙入手,其內的蘊含的殺意依舊令莫澈不由自主的朝後退出一步。

    宣紙一收,整個天地異像也隨之消散掉,其七座石像也停止了晃動。

    朝前邁出一步,莫澈望著葉晨,輕聲道:“執著的殺戮!倘若這一路走下去注定與孤獨和寂寞為舞,難道你不覺得累嗎?”

    聞言,葉晨倒是難得抬起頭望著莫澈,同樣輕笑道:“ 有時候殺戮並非殺戮,這個誰又能說的清,隻要你認為是對的,那你便有繼續走下去的理由,不是嗎?”葉晨並未直接回答莫澈的問題,反而反問莫澈,對此,司徒方以及風雲霄皆是一陣嘩然,這廝倒是大膽。

    聞言,莫澈依舊麵帶笑意,並未回答葉晨的問題,而是直接朝玉台的台階處走去,走出數步之後方才出聲道:“人生在世隻有一次,不必勉強選擇自己不喜歡的路,隨『性』而生或隨『性』而死都沒關係,不過,無論選擇哪條路,都不要忘記最初的堅持,累與不累都不重要了!”

    話畢,莫澈便頭也不回的朝台階處走去,原本站在原地的兩名老者皆是若有深意的望著葉晨,旋即便朝台階處走去。

    對此,眾人皆是一陣嘩然,這三名導師為何沒有公布此次文鬥會的冠軍!

    莫澈三人離開玉台之後並未直接回導師台,反而朝遠處的石道走去,直到三人的身影消失在晨曦廣場的盡頭處時,莫澈那平淡的聲音方才響起。

    “此次冠軍塵夢!”寒風中夾帶著莫澈那略顯低沉的聲音,聲音響起之時,全場立刻爆發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掌聲如雷,風雲霄以及司徒方皆是臉『色』頗為複雜的望著葉晨,足久之後,風雲霄輕聲一歎,其身形輕飄飄的朝遠處的石道落去。

    來時意氣風發,去時滿臉黯然,此刻風雲霄的背影顯得如此落寞,然而卻很少有人去注意,眾人的目光隻聚集在那如星辰般耀眼的葉晨身上。

    轟轟!虛空之上,七座石像猶如長虹般朝天際處『射』去,眨眼間,七座石像便消失在天際處。

    原本排放在玉台上的石桌石椅也紛紛懸浮起來,最終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內,空曠無比的玉台之上隻剩下葉晨幾人的身影。

    麵對眾人那如雷鳴般的掌聲,葉晨臉上始終帶著一絲淺淺的笑意,不驕不躁。

    掌聲依舊持續著,葉晨雙腳點地,身形也悄然落在玉台下蕭胖子的身旁,對此,司徒方也不好留在玉台上,同樣閃身離去。

    雙腳著地,葉晨還未站穩,蕭胖子那粗大的手掌便猛然拍來,蕭胖子滿臉驚喜道:“塵夢,我就知道你可以的!”

    而原本站在一旁的然倩以及然柔也朝這邊走來,人還未到,妙齡少女獨特的輕笑聲隨之傳出:“恭喜你,塵公子!”

    葉晨依舊用一貫的微笑回應,緊接著便是朝那偏僻的角落走去,隨意坐下,其身形隱隱約約浮現在地麵的上方,雙目緊閉,葉晨再次進入自修之中,對此,蕭胖子倒是極為無奈的對然倩以及然柔兩人聳聳肩,解釋道:“,認識他以來,他幾乎都是在自修,仿佛自修成為了他身體的本能一般!”

    話畢,蕭胖子同樣朝葉晨所在的角落走去,深怕打擾到葉晨,蕭胖子並未走的太近,同樣隨意找了一位置之下。

    冰冷的感覺從『臀』部處湧來,蕭胖子眉頭微皺,旋即同樣雙目緊閉,進入自修之中,周圍的那些掌聲仿佛也消散一般。

    對此,然倩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了然之『色』,或許正是因為如此刻苦方能才能取得如今的成績,輕微一歎,然倩眼神略顯『迷』離的望著葉晨,眼中不由閃過一絲心痛之『色』,世人隻知他如今耀眼如星辰,然而又有多少人知曉他那一身修為是用無數個不眠的夜晚換來的。

    眺望台上,陳巧嫣以及黃茵茵皆是眼神複雜的望著然倩幾人所在的方向,眼中隱隱約約間浮現出一絲說不出的嫉妒之『色』。

    一如既往,雷鳴般的掌聲落下之時,冷萱的倩影再次從玉台之上浮現而出,此刻冷萱顯然換了一件晚禮服。

    黑『色』晚禮服將冷萱的身形體現的淋漓盡致,舉手投足之間便流『露』出了冷萱的魅力。

    款款漫步而來,冷萱目光環視四周,其嘴角處也是泛起了一絲笑意,沉聲道:“勇奪武鬥冠軍,如今再次奪得文鬥冠軍!今晚,塵夢同學用他的實力和才能向我們展示了天才的真正的意義,,言歸正傳,如今文鬥已經結束,接下來便是器鬥已經『藥』鬥!”

    頓了頓,冷萱繼續道:“玉皇學院作為一個天才聚集之地,其中自然不僅有武道天才,文道天才,同樣又煉『藥』師以及煉器師方麵的天才!正所謂術業有專攻,或許有些同學在武道上麵的資質算不上天才,然而他卻對煉『藥』或者煉器極有天賦,而玉皇學院始終貫徹給眾人一個展示才能的舞台,因此,每年迎新晚會特意舉辦了器鬥以及『藥』鬥,在此,我們先用熱烈的掌聲獻給即將參加器鬥已經『藥』鬥的參賽選手!”

    作為一名武者,對於他們來說劍器,丹『藥』,武技以及功法是必不可少的,因此,煉『藥』師以及煉器師在武神大陸上地位也是頗為崇高。

    因此,在冷萱鼓起掌之後,全場立刻爆發出一股熱烈的掌聲,倘若能夠和一名天才煉『藥』師或者煉器師結交的話,那對他們以後的發展也是極為有益的。

    自古以來,煉『藥』師以及煉器師便是勢力拉攏的對象,而這些從玉皇學院內出來的煉『藥』師以及煉器師更是炙手可熱,在場圍觀的人群中不缺乏一些世家子弟,因此,這些世家子弟此刻皆是抱著和那些天才煉『藥』師以及煉器師搞好關係的念頭,因此,眾人的掌聲是越來越響亮。

    那些原本隱藏在參賽選手中的煉『藥』天才或者煉器天才此刻紛紛湧出了期待之『色』,先前的武鬥以及文鬥不是他們所擅長的方麵,因此,在先前的兩次比鬥之中,他們儼然充當了龍套的存在,而接下來才是展示他們才華的舞台。

    數刻之後,那些掌聲方才止住,此刻冷萱再次出聲道:“正如那句話,術業有專攻!因此,此次的器鬥以及『藥』鬥無需原本的參賽人員皆參加!”

    聞言,那些原本麵『露』苦澀的參賽選手紛紛鬆了一口氣,習武修文他們倒是行,然而其煉『藥』以及煉器一事皆是一竅不通。

    瞥見眾人的反應,冷萱輕笑而出,旋即冷萱便朝玉台的邊緣處走去,同時朝玉台處的幾名導師輕微點頭。

    一時間,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數十道巨大的黑影從虛空中朝下方墜落而下,聲勢極為浩大。

    砰!巨大的黑影最終落在玉台之上,眾人瞧見,那些黑影赫然是一些爐台,其內翻騰的火焰正在吐著火舌。

    數十座火爐一出現在玉台之上時,原本堆積在玉台上的積雪紛紛融化開來,最終化作水汽消散在虛空中,遠遠望去,整個玉台猶如被白氣所包裹一般。

    然而最令人震驚的則是那些火爐的周旁皆是排滿了數十種珍貴的礦石,有些精通鍛造的學員甚至驚呼而出:“那是火隕鐵,靠,居然那麼一大塊!”

    “咦!那不是寒冰鐵礦嗎?寒冰鐵礦可是價值連城,這居然有如此多的寒冰鐵礦!”

    “寒冰鐵礦算什麼,你瞧瞧那,那塊黑『色』鐵礦想必便是玄鐵之精,傳聞加入玄鐵之精的劍器其鋒利程度永勝尋常劍器!”

    驚呼聲不斷,此刻縱然葉晨也是難得睜開雙眼,瞧著火爐旁那足足有幾個巴掌大的火隕鐵,葉晨嘴角便不由泛起了一絲苦澀。

    玉皇學院果然財大氣粗,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Snap Time:2018-04-26 17:45:18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