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八十四章殺人歌


    第三百八十四章 殺人歌

    寒風中,那依舊冒著火星的香燭顯得如此無力,其塵灰灑落滿地。

    如今香燭儼然將近燒盡,而在眾人皆是以為葉晨要放棄的時候,葉晨徒然起身。

    在周圍錯愕的目光中,葉晨執筆,雙目凝視,整個人的氣質沒有風雲霄般淩厲,沒有司徒方那般充滿殺伐之意。

    寒風卷起葉晨額前的長發,一絲肅殺之氣蔓延而出,這是屬於葉晨的殺意,屬於內斂的殺意。

    酒水隨意的灑落滿地,其酒水同樣灑落盡筆墨之上,其輕舞酒獨有的香味飄『蕩』而出,引得眾人一陣詫異。

    雙目緩緩緊閉,葉晨在等待,等待精氣神皆是達到最巔峰的一刻,而此刻葉晨的腦中不斷浮現出前世今生所經曆的殺戮生涯。

    耳旁猶如飄『蕩』著一些冤魂的嚎叫聲,一時間,整個玉台之上不知何時儼然吹起一陣陰風,這陣陰風吹得風雲霄以及司徒方兩人直冒冷汗。

    眾人皆是不由打了的寒顫,初春的天氣不知何時比深冬還要寒冷!

    雪花至無盡虛空處飄落下來,隨風飄『蕩』著,直至第一片雪花從葉晨的鼻尖處滑落時,葉晨徒然睜開雙眼,其精光閃爍。

    駭然的殺意瞬間在葉晨身上爆發而出,周圍數米之內的空氣儼然凝結成冰晶掉落滿地。

    而此刻葉晨執筆的右手也隨之動起來,揮筆灑墨著,沒有絲毫的停頓,其玉筆在葉晨的手中猶如有了靈『性』一般。右手舞動著,行雲流水般的動作浮現而出,葉晨麵帶笑意,其帶著酒香的墨水盡數揮灑而出,其墨跡落在宣紙之上便變成了狂草無比的字跡。

    每一筆一畫動手之前,葉晨的眼前便不由自主的浮現出當初死於自己劍下之人,因此,每一筆一畫盡數透著令人心悸的殺意。

    寒風隨著葉晨的筆尖而舞動著,其雪花也是如此,一時間,一股無形的威壓憑空在玉台之上產生。

    對此,莫澈三人也紛紛睜開雙眼,眼神略顯凝重的望著葉晨,而風雲霄以及司徒方二人則是不得不運起真氣抵抗這股莫名的威壓。

    整個天地間徒然寂靜下來,在葉晨的感知中再無天地萬物,無生命,整個世界唯獨眼前的宣紙以及手中的筆。

    玉筆猶如化作了殺人的利劍般,其揮舞灑墨之間便奪走了無數條『性』命,葉晨的眼神時而清澈,時而『迷』茫,儼然再次進入忘我之境之中。

    整個玉台猶如化作地獄般,此刻眾人方才意識到那具清瘦的身影內居然含著如此令人心悸的殺意,這到底要經曆過多少次生死方能形成的殺氣?

    在殺氣的『逼』迫之下,其虛空中燃燒的香燭徒然被壓製下來,其燃燒的速度也變得緩慢無比。

    直至葉晨最後一個字跡從宣紙浮現而出時,其香燭也最終燃燒盡,其最後一點火星也被寒風所澆滅掉。

    然而就在葉晨收筆的那,轟隆,一股猶如破開天穹的殺意陡然之間衝向無盡虛空。

    嗡嗡嗡!在殺意衝向天際之時,其七座石像也徒然爆發出一股雄厚的浩然之氣,最後浩然之氣與那驚天的殺氣融合在一起。

    令人難以置信的則是在這一那,那七座猶如大山般穩固的石像徒然猛烈的顫抖起來,其顫抖聲不絕於耳。

    砰!原本坐在石椅上的莫澈徒然起身,臉上皆是震驚的望著虛空之上的七座石像,到底是什麼文章居然能夠引起聖像的共鳴!

    而呆滯的神情同樣從眾人身上浮現而出,古往今來能夠引起聖像共鳴的文章有幾篇?

    七座石像顫抖著,七道巨大的虛影赫然從石像之上浮現而出,眾人定眼一看,那七道虛影赫然是傳說儒門七子的形象。

    那間,遙遠的天際處徒然一聲悶雷炸響,緊隨而來的便是無數道電蛇,其虛空之上盡是電閃雷鳴。

    七座石像此刻不僅是顫抖,而是搖晃起來,其轟鳴聲不絕於耳,這種異像足足持續了數刻之後方才止住。

    七道虛影漸漸消散掉,虛空之上的電閃雷鳴依舊在繼續著,此刻眾人方才將目光朝葉晨以及落在石桌上的宣紙望去,他到底寫了什麼能夠引起儒門七聖的共鳴!而此刻葉晨同樣神情略顯『迷』茫的望著虛空之上的七座石像,眼神從『迷』茫漸漸變清明起來,嘴角處再次浮現出一絲莫名的笑意。

    葉晨揚起酒壺仰天長飲著,其酒水再次灑落在宣紙之上,而此刻其宣紙也是緩緩的漂浮起來,直至虛空之上。

    一時間,無數道詫異的目光皆是不由自主的朝虛空之上望去,他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文章能夠引起儒門七聖的共鳴,縱然風雲霄幾人也是如此。

    其潔白如雪的宣紙之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字跡,其宣紙卷縮在一起,從上至下緩緩展開,首先先浮現在眾人眼中的赫然是三個狂草無比的大字:殺人歌!見此,眾人皆是紛紛一顫,僅僅這三個字便將主人要表達的意境展現而出,那間,眾人猶如置身於人間地獄般。

    隨著宣紙的漸漸展開,那密密麻麻的字跡也清晰的浮現在眾人的眼前,一時間,整個晨曦廣場殺氣大氣,縱然身為魂武境武者的念輪回此刻臉上也是浮現出一絲凝重之『色』,身子也是猛然起身,其目光一動不動的盯著那潔白如雪的宣紙。

    其狂草無比的字跡在宣紙上浮現而出:

    “男兒當殺人,殺人不留情。

    千秋不朽業,盡在殺人中。

    昔有刺客盟,義氣重然諾。

    上紅即殺人,身比鴻『毛』輕。

    .....

    名聲同糞土,不屑仁者譏。

    身佩削鐵劍,一怒即殺人。

    .....

    男兒莫戰栗,有歌與君聽:殺一是為罪,屠萬是為雄。

    屠得九百萬,即為雄中雄。

    刺客盟,道不同:看破千年仁義名,但使今生逞雄風。”

    當最後一個字跡浮現在眾人的眼前時,那些心怯的看眾儼然臉『色』煞白,顯然是被這殺人歌內的殺意所震懾。

    寒風卷起滿地殘雪,一絲殺意依舊泛起在眾人的心頭處,此刻眾人眼前不禁浮現出那人間地獄的畫麵,眾人的心神沉浸在這股殺伐氣息中,腦海則不斷的浮現著這詩句。此刻,念輪回也是雙目緊閉,沉浸在以往的殺戮之中,整個廣場之上唯獨葉晨以及莫澈清醒著。

    莫澈目光時而清醒,時而『迷』茫,其低沉的聲音輕輕複述著其上的詩句,臉『色』變化不定!

    而莫澈的聲音仿佛帶著某種魔力般,輕而易舉的便將眾人帶入殺人歌的意境之中,男兒殺敵的豪邁,一切可殺之人皆可殺的執著。

    整個偌大的晨曦廣場飄『蕩』的盡是莫澈那低沉的聲音,足久之後,莫澈的聲音方才沉浸下去。

    寒風的咆哮聲不絕於耳,眾人依舊沉浸於詩句之內,數息後,莫澈的聲音再次響起:“不忠之人皆可殺!不孝之人皆可殺!不仁之人皆可殺!不義之人皆可殺!”當最後一個字眼從莫澈的口中飄出之時,其無盡的虛空之處一聲驚雷徒然炸響,電蛇翻滾。

    而這道炸雷也驚醒了沉浸在詩句中的眾人,一時間,無數道情緒不同的目光紛紛朝葉晨望去,其中包括念輪回那頗為詫異的目光。

    一手抓著酒壺,一手抓著玉筆,葉晨一襲白衣如雪的武袍獵獵作響,其清瘦的身影在寒風中顯得如此無力。

    然而此刻再無人敢輕視這道清瘦的身影,縱然那些導師以及三年級的老生也是如此......

    

Snap Time:2018-07-22 19:01:35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