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八十三章各展才能


    第三百八十三章 各展才能

    他年我若為武帝,報與桃花一處開!

    在這一刻,蕭胖子整個人的氣質也發生了變化,眉宇間不經意間就流『露』出自信之『色』。

    我資質雖平凡,然而我卻不甘平凡,在這天才聚集之地,我必然用我劍劈出一片天地。

    武帝,顧名思義便是武中之皇,蕭子雲今日以詩句明誓,雙目緊閉,蕭子雲嘴角處浮現出一絲自信的笑意。

    這絲自信的笑意是千川嫣不曾在蕭子雲身上見過了,此刻,千川嫣儼然陷入了呆滯之中,眼前依舊環繞著蕭子雲的那詩句:他年我若為武帝,報與桃花一處開!曾經熟悉的身影再也沒有從蕭子雲身上瞧見,在他的身上,再無曾經的懦弱以及自卑,然而蕭子雲的這些變化卻讓千川嫣感到莫名的恐慌。

    曾經熟悉的一切漸漸變得陌生起來,僅存的唯獨曾經的回憶,千川嫣知道自己和蕭子雲的關係漸去漸遠,直至陌生人。

    宣紙掉落在地,坐在最中央的莫澈嘴角處同樣閃過一絲莫名的笑意,笑意頃刻既逝,因此倒無人注意到。

    滿地皆是宣紙,遠遠望去整個玉台之上猶如多了一堆積雪般,蕭胖子的瀟灑離去也刺激到了依舊苦撐的眾人。

    領頭的力量是無比偉大的,在蕭胖子的帶動之下,那些依舊苦撐的人也紛紛棄筆離去,滿臉輕鬆的朝玉台下躍去,其身影倒也是瀟灑。

    “術業有專攻,明知不可為而放棄,懂得取舍,這一屆新生不錯!”楚三劍托著下巴頗為讚賞道。

    “恩!”聞言,紫凝則是輕輕應了一聲,其如水的美眸一動不動,其目光始終盯著玉台上那道清瘦的身影,他會繼續創造奇跡嗎?

    而依舊苦撐的眾人見此心中皆是莫名的緊張起來,紛紛執筆揮舞著,其錦繡文章揮灑而出,然而其結果和先前數人一樣。

    對此,這幾人唯獨黯然一歎,其身形同樣朝玉台下方躍去,頃刻間,整個玉台上的參賽選手僅剩三道身影,葉晨,風雲霄,司徒方。

    香灰灑落滿地,在這一刻,司徒方猛然起身,其嘴角湧出一絲狂喜之『色』。

    握住筆,沒有絲毫猶豫,司徒方握住筆的右手行雲流水般的揮動著,其墨汁也是按照某種軌跡甩出,落在紙上便成了龍飛鳳舞的字跡。

    司徒方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途中沒有任何的停頓,一氣成,數息之後,一首完整的詩躍在紙上。

    在停筆之時,其宣紙詭異的漂浮而出,懸浮在半空中,眾人也方才瞧見司徒方所寫的詩句。

    “驚風密雨霜滿天,頸後寒芒冷過秋。我自持劍向天笑,施劍之恩當記取。”

    筆從司徒方的手中掉落至地,此刻,司徒方其目光也是一動不動的望著那宣紙。

    僅僅短暫四句詩句卻將一武者知恩圖報的畫麵體現的淋漓盡致,欲報恩,為你殺人又何妨?

    儒家倡導仁義,因此殺戮出師有名便是屬於正義,而司徒方詩句中的殺則是因為報恩,為報恩殺人,無愧於天地。

    其字跡間隱隱間便浮現出的殺意讓人動容,而那武者的舉動同樣也讓人佩服!殺人,不為己,僅為報恩!

    此刻,雙目一直緊閉的莫澈三人也難得睜開了雙眼,其目光也是一動不動的盯著那宣紙,數息之後,一道平淡的聲音方才從莫澈嘴中飄出:“不錯!”

    莫澈的這道聲音落入司徒方耳中猶如仙樂般悅耳,司徒方臉上也浮現出了如釋重負的神情。

    數百名參賽選手中唯獨司徒方的詩句能讓莫澈三人睜開雙眼,也唯獨他的詩句能得到莫澈三人的點評,在某種程度上,司徒方也足以自傲。

    而莫澈的一句點評卻引起了眾人的一陣嘩然,此刻,這司徒方無疑是最有希望奪得文鬥會冠軍的人選,倘若葉晨以及風雲霄在香燭燒完之前還做出比司徒方更好的詩句,那此次的冠軍必定是司徒方無疑,對此,司徒方倒是頗為緊張的朝葉晨二人望去。

    仿佛察覺到司徒方的目光,原本一直緊閉著雙眼的風雲霄徒然起身,執筆,雙目依舊緊閉著。

    那間,一股冷冽的氣勢徒然從風雲霄的身上爆發而出,而風雲霄也睜開雙眼,眼神略顯『迷』茫的望著那將要燒盡的香燭。

    宣紙詭異的從石桌之上漂浮起來,其浮在風雲霄的頭頂上方,而風雲霄的身形也是漂浮而出,一身武袍獵獵作響。

    真氣懸浮在身體周旁,其右臂隨意一甩,墨汁從筆尖處傾斜而出,旋即化作龍飛鳳舞的字跡在宣紙上浮現而出,赫然是一行詩句:自古多征戰,由來尚甲兵!其簡短而又平淡的一句詩句卻讓人感到內心一陣壓抑,耳旁也仿佛響起了兩軍對戰的殺戮聲。

    頓了頓,風雲霄繼續揮筆灑墨著,其第二句詩句也是浮現而出: 長驅千去,一舉兩蕃平。

    這第二詩句一浮現而出,其字跡間流浪出的殺氣讓人震驚,恍惚間,眾人雙耳聽到了一片淒厲的掙紮喊叫聲,眼前似乎看到了千軍萬馬廝殺的畫麵。戰場場麵極為血腥,血流成河,人仰馬翻 ,讓人不由沉浸在那些邊疆戰士收回國土而不畏生死的畫麵之中。

    而這句詩一出現,整個詩的意境立刻一轉,一股濤濤殺意破紙而出,震懾著眾人的靈魂,顯然風雲霄僅僅一句短暫的詩句便將戰爭以及殺戮體現的淋漓盡致。對此,風雲霄臉『色』依舊一如先前般淡然,其握住筆的右手緩緩抬起,一股氣勁朝下方激『射』而去,氣勁擊落在硯台之上,其墨汁濺『射』而出,飛舞在半空中。

    風雲霄雲淡風輕的揮筆沾著那濺『射』而出的墨汁,再次揮筆灑墨的揮舞著:“按劍從沙漠,歌謠滿帝京。寄言天下將,須立武功名。”

    隨著這兩詩句一出現,整首詩儼然完成,這首詩的意境也完全暴『露』在眾人的眼前,殺戮之氣流淌於文字的一筆一畫之中。

    見此,莫澈幾人的身形皆是一晃,臉上難得流『露』出了認真的表情,其目光一動不動的盯著那宣紙。

    倘若在場的人經曆過數十年前的那帝國戰爭必定明白風雲霄此詩的意境,其詩句描述的是敵國來犯,軍士為守護國土奮不顧身上陣殺敵的情景。為守護國土,灑熱血拋頭顱,殺盡四方,為守護親人,殺盡敵軍,為建功業,殺盡敵軍,整首詩在風雲霄刻意為之下用殺伐之氣貫通起來。

    在這首完成的那,原本滿臉期待的司徒方不由黯然一歎,這詩一出,他便無奪冠的機會。

    仿佛響應司徒方的想法似的,莫澈那平淡的聲音再次飄『蕩』而出:“好,很好,非常好!”

    司徒方一詩,莫澈的點評是不錯,然而風雲霄的詩卻得了三聲讚歎,由此可知此詩極佳!不僅如此,其餘兩名老者臉上盡是浮現出讚賞之『色』。

    此詩不僅僅在文風上穩勝司徒方那詩,在其意境同樣遠勝司徒方那詩的意境。

    司徒方的殺戮是為報恩而殺戮,然而風雲霄的殺戮是為守護國家而殺戮,司徒方的殺戮是小義,而風雲霄的殺戮則是大義。

    而此刻,楚三劍則是沉浸在那意境之中,眼前不禁浮現出當年帶領玉皇學院衝擊敵營擊殺敵帥的畫麵,那些塵封的記憶再次如『潮』水般湧出。足久之後,楚三劍方才幽然一歎,同時他也注意到紫凝正滿臉幽怨的望著自己,他知道紫凝又想起了死於戰爭之中的斷。

    此詩一出,全場皆是動容,數息之後眾人方才將目光轉移到葉晨身上,如今香燭將燒盡,他能怎麼辦呢?

    寒風卷起陣陣塵灰,那香燭僅僅剩下一火燭頭,仿佛一陣寒風澆下來便可將之澆滅似的。

    一時間,全場情緒不同的目光紛紛朝葉晨望去,紫凝以及然倩皆是頗為急切的望著葉晨,難道他放棄了不可?

    倘若此時還動手的話恐怕連機會都沒有,然而葉晨還是未起身,對此,紫凝不由黯然一歎,輕聲喃喃道:“或許我把他定位太高了!”

    然而其聲未落,葉晨的雙目緩緩睜開,其身形也隨之站起來......

    

Snap Time:2018-04-26 19:06:09  ExecTime: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