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八十一章儒門七子


    第三百八十一章 儒門七子

    眾人一字排開,其玉台的中央處依舊空著一大片。

    目光環視四周的參賽學員之後,冷萱別過臉對著導師台處極為恭敬道:“歡迎文師莫澈,文師雲塵,文師樂雅!”

    話語未落,全場便響起了如雷鳴般的掌聲,三道年邁的身影緩緩的從導師台處走出。

    為首的赫然是剛才撫琴的老者,而站在他旁邊的則是兩名披著青衫的老者,三人身上全無絲毫武者氣息。

    寒風中,三名老者的身形顯得如此單薄,仿佛一陣風吹來便可將之刮倒似的。

    萬眾矚目之下,三人緩緩的從導師台下走下來,每一步都那麼沉穩,每一步都那麼有力!

    縱然在雷鳴般的掌聲中,三人的腳步聲依稀可聞,三人臉上始終那麼從容,表情從未因為眾人的掌聲而改變。

    一步一步走來,當三人的身影浮現在玉台之上時,全場的掌聲也達到了最巔峰!

    三股猶如萬古長存的氣息在三人的身上洋溢而出,為首的赫然是剛才的那名老者莫澈!

    莫澈一身儒衣,頷下留著三縷胡須,其無疑流『露』出很高的修養、學識,三人的目光皆是清澈無比,然而其內的滄桑卻令人詫異。

    這是三位飽經滄桑的智者,葉晨暗道,其目光同樣落在三人身上,這一望,葉晨卻感到了一股心悸!三人那平淡無比的目光卻讓人的靈魂有種麵對大山的感覺,無可撼動,然而令葉晨詫異的則是眼前的這三位老者身上毫無修為卻給人莫名的威壓!

    最引人注意的無疑是為首的老者,其目光非常深沉,凝練無比,眼眸變化之間似乎有一種看穿心靈的力量。

    三名老者必然是胸有萬壑、經天緯地、學究古今的大儒。

    在三名老者出現之後,玉台之上的空氣猶如凝固一般,眾人的動作也不複先前的隨意,舉止也變得規矩起來。

    “這三名老者雖然毫無修為,然而其靈魂力絲毫不亞於魂武境武者!”火麒麟略顯低沉的聲音在葉晨的心頭泛起,絲毫不掩蓋話語中的詫異之『色』。

    聞言,葉晨的靈魂力猶如『潮』水般朝三人湧去,然而還未靠近三人兩米處時便猶如遇見一堵無形的巨牆般,再也不能前進半分。

    “好強悍的靈魂力!”葉晨暗道,其臉上也難得流『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

    不僅僅葉晨一人如此,周旁的臉上盡是流『露』出凝重之『色』,甚至有些修為不濟的學員更是暗自運起真氣抵抗這來自靈魂的威壓。

    在為首文師莫澈的帶領之下,其餘兩名老者紛紛並肩站在一起,莫澈朝前邁出一步,其凝練的目光朝虛空處望去,臉上居然流『露』出了一絲崇敬之『色』。

    “迎聖像!”淡淡的聲音,透『露』出無比的威嚴以及氣度。

    隨著莫澈的一聲話下,原本禮花連連的虛空卻徒然寂靜下來,那些星辰不複先前那樣耀眼。

    轟!猶如一道響雷在眾人的靈魂深處炸響,幾乎同一時間,無數道目光皆是猛然的朝虛空之上望去,那七道虛影浮現而出。

    咻咻!七道虛影猶如星空中隕落的流星般朝下方落去,其帶起的破風聲不絕於耳,那間,方圓數之內再無一片雪花!

    葉晨也是眼眸微眯望著那七道虛影,而此刻一股磅的天地浩然正氣,便從這七道虛影浮現而出,籠罩數百米的空間。

    七道巨大的虛影最終漂浮在玉台的上空處,其耀眼的光芒在那七道虛影處綻放而出,數息之後,那耀眼的光芒緩緩退去,而七座石像也浮現在眾人的臉龐。這七道虛影赫然是雕刻七名老者的石像,每一座石像都散發出一股浩大、方正的味道。

    為首的莫澈赫然朝虛空中的七座石像一拜,那間,七座石像猛然一震,旋即便爆發出一股猶如萬古長存的浩然正氣。

    這股浩然正氣堂堂正正,柔中帶剛,足可以與日月爭輝,一時間,一股莫名的威壓在眾人的靈魂處產生。

    站在玉台之上的那些參賽學員紛紛朝後退出數步,其挺拔的身軀也不得不朝下彎去!

    現場能夠依舊站在原地的人屈指可數,除了葉晨之外,還有三名老者以及風雲霄,然而此刻風雲霄的嘴角處也是泛起了一絲苦澀的笑意。

    望著那七座栩栩如生的雕像,葉晨的眼中不由浮現出了一絲詫異之『色』,這難道是儒門七子的雕像?

    武神大陸百家齊鳴,然而僅儒家一家獨大,而創立這儒家的七人也被稱之為儒門七子!

    儒門七子在儒家學子心中的地位極高,絲毫不亞於那些神明,而這儒家七子分別是孔聖子,孟聖子,韓聖子,荀聖子,老聖子,莊聖子,墨聖子!

    儒家七子在武神大陸上也是極為崇高,此刻,葉晨目光一動不動的望著那七座石像,其內心是震撼不已。

    僅僅七座石像便足以震撼人心,那儒門七子其靈魂力到底有多恐怖?

    而最令葉晨震驚的則是七座石像爆發出的浩然之氣,僅僅那一股浩然之氣恐怕就能比擬數名魂武境武者!

    這儒家七子當真僅僅是七名儒生嗎?對此,葉晨臉上不由浮現出了一絲狐疑之『色』,而此刻火麒麟那略顯低沉的聲音再次泛起:“這七座石像怎麼看都那麼眼熟呢?好像在哪見過,奇怪?”火麒麟喃喃自語著,聞言,葉晨不由用靈魂和火麒麟交流道:“怎麼,你認識這儒家七子?”

    “儒家七子?這名字倒是有點霸氣,不過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呢?”火麒麟略顯疑『惑』道,顯然陷入了回憶之中。

    “你真的認識這儒家七子?這儒家的成立可以追究到數千年以前,按道理說那時候你應該已經龜縮在麒麟戒之內?”葉晨喃喃自語著,旋即和火麒麟繼續交流道:“數千年前,文風漸起,那時候百家齊鳴,然而這儒家在這七人的倡導之下橫空出世!儒家所倡導的“禮治”主義,“德治”主義,“人治”主義倒是受到了當時統治者的青睞,因此武神大陸上也發生了一件影響到文壇的大事那就是“罷黜百家,獨尊儒術”。這也造成了儒家一家獨大的局麵!”

    “禮治?德治?人治?”火麒麟第一次發現自己原來和這個時代還是有一定的代溝!

    聞言,葉晨倒是不由失笑,火麒麟一直給他的感覺便是無所不能,卻不料也有他一天不知道的存在。

    對此,葉晨倒是不內耐煩的解釋道:“禮治主義既貴賤、尊卑、長幼各有其特殊的行為規範,而德治主義既是主張以道德去感化教育人,人治主義就是重視人的特殊化,重視人可能的道德發展,重視人的同情心!”說此,葉晨不禁想起了前世的那儒家,兩者的核心思想基本一致。

    “這七個小子還搞出這玩意?”火麒麟的話語中出現了一絲莫名的笑意,聞言,葉晨不禁問道:“你認識他們七個?”

    “恩!數萬年前見過這七個老小子,當年他們還是跟在四代屁股後麵的小屁孩,不料這七人也取得如此成就!”火麒麟老氣橫秋道。

    “四代?”葉晨一愣,旋即問道:“這儒家七子和四代月神有關係?”

    “當然有關係,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那七個老小子是四代的關門弟子,你說有關係嗎?”火麒麟淡淡道。

    聞言,一絲詫異的神『色』浮現在葉晨臉上,望向那七座宏偉的雕像,葉晨還是沉浸在儒門七子為四代月神徒弟的事實中!

    足久之後,葉晨方才反應過來,略顯疑『惑』對火麒麟問道:“那他們七人也不如世人所說的那樣,是一尋常的儒生,也是一武者?”

    “何止是一武者,那七人的資質本就不凡,經過四代的調教之後其修為更是強悍無比!”火麒麟難得稱讚起人。

    或許唯獨這個理由方能解釋那股浩然之氣的恐怖之處,數千年以來殘存的一絲浩然之氣便比擬數名魂武境武者,葉晨不難想象出當初那七人那驚天動魄的修為,然而令葉晨疑『惑』的是那七人倘若修為高強必然還活在世上,然而為何數千年以來不聞七人蹤跡!

    對此,葉晨將心中的疑『惑』問出,然而回複葉晨的則是火麒麟的一聲莫名的歎息......

    當初在劍墓中所見到的那些畫麵再次從火麒麟眼中浮現而出,火麒麟眼中也是浮現出了一絲黯然之『色』?

    世間誰人能長生?他火麒麟不能,四代月神不能,這儒門七子同樣不能......

    

Snap Time:2018-07-17 07:39:44  ExecTime:0.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