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六十九章前世今夢(中)


    第三百六十九章 前世今夢(中)

    整個也仿佛在這一那變得安靜,毫無雜音,唯獨那餘音繞在耳邊,久久沒有散去。

    無盡的悲傷,無盡的落寞 ,不可壓製的孤獨寂寥,一時間,在場的人皆是不由自主傾聽著。

    眺望台上,陳巧嫣等人的臉『色』從最初的冷笑轉變到如今的複雜,那短暫的簡短的琴聲讓他們不由自主的沉醉其中,無法自拔。

    而最震驚無疑的是司徒方,摟住然若的右臂也隨之鬆開,略顯沉思的望著玉台之上的那道身影。

    此刻,司徒方不禁響起昔日琴藝大家對他所說的一句話:“最美的琴曲無需太多華麗的樂符,需要的便是那種發自內心的琴曲!山泉敲打山石發出的叮咚聲是悅耳的,山風拂過山澗發出的呼呼聲也是悅耳的,縱然我們彈奏的出那種聲音,但是沒有那種意境的琴曲始終僅僅隻是一些華麗樂符的組合而已!”無疑,在這簡短而又輕微的琴聲中,司徒方感受到了一股莫名感覺,那種蒼茫大地唯獨自己一人的孤獨寂寥。

    而在琴聲剛剛響起的那,冷萱便不由自主的沉醉其中,耳旁仿佛環繞著葉晨當初的那一曲。

    導師台上,紫凝身形猛然一顫,紫凝雖不通樂律,然而這琴聲能所要表達的情緒她還是能夠聽得出來,能夠賦予琴聲情緒?

    或許他真的可以創造奇跡?紫凝輕聲喃喃道,眼中也流『露』出一絲『迷』茫之『色』,最後紫凝也是不由自主的沉醉在琴聲之中。

    雙目緩緩緊閉,葉晨輕歎聲,修長的雙手在銀弦之上舞動著,柔和的琴曲從葉晨的指尖傾瀉而出,琴曲柔和而又低沉。

    縱然詩人可以也無法用華麗的詞匯將琴曲中的意境描繪出來,然而就是這麼從未聽聞過的琴曲讓眾人沉醉其中,無法自拔。

    真氣在葉晨的指尖跳動著,其琴音經過真氣的增幅之後傳遍整個看台。

    因此,在場中的每一個人卻都聽的那麼清晰,然而那琴音在耳邊響起,仿佛從他們的內心深處傳來般。

    簡短而又輕微的樂符匯成一曲淒婉哀傷到令人心碎的樂章,琴音猶如撲麵而來的微風,莫名的悲傷在眾人心中蔓延著,壓抑的將要窒息。

    白雪紛飛的季節,一道孤單的身形徘徊於那遼闊的大地上,形形『色』『色』的人影在他的身旁,然而他唯獨沉默,他不屬於這個世界。

    孤單是一個人狂歡,狂歡是一個群人的寂寞,那道身形最終還是『迷』失在風雪之中,毫無目的的徘徊著,試圖尋找著什麼!

    前世今生,前世夢,還是今生是夢,而我又是誰?何處的遊子,何處的過客,何處的留客?

    周圍的喧鬧聲與那漫天的風雪似乎融成了一片,在此刻琴曲的節奏終於由緩慢加快,旋即無數悅耳的樂符匯聚成一帶著莫名悲傷的樂章。

    心隨琴音而舞動著,在此刻,眾人猶如化作了那道身形,漫天的風雪仿佛在眾人眼前浮現而出,在此刻眾人紛紛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和孤單。

    對於這個世界上而言,我是這麼的渺小與孤單,我是為何而來,多年以後有誰還記得我?

    前世與今生的畫麵在葉晨的腦海中不斷交替著,昔日那模糊的童年時光猶如『潮』水般淹沒了葉晨的全身,葉晨臉上時而『迷』茫,時而歡樂,時而悲傷。前世的童年時光,今世的童年時光,我到底是誰?是前世的那個冷血殺手葉晨,還是今世的天才少年葉晨?

    思緒飄『蕩』著,葉晨仿佛回到曾經的那個雨夜,那個雨巷,整個茫茫天地之間,隻得自己一人漫步在漫天風雨中……

    淒婉的琴聲從修長的指尖流淌開來,一種無法言語的心境,一種令人壓抑的寂寥情緒,一種說不出的落寞以及莫名的鄉愁,一種莫名的孤寂

    這一切都蘊涵在那台那道落寞身形的指尖處,指尖舞動著,這琴音帶著葉晨心中的寂寥,仿佛這琴音有了生命似的,有了他們自己的喜怒哀樂。

    全場猶如死一般的寂靜,那淒婉的琴聲起初讓眾人的心中一陣壓抑,然後那琴聲逐漸的變成一座大山般,狠狠的壓在他們的內心深處,琴聲中的孤獨寂寥的情緒在他們心中蔓延著,最後那種情緒猶如滲透進他們的靈魂般,這種壓抑仿佛壓人的幾乎難以呼吸,比死還難受。

    將近五分鍾的琴聲此時響起了終結的音符。寒風吹來,卷起葉晨那額前的長發,長發也隨之敲打著葉晨的臉龐,琴聲嘎然止住。

    舞動的雙手也隨之停下來,葉晨緩緩睜開雙眼,那漆黑的雙眸之中閃過一絲『迷』茫,但轉瞬即逝,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堅定。

    漸漸的葉晨臉上整個人的氣質也發生了改變,整個靈魂猶如升華了一般,縱然前世或者是今生,我是葉晨,前世的葉晨,今生的葉晨,僅此而已!

    起身,葉晨靜靜的將琴重新係在身後,望著那依舊沉醉在琴聲中的眾人,此刻葉晨他儼然是一臉淡雅的微笑。

    整個玉台以及看台上猶如死一般的寂靜,縱然那微風也顯得如此無力,呼呼的風嘯聲不知何時已經停止。葉晨便靜靜的站在那,數年前,葉晨奪舍於這幅身體時嚴格上來說是強行占據了這具身體,或多或少原本主人的靈魂還是存在在身體的深處,然而在這一刻,屬於這幅身體倒黴蛋的靈魂終於消散了。靈魂力瘋狂的暴漲著,整個晨曦廣場的畫麵清晰的浮現在葉晨的腦海中,縱然地上爬的螞蟻,他也是清晰可見。

    麒麟戒內,火麒麟也是震驚不已,感受著葉晨那暴漲的靈魂力,火麒麟一陣感慨:“靈魂力居然突破了氣武境的巔峰,這小子未免也太變態了!”

    葉晨同樣感受到了身體的變化,嘴角處始終掛著淡淡的笑意,雙目再次緊閉,感受著身體的每一處變化。

    全場依舊寂靜的可怕,數息後,淚水落地的聲音隨之響起,一張張已經被淚水沾濕的臉在看台之上浮現而出,甚至導師台上的一些導師也是眼角濕潤。葉晨的這首琴曲仿佛將他們帶回了過去,重溫了過去的記憶,昔日兒時的歡快,少年時的輕狂,初戀的甜蜜,失戀的苦澀,親人離世的悲傷。

    時光將過去的悲傷與喜悅印在了他們的腦海深處,而流年的無情則是將那記憶上了鎖,而此刻這首琴曲便如開啟鎖的鑰匙。

    “不錯!”一道極為沉厚的聲音徒然在虛空中飄『蕩』而出,不知何時那儼然浮現出一道身影,緊隨而來的則是一陣掌聲。

    清脆的掌聲擊碎了令人悲傷將近窒息的夢境,同時那掌聲同樣驚動了在場的人,眾人紛紛從那如癡如醉的夢境中回應過來,此刻,他們儼然發現自己已經淚流滿麵,是因為過去那些美好的事物或者過去那些令人心碎的事物,重溫之後的落寞以及那種孤獨寂寥的情緒。

    而虛空之上的那道身影同樣引起了眾人的注意,一名老者,滿頭白發,相貌俊朗,眼神深邃,一襲黑袍更加襯托出老者那出塵的氣質。

    詫異的表情浮現而出,眾人皆是難以置信的望著那個在玉皇學院猶如神明的存在,玉皇學院院長念輪回。

    一絲追憶之『色』在念輪回眼中浮現而出,念輪回若有深意的望著玉台之上的葉晨,沉聲道:“此曲不錯!發自內心的曲子方才引起了人的共鳴,這一點是司徒家那小子不如你的地方!你很不錯”沉厚的聲音猶如『潮』水般朝四周湧去,響徹整個天際。

    啪啪!念輪回再次鼓掌,掌聲響亮無比,而在念輪回的帶動之下,看台的四周接連響起的拍手聲,一時間,整個晨曦廣場之上掌聲猶如雷鳴般炸響。

    而眺望台上,司徒方已經麵如死灰,他的耳旁依稀環繞著念輪回的那一句:“這一點是司徒家那小子不如你的地方!”

    不管內心承認或者刻意去否認,司徒方知道自己的確不如葉晨,連最驕傲的琴藝也不如人家,想此,司徒方嘴角不由湧出一絲嘲諷的笑意......

    這井底之蛙嗎?

    

Snap Time:2018-06-24 03:14:53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