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六十八章前夢今世(上)


    第三百六十八章 前夢今世(上)

    冷萱的舉動立刻引起了眾人的注意,眾人也紛紛朝幕後台的出口處望去。

    噠噠!腳步聲驟然響起,一張極為年輕的臉龐浮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見此,全場一陣噓聲。

    相比司徒方以及然倩等人的出場方式,葉晨這出場方式可謂極為低調,而且極為普通,這也是眾人發出噓聲的原因。

    導師台上,紫凝嘴角處也泛起一絲苦澀,輕聲喃喃道:“唉!實在不能怪我,誰知道你還真的一點準備都沒有!”

    聞言,站在一旁的楚三劍同樣輕笑道:“紫凝,你這學生在出場方式便是輸司徒方,更何況是琴藝!這次第一名必然屬於我天字一班!”

    對此,紫凝則是冷哼一聲,別過臉故意不去看楚三劍那得意的表情,然而此刻紫凝卻注意到了葉晨的臉『色』,那一如既往的平淡,紫凝依稀記得當初葉晨進入八荒塔的時候也是這樣的表情,那平靜的眼神,平淡的臉『色』卻讓紫凝有種恍惚的感覺。

    “或許他能夠創造奇跡?”紫凝輕聲喃喃道,然而其話語中的語氣也是有點飄忽不定。

    聞言,楚三劍輕微搖頭笑道:“塵夢的年紀顯然不足十八歲,縱然他再天才也不可能在武道和琴藝上都取得那麼好的成績!”

    “你不說話會死!”紫凝臉『色』一寒冷笑道,對此,楚三劍隻能頗為無奈的搖搖頭,看來紫凝真的對這塵夢極為看重。

    玉台之上,一絲錯愕的神情從冷萱的臉上漸漸浮現而出,那張年輕的臉龐依稀在冷萱的眼前晃動著,一種熟悉的感覺在她心中蔓延著。

    “仿佛在那見過他,到底在哪?”冷萱輕聲喃喃道,其美眸中也流『露』出一絲沉思之『色』。

    不算寬曠的階梯上,葉晨便這麼沉穩的朝玉台走去,每一步都在其雪地上留下一道淺淺的腳印。周圍的噓聲絲毫不能影響到葉晨的情緒,抬頭望著那漫天璀璨的星辰,先前的那種孤獨寂寥的感覺再次如『潮』水般襲來,蒼茫大地,唯一人而已的寂寥。

    寒風依舊在咆哮著,寒風卷起了葉晨那白衣如雪的武袍,長衣獵獵作響,寒風同樣刮起了遮擋在葉晨額前的長發。

    當葉晨左腳落在玉台之上時,葉晨的身形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眾人的視線之內,那清瘦的身形跟空曠的玉台比起來顯得如此渺小。

    看台之上的人群中,寒凝兒俏臉上浮現出一絲詫異之『色』,自語道:“是他!”

    同時,在遠處的人群中,一名氣質優雅的女子同樣滿臉詫異,赫然是千川嫣,千川嫣同樣自語著:“是他!”

    當葉晨朝玉台中央走來的時候,冷萱臉上的疑『惑』越來越濃,在葉晨離她還有數米距離的時候,她終於想起了眼前的少年是誰?

    依稀記得一年前的那畫麵,一少年撫琴的畫麵,記憶猶如『潮』水般從冷萱的腦海深處湧出。

    長發雜『亂』的披在葉晨的雙肩,因此,長發再次遮擋住了葉晨的側臉,然而這一刻,冷萱再次身形一震,數日前帝都城門前那偶遇的場麵再次從腦海深處浮現而出,原來那個少年便是他,那個高歌飲酒的少年便是眼前這一人,此刻,冷萱終於明白當初葉晨為何會流『露』出莫名的笑意。

    導師台上,紫凝的身形徒然漂浮而起,真氣在指尖流轉著,腳尖輕輕的朝虛空中一點,紫凝的身形徒然躍到高空數百米處。

    藍『色』真氣湧出體外,紫凝輕輕舞動著,地上的殘雪,周圍虛空飄『蕩』的雪花紛紛朝紫凝湧來,紫凝玉手朝下揮舞著,那雪花紛紛朝玉台處落去。

    周圍的禮花也隨之消散掉,原本璀璨的星空不再那麼明亮,方圓數之內唯獨葉晨所在的虛空上依舊飄『蕩』著雪花。

    做完一切之後,紫凝輕微一笑,輕聲喃喃道:“我能做的便隻有這些了,加油!”

    言畢,紫凝的身形便輕飄飄的落去導師台上,楚三劍頗為無奈道:“強大的武技被你用來給人造勢!”

    玉台之上,葉晨同樣望著冷萱,語氣平淡道:“可以開始了嗎?”

    一言驚醒夢中人,冷萱猛然意識到眼前的少年是上來表演節目的,其目光也隨之落在葉晨背後的琴架處。倘若剛才冷萱對名為塵夢的新生上台撫琴感到詫異的話,那此刻冷萱卻覺得理所當然,昔日葉晨撫琴的那畫麵依舊存在她的記憶深處,那一曲她今生難忘。

    “或許他真的能夠給人一個驚喜!” 隱隱約約間冷萱心中產生了一絲期待之『色』,眼前這少年的琴藝早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聞言,見葉晨的目光始終一動不動的盯著自己的臉,冷萱不禁心跳加快,立馬平複內心那些複雜的情緒,頓了頓,微笑道:“可以!”

    轉過身,冷萱麵對看台微笑道:“接下來便由一級地階一班的塵夢同學為我們獻上一曲!”

    話畢,冷萱率先鼓起掌來,然而場下的掌聲還是零零星星,相比司徒方剛才那如雷鳴般的掌聲,此刻台下的掌聲顯得極為慘淡。

    眺望台處,陳巧嫣輕歎道:“早知便有如此情景又何必上去丟人現眼呢?倩倩,希望你能夠認清事實,這個世界是很現實的。我們女人除了自己成為強者之外便是找依附於強者,然而古往今來又有多少女人成為強者!倩倩,做為你的閨蜜我們真的希望你找個好男人,而不是眼前的那窮書生!”

    聞言,然倩不由感到一陣莫名的憤怒,原來葉晨在陳巧嫣幾人心中是如此的不堪,然而他的很不堪嗎?

    呼呼!寒風大盛,漫天雪花狂舞著,直到最後將整個玉台淹沒掉,而雪花同樣遮擋住了眾人的視線。

    直到雪花落地時,整個空曠的玉台再次浮現在眾人的視線內,此刻一道修長的身影盤曲坐在地上,在他身前的架子上則是排放著一六弦琴。相比司徒方那琴的豪華大氣,葉晨的六弦琴卻顯得極為普通,對此,一陣噓聲又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噓聲剛起,周圍的寒風的呼呼聲便將之壓蓋住,偌大的玉台虛空唯獨葉晨的頭頂上方還在飄落著雪花。

    雪花下,葉晨抬起頭望著那頭頂的虛空,那神情仿佛如落寞的遠行浪子在思念著天邊的家鄉,在曆經滄海後的孤獨寂寥。

    雪花依舊在飄落,雪花打在葉晨的長發上,衣襟處,落滿了葉晨的全身,此刻雪花也顯得極為慘白。

    前世的畫麵和今生的畫麵在葉晨腦中不斷交替著,最後葉晨儼然閉上雙眼,修長的雙手緩緩從衣袖中探出,輕輕的放在銀弦之上,深怕擾動了銀弦。

    莫名的悲傷在寒風中慢慢蔓延著,說不出,道不明!葉晨漸漸進入了忘我意境,他漸漸『迷』失在前世與今生之中。

    周圍的噓聲漸漸弱下去,眾人皆是莫名的望著玉台處那道落寞的身影,然而,人們等了許久,卻沒有琴聲發出。

    葉晨就那麼靜靜的站在那,猶如在寒風中搖擺的柳樹般,雪花依舊在飄『蕩』著,隨著寒風而飛舞著,葉晨那張年輕的臉龐在眾人的視線中也顯得模糊起來。持續沉默給人一種淡淡的壓抑,這種壓抑仿佛壓人的幾乎難以呼吸,胸口如同壓上了一塊重重的石塊般。

    寒風也不再那麼冷冽,帶著暖意的春風輕輕的從眾人的臉龐處拂過,緊隨而來的則是一道簡短而輕微的琴音。

    然而就是這簡短而輕微的琴音卻清晰的進入每一個人的耳中,那間,整個晨曦廣場陷入了猶如死一般的寂靜。

    寒風仿佛不再咆哮著,整個晨曦廣場寂靜的唯獨那道簡短而輕微的琴音,那餘音依舊繞在耳邊,久久沒有散去......

    

Snap Time:2018-01-24 07:44:20  ExecTime: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