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六十六章飛鳥集


    第三百六十六章 飛鳥集

    尖銳的破風聲響起,這驟然響起的聲響立馬引起眾人的注意。

    猛然抬起頭朝虛空處望去,那一道光芒猶如流星劃過天際般朝下方的玉台處激『射』而去。

    咻!光芒頃刻間便至玉台之上,最後那道光芒便靜靜的漂浮在司徒方的身前,光芒散去,一道散發著滄桑氣息的古琴浮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雙手緩緩抬起,在司徒方雙手觸及那琴弦的那,司徒方整個人的氣質也隨之改變,不再複剛才那如出鞘利劍般的淩厲。

    導師台上,紫凝雙手抱胸,那躍躍欲出的玉兔顯得極為惹眼,『性』感的嘴唇輕顫道:“這司徒方倒是挺有本事,居然能夠請出氣武境武者幫忙!”

    聞言,時刻便注意的楚三劍同樣輕笑道:“一下子就出動三名氣武境武者,,看來此次最佳節目獎是屬於我天字一班了!”

    “我看那也未必!”聞言,紫凝實在看不下楚三劍那得意的神情,因此紫凝不由出聲打擊道。

    “哦!那便讓我門拭目以待吧!”楚三劍見紫凝主動找自己說話,滿臉笑的表情。

    “不知道他會表演什麼節目!”懶得理會楚三劍,紫凝眼前不由浮現出一道清瘦的身形,睫『毛』微微晃動,紫凝輕聲喃喃著。

    人靜,心靜,感受著手指劃過銀弦的感覺,司徒方的呼吸平緩無比,在司徒方的感知中整個世界僅存眼前的琴!司徒方能夠以如此年輕的年紀便在琴藝上取得匪夷所思的成績自然足以說明了他的天賦,司徒方這看似多此一舉的動作立刻引起了文科導師的讚賞。

    而在司徒方舉手之時,眾人也安靜下來,整個偌大的看台陷入猶如死一般的寂靜。

    圓潤而充滿質感的琴曲徒然從虛空之上飄『蕩』而出,琴曲略帶悲傷的氣息,司徒方那雙修長的手在銀弦上拂動著,在其中間處真氣浮現而出。

    寒風依舊在咆哮著,然而在這琴聲響起的那,那風仿佛也凝固了一般,在真氣的增幅之下,琴聲極為清晰的傳入眾人的腦海。

    司徒方撥動的速度極快,行雲流水般的動作足以讓人眼花繚『亂』,在此刻,那漫天的禮花悄然間消散掉,那寒風停止了咆哮。

    微風拂來,不帶一絲寒意,微風夾帶著琴聲盤旋在眾人的耳旁。恍惚之間,眾人眼中紛紛流『露』出『迷』茫的神『色』,在此刻他們仿佛置身於山澗間,其身形那那山風隨之飄『蕩』著,其下是激流湍急的溪流,魚兒極為歡快的在溪水中舞動著,其上則是深藍的天際,飛鳥歡快的在上空盤旋著。

    琴聲從最初的悲傷緩緩朝歡快轉換著,琴音古拙質樸,每一道琴音猶如在眾人的心弦上響起似的,直入內心深處。

    氣泡在水中冒出,魚兒歡快的躍出水麵歌唱著,原本欲撲捉魚兒的飛鳥也安靜的盤旋在虛空中傾聽著魚兒的歌唱。

    飛鳥忘記了歸途的去路,飛鳥也在歌唱著,飛鳥與魚兒齊聲歌唱著,無分晝夜!

    琴音從最初的歡快緩緩進入了纏綿,琴音嫋嫋,一副栩栩如生的畫麵在琴音的勾勒之下浮現在眾人的腦海深處。

    縱然那些往日粗話連連的大漢此刻也閉上雙眼,儼然已經沉浸在那琴聲之中,在動聽的琴音嗡鳴聲之中,一副副畫麵勾勒而出。

    飛鳥給魚兒講藍的天白的雲,大地的奧秘,蔥鬱的樹拔地而起的高樓。魚兒給飛鳥說珊瑚的美麗,鯊魚的險惡,水溫的冷熱……

    原本是天敵,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飛鳥與魚漸漸愛上了對方,琴音處處透著愛人之間的那種纏綿之情,在場的女『性』紛紛流『露』出向往的神『色』。

    縱然然倩以及紫凝等人也是如此,然而就在琴音即將達到最高『潮』的時候,琴音猛然一變,變得如泣如訴,柔腸百轉。

    飛鳥屬於天空,而魚兒屬於大海!飛鳥永遠不能生存在水,那海水會將它淹死!魚兒永遠不能生存在空氣中,那烈日會將它曬死。

    司徒方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悲傷之『色』,那如行雲流水般的動作也減緩下來,琴音從歡快進入了莫名的悲傷,悲涼委婉的琴音帶動著眾人的情緒,每個人的神『色』隨著琴音的波動而上下起伏著,在此刻眾人猶如化身為那飛鳥與魚兒,一時間,悲傷的情緒在看台四周蔓延而出。

    飛鳥就在空中盤旋,遲遲不肯飛走。而這條魚也久久不願沉入水底。然而 ,它們畢竟是有著兩個完全不同境遇的生命,注定無法走到一起。最後這條魚帶著深深的歎息,沉入水底,而那隻鳥也悲傷的飛離了那片水域。匆匆相遇,匆匆離散。從此,這隻鳥再也沒有經過這片美麗的水域,魚也再沒浮出過水麵,音訊渺茫。一水之隔猶如海之角,天之崖!魚兒不再歡唱,飛鳥不再高歌!琴音如泣如訴的將那種無奈,那種不甘表達出來。

    不曾相濡以沫,但願就此相忘於江湖,此刻紫凝已經淚水滿麵,她的心已經完全沉浸在了這琴曲之中,隻有經曆過的人方能懂得這琴音的深意。

    “自己和他又何嚐不是飛鳥與魚兒呢?”縱然堅強如楚三劍也是滿臉黯然,其目光遙遙落在紫凝身上。

    而在場的女『性』更是紛紛淚流滿麵,風兒在此刻也顯得如此無力,悠然的歎息聲隨之響起,琴音在此刻停止,定格在眾人心中的是飛鳥與魚兒訣別的場景!飛鳥展翅飛向屬於他的高空,魚兒遊向屬於他的大海,不再相見!偶然相遇,僅此而已!

    琴音結束,司徒方那飛舞的手指也隨之頓住,司徒方雙目依舊緊閉,神情落寞!

    而眾人依舊沉浸在那嫋嫋的琴音之中,驟然那寒風吹打著眾人的臉龐也無法驚動他們。

    而喧鬧的幕後台此刻儼然一片寂靜,寂靜的隻剩下那淚水落地而產生的滴答聲。葉晨眼神清明,或許,別人是因為因為琴曲那悲涼的曲調『迷』失了自我,猶如化身那飛鳥或者魚兒,然而葉晨卻始終清醒著,葉晨不可否認司徒方的琴藝的確達到了那出神入化的地步,然而卻無法對葉晨產生共鳴。

    雪花飄落至睫『毛』處,司徒方緩緩睜開雙眼,望著那滿臉沉醉的眾人,臉上的惆悵盡數退去,輕聲喃喃道:“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絕非生死!是魚與飛鳥的距離,一個在天,一個卻深潛海底!”司徒方的聲音低沉而帶著一股莫名的悲傷,這道聲音無疑將眾人才那畫麵中拉回來!

    “飛鳥與魚的距離!”無數道低沉的聲音在看台四周響起,頃刻間,眾人望向司徒方的眼神不複剛才,目光中含有震驚,詫異,讚賞,崇拜。

    一時間無數道喝彩聲在看台四周響起,驚歎聲不斷,縱然那些導師此刻也是大加讚賞。

    淚水已經沾滿了紫凝的衣襟,然而紫凝卻渾然未知,其目光呆滯的望著天空,那仿佛有一隻飛鳥在高空盤旋著,最後那飛鳥漸去漸遠,直到消失在她的視線之中,淚水不經意再次從臉龐上滑落,無言的悲傷情緒充斥著紫凝的整個內心,一時間,那種壓抑的情緒壓的她將近窒息。

    站在一旁的楚三劍輕微一歎,他自然知曉紫凝為何感傷,顯然是又想起了死去的斷!

    也不顧那所謂的約定,楚三劍走到紫凝身旁,輕聲道:“別想太多!縱然感傷那也僅僅是過去而已,忘了過去吧!”

    卻不料此言立刻引起了紫凝的劇烈反應,停住哭泣,紫凝略顯『迷』茫的望著楚三劍,慘笑道:“忘了過去!珍藏於記憶中的時光永遠不會消失,又何談去忘記呢?縱然死亡本事也無法之主記憶中的一個聲音!”此刻的紫凝臉上毫無笑意,望上去猶如一座冰山,令人敬而遠之。

    對此,楚三劍則是輕微一歎,不再勸說,因為他知道她永遠也不會忘記過去。

    玉台之上,司徒方緩緩起身,將琴係在身後,旋即對著眾人拱手道:“飛鳥集在此獻給大家!謝謝!”

    話語還未消散,耀眼的禮花再次綻放,在那耀眼的禮花之中,司徒方的身形緩緩消散掉,而冷萱的身形也再次浮現而出。

    在司徒方轉身的那那,整個看台周圍響起了震耳欲聾的掌聲,那掌聲是發自內心的,因為司徒方能夠感受到!

    一股自豪的臉『色』在司徒方的臉上浮現而出,在這方麵無人可以比得上我,司徒方喃喃自語著......

    

Snap Time:2018-07-23 15:43:45  ExecTime:0.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