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六十三章再見然倩


    第三百六十三章 再見然倩

    夜幕徐徐拉開,整個晨曦廣場猶如白晝般明亮。

    砰!砰!數道嘹亮的雷鳴聲驟然響起,旋即數十道刺眼的禮花衝天而起,緊隨而來的便是一陣喝彩聲。

    璀璨的光芒照耀著星空一片明亮,那些原本暗自苦修的學員也紛紛從遠處趕來,修煉鬆弛有道始終便是學院的宗旨。

    周圍的喧鬧聲不絕於耳,葉晨手握著其號碼牌徘徊於人群之中,眼眸微抬,葉晨頗為無奈的望著遠處的後台,相比外麵高台的光彩連連,喧鬧十足,那幕後台倒是顯得有些清靜,這兩處無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駐足望著周圍的人流,葉晨眼中不由浮現出了一絲追憶之『色』。

    前世的畫麵猶如『潮』水般,葉晨依稀記得曾經年少的自己也曾經曆過這一幕,前世被美女輔導員『逼』上迎新晚會,今世也是如此。

    葉晨右手微抬,指尖觸及那微涼的月光,原來已經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不經意間將近八年了!

    八年之久足以將一個人改變,眼神略顯『迷』離的望著自己的右手,葉晨輕聲喃喃道:“那邊這個時候應該是春節,不是嗎?”

    寒風依舊咆哮著,冷冽的寒風卷起了葉晨額前的長發,葉晨那漆黑的眼眸隨之暴『露』在空氣中,葉晨便這麼靜靜的站在原地,周圍的喧鬧聲猶如『潮』水般朝他湧來,天空之處綻放光彩的禮花光芒四『射』,旋即化作點點火星消散在空氣中,而葉晨此刻也猛然抬起頭望著那天際處的禮花。

    三十多前他便是如此仰望著禮花滿天的星空,那時候他的身邊有著父母的陪伴,那時候他還是一單純的孩童。

    十幾年前他便是如此仰望著洋溢著喜氣的虛空,那時候他的身邊有著同是殺手的他們陪伴,那時候他是滿手血腥的殺手。

    而如今,他同樣如此仰望著光彩連連的星空,不同一片虛空,不同的禮花,而身體同樣無人陪伴,葉晨心中除了孤獨寂寥僅存的便是道不出的鄉愁。

    前世的記憶猶如『潮』水般在葉晨腦中浮現而出,今世的畫麵同樣湧上心頭,今世是夢,還是前世是夢?

    莊周夢蝶,是莊周夢化蝶,還是蝶化莊周,前世今生猶如一場華麗而又寂寥的夢!

    啪!一雙粗壯的手掌從後拍落在葉晨的肩膀上,蕭胖子那肥碩的臉龐赫然浮現在葉晨的視線內,原本笑眯眯的蕭胖子瞧見葉晨的眼『色』之後,其身形猛然一震,臉上的笑意驟然頓住,那是怎麼樣的眼前,為何給人一種孤寂的世界,茫茫世界內唯獨一人的寂寥。

    葉晨早就感應到了蕭胖子的氣息,因此倒是並未驚訝,別過臉望著蕭胖子輕笑道:“你怎麼跟來了!”

    聞言,蕭胖子臉上再次流『露』出笑意,拍著葉晨的肩膀大笑道:“嘿嘿!其實我來隻是想告訴你待會兒的節目要加油!正如你所說的那般,無需顧忌他人的目光,我們活在世界上不是為他人而活,而是為了自己而活!”說完,蕭胖子便極為憨厚一笑。

    聞言,葉晨不由白了蕭胖子一眼,不由嘀咕道:“怎麼,你還怕我臨陣脫逃!我看是導師要你來說這些話的。”

    被葉晨當麵揭穿,蕭胖子臉上浮現出一絲緋紅,頗為尷尬道:“這你也能夠猜測的出來?”

    輕微搖頭,葉晨並未再理會蕭胖子,直接朝後台處走去,走出數步之後方才輕笑道:“放心!”

    寒風中夾帶著葉晨的輕笑聲,蕭胖子望著葉晨那漸漸消失在人海之中的身影,蕭胖子方才輕微一歎,輕聲喃喃道:“那眼神為何會讓人有種莫名的心酸?”輕微搖頭,蕭胖子目光輕微從四周的坐台處掃『射』而過,當瞥見千川嫣的倩影時,蕭胖子再次輕微一歎,旋即便朝原路返回。

    徘徊於人群之中,葉晨走到一無人注意的角落,麒麟戒紅光一閃,一架古琴浮現在葉晨手上,輕輕『摸』著那些銀弦,清脆的叮咚聲隨之響起。

    將古琴係在背後,葉晨方才朝那後台走去,越靠近那後台,周圍的便躍清靜,而此刻在後台的周圍則是有一些執法隊的人員在四周巡視著,在出示號碼牌之後葉晨並未受到阻攔,反而在一名執法隊隊員的帶領之下朝幕後台走去,數息後,一座簡潔而又不顯俗氣的幕後台浮現在葉晨眼中。

    這幕後台顯然是臨時搭建而成的,其隔音效果極差,葉晨還未走進幕後台便聽到一陣悠揚的琴聲以及喧鬧聲。

    琴聲悠揚,喧鬧聲中伴隨著少女的輕笑聲,兩種聲音混合在一起絲毫不覺得刺耳,反而有種互補的效果,對此,葉晨臉上也不由浮現出一絲笑意,這撫琴之人倒是有點本事,而令葉晨感到詫異的則是那些輕笑聲中有他所熟悉的聲音,那是屬於然柔的笑聲。

    少女獨特的輕笑聲不絕於耳:“這司徒方倒是挺有才氣!憑借他這一手琴藝便足以在此次迎新晚會上大放光彩!”

    “然倩,你還是聽姐妹們的話把那個所謂的鄉巴佬男友給甩了,你看然若那得意的表情~看得我真不爽?”

    “書生他不是鄉巴佬,而且書生他比起這司徒方厲害多了,連南宮學長他都......”

    這道聲音還未說完便被打斷道:“書生,嘖嘖,聽說這一屆新生中倒是出了個天才!也唯獨那天才方可壓蓋這司徒方一頭!這窮書生論家世比不上司徒方,論修為更比不上司徒方,不過相貌倒是不錯!倒是男長的帥沒實力那有咋用!”

    整個幕後台顯得極為喧鬧,整個幕後台長寬各數丈,其內人影晃動,迎新晚會不僅僅有新生參加,老生同樣參加了。因此,整個幕後台顯得極為熱鬧,而最引人注目的則是幕後台的中央處,那一名青年盤曲而坐,其身前排放著一琴架,其修長的手指在琴弦處不斷揮動著,這名青年赫然是司徒方。

    而站在司徒方旁邊顯得楚楚憐人的少女赫然是然若,而剛才出聲的幾名少女赫然是然倩,然柔以及她們的舍友陳巧嫣以及黃茵茵。

    此刻,然倩倒是極為安靜的坐在自己的位置處,今日然倩赫然穿著一襲仕女服,一頭烏黑的青絲原束帶綁起,直垂腰際!

    這一襲仕女服不緊緊將然倩那清瘦的身材襯托的淋漓盡致,更是增添了然倩那柔弱的氣息,令人不由自主產生憐憫之情!今日,不僅僅然倩身著一襲仕女服,站在周旁的然柔幾人也是如此,原本幾人容貌便極為驚人,氣質優雅,因此,四人所在之處更是吸引了四周無數道炙熱的目光。

    甚至低頭撫琴的司徒方也不著痕跡的朝幾人望去,其琴聲也一變,琴聲時而低沉,時而悠揚,猶如在傾述撫琴者心中對佳人的愛慕之情。

    此刻,陳巧嫣那『性』感的嘴唇處卻浮現出一絲冷氣,有種恨鐵不成鋼的對然柔道:“書生!書生!柔兒,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姐姐平日對你那麼好,你忍心將你姐姐交給那鄉巴佬,要知道這不是在幫你姐,反而是害了她!”說此,陳巧嫣的雙手在然柔身上不斷移動著,撓著然柔輕笑而出。

    黃茵茵也是頗為氣憤道:“對啊!柔兒,你應該和我們站在同一線,堅決反對你姐和那鄉巴佬交往!倩倩最不濟也找個像司徒方這樣的男友,要家世有家世,要相貌有相貌,要實力有實力,可惜偏偏讓然若那小娘皮得手了!”

    說此,黃茵茵不由想起了自己男友的囑托,頓了頓,繼續道:“實在不行我們就讓乘風他們兩個給倩倩介紹個?”

    黃茵茵的男友蕭乘風和蕭胖子皆是蕭家子弟,而蕭家卻不僅僅他二人在玉皇學院,還有一些蕭家子弟也考進玉皇學院,因此,那些蕭家子弟中倒是有不少人愛慕然倩,平時倒是不時的朝蕭乘風打探然倩的情況,因此,蕭乘風也不得不求黃茵茵幫忙,這也是為何黃茵茵極為反對然倩和葉晨在一起的原因?

    然而隻有當事人知道,他們之間關係僅僅見過數麵而已,在某種程度上連朋友都談不上。

    此言立刻引起了陳巧嫣的讚同,秉著趁熱打鐵的心思,陳巧嫣笑盈盈道:“要不直接讓倩倩將這屆那名神秘的第一名新生收了?”

    聞言,然倩臉上始終保持著一副淡淡的笑意,然而然倩心中卻產生了一股莫名的失落:“第一名新生,這屆新生誰還能比的上他!”

    葉晨被破格提升為龍虎學子之事雖然在學院內引起了一陣轟動,然而也僅僅短暫的轟動而已,因此陳巧嫣以及黃茵茵二人也僅僅知道這人的存在,卻不知那名新生的名字,玉皇學院內修煉風氣極為濃厚,因此喜歡八卦的人倒是少,這也造成了葉晨不為人知的原因,縱然在地字一班內知道葉晨是龍虎學子的人也極少,整個幕後台依舊喧鬧無比,然而卻無人注意道一道薄弱的身影在那幕後台的大門處浮現而出。

    相比周圍那粗壯的石柱,這道身影顯得無比薄弱,仿佛一陣寒風吹來便將之刮倒一般似的......

    

Snap Time:2018-01-21 08:56:50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