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六十二章晚會


    第三百六十二章 晚會

    “敢問副院長,我等何罪之有!”蕭胖子的聲音振聾發聵,擲地有聲。

    全場一陣嘩然,耳旁盤旋著皆是蕭胖子那沉厚的喝聲,此刻再無一人敢小瞧眼前的這個胖子。

    而此刻的千川嫣除了呆滯還是呆滯,誰能料想到眼前的那人曾經是那麼的軟弱無能?

    麵對著蕭胖子那炯炯的目光,義正言辭的四句質問,老者一句話也答不上來,倘若此刻老者一答錯一句話那便會將自己置身於萬劫不覆之地。

    蕭胖子再次踏出一步,煉武境氣勢瞬間爆發,目光猶如劍芒直刺老者冷聲喝道:“倘若副院長懷疑我話語中的真實『性』,那便用我蕭家的名義擔保?”

    蕭家的名義?聞言,老者泛起一絲苦澀的笑意,這蕭家二子還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眼神閃爍,老者目光不著痕跡的朝千川嫣望去,畢竟已經收了人家的天王丹,因此老者還不得不考慮千川嫣的想法!

    注意到老者投來的目光,千川嫣先是複雜的望了蕭胖子一眼,旋即輕微點頭。對此,老者也不由鬆了一口氣,頓了頓,老者朝前邁出數步,其目光威嚴的瞪著躺在地上的司徒林以及司徒木冷聲道:“司徒木,司徒林分別送進劍毒涯一月!”

    話畢,全場又是一陣嘩然,老者此言無疑表明他屈服了,而司徒林以及司徒木兩兄弟則是滿臉煞白,陰沉的目光紛紛瞪著蕭胖子以及葉晨二人。

    “至於蕭子雲二人屬於自衛行為,無罪!”說完,老者便臉『色』陰沉的朝來時的路奔去,今日這個舉動可是大大破壞了他往日的威望。

    原地待命的執法隊絲毫不顧司徒木二人的麵子,提著二人的肩膀朝劍毒涯所在的方向奔去。

    原本密密麻麻的人群儼然隻剩下葉晨,蕭胖子以及千川嫣三人,現場的氣氛略顯沉默,圍觀的人也識趣的朝四周散去。

    葉晨輕微搖頭,能夠處理司徒木二人恐怕已經是最大的限度了,對此,葉晨淡淡道:“走吧!”

    在與千川嫣擦肩而過的時候,葉晨驟然停下腳步,若有深意的望著蕭胖子和千川嫣二人,旋即淡淡道:“其實,愛的對立不是厭惡,而是冷漠!”

    寒風中依舊飄『蕩』著葉晨的喃喃自語聲,葉晨雙腳猛然一踏,其身形暴『射』而出,僅僅眨眼的功夫便躍出數十米之遠。

    聞言,蕭胖子臉上浮現出一絲錯愕之『色』,旋即輕微搖頭道:“或許!”

    砰!真氣在腳掌處浮現而出,相比葉晨身法的輕盈,蕭胖子的身法倒是便陽剛點,所過之處,踏步聲如雷鳴般炸響。

    葉晨和蕭胖子的身影緩緩消失在石道的盡頭,盡頭處的楊柳散發著生機勃勃的氣息,其發芽的柳條隨風飄『蕩』著,雪花緩緩飄落。

    寒風吹起,刮打著千川嫣的長裙,是誰曾在晚風中歎息,是誰曾將過去埋葬在融化的雪花,在這一那,千川嫣仿佛聽到了破碎的聲音。心不知為何產生了一絲失落,輕微一歎,千川嫣邁著沉重的步伐獨自朝那石道走去,其身影在晚風中顯得如此憔悴。

    夕陽的餘暉不知何時已經消失在地平線的盡頭處,夜幕悄然降臨,依舊是晨曦廣場!無數用玉石雕刻而出欄杆林立在四周,其散發出的光芒令整個廣場恍若白晝般明亮,和上次不同之處則是在晨曦廣場的中間搭建起了一氣勢宏偉的看台!

    那看台赫然是用昂貴的精鐵澆鑄而成的,通體漆黑,根據階梯分為七層,一些潔白如雪的座位整齊的排列在看台之上。

    在看台的最中央處則是一玉石平台,由於玉石本身便散發著淡淡的白光,遠遠望上去那平台猶如夜空中的銀月般耀眼。

    整個晨曦廣場已經站滿了密密麻麻的人群,迎新晚會不僅僅吸引了新生,同樣吸引了上屆的老生,一些新生則是抱著今晚出人頭地的想法,而老生則是抱著獵豔的心態,縱然目的不同,此刻新生以及老生也紛紛入場,一時間,整個看台之上喧鬧無比。

    喧鬧聲不斷,紫凝柳眉微蹙,其雙手負背立於高台之上,寒風吹過卷起了紫凝的一身長裙,長裙獵獵作響。

    而紫凝身後則是無數道炙熱的目光,望著這位被喻為玉皇最美導師的女人,地階一班的新生各個神情激動不已,對此,紫凝倒是顯得極為鎮定。

    一些身著擅於樂器的學子紛紛入場入座於中間的平台之下,旋即一首首高昂的琴聲在這偌大的看台內響起,這琴聲隱隱約約間壓蓋過了那喧鬧聲。

    隨著新生的不斷入場,整個迎新晚會也漸漸拉起了的序幕,一時間,現場的喧鬧聲越大!

    柳眉微蹙,沉默數刻的紫凝嘴唇微啟,輕顫道:“他們二人還未來嗎?”

    其聲音猶如黃鶯般清脆,然而落入這些血『性』的小夥子耳中猶如一陣呻『吟』聲般誘人!然而紫凝的話語卻令他們感到了嫉妒,那個胖子和少年何德何能令導師如此惦記,其中一名自認為風采不凡的青年起身對著紫凝躬身道:“他二人還未來,雖然少了他二人,然而此次的迎新晚會我等一定為班級爭光!”

    說此,幾名青年紛紛站起來,神情激動道:“我等一定為班級爭光!”

    對此,紫凝始終沉默不已,數刻之後,紫凝那微蹙的柳眉也緩緩舒展開來,輕笑道:“那你們就好好加油!”

    砰砰!數道沉穩有力的腳步聲驟然響起,幾人回首望去赫然是葉晨以及蕭胖子的身影,紫凝也轉身輕笑道:“既然來了那就準備一下!”

    紫凝右手微抬,兩枚玉佩緩緩漂浮而出,落入葉晨兩人的手中,葉晨順眼望去,其玉佩之上赫然雕刻著一個八字!

    紫凝纖細的柳腰隨著紫凝的移動而隨之晃動,一襲紫『色』長裙將那美妙的曲線襯托而出,玉指抹嘴輕笑道:“此次的迎新晚會和往年倒是沒有太大的差別,除了一些娛樂表演的節目之外,其餘的便是武比,文比,『藥』比,以及器比!武比自然便是新生之間的戰鬥,而文比則是琴曲以及詩歌方麵的比試,至於『藥』比自然是有關『藥』材以及丹『藥』方麵的知識,而器比則是涉及鍛造方麵的!此次迎新晚會的比試是根據累積製,因此,你們每人都要參加四場比賽,每一場得到的分數累加起來,直到最後誰的分數最高,那他便屬於冠軍!,先透『露』一下此次迎新冠軍將獲得將近五千的玉皇值!”

    話畢,那些新生各個麵『露』苦澀,原本以為這迎新晚會便是出風頭的場合,卻不料競爭如此之大!

    不過紫凝最後一句話顯然引起了眾人的一陣心動,五千玉皇值!在學院已經生活數天的眾人自然已經知曉這玉皇值的用處。

    “器比以及『藥』比?”葉晨劍眉微皺,旋即便輕微搖頭,臉『色』始終平淡,反而蕭胖子則是滿臉苦澀,低聲歎道:“這下可嗅大了!我這粗人除了還能參加那武比之外,其餘的一竅不通,早知道就不報名參加了!”有這個想法的不僅僅蕭胖子一人,周圍的幾人臉上同樣流『露』出懊悔之『色』。

    修長的睫『毛』微微晃動著,紫凝望向葉晨的目光中浮現出一絲莫名的笑意,頓了頓,紫凝提高身量道:“按照學院要求,每個班級除了要派人參加這所謂的四比之外還要派人準備一娛樂節目,對了,這娛樂節目我三日前便讓人通知塵夢了,因此此事就交給塵夢負責?”

    噗!交給我?葉晨猛然抬起頭望著滿臉笑盈盈的紫凝,臉上盡是詫異之『色』。

    “咦!導師什麼時候通知塵夢了!”一旁的蕭胖子不由納悶道,他明明記得接連三天自己和塵夢都呆在修煉室內。

    而此刻一名新生站除了,滿臉羞紅道:“導師!三日前我去找他們二人卻未找到,接連三天都未見他二人的身影!因此此事我還未告知他!”

    臉上的笑意驟然凝固住,紫凝頗為無奈的對著葉晨聳聳肩,笑盈盈道:“那我現在當麵告訴你得了,由於學院的安排每班需要安排一節目!而我便將你的名字報上去來,顯然這個時候也改不了,你就臨時想個節目,隨便是琴曲或者歌唱都行,記住如果隨意缺席的話可說要扣五千玉皇值.”

    說此,紫凝不由撲哧一笑,一副我無能為力的樣子!

    腳尖點地,紫凝絲毫不給葉晨說話的機會,其身形輕飄飄的朝導師看台處躍去,其玲瓏有致的身形引得下方傳出一陣吞口水聲......

    望著那漸去漸遠的身影,葉晨嘴角處同樣泛起了一絲苦澀,而蕭胖子則是頗為憐憫的拍著葉晨的肩膀,無奈道:“上吧!你長的這麼好看,肯定會受人歡迎的!”而那些原本嫉妒葉晨的青年紛紛相笑而出,他們本來是嫉妒紫凝對葉晨的態度,然而此刻他們倒是不嫉妒了,反而期待著葉晨如何在台上出醜......

    

Snap Time:2018-04-23 09:58:35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