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五十九章副院長


    第三百五十九章 副院長

    望著那不知死活的司徒林,滿場一片寂靜,鮮血依舊順著那長劍劃破的傷口而迸發而出。

    夕陽餘暉之下,司徒林猶如死狗一般躺在地麵上,其身周圍盡是血跡。

    葉晨隨意的瞥了司徒林一眼,眼中赫然浮現出一絲沉思之『色』,剛才司徒林施展玄階高級武技的畫麵不斷在葉晨腦中回『蕩』著。

    見葉晨靜靜的站在滿地狼藉的地麵上,周圍人大氣都未喘,而千川嫣嬌呼而出,旋即猛然朝司徒林躍去,司徒木幾人緊隨之後。小心翼翼的將長劍從司徒林的胸脯處拔出,其鮮血激『射』而長,司徒木連忙從懷中掏出一柄止血粉灑在司徒林的傷口處,其產生的痛感立刻將司徒林刺激醒。

    一絲狂喜之『色』在司徒林那蒼白的臉龐上浮現而出,在最後那一那,司徒林幾乎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然而當司徒林目光觸及葉晨那深邃的目光時,其身形猛然一震,不顧身體的傷勢極為慌張的朝後退去,其身上的血跡染紅了千川嫣的長裙。

    輕微的歎聲自千川嫣嘴中飄出,如今眼前的司徒林當真是往日那個意氣風發的司徒林嗎?僅僅一個目光便將他嚇成這樣,一絲複雜的情緒在千川嫣心中產生,不過雖如此,千川嫣依然將司徒林攙扶而起,絲毫不顧司徒林那滿身的血跡,這親密的動作無疑深深刺痛了蕭胖子的心。

    察覺到現場氣氛的怪異,葉晨也從沉思中反應過來,若有深意的望著千川嫣以及司徒林,旋即輕拍著蕭胖子的肩膀。

    蕭胖子顯然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後蕭胖子隻能無奈的輕歎一口氣,正二人離去的時候,數道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緊隨而來的便是一道嘹亮的的冷喝聲:“這是怎麼一回事!”聲音雖為平淡,然而其平淡的語氣卻透著一股威嚴。

    聞言,周圍的人臉『色』紛紛大變,顯然眾人皆是認出這道聲音的主人,其目光從最初的呆滯變成如今的錯愕。

    不僅僅其他人這般,縱然司徒林幾人也是如此,紛紛皺起眉朝天際出望去,那一道身影浮現而出,淩空踏步從遠處趕來。

    每一道踏步聲響起之時便是眾人的心跳之時,眾人紛紛抬頭望去,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身影浮現而出!這道身影赫然是一名老者,一襲青衣,一張麵無表情的老臉,其修長身材猶如標杆般挺拔,一雙漆黑的眼珠時而閃過莫名光芒,一股無形的威嚴在這名老者的身上浮現而出。

    當這名老者的那平淡的目光落在葉晨身上時,葉晨也幾乎同時抬起頭,身形一震,那老者的目光猶如兩道實質的劍氣般。

    與周圍人的表情不同,葉晨臉上始終一副平淡之『色』,然而望向老者的眼中卻難得浮現出一絲凝重之『色』,同時葉晨心中也是暗道:“氣武巔峰武者!”

    雙手負背,老者身形便猶如空氣般懸浮在半空中,其一身武袍更是獵獵作響,其高手風範盡顯無餘。

    在葉晨打量老者的時候,老者同樣也在打量著葉晨,其眼眸中難得閃過一絲詫異之『色』。葉晨第一眼望上去猶如一深不可測的大海般,然而,隨即給老者的感覺又是平淡無比,其葉晨身上流『露』出的氣息無疑表明了他的修為,氣武一層!如此年輕的氣武一層,老者心中詫異不已,數息之後,老者方才將目光移開,平淡的目光隨意的朝四周掃『射』而去,滿地狼藉的畫麵也浮現在老者的眼中,對此,老者劍眉不由自主的皺起來。

    人類之所以站在食物鏈的頂端不僅僅因為人類的智慧,更因為人類懂得將文明傳承下去!而眼前的這圖書館無疑作為一種傳承的手段,往日這圖書館無疑被玉皇學院學子認為是心中的殿堂,然而此刻圖書館前卻滿地狼藉,劍眉微皺,老者沉厚的聲音隨之泛起:“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現場的氣氛略顯沉默,司徒木猛然站起來對著老者躬身道:“學子司徒木見過副院長,此地是由於我等爭鬥而導致的!”

    “爭鬥?”老者語氣一冷,猶如直質劍芒的目光直刺司徒木,冷聲道:“爾等不知學院內欲解決紛爭之事隻能在武鬥台上,圖書館的規則你們還不懂嗎?”其聲猶如雷鳴般在眾人的耳旁炸響,原本與司徒木站在一起的幾名青年紛紛朝後退出數步。

    而這喝聲落入司徒木的耳中猶如驚雷般,身子的朝後退出數步,司徒木臉『色』蒼白,語氣依舊恭敬道:“副院長,此事雖是由我等引起,然而在此事中我等也是受害者,我等原本在修煉室內修煉,而他卻無視修煉室的規則,強行『逼』迫我等出來!我等不服欲與他挑戰,卻不料他突然偷襲,因此我等不得不在圖書館前挑起紛爭!倘若要不是我二哥司徒林及時趕來,我等恐怕早已被他廢了!”說著,司徒木神情激動的望著葉晨。

    在司徒木剛剛開口的時候,葉晨就感到一絲不妙,卻不料這司徒木居然會倒打一耙。

    聞言,老者的目光瞥過司徒林那胸前的傷口,倘若那劍傷離司徒林的心髒處更近一分的話,那司徒林必死無疑!玉皇學院雖然不禁學子爭鬥,然而其爭鬥的過程中必定不能下殺手,對此,老者臉上也不由湧出了一絲怒氣,眼神狠狠的瞪著葉晨,寒聲道:“事情是這樣的嗎?”

    葉晨還未反應,站在葉晨身旁的蕭胖子卻身形一震,其老者的目光猶如一將要噴發的火山般,其內蘊含的怒火令人心驚膽顫。

    緩緩抬起頭,相比蕭胖子的反應,葉晨臉『色』一如既往的平淡,絲毫不懼老者的目光,葉晨輕微搖頭道:“不是!”

    見此,千川嫣將司徒林交給其他人照顧,猛然起身躍到場地中間,對著上空的老者道:“嫣兒見過黃伯伯!”

    千川嫣其聲圓潤無比,這話一出無疑緩解了現場緊繃的氣氛,聞言,老者臉上難得浮現出一絲柔和之『色』,柔和道:“小嫣兒,剛才想必你也在場,他們二人所說的話我皆不信,你將此事的來龍去脈說下!”說完,老者的身形緩緩至半空躍落在地,目光柔和的望著千川嫣。

    千川嫣婉然一笑,拉著老者的衣袖,輕聲呢喃道:“此事正如司徒木所言!”

    纖細的玉手處握住一瓶丹『藥』,在千川嫣拉住老者衣袖的瞬間,其『藥』瓶不著痕跡的落入老者的手中,對此,老者則是不著痕跡的望了手中的瓶子一眼,然而其目光再也移不開,在『藥』瓶的前端雕刻著三字:天王丹!一絲靈魂力飄『蕩』而出,感受著『藥』瓶內那顆圓潤的丹『藥』,老者目光中閃過一絲貪婪之『色』。

    天王丹,一種頂級丹『藥』,其『藥』材不詳,然而其價值縱然是氣武境武者也要眼紅!天王丹是屬於頂級療傷聖『藥』,號稱隻要還有一口氣便能將人從鬼門關來回來的丹『藥』,高手決鬥往往都是非死重傷,因此天王丹在氣武境武者中是極為受追捧的。

    “真是如此!”老者目光環視四周,那眼神令人不敢直視,頓了頓,老者繼續道:“你們也是這樣認為?”

    眾人大多數都是後來被吸引過來的,因此對於這件事情的來源也是很清楚,而那些知道事情來龍去脈的學子也不敢站出來,以免為了此事而惹惱司徒家幾人,因此,周圍一陣沉默,對此,老者嘴角也浮現出一絲莫名的笑意,其目光不著痕跡的瞥過蕭胖子,淡淡道:“你二人是哪個級哪個班的!”

    “新生,地階一班!”剛才千川嫣和老者之間的小動作自然被葉晨撲捉到,對此,葉晨嘴角處也是浮現出一絲嘲弄之『色』。

    新生!地階一班!聞言,老者嘴角莫名的笑意更加濃厚了,此屆新生中那五大世家的子弟除了蕭家那個廢物倒是無人在地階一班!

    對此,老者也放鬆了一口氣,不著痕跡的將那『藥』瓶收入自己的懷中,頓了頓,冷聲喝道:“執法者何在!”

    其聲如雷鳴般響徹而起,緊隨著便是兩道沉厚的喝聲響起,兩道身著青衣武袍的中年人從圖書館中躍出,極為恭敬的站在老者前麵。

    “將此人送進劍毒涯閉門思過一月!”老者右手微抬指著葉晨冷聲道。

    

Snap Time:2018-01-21 02:27:50  ExecTime:0.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