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四十四章計劃啟動


    第三百四十四章 計劃啟動

    “二十瓶輕舞酒!”呆滯的表情在陳巧嫣等人的臉上浮現而出。

    輕舞酒在輕舞樓那是極品的存在,毫不客氣的說那是滴『液』如黃金,然而眼前的那窮書生居然一口氣叫了二十瓶輕舞酒!

    “這怎麼可能,他就一窮書生而已!”蕭乘風嘴角處浮現出一絲嘲諷之『色』,正欲轉頭對陳巧嫣輕笑,然而在轉頭的那,笑容驟然凝固在嘴角處!

    濃厚的酒香味飄『蕩』而來,一名管事端著一托盤,其上則是一水晶瓶,其酒香味便來自那瓶口。

    管事小心翼翼的將托盤放在酒桌上,端起水晶瓶,輕笑道:“這是剛才那位公子點給這二位小姐的!”

    說完,管事對然倩以及然柔二人一笑,收起盤子,躬身道:“至於酒錢那位公子已經算了!”

    濃厚的酒香味在鼻子處盤旋著,陳巧嫣以及黃茵茵皆是苦澀一笑,那小子難道不是窮書生不可?

    “蕭乘風!”一道不溫不火的聲音驟然在幾人耳旁響起,此刻,蕭子雲已經放下菜單,那張稍微肥胖的臉也浮現在幾人的視線內。

    聞言,蕭乘風身形不由一震,臉上盡是難以置信之『色』,蕭子雲起身,隨意的將那菜單扔到蕭乘風的臉上,一道極為響亮的啪聲響起。

    “你的話過火了!”蕭子雲轉身,始終未再瞧然倩幾人,同樣朝來時的路退去。

    突然的變化讓眾人有點反應不過來,正反應過來時,然倩連忙起身正欲去追葉晨的身形,然而,葉晨身形卻猶如空氣般,消失不見。

    寒風卷起滿地殘雪,帝都的繁華的街道掃去了此刻的寒冷,縱然已是深夜,街道的人流量絲毫不減。

    左手握住一酒壺,葉晨的身形猶如鬼魅般在閣樓與閣樓之間飛舞著,下方的人倒是沒有去注意葉晨的身形。

    剛才在輕舞樓上所發生的事情絲毫未引起葉晨的一絲情緒波動,不管然倩還是然柔,在他看來僅僅是人生一過客而已,今日過後,誰與誰都不重要了!

    “夜高風黑殺人時,!”葉晨的身形驟然頓住,抓起酒壺朝嘴中灌去,酒水灑落,葉晨右手隨意的一拂,少許真氣包含著那水滴化作利劍朝後方激『射』而去,頃刻後,數道慘叫聲驟然響起,幾道身形從後方的閣樓處掉落至街道處引起了路人的一陣驚慌。

    一襲白衣如雪,葉晨隨意一笑,身形邁入人群之中,數刻之後,數名大漢在那幾具屍體處浮現而出。

    在幾名大漢的胸前赫然佩戴著南宮世家的徽章,其中一名為首的大漢輕歎一聲,轉頭對一名大漢道:“告訴世少爺,目標消失!”

    葉家坊市,相比數日前的那一片廢墟,此刻的葉家坊市倒也重新搭建起了宏偉的閣樓建築,然而坊市內人影稀疏,其蕭索程度和對麵司徒世家的坊市形成鮮明的對比,寒風陣陣,稀疏的雪花飄落在火燭的上方,還未落地變化成白氣消散在空氣中。

    坊市深處,燈火通明,數十名暗衛軍在周圍來回巡視著,不僅僅如此,在周圍的暗處更是藏著無數暗哨。

    此刻,在空曠無比的庭院內,兩道身影如那庭院那枯死的青木般站著不動,其中一人赫然是獨臂,其臉上更是有一道猙獰的疤痕。

    “獨管事,最近坊市的生意還是那麼不景氣嗎?”出聲的則是一麵貌清秀的青年,赫然是葉流蘇。

    而獨臂中年自然是帝都坊市的負責人葉獨,聞言,葉獨無奈的搖搖頭,輕聲道:“雖然數日那些人未來襲擊,然而接連數次襲擊已經讓原本的人氣早就散去,縱然坊市的入納費降低也沒人敢來,今日還有一些商人決定從坊市那撤退出來!”

    “嚴重到這種地步!”葉流蘇劍眉微皺,雙手負背,眉宇間流『露』出一絲沉思之『色』,頓了頓,繼續道:“馬上采取那個方案!”

    “真的要采取那個方案!”聞言,葉獨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詫異,詫異道:“要不要詢問下家族的意見!”

    “無需!此事家族全權交給我負責,我便有權決定!”作為天外樓的樓主葉流蘇身上也有了一定的威嚴,說出話也是底氣十足。

    所謂的方案自然是當初葉晨定下的經濟攻略,而此刻葉晨不在,葉流蘇知道如今正是采取這個方案的時機,因此也不得不做出這個決策。

    “,不錯!”此刻,在呼呼的寒風聲中,一道平淡的聲音驟然響起。

    葉獨和葉流蘇二人皆是臉『色』微變,葉獨馬上握住腰間的長劍,目光警惕的朝四周望去,卻絲毫未見一人影。

    相比葉獨而言,葉流蘇臉上反而流『露』出一絲火熱之『色』,此刻,尖銳的爆鳴聲驟然響起,旋即兩人猛然抬起頭望去。

    原本漆黑的夜空上一道身形浮現而出,一身黑袍獵獵作響,其如墨長發隨意的散落在背後,那一雙漆黑的眼眸如星辰般明亮。

    “這道聲音有點熟悉?”葉獨不禁納悶,不過瞧見那一身黑袍,他倒是也反應過來,對著虛空之上的那道身影拱手道:“暗衛軍大人!”

    然而葉流蘇接下來的一句話卻令葉獨那原本詫異的神情轉變為呆滯:“流蘇見過家主!”

    “家主?”葉獨瞬間懵了,虛空之上,葉晨抬起那一張略顯蒼白的臉龐,右腳朝前踏出一步,身形徒然在葉流蘇二人周旁浮現而出。

    望著眼前的黑袍少年,葉獨臉上也浮現出了激動之『色』,對著葉晨躬身道:“管事葉獨見過家主!葉獨有眼無珠未能認出家主,真的該死!”

    “無妨!無妨!”葉晨不在意的輕笑著,旋即便一腳邁入那燈火通明的閣樓內,見此,葉流蘇二人也是緊隨在後。

    “家主居然來帝都了!”葉獨不禁有種錯愕的感覺,當日那解決青衣勢力的暗衛軍大人居然是家主!傳聞果然不假,家主年少有為,實力深不可測!

    閣樓之內,葉晨隨意瀏覽著羽化樓送來的情報,隨意的坐在首位上,而葉獨以及葉流蘇倒是安靜的站在一旁!

    “依流蘇所言,明日便啟動那個方案!同時也要加強坊市的安全,,總會有些人搗『亂』的!”說到最後,葉晨的眼中閃過一絲寒意。

    屋內的溫度徒然下降數分,葉流蘇以及葉獨皆是心中一震,僅僅一句話便讓人感受到無盡的殺意!

    放下書卷,葉晨徒然站起來,朝窗前走去,星光通過窗戶灑落在葉晨的臉上,頓了頓,葉晨繼續道:“帝都有一殺手堂知道不?”

    “殺手堂!”葉流蘇初到帝都自然不了解,然而葉獨在帝都待了數十年自然知曉,然而正是因為知道這殺手堂,葉獨臉上才浮現出一絲疑『惑』。

    並未賣關子,葉晨繼續道:“馬上去殺手堂發布這些人的信息!”說完葉晨便從懷中掏出一寫滿密密麻麻字跡的書紙。

    其上赫然有著司徒家以及南宮家長老的名字,緊接著便是一些不出名的貴族子弟,而南宮世的名字赫然在上麵。

    殺手堂,則是一些亡命之徒所組成的組織,往日便是接一些刺殺任務,經過數百年的發展,這殺手堂實力倒是不容小覷。

    倘若有心人便會發現,數日前葉晨刺殺的那些人的名字赫然皆在殺手堂的名單之上,因為在數日前葉晨便易名加入殺手堂,而這殺手堂僅僅是葉晨借來引開司徒家的注意力,不過接連數日葉晨已經未在那殺手堂的追殺目標中看到那些司徒家長老的名字。

    顯然是殺手堂也怕引起司徒等世家的怒火,將那些名字撤去,不過一些世家子弟的名字還是有的!

    葉晨對於麻煩總是將之扼殺在搖籃內,葉晨其目的自然是為了那南宮世的名字出現在殺手堂的名單上,那些長老名字則是為了『迷』『惑』人罷了。

    “記住!不要暴『露』了身份!”說完,葉晨便再次躍出閣樓,其身形猶如長虹般沒入在那坊市之內。

    對此,葉流蘇和葉獨皆是無奈一笑,這家主還真是神龍不見尾!

    

Snap Time:2018-01-24 09:15:54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