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四十章一劍傾城

  
  第三百四十章 一劍傾城
  八荒塔內,鬥轉星移,劍氣如虹劃過天際。
  白衣如雪,在劍風刮動下,白衣獵獵作響,葉晨單手持劍,臉『色』平靜的望著那激『射』而來的劍影。
  那永,劍影洞穿了葉晨的整個心髒,葉晨的身形消散掉,痛苦猶如『潮』水般淹沒了葉晨的全身。
  數息後,葉晨的身形再次浮現而出,臉『色』慘白至極,然而眼眸中卻透著一股興奮之『色』。
  死亡,複活,這一係列枯燥乏味的動作已經讓葉晨忘記了自己到底死過多少次,他的眼中隻剩下那星空處猶如星辰般耀眼的一劍。
  世人隻知美人一笑傾城,卻不知,劍同樣可以傾城,一劍傾城!
  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葉晨身形再次化作碎片消散,然而他臉上卻不可抑止的湧出笑意。
  “原來是這樣,僅此而已!!”浩瀚星空內突然響徹著葉晨的狂笑聲,這笑聲顯得如此放『蕩』不羈,笑聲之下,寒風的咆哮聲也顯得那麼無力。
  身形再次浮現而出,眼眸微抬,此次,葉晨再次抬劍,出劍。
  全身的殺意在此刻爆發開來,心無旁騖,天際處,一道令所有星辰黯然之『色』的劍影浮現而出。
  葉晨的這一劍很慢,劍由快至慢,劍技雨是追求速度的極致,而這一劍卻是追求慢的極致,至慢,然而卻無可摧毀。
  而這至慢的一劍也僅僅相對而言,恐怖至極的劍氣全都纏繞在劍尖上,一時光華流轉,遠遠望上去,這一劍猶如那隕落的星辰般,淒美而又夢幻。
  一笑傾人城,一劍傾人城,這一劍便是傾城!葉晨經曆無數次死亡之後感悟而出的一劍,這一劍同樣是他忘我意境的體現。
  葉晨那如風的的身形淒美而幻滅不定,化作了雲般飄渺無定的身法。
  數百米距離,眨眼既至,劍『吟』聲淒厲,劍與劍的對決!
  叮!清脆的劍『吟』聲驟然響起,那一人的劍再次洞穿了葉晨的胸脯,然而這一刻葉晨卻笑了。
  在葉晨那充滿笑意的目光下,他的劍同樣洞穿了那一人的胸脯,砰!不過這一劍並未致命,對此,葉晨也僅僅稍微遺憾而已!
  身形再次破碎開來,漫天星辰中,那些破碎開來的星光隨之消散掉,浩瀚星空,除了那些星辰,唯獨那一人,那一劍!
  八荒塔外,微弱的燈光灑落在那些呆滯的臉龐上,雪花無力的飄『蕩』著,紫凝的驚呼聲驟然響起:“馬上開塔!”
  眾人皆是疑『惑』的望著紫凝,聞言,楚三劍也是略顯疑『惑』道:“怎麼了!”
  “別忘記了那是第二層,那種死亡的滋味?”紫凝話還未說完,楚三劍臉『色』也是猛然一變,此刻他不禁響起了一種最糟糕的情況!
  那就是葉晨經受不住第二層那些變態的幻境,最後直接猝死在麵!想此,楚三劍也明白了紫凝為何反應如此大的原因!
  其餘九名紫衣武者也想到這一點,或許也隻要這一點才能解釋葉晨為何能夠在八荒塔支撐過十二小時的原因。
  凝重的表情皆是在幾人臉上浮現而出,楚三劍身形驟然漂浮起來,凝重道:“開塔吧!”
  話語未落,九人的身形同樣漂浮而起,一時間,十股直刺蒼穹的劍意爆發開來,那些站在周圍的青年紛紛被『逼』退數步,皆是疑『惑』的望著天際!
  “,原來如此!”冷笑聲驟然響起,司徒方臉上一掃剛才的落魄,嘴角微揚,流『露』出一絲冷笑!
  司徒方的反常讓懷中的然若一陣詫異,不由撒嬌道:“方,怎麼了!他們怎麼突然要開塔呢?”
  右手極為熟練的在然若身上來後移動著,司徒方的目光卻注視著那八荒塔,冷笑道:“記得去年有一人在八荒塔麵支撐了五小時,然而最後開塔之後卻發出他早已死亡,,沒準那小子也早就被那些幻境折磨死!我倒以為他還真由能耐支撐那麼久!”
  當眾被司徒方『摸』著那羞人的地方,然若俏臉浮現出一絲緋紅之『色』,聞言,嘴角同樣浮現出一絲笑意,若有深意道:“原來是死在麵!怪不得能夠堅持那麼久!”說完,然若的目光還朝然倩望去,嘴角浮現出一絲嘲諷之『色』,聞言,然倩臉『色』瞬間慘白。
  而圍觀的青年人也是詫異不已,難道那個白衣少年真的是死在麵不可?想此,眾人對著八荒塔的恐懼之情更加濃厚。
  “姐姐,書生會不會像他們說的那樣?”說到底,然柔依舊是一心『性』未成熟的女孩,緊緊握著然倩那已經滲透出汗水的手。
  “不會,他肯定還活著!”然倩故作鎮定道,然而她那煞白的臉『色』已經滲出汗水的手足以說明了她此刻內心的不安。
  起舞弄清影,十道如風的身影在虛空之上飛舞著,飄『蕩』的雪花被劍氣絞碎,劍氣如長虹般直『射』那八荒塔!
  原本暗淡無光的八荒塔在此刻猶如天際處的星辰般綻放著無盡的光彩,同時一股直刺蒼穹的劍意在塔尖處爆發開來。
  虛空之上的雲彩盡數破碎,星光撕碎那些雲彩灑落在漆黑的八荒塔上,那些如長虹的劍氣也盡數沒入八荒塔內,楚三劍幾人的身形也再次飄落在地,落地後,楚三劍幾人皆是凝重的望著八荒塔,在無數雙目光的注視之下,那高大的塔門緩緩抬起,流『露』出一漆黑的洞口。
  星光灑落在那漆黑的洞口處,那洞口猶如一隻猙獰的魔獸般吞噬著那星光,任憑周圍燈火通明,但是卻無人能夠清晰的看見麵的景物。
  心跳驟然加快著,然倩目光一動不動的望著那空洞,期待記憶中的那道身影出現,不僅僅然倩一人如此,眾人也是如此。
  時間猶如被施了魔咒般過的無比緩慢,數息之後,眾人依稀未瞧見葉晨的身形出現,對此,然倩臉『色』越發的蒼白。
  “,看來還真的死在麵!”然若扶著司徒方的肩膀咯咯笑道,同時幸災樂禍的望著然倩,欣賞然倩臉上那絕望的表情無疑是一種享受。
  “或許!”司徒方嘴角同樣揚起一絲笑意,倘若這葉晨一死,那此次所謂的精英學子名號必定是屬於自己的。
  聞言,然倩身形不由朝後退出數步,臉『色』慘白至極,輕聲喃喃道:“或許我不該帶你來,那樣就不會!”
  又等了一會兒,絲毫不見葉晨的身影,此刻縱然是紫凝也認為葉晨是死在八荒塔內,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愧疚之『色』,腳步微邁,赫然朝那漆黑的洞口處『逼』近,見此,楚三劍不由一愣,同樣邁出,疑『惑』道:“紫凝,你要幹什麼?”
  “我進去找他!”話語雖短卻表達了紫凝的決心,聞言,楚三劍一愣,旋即反應過來,沉聲道:“你瘋了!以你的修為進入必然被傳送到第三層,縱然以你氣武境的修為恐怕也會承受不住那第三層的幻境,甚至會重創你的靈魂!”
  說完,楚三劍邁出一步攔住紫凝的身形,見此,紫凝臉『色』陰沉無比,寒聲道:“讓開!”
  臉『色』微變,如果世界上誰對紫凝最了解那便是楚三劍,此刻楚三劍自然能夠察覺到紫凝話語中的怒氣。
  目光一動不動的盯著紫凝那雙如水的美眸,在那美眸中仿佛浮現出一道身影,白衣如雪,手持羽扇的身影,那道身影他熟悉,那是斷的身影。
  數息之後,楚三劍輕聲一歎,轉身背對著紫凝道:“因為他身上有斷的影子,同樣的放『蕩』不羈,相差無幾的氣質!”
  聞言,紫凝身形一震,沉默不語,對此,楚三劍則是輕輕一笑,毅然的朝那漆黑的洞口走去:“紫凝,你已經被回憶給埋葬了,我真的無法把你拉回來!作為八荒塔的主要負責人,該進去的人是我,而不是你!”說完,楚三劍沒有絲毫的猶豫的朝那洞口走去,留下一道極為高大的身影。
  眼『色』複雜的望著楚三劍,在紫凝欲出聲的時候,她臉上驟然浮現出了一絲不可思議之『色』.......
  這不可思議的表情仿佛會傳染似的,周圍人臉上皆是浮現而出,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一隻略顯蒼白的手從那漆黑的洞口中探出......
  

Snap Time:2018-12-11 04:37:41  ExecTime: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