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三十九章過去


    第三百三十九章 過去

    一劍透著無盡的霸意,一劍透著無盡的殺意!

    葉晨雙目緊閉,劍尖與劍尖的碰撞產生了尖銳的爆鳴聲,那種直入靈魂的疼痛感再次傳來。

    疼痛感之後,葉晨的身形再次化作碎片消散,頃刻間,又是浮現而出,忘記痛苦,忘記幻境,葉晨不知疲憊的出劍,對於那種直刺靈魂的痛苦也隨之麻木起來,每一次死亡的瞬間帶來的感覺對於葉晨來說皆是一種財富收入,直到最後,葉晨甚至閉上雙眼!

    火麒麟當初給葉晨的評價是天賦過人,然而最令火麒麟看重的則是葉晨那種變態的心理承受能力。

    對於實力的追求,葉晨簡直可以用變態來形容,無時無刻摧殘著自己,瘋狂的本『性』在此刻體現的淋漓盡致。

    八荒塔外,寒風陣陣,那柔和的陽光撕碎天際處的雲層,灑滿冰冷的地麵,而此刻八荒塔之外卻靜的可怕。

    無數雙難以置信的目光盯著全身漆黑的八荒塔,特別是那些參加測試的青年人,臉上盡是布滿了震驚之『色』。正是因為剛剛經曆過八荒塔內那變態的幻境。因此他們深知那幻境的變態之處,抬頭望著那被雲層遮擋處的太陽,葉晨進入八荒塔的時間就要將近六個時辰了。

    修長的睫『毛』微微晃動著,那如水的美眸中浮現著一絲笑意,目光始終一動不動的盯著那漆黑的八荒塔。

    “或許他還真的能夠創造一奇跡,不是嗎?”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紫凝輕微瞥了楚三劍一眼!

    “還有十分鍾才到六時辰,有時候希望越大那失望便是越大,不是嗎?”臉『色』微沉,楚三劍依舊不死心道,心中已經將葉晨這個死變態詛咒了無數次,八荒塔第二層那些幻境他可是有所耳聞,他至今不敢相信葉晨居然能夠忍受著那無數死亡帶來的痛苦。

    曾經有一青年也是極為幸運的進入八荒塔第二層,然而不出半小時,那人便出來,而且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倘若讓紫凝以及楚三劍兩人知道葉晨如今早已離開第二層,而是身處第三層時,恐怕他們就不止震驚那麼簡單。

    “倩姐,你說書生他能夠支撐過六時辰嗎?”然柔握住然倩那細膩的玉手,得意的朝遠處的然若一笑。

    見此,然若不由為之氣結,不過當瞧見司徒方那陰沉的臉『色』時,然若不得不流『露』出笑意,一副小鳥依人的依在司徒方懷中。

    “這怎麼可能?”司徒方臉『色』黯然,原本以為在這一屆中自己是最強的,就是為了這個目標,他去年才放棄進入玉皇學院。

    聞言,然倩輕微搖頭,她也不知葉晨能不能支撐過六時辰,不過當回憶起葉晨那自信的笑容時,然倩便毫無理由的相信:“他會的!”

    十分鍾說長不長,同樣說短不短,然而在紫凝以及楚三劍的眼中卻猶如一世那麼漫長,此刻,楚三劍甚至可以極為清楚的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站在紫凝身旁的其餘九名紫衣武者皆是憐憫的望著楚三劍,這廝倒是悲劇,不過九人也是感慨那白衣少年的變態。

    “還有九秒鍾!”纖細的玉手托著下巴,紫凝笑盈盈道,那眼神看得楚三劍心一陣發『毛』。

    “你也說了還剩下九秒鍾,隻要還有一秒鍾那便還有希望!”此刻,楚三劍已經確定自己是輸了,但是依舊存在著一絲幻想,正如紫凝先前那樣,突然,整個漆黑的八荒塔猛然的震動起來,在眾人那詫異的目光中,一道恐怖的劍氣至塔頂浮現而出,旋即又沒入塔中。

    原本麵『色』陰沉的楚三劍身形一震,臉上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一絲狂喜之『色』,而眾人的目光同樣落在八荒塔前方。

    他終於支撐不住了嗎?而那紫凝臉上的笑意也驟然凝固住,難道他支撐不住了,真的應了楚三劍那句話不可?

    六秒,五秒,四秒,三秒,兩秒,一秒!八荒塔前方依舊未浮現出葉晨的身形,紫凝臉上也綻放出令百花黯然失『色』的笑容。

    這笑容無疑是勝利者對失敗者而發的,楚三劍麵『色』苦澀,無奈的搖搖頭,輕聲道:“紫凝你贏了,放心,我以後定然不會再追求你!不過,在此刻我還是想將心中的話對你說,不管你願不願意聽,請給我一次讓我說出口的機會,行嗎?”

    聞言,紫凝輕微點頭,目光略顯閃躲,輕聲道:“恩!說吧!”

    “紫凝,斷已經走了,人不能總是活在過去,強顏歡笑是很辛苦,以及強顏歡笑還不如板著一副冷臉!”楚三劍,玉皇學院的長老,當年曾單人持劍殺進敵國大軍中取對方軍帥首領,當初曾單人持劍斬殺六名敵方氣武境武者的漢子,此刻,他拿剛毅的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心痛之『色』,那刀疤也顯得不那麼猙獰。誰能夠看出這張強顏歡笑臉龐下隱藏的悲傷,因為他楚三劍知道,所以他心痛,毫無理由的心痛,僅此而已。

    俏影微震,臉上的笑意驟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無盡的殺意,紫凝的聲音也變得寒冷無比:“楚三劍,你沒有資格提起他!”

    “紫凝,你還是在怨恨我當初我同意讓斷隨我一起去刺殺敵國軍帥嗎?!”楚三劍的笑容顯得如此無力。

    “當初要不是你同意,那他便不會死了!”纖細的玉手一陣蒼白,紫凝眼中盡是無盡的悲傷,或許此刻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身為軍人最重要的便是服從軍令,那任務縱然是死,我們也不得不完成!”楚三劍笑容還是如此苦澀。

    數十年前,敵國來犯,正是因為楚三劍等人刺殺了敵國軍帥才能解除了皇楓國的危機,也是因此挽救了邊緣城市那些無數的生命。

    身旁的九名紫衣武者皆是苦笑連連,望著紫凝以及楚三劍皆是無奈的搖頭。

    聞言,紫凝冷笑連連,寒聲道:“我隻是一個小女人,我想要的幸福很簡單,那便是他那溫暖的懷抱!我不懂什麼大義,因為我隻是個小女人而已,失去丈夫的小女人而已!對於過去,不可忘記,有些事情便是刻在心,抹不去,揮不掉!以其說忘記,我寧願不忘。”

    “寧願不忘?”楚三劍苦澀一笑,最可怕的是真相本身,或許這樣最好,真的最好!

    “以前打擾你了!”楚三劍極為無奈的別過臉去,目光略顯複雜的望著那漆黑的八荒塔。

    整個現場的氣氛略顯沉默,其餘人皆是大氣不敢喘,然倩無奈的搖搖頭,對於這紫凝和楚三劍之間的關係她也是早有耳聞,數年前,敵國來犯,那次帝國連連失利,而那時帝國便向玉皇學院求助,那時玉皇學院便派出當時最初的學子楚三劍以及斷等人,而這斷便是紫凝的未婚夫,為了立刻解決帝國的危機,楚三劍等人采取了最危險的辦法,那便是潛入敵營刺殺對方軍帥,這個計劃無疑是成功了,然而也是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隨行的數百人僅僅唯獨三人返回,而紫凝的未婚夫便是死於那一戰之中,輕歎一聲,然倩目光再次落在那漆黑的八荒塔上。

    時間猶如流水般,當那太陽日落西山的時候,那漆黑的八荒塔依舊那麼平靜,而葉晨的身影卻遲遲未出現。

    “九個時辰!”楚三劍神情上浮現出一絲震驚,不僅僅他一人如此,縱然紫凝也是如此。

    這震驚並未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減少,反而更加濃厚了,當那漆黑夜空上浮現出滿天星辰時,全場卻猶如死靜一般的可怕!

    周圍的山石上皆是架起了一堆正在燃燒的木堆,而山石周圍則是圍著無數道身影,這些人是下一批測試者,乃至下下批,不過因為了葉晨這個變態,搞得他們不得不等待葉晨出來,然後進去試煉,對此,木頭炸裂發出的劈啪聲在此刻顯得如此刺耳。

    “十二個時辰!”縱然穩重的楚三劍此刻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玉皇學院數千年的記錄便這麼無聲被那少年所打碎。

    “媽的!這小子真不是人!”臉『色』早已恢複尋常的司徒方不由低罵一聲,此言一出立刻得到了周圍青年的同意。

    然而,紫凝的聲音卻在此刻驟然響起:“馬上開塔!”

    白日那如仙悅般的聲音在此刻卻流『露』出了一絲急促......

    

Snap Time:2018-08-19 02:33:13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