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三十章知道差距嗎

  
  第三百三十章 知道差距嗎?
  寒風陣陣,卷起地上那殘存的雪花。
  葉晨眼眸微眯,望著前方的那些身影,嘴角處浮現出一絲莫名的笑意。
  這數百名士兵經過血戰之後形成的氣勢倒是極為淩厲,當數百名士兵的氣勢融合在一起之後那便是淩厲無比。
  葉晨還未踏出便已經瞧見其中一名青年已經滿頭大漢,臉『色』蒼白無比,雙腿不斷的打顫著,一看便知是從未染過血的貴族子弟。
  “你看那小子是不是嚇傻了!傻傻的呆在原地不動,好歹也動一下,真不是男人!”
  “嘖嘖,白白浪費了推薦的位置,我可是從作夜一直排隊方能站在這堙A這小子倒是幸運能夠得到推薦!”
  “不過那妞長得倒是不錯,實力又強,怎麼找了個如此草包的男友呢?蒼天無眼啊!”
  周圍猶如雨後春筍般的竊竊私語聲冒出,那些原本便羨慕葉晨等人的青年更是肆無忌憚的談論著,聞言,然倩那張俏臉上不經意浮現出一絲陰沉之『色』,反觀然若倒是得意十足,單手『插』腰,右手抹嘴,仿佛在強忍著笑意,最後還是輕笑而出:“然倩,你到底找的是男人不?”
  “倘若你嘴再放賤!休怪我不念同族之情!”聞言,然倩臉『色』越發的陰沉,而在她這一聲話落後,原本站著不動的葉晨也極為緩慢的朝前邁出數步,左手從懷中抓出酒壺,隨意的飲了一口,右手揮舞著羽扇,臉『色』極為淡然的朝那小道走去,極動作好不瀟灑。
  然而葉晨這舉動落入眾人的眼中猶如是被眾人的語言所刺激,對此,眾人更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望著葉晨的背影。
  “然倩,算我錯了!他應該是男人!”對於然倩的威脅,然若視若未聞,依舊抹嘴笑道,那姿勢誘人十足。
  不過在然若抹嘴笑的時候,一道平淡的聲音猶如雷鳴般驟然在她耳旁炸響:“我是不是男人,那上床之後便知道!不過我對你這樣的女人倒是毫無興趣可言!皮膚幹燥,前不凸後不翹,嘖嘖!”臉上的笑意驟然頓住,然若正欲出口大罵時,她正好瞧見葉晨投來一嘲諷的眼神。
  漆黑眼眸中的冷意令然若有種置身於冰窖般的感覺,仿佛那數百名士兵的氣勢也不如葉晨那一平淡的眼神可怕。
  臉『色』駭然大變,然若麵『色』慘白無比,身子直退數步,對此,然倩倒是投去一疑『惑』的眼神。
  然而此刻然若身形卻猛然一震,她此刻居然感覺下體有點異樣,下身一陣冰冷,噓噓聲驟然響起。
  當然若的目光下意識的朝自己的下身處望去時,在那紅『色』的衣裙上麵居然濕了一大塊,一滴滴水漬從那修長的細腿處滑落,在地麵上赫然浮現出了極為醒目的水漬,同時一股腥臭的味道飄『蕩』而出,一道驚呼聲驟然響起,然若的臉『色』瞬間通紅,雙手緊緊捂著那長袖,然而其濕掉的地方卻不斷的放大著,縱然她如何遮擋也擋不住,全場的目光皆是呆滯的望著然若,這突然人變化讓他們難以置信。
  而原本臉上帶著笑意的司徒方臉『色』陰沉無比,打死他也不能想到這然若居然當眾失禁!
  然倩掩著小嘴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她同樣也難以置信,腥臭味飄『蕩』而出,然倩眉頭微皺,下意識的捂住鼻子。
  而原本站在然若周旁的幾名玉學院子弟皆是厭惡的朝旁邊走去,滿臉戲謔的望著然若。
  周圍那些怪異的目光讓然若有想去死的衝動,俏臉上充滿了羞愧之『色』,最後然若幹脆直接朝山石後麵跑去。
  跑動的時候,那些水漬滴落在地上,留下一道醒目的印記,頃刻間,全場一陣哄笑,這笑聲令然若有種將近窒息的感覺。
  直到然若身形消失在眾人視線之中時,全場的笑聲才隨之消散掉,縱然那名大漢嘴角處也浮現出一絲莫名的笑意。
  依舊走在人群的最末端,葉晨同樣詫異的望著然若離去的身影,暗自詫異道:“我的眼神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淩厲!”全場的人自然想不到然若當眾失禁的原因是因為葉晨瞪了她一眼,對此,葉晨不由邪惡的想到,那以後是不是自己瞪誰一眼,誰便會當眾失禁。
  到眾人踏入石道後便是感到一絲殺意,周圍那些麵無表情的士兵以及那淩厲的眼神令他們有種將要窒息的感覺。
  葉晨依舊那麼慢悠悠的朝前走去,偶爾抓起酒壺飲幾口,原本要看葉晨出洋相的眾人皆是傻了,這小子居然如此淡定。
  “殺!”走在最前麵的那名大漢猛然停下身形,冷聲喝道,喝聲如雷鳴般炸響在眾人的耳旁,原本雙腿不斷打顫的那名青年居然撲通倒地。
  在這一道冷喝聲之下,幾名青年雖然沒有像那名青年倒地,但也是狼狽十足,身形巨震,身子的朝後退出數步。
  “殺!”令人苦不堪言的則是,原本那些麵無表情的士兵同樣冷喝而出,數百道冷喝聲猶如悶雷般響徹天際,噗!
  又是數名青年撲通倒地,甚至在他們的嘴角處也浮現出少許血跡,縱然是司徒方也是朝後退出幾步,臉上流『露』出凝重之『色』。
  這些士兵其中修為最高也僅僅是煉武一層而已,然而經過生死洗禮之後,他們身上的氣勢卻淩厲無比,僅僅一喝便令人心顫。
  令那些推薦人員苦不堪言的則是這些士兵居然再一道冷喝之後,再次冷喝而出,冷喝聲絡繹不絕,在眾多青年的耳中飄『蕩』皆是那冷喝聲。
  原本站在遠處的那些通過選拔的年輕人皆是暗自吸了口冷氣,不過同時,他們也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走後門的人總要有點待遇!
  緩緩轉身,此刻大漢的表情極為猙獰,猶如一隻張牙咧嘴的魔獸般,全身的氣勢驟然爆發而出,煉武三層的氣勢爆發開來,大漢所站方圓數米之內的雪花皆是紛紛懸浮起來,大漢猛然朝前邁出一步,抽出身後的巨劍,赫然劈出一劍。
  猶如『潮』水般的劍氣皆是瘋狂的朝前湧去,一道醒目的劍痕在地麵之上浮現而出,劈啪劈啪的響聲不斷。
  原本便心顫十足的幾位青年見此,皆是駭然的朝前退去,口中依舊不忘罵道:“媽的,你瘋了不成!”
  除了倒地數人外還剩下三十幾人站著,而此刻隨著大漢的這一劍劈出,能夠站在原地的赫然唯獨十幾人而已。
  冷汗已經浸透了司徒方的全身,此刻司徒方心中唯一的念頭便是轉身逃去,然而理智告訴他眼前的大漢絕對不會傷害到他們。雙手緊握,臉『色』一陣慘白,司徒方右腳微抬,此刻他居然欲朝前邁出,然而在那劍氣將要觸及臉龐的那,司徒方還是收回腳,忍受著內心的懼意,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不僅僅司徒方一人如此,旁邊也有幾人同樣欲朝前邁去,不過最終還是收回腳。
  頃刻間,那如『潮』水般的劍氣驟然頓住,在司徒方幾人駭然的目光中,那劍氣僅僅在他們臉前數寸的地方頓住,劍風刮得他們臉火辣辣的痛。
  遠處,然倩那一雙美目緊緊盯著人群中拿道略顯薄弱的身影,舒展開來的右手不知何時已經緊握在一起,手心也滲出了汗水。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葉晨依舊一如先前般,極為愜意的揮舞著羽扇,一邊抓著酒壺,不緊不慢的朝前走去。
  原本葉晨便和司徒方幾人落後數十米,而此刻司徒方幾人皆是站在原地,葉晨的舉動自然引起了全場人的注意。
  見葉晨依舊如此愜意,一些戲謔的笑聲也隨之傳出:
  “這小子倒是瀟灑,一邊喝酒,一邊走,絲毫不將那冷喝聲放在眼中!”
  “嘖嘖,或許這小子還真有點本事,你們沒看見他步伐始終如此平穩,比起先前那些貴族子弟好多了!”
  “有實力,就憑這病秧子,縱然有本事,他能夠走到司徒方幾人旁邊嗎?”
  對於周圍的竊竊私語聲,葉晨視若未聞,依舊不慌不忙的朝前走去,那悠閑的樣子讓大漢一陣氣結。
  隨著葉晨的不斷前進,周圍的竊竊私語聲也漸漸落去,當葉晨與司徒方肩並肩時,全場已經陷入猶如死一般的寂靜。
  而剛剛換好衣裙走出來的然若見到司徒方身旁的葉晨時,俏臉上同樣浮現出呆滯之『色』,小嘴張的大大的,在她眼中病秧子存在的葉晨居然能夠堅持到這種地步,不過雖如此,然若依舊在心中存在著幻想:他僅僅是運氣好罷了!方,他才是最強的!
  見此,大漢眼中同樣閃過一絲異常,眼神莫名的望著遠處柳眉緊蹙的然倩,或許那小女娃的眼光不錯,眼前的這小子絕對不簡單。
  不過雖如此,大漢嘴角處同樣浮現出一絲冷笑,長劍猛然再次朝前劈出數劍,劍氣如長虹般激『射』而出,一時間,周圍沙石紛飛。
  “殺!”大漢的冷喝聲驟然響起,司徒方幾人身形皆是一震,眼中懼意更濃。
  令大漢錯愕的則是葉晨的臉上始終掛著平靜的神『色』,在那漆黑的眼眸中,他甚至能夠撲捉到一絲笑意!見鬼!還真的是笑意!
  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葉晨別過臉,對著一旁的司徒方笑道:“你知道差距嗎?”
  話語未落,在無數道呆滯的目光之下,葉晨右腳輕微抬起......
  

Snap Time:2018-10-20 05:51:02  ExecTime: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