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二十八章然倩


    第三百二十八章 然倩

    數日來,整個帝都籠罩在刺殺的陰影中。

    七日前,帝都五大世家之一的司徒家三長老當著在場數千人的麵被一殺手誅殺!

    六日前,帝都五大世家之一的南宮家四長老在家中被人刺殺身為!

    五日前,帝都大臣子弟在其帝都最著名的青樓內被發現身亡!

    ……

    接連數日,已經有十人被刺殺身亡,並且在現場皆是會留下一道用鮮血勾勒出的字跡:閻王要你死,你便死!

    毫無疑問,因為此次的刺殺事件搞得整個帝都的那些貴族子弟人心惶惶。

    帝都原本的繁華也因此受阻,然而今日的帝都卻顯得熱鬧非凡,喧鬧聲猶如『潮』水般朝四周湧去。

    白衣如雪,如墨長發整齊的束在身後,葉晨手持羽扇,極為愜意的漫步於人群中,眼神微眯,傾聽著周圍的討論聲。

    從清晨至如今的中午,葉晨聽見最頻繁的字眼無非不是:玉皇學院!

    每年初春的如今時刻便是帝都玉皇學院對外招生之時,作為整個帝國內最高深的學府,其地位在帝國中無疑是神聖的存在。

    無數青少年武者皆是撞破頭也要進入這玉皇學院,然而玉皇學院那變態的招生要求無疑粉碎了無數青年的夢想,因此,如今在帝都學院內的學子皆是天賦不凡,有些更是天才中的妖孽存在,因此,每年的學院招生皆是引起一陣狂『潮』。

    當旭日東升的時候,便要無數奔波的身影從城外趕來,皆是父母領著孩子前來考核,為的便是進入玉皇學院。

    這些人有些是原本居住在帝都內的,有的則是來自周邊的城市,因此,每到招生的時刻,整個帝都便顯得異常喧鬧。

    然而其玉皇學院每年招生的人數僅限數千人,而卻有數百萬名青年正在爭取這些名額。這無疑是數千人過獨木橋般,想此,葉晨嘴角處不由浮現出一絲笑意,眼眸微眯,望著那漸漸放晴的天空,眼中流『露』出了一絲追憶之『色』,前世的那高考不也是如此嗎?

    隨意的街道的一小店內解決溫飽問題之後,葉晨稍微整理下衣著,此刻的葉晨看起來猶如一文弱書生般,特別是臉上的蒼白之『色』。

    以往日不同,今日的葉晨赫然穿上一白『色』長袍,白衣如雪,整個人的氣質也隨之一變。

    在火麒麟傳授的秘法下,葉晨特意輕微改變了臉部,倘若若不是熟人必定認不出眼前的葉晨便是那個鼎鼎有名的葉家家主。

    揮舞著羽扇,一手抓著白『色』瓷壺,葉晨倒是極為愜意的朝玉皇學院所設的招生處行去,這愜意的表情無疑和周圍那些青年緊張的表情形成鮮明的對比。

    葉晨此次來帝都的目的有二,其一便是解決葉家產業在帝都的危機,經過接連七次的刺殺之後,司徒家自然也沒有功夫繼續派人去襲擊葉家,如今那三大世家的注意力無疑是被那突然出現的殺手吸引住,當然也要人懷疑過那名殺手便是葉家之人,然而這也僅僅是懷疑而已,畢竟若是葉家之人那也沒必要去動帝都的那些貴族子弟,其二便是帝都玉皇學院劍樓內的第三塊玉佩而來。

    在來此前,葉晨便考慮到是否要直接衝進玉皇學院,然而火麒麟的一句話卻打消了葉晨的這個念頭:玉皇學院有魂武境武者!

    因此,葉晨便打算弄個身份進入玉皇學院,而此刻吸引葉晨的不僅僅是那第三塊玉佩,還有便是那玉皇學院內那武技收藏如海的藏書館。

    玉皇學院做為帝國內的最高學府,帝國自然對其極為看重,畢竟玉皇學院每年都為帝國輸送了一批批精英人才,因此,帝國也在帝都內建造了一極為廣闊的廣場,這廣場的作用自然便是為玉皇學院招生所用,而這廣場便世人稱之為登天台!

    在尋常人眼中能夠進入玉皇學院那便與一步登天無異,在慢悠悠的走了一段路程之後,那廣場也浮現在葉晨的視線之中。

    然而當葉晨瞧見那人山人海的身影時,眼中也是不經意閃過一絲錯愕之『色』,還未踏進廣場,那喧鬧聲便如雷鳴般響徹在葉晨耳旁。

    巨大的廣場之上,無數年輕人正拚命的朝廣場內部擠去,眼尖的葉晨甚至撲捉到一名青年居然被當眾踩死,空氣中飄『蕩』著淡淡的血腥味,但是這絲毫阻止不了那些將至瘋狂的青年,幸虧考慮到招生時的混『亂』,帝國也派出了帝都城衛軍軍,身著昂貴盔甲的城衛軍皆是威嚴的梳理著現場那混『亂』的人群以及維持現場的氣氛,縱然如此也是阻擋不住現場的混『亂』,整個廣場望上去,恐怕人數不下上萬。

    無語的望著那人海,良久之後,抓起酒壺長灌一口後,葉晨無奈的搖搖頭,倘若這要排隊下去那自己要排到何時?

    葉晨還未朝前邁出數步,後麵便湧來如『潮』水般的人群,葉晨也不得不硬著頭皮朝前擠去。

    數刻之後,葉晨發現自己依舊在原地踏步,然而後麵的人群卻越來越多,對此,葉晨一陣無奈,由此可知,每年玉皇學院招生的火爆程度。

    揮舞著羽扇,葉晨自動讓出道路,擠出人群,擦拭掉額前的汗水,輕聲喃喃道:“千人過獨木,莫過於此!”

    稍微清理下衣著,葉晨隨意找了人少的地方,一手抓著酒壺,一手揮舞著羽扇,好不愜意!

    “咦!是你!”一陣驚呼驟然從後方傳來,其聲猶如黃鶯般清脆,不過這驚呼聲隨即便被那喧鬧聲淹沒掉。

    葉晨也不以為意,依舊獨飲著,突然,一陣猶如梨花香的清香味撲麵而來,腳步聲也驟然在背後響起,葉晨轉身望去,在他的眼中赫然浮現出一道倩影,身著藍『色』宮裙,肌膚如雪,雙目猶如一泓清水,這女子容貌雖不傾城,然而最吸引人的便是眉目間隱然有一股書卷的清氣。

    臉『色』雖平靜,葉晨雙眼中也湧出一絲詫異,這女子赫然是數日前那名被喚作倩姐的女子。

    “原來真的是你!數日前還未將你認出,請恩公見諒?”女子輕微躬身,語氣極為悅耳,俏臉上浮現出一絲尷尬之『色』。

    “恩公?”葉晨眉頭微皺,旋即眉頭便舒展開來,揮舞著羽扇,不以為意道:“當初隻是舉手之勞罷了!”

    這名被喚作倩姐的女子赫然是當初葉晨去救葉天回來時途中偶遇的那三人之一,目光瞥過女子胸前的徽章,葉晨輕笑道:“原來你是玉皇學院的學生!”見葉晨的目光盯著自己的胸脯,女子臉上浮現出一絲緋紅之『色』,抬起頭,輕聲道:“是的!我叫然倩,不知恩公..‘

    “然倩,好名字!”然倩話還未說完便被葉晨打斷掉,羽扇一縮,葉晨輕聲道:“悠然而見倩影,遺世而獨立!在下塵夢!”

    “塵夢!”然倩輕聲念道:“恩公的名字也不錯!”

    對此,葉晨則是輕輕一笑,眼『色』頗為不耐的看著那如『潮』水般的人群,難道要明日起早排隊不可?

    揮舞著羽扇,葉晨隨意的抓起酒壺喝了一口,輕笑道:“你也別恩公長恩公短的叫我,當初隻是舉手之勞罷了,又何需在意這麼多!”

    聞言,然倩眼中閃過一絲奇異之『色』,往日那些貴族子弟便是玩什麼英雄救美的把戲後便是對自己進行瘋狂追求,而眼前的葉晨的確是與自己偶遇,或許真的眼中那日之事隻不過舉手之勞罷了,對此,然倩不知為何感到一絲黯然,平複內心複雜的情緒,然倩同樣是望著周圍那些人影,輕聲道:“既然如此,那我便以塵公子稱呼了,不知塵公子此次來此是為了?難道是為了?”

    聞言,葉晨輕微點頭,踮起腳尖,望著廣場的中央處,苦笑道:“本來是為了參加考核,卻不料人數如此多,唉!”

    瞧見葉晨嘴角處的苦笑,然倩抹嘴一笑,輕微搖頭道:“塵公子,那日你雖是舉手之勞,然而救了我等卻是事實!今日之事便交給我吧!”

    “怎麼?你有辦法?”眼前一亮,葉晨收起酒壺,平淡的目光落在然倩身上。

    感受到葉晨的目光,然倩臉『色』不由浮現出一絲緋紅之『色』,低頭道:“恩!隨我來!”

    說完,然倩便不敢直視葉晨的目光,轉身朝人群走去,對此,葉晨倒是愜意的揮舞著羽扇,邁著輕盈的腳步緊隨在然倩之後。

    此刻,葉晨心中不由一陣感慨:這年頭好人居然還會有好報!嘖嘖!

    葉晨著然倩圍著巨大地廣場轉了半圈,最後直接繞過人行朝廣場的後方走去,還未走到先前,葉晨便瞧見一直刺雲霄的塔樓。

    塔樓通身漆黑,在其塔樓的周圍隱隱約約間浮現著劍氣,而在那塔樓的周圍則是圍著一些高大的山石,在山石周圍則是站著數批城衛軍!

    葉晨見到廣場那邊排隊的人最後都是被安排進入那山石之後,想必也是進入那塔樓之中!

    與前方的廣場相反,此處倒是顯得極為寂靜,無聲的沉默的總是能夠給人一種心靈的威懾,那些年輕人也是極為恭敬的排著隊。

    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之下,兩道身影從遠處走來,赫然是葉晨以及然倩二人......

    

Snap Time:2018-01-18 16:14:19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