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二十七章殺手的舞台


    第三百二十七章 殺手的舞台

    黑夜給了我一雙黑『色』的眼眸,我在黑暗中尋找獵物的光芒。

    漆黑的夜空下,葉晨那雙漆黑的眼眸顯得如此醒目,葉晨始終這麼安靜的站在閣樓頂端,望上去葉晨猶如和那閣樓周圍的景象融合在一起。

    寒風吹動,籠罩在葉晨身上那件寬鬆的外衣被風吹落,無力的落在身後,此刻,葉晨身著緊身武袍,臉上綁著一塊黑布,頭發淩『亂』的披在雙肩,而一柄尋常的鐵劍則是斜係在身後,望著下方那人來人往的街道以及司徒家那宏偉的莊園,葉晨嘴角處浮現出一絲冷笑。

    銀月緩緩升起,泛冷的月光之下,那些雪花無力的灑落在地麵上,遠遠望上去,地麵猶如披著一層銀『色』輕紗。

    寒風瘋狂的咆哮著,縱然已是初春,然而帶來的寒意卻讓人不由打了個寒顫。

    司徒宮,作為司徒家為數不多的管事之一,其地位絲毫不亞於那些嫡係子弟,而此刻他卻蜷縮在大門處,來回走動著,目光略顯著急的望著遠處的街道,寒風吹來,司徒宮打了個寒顫,低聲破罵道:“帝都這鬼天氣,都已是初春還這麼冷,這不是折磨人啊!”

    站在大門處的護衛皆是低聲道:“是啊!”

    其中一名看起來比較精靈的護衛從懷中掏出一瓶熱酒壺遞給司徒宮,獻媚道:“宮管事,怎麼親自跑這來了!”

    接過酒壺,熱酒入胃也驅散了身上的寒意,司徒宮心情也隨之好起來,難得笑道:“三長老帶著四小姐趕回來,你說我能不親自迎接嗎?”

    提到三長老,該名護衛臉『色』微變,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絲崇拜之『色』,司徒家三長老那可是數百年不出的天才。

    突然喧鬧聲從遠處隨之傳來,見此,司徒宮猛然將酒壺遞給那名護衛,同時右手朝門內大揮。

    頃刻間,數十名司徒家護衛猶如『潮』水般從大門內湧出,持著巨劍,原本喧鬧無比的街道也隨之混『亂』起來,那些原本在街道處擺攤的人紛紛被這些護衛趕走,僅僅數息而已,原本充滿人群的街道顯得空曠無比,行人紛紛被『逼』走,對此,行人皆是敢怒不敢言,各個安靜的站在街道旁。

    司徒宮整理下衣著之後,臉上掛著極為恭敬的笑臉 隨即便大步流星的朝前走去,走出數步,便安靜的站在街道中央,目光投落在那街道的盡頭。

    而閣樓之上,葉晨右手微抬,反手握住背後長劍,目光同樣落在那街道的盡頭處,等待著獵物的出現。

    砰砰!沉重的馬蹄聲驟然響起,遠處卷起了漫天的灰塵,旋即便是一陣隆重的號角聲響起,那些行人臉上的憤怒也隨之消散掉。

    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之下,數百名騎著風馬的彪形大漢朝此處趕來,那馬蹄聲便由他們胯下的風馬從發出,這些大漢一個個虎背熊腰,特別是每人身上皆是流『露』出極為強悍的氣息,單單是數人便氣勢『逼』人,如今數百名策馬奔來產生的氣勢令那些行人幾乎有種窒息的感覺。

    數百名大漢橫衝而來,其中為首的一名大漢長劍抬起,隊伍立刻分成兩隊朝街道的左右兩側退去,那些圍觀的行人不得不朝後再退出數步。

    大漢那淩厲的眼神朝周圍掃『射』而去,當瞧見並無異樣之後,一道隆重的號角聲不由再次響起。

    叮!叮!叮!一陣清脆的叮鈴聲隨之響起,在空曠的大道上,一架豪華的馬車浮現而出,八匹風馬拉著那馬車在街道上緩緩行來。

    見此,司徒宮快步的朝前走出數步,躬身道:“管事司徒宮見過三長老,四小姐!”

    寒風依舊在咆哮著,一道沉厚卻不失威嚴的聲音從馬車中傳來:“怎麼,這次輪到你來迎接!看來你小子最近倒是挺勤奮!”

    聞言,司徒宮臉上湧出一絲狂喜之『色』,態度越發的謙恭道:“能夠迎接三長老是我的榮幸!家族中的管事無一......

    突然,一道冷光從虛空之上隕落,司徒宮臉上的笑意驟然頓住,嘴中的話語也停住,那冷光下墜的速度猶如流星劃過天際般,僅僅眨眼的功夫便不見,司徒宮不由打了個寒顫,心中不由產生了一股莫名的寒氣,那到底是什麼!

    “注意!有刺客!”一道沉穩的聲音至馬車內飄『蕩』而出,那些原本氣勢『逼』人的大漢紛紛朝馬車靠去。

    而站在馬車前的司徒宮也被『逼』退數步,滿臉詫異,在帝都內居然有人如此大膽在司徒劍前刺殺三長老?

    反手握住背後長劍,長劍驟然出現,葉晨雙腳還未著地,其身形便驟然消失,身形猶如寒風般拂過大地,無聲無息的朝那馬車『逼』近。

    一股寒氣從司徒宮腳地浮現而出,司徒宮打了個寒顫,突然一道冷光在司徒宮那漆黑的眼瞳中放大著,那間,血蓮綻放。

    一道醒目的劍痕至司徒宮的脖頸出浮現而出,鮮血激『射』而出,葉晨右手有力的抓住司徒宮的肩膀,身形躲在司徒宮身後,雙腳淩空一蹬,司徒宮的身形猛然朝那馬車『射』去,同時,風屬真氣瘋狂的朝司徒宮的體內衝去,司徒宮的身體居然膨脹起來。

    見司徒宮橫衝而來,守護在周圍的大漢紛紛拔出劍器朝司徒宮的屍體劈去,然而還未接觸到屍體的那,屍體猛然爆炸開來。

    鮮血激『射』而出,然而此刻每一滴鮮血猶如化作殺人機器般,鮮血帶著的恐怖的勁道朝四周激『射』而出,所過之處,空氣一陣『蕩』漾,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

    鮮血破開氣罩,周圍的慘叫聲驟然響起,離爆炸處的大漢紛紛倒地,整個現場顯得極為混『亂』。

    而葉晨的身影卻猶如鬼魅般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一時間,在場的大漢皆是慌張的朝四周望去,企圖尋找葉晨的身影。

    與慌張的大漢不同,那些觀望的行人皆是滿臉詫異的望著這一幕,臉上有詫異,有震驚,有戲謔......

    外界的『騷』『亂』顯然引起了馬車內主人的意見,一名中年人,國字臉,氣勢『逼』人,橫跨而出,淩空懸浮在半空中,瞧見周圍的混『亂』,劍眉微皺。

    司徒過,作為司徒家的三長老,其修為自然不弱,僅僅以三十出頭便已是氣武二層武者,頃刻間,氣武境武者的氣勢瞬間爆發,席卷全場。

    那些慌張的大漢見到司徒過之後,眼中皆是流『露』出一絲崇敬之『色』,原本慌張的神『色』也隨之消散掉,取而代之的則是平靜。

    突然,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在司徒過那漆黑的眼瞳中,一道身影緩緩浮現而出,對此,司徒過嘴角處浮現出一絲冷笑,沉聲道:“區區煉武境便敢刺殺我!可笑!可悲!”話語未落,司徒過右手微抬,真氣在指尖環繞著,並指為劍,隨意的朝前點出數指。

    不僅如此,數道劍光暴起,猶如長虹般朝葉晨激『射』而去。

    對此,葉晨嘴角閃過一絲譏諷之『色』,氣勢徒然一變,其身形猶如一陣清風般,極為詭異的從那劍光間的空隙閃躍而過。

    見葉晨輕易躲過那些大漢的攻勢並且不怕死的自己衝來,司徒過嘴角閃過一絲譏諷之『色』,身形一陣加速,其右指瘋狂點落。

    砰!猶如金屬相撞的爆鳴聲驟然響起,司徒過的右手點落在葉晨的長劍之上,長劍劇烈晃動著,一股恐怖力道從劍柄出傳來,葉晨那眼中難得閃過一絲慌張之『色』,腳下猛然一蹬,整個人猶如離弦的箭般朝後躍去,所踏之處,醒目的腳印浮現而出。

    見此,司徒過僅存的警惕也隨之消散,煉武境武者在他眼中無疑與螻蟻般,朝前邁出一步,身形緊隨葉晨而去。

    僅僅眨眼的功夫,司徒過的身形便將要至葉晨的身前,葉晨可以極為清晰的撲捉到司徒過嘴角的嘲諷之『色』。

    臉上盡是慌張之『色』,葉晨手中的長劍驟然脫手而出,猶如一道長虹般朝司徒過激『射』而去。

    見此,司徒過嘴角的譏諷之『色』更加濃厚,在他看來,做為一名劍客,那劍器便是戰鬥的夥伴,如今葉晨棄劍無疑連戰鬥的勇氣都沒有。

    右手隨意的朝前點去,那柄尋常的鐵劍在司徒過這一指之下轟然化作鐵片灑落滿地,而司徒過的身形也是激『射』而出,僅僅眨眼便至葉晨身前。

    右手微抬,望著葉晨那絕望十足的臉,司徒過眼中閃過一絲笑意,他最喜歡看到的便是別人那絕望的神情。

    “砰!”在司徒過那右指將要落在葉晨身上時,葉晨的右手同樣並指為劍,猶如閃電般朝司徒過點去,頃刻間,無盡的威壓臨身,司徒過的身形一滯。

    氣武境三層武者的全力一指,其內含的力道簡直恐怖十足,指尖點在司徒過的胸脯處,僅僅一指便震碎了司徒過的心髒,在無數道駭然的目光中,司徒過的身形比起剛才更過的速度朝後落去,還未落在那馬車時,整個身體徒然爆炸開來,血灑天際。

    力道所產生的恐怖勁風直接將那馬車破壞掉,一道倩影浮現而出,那張精致的臉蛋上盡是慘白之『色』,駭然的望著前方的那一道身影。

    秒殺!葉晨眼神淡漠的朝前瞥去,僅僅這一眼便令那名少女心聲巨震,朝後退出數步,最後躍落馬車。

    突然尖銳的破發聲從司徒家莊園內傳出,見此,葉晨則是不慌不忙的朝街道盡頭處奔去。

    寒風吹來,一道比寒風更冷的聲音飄『蕩』在眾人的耳旁:“閻王要你死,你便得死!”

    數刻後,數道充滿憤怒的咆哮聲在司徒家上口響起,引得周圍的行人一陣側目......

    

Snap Time:2018-07-17 07:48:32  ExecTime: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