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二十六章心有多大夢就多大


    第三百二十六章 心有多大,夢就多大

    指尖在老者的眼瞳中不斷放大著,那風劍赫然落在老者身上!

    砰!碰撞聲接連不斷,老者的身形猶如斷線的風箏,身體搖搖晃晃最後無力的朝後落去。

    劍氣已經洞穿了老者的心髒,老者臉『色』麵如死灰,顯然生機已絕,鮮血猶如雨水灑落天際,在那雪花的襯托之下顯得如此醒目。

    眼神淡漠的望著那具落地的屍體,葉晨輕微搖頭,如今氣武一層的武者很難引起他的興趣,或者這便是實力提高也帶動了眼界的提高。

    寒風襲來,濃厚的血腥味撲麵而來,那些撤退的葉家老人以及幼童也再次回來,他們輕歎著,無聲無息的收拾著親人的屍體,眼淚順著眼角滴落,望著昔日那些嬉笑的臉龐如今一片死灰,老人們一陣感傷,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無疑便是有人用生命守護你。

    輕輕一歎,葉晨目光瞥過滿地的屍體,輕聲喃喃道:“所謂的殺戮,就意味著伴隨著雙方的死亡以及痛苦,僅此而已!”

    朝前邁出一步,葉晨的身影輕飄飄的落在地上,右手掏出幾瓶丹『藥』遞給葉獨柔聲道:“給大家療傷用的!”

    葉獨沒有矯情,接過葉晨遞給來的丹『藥』,旋即又分給其他人,咳嗽數聲,葉獨對葉晨微微躬身道:“多謝救命之恩!”

    葉獨沒有問葉晨的名字,因為他知道暗衛軍沒有未來,沒有過去,自然也沒有名字,他們的存在僅僅是為了守護家族而已。

    輕微點頭,葉晨一掌按住葉獨的肩膀,濃厚的真氣狂湧而出,數刻之後,葉獨那原本慘白無比的臉龐上也浮現出了一絲紅潤,對此,葉獨臉上的感激之『色』更加濃厚,做完一切後,葉晨撤手,輕聲道:“傷勢沒有太嚴重,隻要注意修養便行了!”

    “謝謝!”葉獨還未出聲,扶住葉獨的葉凡白先出聲道,那雙清楚的眼眸中盡是感激之『色』。

    “恩!”葉晨目光從葉獨身上移開,反而若有深意的望著葉凡白,同時也朝數具青衣人屍體的眉心處望去,那幾柄細小的刀刃在柔和的陽光下泛著淡淡的冷光,對此,葉晨嘴角處不由牽扯出一絲笑意,輕笑道:“例無虛發,你很不錯!”

    僅僅短短的一句話卻讓葉凡白感動一種莫名的衝動,曾幾何時被人稱作廢物的他居然能夠得到氣武境強者的稱讚,眉宇間一絲激動之『色』浮現而出,深深呼吸數口後,葉凡白臉『色』恢複尋常,縱然麵對葉晨也是不卑不亢道:“我這樣的伎倆根本不入強者的眼中,依舊不夠!”

    說此,葉凡白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黯然之『色』,血脈未覺醒他是多麼羨慕那些血脈覺醒的人。年少誰不曾有夢,然而他的夢被現實踐踏的『蕩』然無存。

    晚風中,石道旁的那棵被劈成兩半的梨花樹依舊傲然而立,晚風拂過,卷起了樹杆上的雪花,雪花隨風飄『蕩』落在滿地血泊上。

    聞言,葉晨則是輕微搖頭,突然一道極為誘人的清香味撲鼻而來,幾位老人推動著一木車從破敗的閣樓內走出,白氣至那木桶上飄『蕩』而出,而這其香味便是來自那木桶處,將木桶車拖至人群中間,其他老人紛紛搬出碗筷,一名老者站在車上,那瘦小的胳膊撐起一頗大勺子。

    輕微搖晃著,晶瑩透亮的米粥舀出流『露』至碗中,而那淡淡的清香味便是來自於那米粥。

    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葉獨別過臉望著那些忙碌的身影,輕聲道:“自從早上坊市便受到了襲擊,奮戰一天,眾人依舊滴水未進!”

    葉獨還未說完,一股濃厚的清香味便撲鼻而來,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者端著幾碗米粥朝葉晨幾人走來。

    老者小心翼翼的將米粥遞給葉白凡以及葉獨,最後走到葉晨跟前,將手中的瓷碗遞給葉晨,輕笑道:“暗衛軍大人,辛苦你了!”

    沒有拒絕,葉晨接過老者手中的瓷碗,同樣輕笑道:“這是我的本分!”

    老者慈祥一笑,轉身托著瓷碗朝那些忙碌的葉家年輕子弟走去,望著那老者的背影,葉獨沉聲道:“他叫葉萬頃,在十年前他兒子參加暗衛軍戰死之後,他便來到這帝都協助家族處理一些瑣事!”說此,葉獨輕吐一口氣,喝著滾熱的米粥。

    而在旁的葉白凡的臉上不經浮現出一絲黯然之『色』,參加暗衛軍從小便是他的夢想,然而其血脈未覺醒無疑粉碎了所謂的夢。

    察覺到葉白凡的變化,葉晨將米粥放在一旁,輕聲道:“你叫什麼?”

    聞言,葉白凡臉『色』不由一正,這是第一次有人問自己的名字,葉白凡大聲道:“我叫葉白凡!”

    “葉白凡!”葉晨輕笑點頭,指著身上的武袍以及臉上的麵具道:“你想過成為一名暗衛軍嗎?”

    “想!”葉白凡的回答沒有絲毫猶豫,不過在說出之後,葉白凡臉上也隨之浮現出一絲黯然神『色』,低沉道:“縱然想那又如何?唉!”

    “隻要你想那你便應該朝這個目標奮鬥,不是嗎?”葉晨輕笑,右手拍著葉白凡的肩膀,眼眸微抬,望著那飄『蕩』著雪花的天空,自言自語道:“有時候以及放棄還不如盲目相信自己,在我看來,你隻要堅信自己是天才,那你便是!”

    說完,葉晨並未多言,朝前邁出一步,身形徒然朝虛空之上『射』去,留下目瞪口呆的眾人。

    而在葉晨騰空而起的那,葉流蘇幾人的身形也浮現在街道的盡頭處,此刻,他們正在策馬朝此衝來。

    虛空之上,葉晨的身形沒入那雲彩之內,淩空懸浮在虛空中,葉晨雙目緊閉,靈魂力猶如『潮』水般四周狂湧而去,周圍的景象也極為清晰的浮現在葉晨的腦海中,數刻之後,葉晨猛然睜開雙眼,身形猶如一道流光沒入在帝都那些繁華地段內,人群也淹沒了葉晨的身影。

    當黑夜悄然降臨這座城池時,帝都貴族那種荒『淫』無道的生活也浮現出水麵,夜晚的帝都比起白天更加的喧鬧,那些燈火通明的街道上擠滿了人群。

    買家的叫賣聲絡繹不絕,初春僅存的寒意讓那些酒館爆滿,特別是街邊那擺攤處圍著無數群人。

    而在街道的陰暗角落內則是人影晃動,一名被寬鬆黑袍所包裹的身影在那陰暗的角落內隱隱若現,周圍的喧鬧聲與此形成鮮明的對比。

    拉扯著額前的黑布,葉晨那平淡的目光在周圍來回掃動著,最後朝前邁出數步,沒入人群之中。

    司徒家,作為帝都的幾大世家之一,司徒家在帝都內的威望也是極高,不僅僅掌握了數個巨大坊市,司徒家的產業也滲透到各種行業。司徒家莊園位於帝都最繁華的地段,然而光光司徒家的那莊園便占據了這個地段的五成之一,由此可知司徒世家的實力。

    縱然是黑夜,整個司徒家莊園依舊燈火通明,其內猶如白天般明亮,數名司徒家護衛在大門處來回掃動著,周圍路過的行人皆是頗為忌憚的望著那些護衛,司徒家的霸道在帝都是出了名的,曾經有一人就是因為不小心在司徒家莊園前吐了痰便被打至殘廢。

    “嘖嘖,聽說了嗎?今日葉家的那些坊市皆是被破壞!”

    “要不是葉家援軍恰好到來,那些過崽子們早就全滅了,可惜沒看到葉家那些人的臉『色』!”

    兩名持劍的護衛站在宏偉的大門前竊竊私語著,其討論的內容赫然是今日葉家坊市被破壞之事,或許在他們潛意識中沒有人敢來司徒家搗『亂』,因此,兩名護衛的警惕『性』也不如白天那麼高,不僅僅這兩名護衛如此,縱然站在大門左右兩側的護衛也是如此。

    然而卻無人注意到,在司徒家前方那些林立的閣樓處浮現出一道身影,黑袍之下,那雙清澈的眼眸著泛著冷意。

    抬起頭,望著下方那些錯落有致的司徒家莊園,葉晨嘴角微撇,牽扯出一絲冷笑,輕聲喃喃道:“黑夜永遠是屬於殺手的舞台!”

    寒風吹刮著葉晨的一身武袍,黑袍獵獵作響,在葉晨那眼眸中赫然浮現出嗜血的異彩......

    

Snap Time:2018-04-26 17:42:02  ExecTime:0.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