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二十五章血染天際


    第三百二十五章 血染天際

    絕望的神情至臉上浮現而出,葉白凡嘴唇已滲透出血跡。

    然而縱然絕望或者憤怒又如何,終究無法阻擋住那漫天的劍影。

    遠處那些圍觀的行人也是搖頭輕歎,這個世界的規則便是這樣弱肉強食,縱然憤怒又如何。

    在臨近死亡的時候,葉獨耳旁卻不禁浮現出當年他父親臨死前的一句話:“孩子,我雖死,然而我卻將守護家族的精神傳遞下去,你們在我們眼中便是飄落的枯葉,而我們便是點燃那燎原之火的火星,而你們以後同樣是點燃那他們的火星!”

    “不!”葉白凡的聲音驟然打斷了葉獨的回憶,葉獨猛然睜開雙眼,在他身前赫然站著一道身影,那是葉白凡的身影。

    葉白凡握住葉獨那碩大的長劍,以那瘦弱的身軀揮舞著企圖抵抗那些劍影,爆鳴聲響徹不停。

    手臂已經被震得發麻,血跡順著指尖劃落,葉白凡的眼神始終那麼堅定,人在為了保護最重要的人的時候,會變得非常堅強!

    劍痕至身上浮現而出,砰!長劍脫手,葉白凡的身子朝後退出數步,身形猛然撞上葉獨!

    猶如天羅地網般的劍網再次淩空劈落,就在眾人以為葉獨以及葉白凡兩人必死無疑的時候,一道平淡的聲音驟然響起:“破!”

    這道平淡的聲音猶如雷鳴般響徹在眾人的耳旁,震得眾人耳膜發痛,在眾人那不可思議的目光中,那漫天的劍影隨之消散掉,天空又變得一如往常那麼清澈,雪花依舊飄落,含著不同情緒的目光朝四周掃『射』而去,出乎眾人意料的是他們便未發現一道身影。

    “滅!”數道猶如長虹般的劍氣從虛空之上激『射』下來,那些還未反應過來的青衣人瞬間別絞殺掉,而這時,眾人的目光才朝虛空之上望去,黑『色』長袍,黑『色』披風,如墨的長發以及那極為刺眼的銀『色』麵具,見此,葉家子弟身形皆是一震,原本絕望的臉龐上湧出無盡的戰意!

    暗衛軍來了!葉家的暗衛軍來!家族的守衛軍來了!

    一身武袍獵獵作響,葉晨望著那滿地的屍體,眼中湧出了無盡的殺意,頃刻間,整個虛空之上凝結著無數顆冰晶。

    沒有絲毫的廢話,廢話在葉晨看來顯得如此愚蠢,單手握住一柄尋常的鐵劍,葉晨朝前邁出一步,僅僅眨眼的功夫,葉晨的身形便至葉獨二人的身形,快速移動而產生的勁風吹刮著葉晨的長發,單手持劍,葉晨沉默不已,有時候僅僅沉默便足以給人帶來心靈的威懾。

    望著那道不算挺拔的身影,葉獨和葉凡白卻不知為何感到了一陣安心,仿佛隻要有眼前這人在,那便今日此事便足以解決。

    右手微抬,葉晨雙目緊閉,靈魂力猶如『潮』水般朝外湧出,同時葉晨的身形也化作一陣寒風般,暗淡無光的鐵劍此刻卻體現出它猙獰的一麵,雁過留聲,劍過留痕,血蓮含苞待放,空氣中飄『蕩』極為濃厚的血腥味,葉晨身形所過之處,便注定著青衣人成片倒地。

    沒有絲毫的憐憫,劍過之處必定奪走數條『性』命,雖然雙目緊閉,但是周圍在葉晨靈魂的感知之下顯然與親眼見到無異。

    那些尚且存活的青衣人駭然的發現躺在地上的那些青衣人脖頸處皆是有著一道極為醒目的劍痕,一劍封喉!

    僅僅數息的時間而已,原本還有七八十個青衣人如今儼然隻剩下二十幾人,前後的反差令人咂舌。

    身形略顯一滯,葉晨眼眸微抬,身形猛然朝後退出一步,幾乎同時,他剛才所站之處一道劍光激『射』而出,在眾人那詫異的目光中,一名同樣身著青衣的中年人浮現而出,中年人身上爆發出一股極為強悍的氣息,除了葉晨之外,眾人皆是朝後連退出數步。

    “氣武境武者?”圍觀的路人臉上皆是震驚不已,這兩人皆是氣武境武者,想此,圍觀的路人臉上皆是流『露』出期待之『色』。

    “終於忍不住出手了嗎?”葉晨那淡漠的目光直『射』中年人,中年人絲毫不懼,淩厲的目光迎上葉晨的目光。

    “你是葉家之人?”中年人出聲道,不過在話出他便意識到自己問了個極為愚蠢的話題,卻不料葉晨會極為認真的回答道:“是的!”

    對此,中年人不由感到一絲疑『惑』,而在他疑『惑』的瞬間,眼前的葉晨卻猛然出手,一劍!天地間閃過一道極為刺眼的白光。

    離葉晨最近的人皆是紛紛閉上雙眼,陷入黑暗中的眾人隻聽聞一道猶如金屬般的碰撞聲驟然響起,緊隨而來的便是滴滴的響聲,在眾人疑『惑』的瞬間,眾人也再次睜開雙眼,然而僅僅瞬間,呆滯的表情便浮現在眾人的臉龐之上,在他們的視線內,葉晨單手持劍平伸而出,目光從長劍處移去,那長劍赫然刺穿了中年人的脖頸,眾人依稀能夠看出中年人那驚恐的表情以及駭然之『色』,倒吸聲猶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輕而易舉的解決掉一名氣武境一層武者,葉晨臉上並未絲毫得意之『色』,雙腳一蹬,趁著那些青衣人呆滯的瞬間,長劍猛然連續刺出數劍,無情的收割者青衣人的『性』命,高手風範這玩意絲毫沒有在葉晨身上體現出來,同伴的慘叫聲讓那些呆滯的青衣人反應過來,此刻默契在青衣人身上體現而出,幾乎同時,殘存的青衣人朝四麵八方逃去,企圖從葉晨手上逃脫而出。

    對此,葉晨則是冷笑連連,所握的鐵劍驟然爆裂開來,右臂一甩,真氣包含著鐵片朝前激『射』而出,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那些鐵片破開青衣人體外的真氣罩,最終沒入在青衣人的體內,慘叫聲還未響起,這些青衣人的身體便無力的倒落在地,血染滿地。

    鮮血如噴泉般激『射』而出,葉晨右腳朝前邁出一步,右手隨意一握,一柄『插』在地上的長劍入手,葉晨赫然朝成為廢墟的閣樓衝去。

    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尖銳的爆鳴聲驟然響起,原本便岌岌可危的閣樓轟然倒塌,那巨大的木柱徒然朝葉晨衝去。

    木柱高速旋轉引起尖銳的破風聲,而木柱劃過之處,地麵便浮現出一道極為深的凹坑,雪泥四濺。

    嘴角微撇,沒有絲毫退讓,葉晨依舊是單手持劍,身體平放,身形在長劍的帶動之下猶如離弦的箭般激『射』而出,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劍尖與那木柱接觸,那間,一道爆炸聲驟然響起,那巨大的木柱從中間被裂開從而朝兩旁落去。

    木柱落地,激起滿地雪泥,而那被壓在下麵的青衣人屍體此刻簡直是慘不忍睹,眾人都不忍心去看,以免被惡心到。

    閣樓倒塌激起的灰塵遮擋住了眾人的視線,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憑葉獨的視力也僅能看見從閣樓那廢墟中激『射』出一道身影,那道身影極為狼狽的朝遠處『射』去,在那道身影漂浮在半空中時,眾人才意識到這還藏著一名氣武境武者,而這名氣武境武者顯然不是屬於葉家這方的。

    一股清風至腳掌處浮現而出,葉晨身形徒然暴『射』至天際處,單手提劍,望著那道極為狼狽的身影,嘴角牽扯出一絲冷笑!

    “我要殺的人逃不掉!”沒有任何霸道的語氣,僅僅平淡的一句話便足以代表了葉晨的自信!

    不緊不慢的朝前邁出一步,身形猶如流星般劃過天際朝那道身影追擊而去,僅僅眨眼的功夫便至那道身影的背後。

    接連數月在那兩股劍意的磨練之下,葉晨的速度越發的恐怖,沒有絲毫的停滯,起劍出劍!

    這個動作如行雲流水般流暢,接連數月,葉晨不知做了多少次這樣的動作,起劍出劍仿佛已經成了葉晨的本能般。

    而在麒麟戒內的火麒麟也是暗自咂舌,在某種程度上,葉晨的這一劍已經有了劍意的味道。

    那道身影猛然轉身,浮現在葉晨眼前的則是一名老者,此刻這名老者臉上已經布滿了驚駭的神『色』。

    那柄普通的長劍也在老者的眼瞳中不斷放大著,老者右手猛然朝前點出,並指為劍,夾住那長劍的劍尖。一絲喜『色』在老者眉宇間泛開,真氣猶如『潮』水般從老者的身上狂湧而出,真氣包含著老者的手指,一股無比的力道至劍尖爆發而出,老者冷笑望著近在此尺的葉晨。

    在這股恐怖力道的鎮壓下,長劍驟然頓住,同時力道順著劍身延伸而去,長劍也不斷震動著,在其表麵上赫然浮現出了數道裂痕!

    然而,就在老者將要采取下一步的時候,在他錯愕的目光中,葉晨毫無風度放開手中的劍,同時左手並指為劍,猶如閃電般的朝前點去。

    站在葉晨身前,老者極為清晰的看見葉晨的嘴唇在動,仿佛在說:“這一指還給你的!”

    風神指!劍氣延伸而出形成一柄巨大的風劍,破盡世間萬物,縱然老者的護體真氣也是如此......

    

Snap Time:2018-04-25 04:49:51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