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二十四章曾經的紈如今的血性


    第三百二十四章 曾經的紈,如今的血『性』

    最美的容顏也抵不過歲月那一把無情的刀,而最金碧輝煌的閣樓也抵不過那如『潮』水般的劍氣。

    昔日,那些金碧輝煌,宏偉大氣的閣樓如今儼然已成一片廢墟。

    寒風夾帶的著雪花拂過那些廢墟,數具屍體雜『亂』無章的躺在四周的廢墟處,鮮血染紅了滿地的白雪。

    如今儼然已是初春,街道旁那些生機勃勃的梨花樹和這現場的死寂形成了羨慕的對比。

    街道上的行人皆是唯恐避之不及的朝遠處退去,臉『色』皆是複雜的望著那一片廢墟,誰能夠想象昔日那還是一片繁華的坊市。

    “嘖嘖,這葉家到底是惹了那些勢力,接連一月內便遭受到五次襲擊!”

    “管他呢?那些世家之間的紛爭與我們這些人有何關係!”

    “怎麼會沒有關係?這葉家坊市的繳納費可是比起其他坊市低多了,往日我便是在這葉家坊市內購買物品的!”

    “唉,希望這葉家坊市能夠支撐過今日,不過此次襲擊的人數可是比起上次更多了,奇怪了!這官府居然也不管?”

    街道處的喧鬧聲無疑和坊市內的殺戮聲形成鮮明的對比,殺戮聲如雷鳴般響徹天際,整個偌大的坊市內劍氣如長虹般激『射』著,雪花中摻雜著木屑灑落滿地,泛冷的劍光猶如流星劃過天際般,每一道劍光的逝去便意外著一道血蓮的綻放,緊隨而來的便是數道慘叫聲。

    數百名身著青『色』武袍的蒙麵人猶如『潮』水般將聚集在坊市中央的葉家子弟包圍起來,每一名青衣人身上都流『露』出一股極為強悍的氣息。

    “殺無赦!”頃刻間,無數道劍光猶如『潮』水朝那些身著白『色』武袍的葉家子弟襲來。

    這些葉家子弟其中大多數皆是尋常子弟,修為低下,有些更是連血脈都未覺醒,在這劍光之下又如何躲避。

    沒有憐憫,在這些青衣人眼中憐憫無疑是一件愚蠢的事情,縱然是手無寸鐵之力的老人以及小孩也不放過,生命在此刻顯得如此脆弱,雪花還未沾地便被那激『射』而出的鮮血染紅了血『色』,周圍族人的慘死以及慘叫聲無疑刺激著在場的葉家子弟。

    曾幾何時,那些給自己關懷的前輩如今已經躺在冰冷的地麵上,曾經何時,那些給自己帶來歡聲的孩童們如今隻剩下慘叫聲,每名年輕的葉家子弟皆是臉『色』漲得通紅,或許,他們是因為資質不高被家族派出看護家族在各個城市的產業,從前他們有過怨言,或許,他們是因為血脈未覺醒被家族下調至這,從前他們有過憤怒,然而在此處他們卻體驗到了家的溫馨,族人的關懷,沒有受到在總部那時候的冷嘲熱諷,那時候,他們懂得了長老們的用心。

    而此刻,那些往日的關懷他們的人卻慘死在這些屠夫之下,年輕人的血『性』無疑被激起。

    縱然我等血脈未覺醒又如何,我等豈能忍受族人被殘殺,不能,因為我等是葉家年輕代子弟!

    縱然我等資質平凡那又如何,我等豈能忍受家族的產業被破壞,因為我等是葉家年輕代子弟!

    縱然我等被世人稱之為垮掉的一代又如何,我等心中有熱血,有激情,隻要有一口氣,我等便會守護那些親人。

    瘋狂的吼叫聲驟然響起,那些年輕的葉家子弟皆是血紅著雙眼,揮舞著手中的長劍,義無反顧的朝前衝去,僅僅為了身後的那些老者和孩童拚一線生機,或許曾經他們紈過,或許曾經他們墮落過,或許曾經他們『迷』茫過,然而此刻,他們心中皆是有一道共同的聲音:消滅這些襲擊者,保護親人!

    身為血脈未覺醒的廢物那又如何?沒有了真氣,還有血肉,沒有了利劍,還有雙手,縱然是死也要拖住一名敵人。

    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死的毫無價值,那些被截斷雙腿的葉家子弟至死也要用雙手抱住那些敵人的大腿,僅僅隻為了給族人機會。

    慘烈的畫麵在這坊市內上演著,毫無畏懼,無懼生死的瘋狂在葉家子弟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或許很多年前他們的先祖便是如此為他們創造了美好的未來,這是葉家子弟此刻的心聲,躺在血泊內,他們縱然是用尖牙也要拖住敵人的步伐。

    在如此眾多的葉家子弟中,一名中年漢子猶如一隻瘋狂的魔獸般在青衣人中揮舞著長劍,奪走了數十名青衣人的『性』命。

    一襲白『色』武袍如今被染成了血『色』,這血袍上麵有他的血,同樣也有敵人的鮮血,令詫異的則是這名大漢居然是獨臂,左臂處空『蕩』『蕩』的一片,很難以想象一位獨臂武者的實力會如此強悍,周圍的青衣人或多或少避開那中年人的攻擊範圍,這名大漢名為葉獨,是帝都葉家坊市的負責人,曾經他是冥衛軍中的一員,後來由於在一次戰鬥中失去了左臂,因此,他退出了冥衛軍來到了帝都,數十年來,他從一名默默無聞的護衛奮鬥到如今的負責人。

    長劍一揮,劍氣如『潮』水般朝四周湧去,那些反應不過來的青衣人盡數被劈成兩半。

    柔和的陽光之下,葉獨臉上那一道醒目的刀疤顯得如此猙獰,葉獨『逼』退數人之後,身形猛然一躍,落到族人聚集處,對著一名少年吼道:“葉白凡,馬上帶著族人撤退,你聽到沒有!馬上撤退,帶著族人撤退,這是命令!”吼聲如雷鳴般響徹,震得周圍人耳膜發痛。

    葉白凡,一名相貌清秀的少年,臉『色』異常蒼白,然而縱然在葉獨的吼聲之下,葉白凡臉『色』依舊未變。

    “那你呢?父親!”葉白凡的聲音略顯沙啞,眼神堅定的望著滿身血跡的父親,葉獨!

    “你他媽別給我廢話,馬上撤退!”葉獨再次一劍劈出,劍氣如長虹般將那些圍過來的青衣人『逼』退。

    “父親,一起撤退!”葉白凡語氣堅定道,握住長劍的右手上青筋暴起,然而,在葉白凡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個巴掌便從他眼前浮現而出!

    啪!一道醒目的掌印在葉白凡的臉上浮現而出,葉白凡難以置信的望著身前的父親,十幾年來這次他第一次打自己!

    “馬上帶著族人撤退,你再給廢話那我便斃了你!”葉獨冷聲道,旋即朝前邁出數步,冷喝道:“記住,這不僅僅是一名父親的請求,同樣也是一名族人對你請求,葉白凡倘若你還是一名葉家兒郎就給老子服從命令!”最後幾個字眼幾乎是葉獨吼出來的,說完,葉獨便握著那一柄巨劍朝前朝衝去,以他那並不高大的身軀遮擋住了那些青衣人的步伐,沒有畏懼,有的僅僅是雖千萬人,吾獨往足矣的氣魄!

    望著父親那高大的背影,葉凡白再無絲毫的猶豫,帶著族人朝後方撤去。

    察覺到後方的變化,葉獨瞥了一眼,那些熟悉的人影,還有葉白凡的身影,因為葉獨知道這一別便是永別!

    在他失去左臂淪為廢人之後,家族始終對他噓寒問暖,不離不棄,在他『迷』茫的時候,家族始終相信他並讓負責帝都產業,身為葉家族人,他不能忍心讓族人慘死於此,身為一名父親,他不忍心讓兒子慘死於此,然而身為負責人,他卻不能讓家族產業受到破壞,他不能,讓縱然是死,葉獨也無悔。

    長劍猶如手臂斷靈活,一道劍痕至腳下浮現而出,葉獨的聲音驟然響起:“越痕者死!”

    然而,那些青衣人此刻也如瘋狂般朝葉獨衝來,每當葉獨奪走對方『性』命的時候,葉獨身上同樣多出一道劍痕,鮮血染紅了全身,數息後,葉獨的劍不再複先前那般淩厲,數息前他能『逼』退敵人,而此刻,他的身子卻的朝後連退出數步。

    疼痛感如『潮』水般將他淹沒,此刻,葉獨終於感到了一絲無力,揮劍的速度越來越慢,那張猙獰的臉龐上也浮現出一絲慘白。

    無數道劍影激『射』而來,葉獨抬劍擋了又擋,終於在他提劍的那,數道劍影擊中他肩膀,在葉獨那血紅的眼眸中,兩道劍影不斷放大著,難道真的要結束了嗎?最後還是辜負了家族的厚望,葉獨嘴角處泛起一絲無力的笑容,他想提劍抵抗,然而卻連提劍的力氣都沒有。

    然而就在那兩道劍影將要觸及葉獨的那,兩道白光從葉獨身後激『射』而出,白光消失後,兩道慘叫聲驟然響起,在葉獨身前,兩具青衣人的屍體無力的朝後落去,在那兩具屍體的眉心處赫然多出了一柄小刀,鮮血順著那刀柄激『射』而出。

    同時,一隻手從葉獨背後扶住他,葉獨別過臉,在他眼中一名少年的身影浮現而出,赫然是葉白凡。

    “父親!”望著葉獨那鬢角間的白發,葉白凡眼角間不由濕潤起來。

    葉白凡,一名血脈未覺醒的葉家子弟,在常人眼中他顯然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廢物。

    但是在這一刻,他協助族人撤退之後還是趕回來了,不僅僅如此,那些撤退的年輕族人同樣趕回來。

    縱然血脈未覺醒,家族始終不離不棄,因此做為葉家子弟,葉白凡不能離去,做為一名兒子,他同樣不能離去。

    咻咻!又是數道劍影朝葉獨激『射』而來,葉白凡左右手處皆是浮現出兩柄小型的刀刃,毫無停滯,真氣在手心處湧動,葉白凡雙手朝前甩去。

    唰唰!又是兩道白光激『射』而出,緊隨而來的便是兩道慘叫聲。

    周圍的青衣人皆是駭然的望著那一道瘦小的身影,在他們眼中的廢物居然能夠斬殺掉四名同伴。

    不過正是因為這樣才激怒了這些青衣人,猶如天羅地網般的劍影籠罩而去,那些趕來的葉家子弟又展開一場慘烈的戰鬥。

    縱然能夠出其不意的斬殺數名青衣人,然而體內的真氣也將近枯竭,葉白凡極為不甘心的望著那些劍影,要是自己血脈覺醒了那該有多好?

    雖如此,葉白凡卻未退,因為他背後站著他的父親,同時,葉白凡反而朝前邁出一步,以那弱小的身影去抵擋那恐怖的劍影。

    猙獰以及絕望的神情在葉獨臉上浮現而出,這個時候,葉獨的右手猛然朝前拍去,狠狠的拍在葉白凡的身上。

    噗!葉白凡吐出口鮮血,身子狼狽的朝右側滾去,翻滾數圈,葉白凡的吼叫聲驟然響起:“不!”

    在此刻,葉獨的整個身體完全暴『露』在那劍影之下,雙眼血紅著,葉白凡瘋狂的朝葉獨衝去,那短短的數米在此刻卻顯得無比遙遠。

    “孩子,請請原諒我的自私!”在最後一那,葉獨緩緩閉上了雙眼,他的自私便是不想讓葉白凡死在自己身前......

    絕望的神情在葉家子弟臉上浮現而出,這種絕望和那些青衣人的冷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然而卻無人注意到,在虛空之上,那一道身影浮現而出,一襲黑袍......

    

Snap Time:2018-01-21 08:50:50  ExecTime: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