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二十三章少年郎殺人行


    第三百二十三章 少年郎,殺人行

    一襲黑袍在茫茫白雪天地中顯得如此醒目。

    少年胯下一匹尋常的風馬,背後係著一柄暗淡無光的長劍,如墨長發雜『亂』的披在雙肩,寒風吹過,卷起了那長發。

    左手握住韁繩,右手拿著一白『色』瓷壺,其濃厚的酒香味至那瓷壺上端浮現而出。

    臉『色』略顯蒼白,眼眸微抬,少年抬起頭望著前方那浮現而出的龐大城門。

    雪花落滿了少年全身,寒風卷過又吹落那雪花,右手微抬,酒水猶如瀑布般至上而下流入少年嘴中,酒水沾滿了少年的衣襟,然而少年卻渾然未知,少年打了酒嗝,眼眸微眯,猛然仰天長笑著,這笑聲引得行人一陣側目,紛紛投去一怪異的眼神。

    對於行人那怪異的眼神,少年視若未見依舊長笑道:“男兒當殺人,殺人不留情。千秋不朽業,盡在殺人中。昔有刺客盟,義氣重然諾.....君不見,塔樓戰役壯士死,神州從此誇仁義......”長笑聲如雷鳴般朝四周擴散而去,蒼茫大地上那一道身影顯得如此孤寂。

    滴答滴答的馬蹄聲從遠處傳來,馬蹄聲壓蓋了那寒風的咆哮聲,三道身影在少年的後方浮現而出。

    白衣如雪,為首的赫然是一名女子,如水的眼眸,吹彈可破的嬌容上冷若冰霜,身體的線條火辣嫵媚,引得一些青年不斷吞著口水,而那女子對周圍那些炙熱的目光不聞不問,宛如一枝傲雪的寒梅,佇立在幽靜的山穀中。

    而在這名女子身旁則是兩名身材挺拔的青年,眉宇間皆是流『露』出一絲傲慢之『色』。

    當行人的目光落在那三人胸前的那,行人臉『色』皆是一變,目光極為不自然的周旁移去。

    在那三人的胸前赫然佩戴著一徽章,其徽章雕刻則是一輪初升的旭日,然而熟悉那徽章的人便知道那代表什麼!玉皇學院的學子。

    少年揚起酒壺灌了一口,酒水沾滿了衣襟,目光從那三人身上掃『射』而過,最後落在那為首的女子身上,嘴角不由牽扯出一絲笑意。

    曾經以為隻是過客的人或許不經意便會再次路過你的世界,這毫無邏輯,一些人將之歸結為緣分,一些人將之歸結為冤家路窄。

    見少年的目光盯著自己心目中的女神,那兩名青年幾乎同時冷哼而出,淩厲的目光朝那少年掃『射』而去。

    對於那二人淩厲的目光,少年視若未見,然而坐下的風馬卻猶如受了驚嚇般,雙蹄朝前揚起,仰天嘶鳴著,馬背上的少年也差點摔落馬背,右手處的酒壺翻落,酒水灑落了少年全身,不過在那酒壺將要落地時,少年右腳好像無意的朝前一踢,這一腳極為恰好的踢中拿酒壺,酒壺被拋起,少年也極為恰好的抓住那酒壺,望著空『蕩』『蕩』的酒壺以及滿地的酒水,少年郎臉上浮出出一絲悲痛的神情。

    左手拍打著風馬的馬背,少年郎輕聲喃喃道:“不要怕!不要怕!沒事的!”

    原本驚恐的風馬也變得安順起來,來後踱步著,見此,那名為首的女子眼中不由多出一絲異常,別過臉對著身旁的兩名青年道:“若雲,楊格別惹事!”說完,那名為首的女子依舊淡淡的瞥過那少年郎一眼,旋即便策馬朝遠處的城門奔去,所過之處,雪泥四濺。

    聞言,那兩名青年皆是無辜的望著對方,同時拉扯著韁繩朝那女子追去,在經過少年郎身旁的時候,兩道冷哼聲在少年郎耳旁響徹而起:“有些人不是你能看的,因為他們猶如虛空之上的星辰般耀眼,而蛤蟆始終隻能蹲在井中,縱然連仰望的資格都沒有!”

    說完,兩名青年皆是輕笑而出,在他們看來這名毫無修為的少年書生與那路邊乞討的乞丐沒有任何區別。

    寒風卷過,雪泥四濺,那三人的身影漸漸消失在那宏偉的城門處,寒風吹來,稀稀疏疏的聲音響徹在耳旁:“冷萱,你說那寒凝兒能不能突破呢?”

    隨意的將酒壺扔在地上,盡管那酒壺價值不菲,少年郎再次從懷中掏出一酒壺,少年揚起酒壺灌了一口,依舊不慌不慢的朝那城門行去。

    “古來仁德專害人,道義從來無一真!君不見,獅虎獵物獲威名,可憐麋鹿有誰憐?世間從來強食弱,縱使有理也枉然。君休問,男兒自有男兒行。”酒香四溢,少年郎拔起背後那暗淡無光的長劍,左手握劍,隨意的朝前揮舞數劍,劍式雜『亂』無章,縱然那些商人也看得出這文弱書生不是使劍的料。

    滴答滴答的馬蹄聲從背後再次響起,又是三道策馬奔騰的身影浮現而出,所過之處,雪泥四濺。

    寒風撲麵而來,一股猶如梔子香的香氣襲來,少年郎握住韁繩,依舊不緊不慢的朝前行去。

    “倩姐,這書生好生奇怪,唱的歌不歌,詩不詩!”一道笑聲驟然在少年郎背後響起,笑聲猶如泉水敲打山石發出的叮鈴聲般好聽。

    出聲的則是一名女子,一襲藍『色』宮裙,粉紅的臉蛋猶如雕琢出一般可愛,一雙美眸如水灑落在少年郎身上。

    而被喚作倩姐的則是一名年齡較大的妙齡女子,手如柔荑,膚如凝脂,兩彎似蹙非蹙籠煙眉,那慘白的臉『色』令這女子憑空多出了一絲柔弱之感。

    而最右邊的則是一名青年,長相平凡,身上的武袍上依稀帶著少許血跡,不僅僅這名青年身上有血跡,其餘兩名女子身上同樣有血跡。

    顯然,這三人是經過一場血戰,令眾人詫異的則是這三人赫然也是玉皇學院的學子,胸前掛的徽章顯得如此醒目。

    “書生,你剛才唱歌的是什麼詩歌,以前什麼都沒聽過呢?”剛才出聲的那女子美眸盯著少年郎,語氣極為柔和道。

    對此,少年郎不由拉住韁繩,緩緩轉身,望著眼前滿身血跡的三人,嘴角處不由牽扯出一絲笑意。

    “何為緣,說不得,道不清!”少年郎揚起酒壺朝嘴中灌了一口,輕笑道,酒水依舊沾滿了她的衣襟。

    “柔妹,倩姐,我們還是趕回學院,離年終考核的時間不多了,再不回去交差恐怕得補考了!”一直不出聲的青年對著兩名女子道。

    見少年郎的目光一直盯著自己看,兩名女子臉上也浮現出了一絲緋紅之『色』,剛才出聲的那名女子不由別過臉,低聲道:“不害臊的書生!”

    對此,少年郎則是淡淡一笑,臉『色』依舊,絲毫沒有感到尷尬,目光依舊落在兩名女子身上。

    然而這舉動卻引起了那名青年的不快,青年拉住韁繩,跨下那矯健的風馬踱步而出,淩厲的目光同樣朝少年郎掃『射』而去,寒風吹來,一股血腥味至青年身上撲麵而來,風馬感受到周圍的血腥味,身子不斷顫抖著,往後直退,而少年郎則是輕輕拍著風馬的頭,喃喃道:“不要怕!”

    被喚作倩姐的女子若有深意的望了少年郎一眼,旋即對著兩名夥伴道:“時間緊迫,我們趕緊回學院!”

    說完,該名女子便策馬朝城門處行去,那名青年冷哼一聲,同時拍打著馬背朝那名女子緊隨而去,而最初出聲的女子則是抹嘴一笑,輕聲道:“書生,帝都很危險,趕緊回家去吧!”叮鈴的笑聲依舊響徹在耳旁,這名女子同樣朝城門處策馬奔去,所過之處,雪泥四濺。

    對此,少年郎則是輕輕一笑,依舊不慌不慢的策馬朝城門處奔去,酒壺不離口,酒水沾滿了衣襟。

    數刻後,那宏偉壯觀的城門也浮現在少年郎的眼中,無數名身著泛著冷光盔甲的士兵在城門上來回走動著,身上皆是流『露』出極為強悍的氣息。

    城門寬數百米,一直延伸進去便是那熱鬧的街道,站在城門處依舊能夠聽到城內那熱鬧的叫賣聲。

    整個城門呈青灰『色』,顯然是用最堅韌的青灰石堆砌而成,在城門的最中央則是掛著一大氣的牌匾,牌匾呈金黃『色』,其上雕刻著兩個古形字:帝都!

    帝都,皇楓國核心所在,數千年來,多少文人『騷』客在此處留下千古盛傳的文風佳句,多少傳奇武者在此處留下千古不滅的神話。

    站在城門處,少年郎不僅僅感受到那千年文化底蘊的氣息,同樣感受到了武者那拚搏不止的氣息。

    無數道喧鬧聲也如『潮』水般朝少年郎撲麵而來,少年郎便這麼靜靜傾聽著:

    “嘖嘖,聽說那個葉家所在的坊市又受到了襲擊,嘖嘖,這是這個月來第幾次了?”

    “第五次吧!嘖嘖,我剛剛從那邊逃脫回來,好家夥!那邊坊市被破壞的不成人樣,以後打死也不去那邊,一不小心就把命留在那!”

    “怎麼。那些襲擊人又來了?”

    “對啊!現在還在破壞坊市,可惜以葉家那點防禦不足以守下來,聽說那邊打的正火熱著呢?”

    竊竊私語聲不絕於耳,少年郎握住韁繩,嘴角處牽扯出一絲笑意,酒壺入懷,右手托住那飄落的雪花,少年郎輕聲喃喃道:“該還債了!”

    聲音還未落地,少年郎猛然拍打著風馬,風馬發出一道嘶鳴聲,猶如一道閃電般朝前激『射』而去,卷起了滿地雪泥。

    惹得路人一陣痛罵,寒風吹來,夾帶著少年郎的長笑聲:生若為男即殺人,不教男軀裹女心。男兒從來不恤身,縱死敵手笑相承。男兒莫戰栗,有歌與君聽:殺一是為罪,屠萬是為雄。屠得九百萬,即為雄中雄......

    帝都,我葉晨來了!

    

Snap Time:2018-07-20 03:32:45  ExecTime: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