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二十二章天亮以後


    第三百二十二章 天亮以後

    寒風從窗戶處吹來,在場的眾人皆是感到一陣寒意。

    從懷中掏出酒壺,葉晨隨意的喝了一口,平淡的目光落在葉流蘇三人身上,淡淡道:“不錯,天外樓又多了兩名氣武境武者!”

    聞言,葉流蘇三人皆是臉『色』恭敬道:“我等修煉尚且不夠努力,讓家主失望了!”

    對此,葉晨則是輕微搖頭,僅僅短短數月便能夠從氣武三層突破氣武境便足以說明了他們的努力程度。

    如今葉家除了尋常的護衛外,還有冥衛軍以及暗衛軍,其餘的便是羽化樓,天外樓,以及星辰樓。

    “三位不知在這還習慣嗎?”葉晨並未繼續剛才的話題,反而朝旁邊三名唯唯諾諾的星辰樓成員道。

    當麵對傳說中葉煞星的目光時,縱然是氣武境武者也感到一絲異樣,對此,三人皆是略顯恭敬道:“習慣,家族中那種和睦相處的氣氛令我們感到一陣溫馨,在外厭倦了那種殺戮生活,也唯獨在這才能讓我等感受到溫馨!”三人的語氣皆是極為謙和,對此,葉晨則是輕輕一笑。

    “今日此事我自有因策,各位先散去吧!”揮揮手,葉晨對著下方的眾人道。

    以葉晨如今在家族中的聲望自然無人反對,葉流蘇等人皆是極為恭敬的朝外退去,整個閣樓一下子顯得空曠無比。

    耳旁環繞的則是風的呼呼聲,待到眾人離去之後,葉晨才轉身對著葉無雙以及葉冷二人道:“星辰樓那三人的身份可調查清楚了!”

    “經過羽化樓的調查,那三人的身份皆是屬於流浪武者!”葉無雙臉上浮現出一絲凝重之『色』,此刻他也意識到葉晨為何支開眾人的原因。

    “有時候僅僅一個細節便能夠影響到一個家族的未來,要查探清楚!”葉晨同樣凝重道。

    “恩!”葉冷和葉無雙同樣點頭道,對此,葉晨則是輕輕一笑,起身,站在窗戶旁望著那飄『蕩』雪花的天空,輕聲喃喃道:“挨打不還手隻能漲了對方的氣焰,襲擊城市的計劃可以緩一緩,關鍵可是解決帝都產業的問題!”

    “解決?”葉無雙不由疑『惑』的望著葉晨,對此,葉晨則是淡淡道:“當初那些世家是如何打壓家族的?”

    聞言,葉無雙和葉冷兩人皆是流『露』出一絲疑『惑』,葉晨說完便未出聲,極為隨意的飲酒著,整個閣樓內皆是飄『蕩』著濃厚的酒香!

    數息之後,葉無雙猛然抬起頭,沉聲道:“家主可是要對他們采取經濟攻略!”

    “光腳不怕穿鞋的,正如你所言家族的根基是在落霞城,而其餘三大世家的根基則是在帝都,以往家族在帝都的產業皆是呈負收入,,縱然失去了這些產業,家族反而還能節省一些開支,魚死網破的結果我們可是接受的了,而那三大世家不知能不能接受的了!”擦拭掉嘴角的酒水,葉晨淡淡道。

    “而且三大世家的大部分產業皆是在帝都,恐怕三大世家所受的損失比我們更大!”聞言,葉無雙眼前不由一亮。

    “不過縱然如此恐怕也無法阻止他們繼續派人對坊市襲擊,不僅如此,我們這麼做恐怕還會刺激到他們!”葉冷語重心長道。

    “,要的便是他們派人來,消弱對方的勢力又讓對方不敢有任何舉動不是很好玩嗎?”葉晨嘴角牽扯出一絲冷笑。

    “家主,是要派人埋伏在坊市,不過以家族在帝都的那些子弟根本無法剿滅那些襲擊者!”葉無雙話還未說話,猛然一頓,旋即沉聲道:“家主不知是要派誰前往帝都呢?”說到這個地步,葉無雙或多或少也的能夠猜測出葉晨的想法。

    “,我和葉流蘇他們三人以及暗衛軍第七隊!”葉晨轉身對著二人道,語氣極為堅定道。

    “四名氣武境武者?”葉無雙眉頭微皺,眼神閃爍,數息後才再次出聲道:“根據羽化樓傳來的情報,那三家的氣武境武者數量皆是在十五名以上,家主為何不帶星辰樓成員前往,這樣不僅能夠緩解家族坊市的危機,同樣也能夠檢測那三人對家族的忠心?”

    “無需如此!”葉晨輕微搖頭,放下酒壺,雙手負背,轉身望著那窗外的雪景,淡淡道:“既然那三家是私底下襲擊,想必也會將全部氣武境武者派出,而且此次計劃最重要的便是保密,因此,我等的行蹤不可泄『露』!”

    “不可泄『露』行蹤?”原本一直沉默的葉冷突然出聲問道,眼角間也隨之浮現出一絲疑『惑』。

    “恩!”葉晨並未向二人解釋為何不能暴『露』行蹤的理由,繼續道:“而對於其他城市產業的血洗可以緩一緩,避免打草驚蛇!”

    在某種程度上葉晨還是具有獨裁的傾向,因此,葉無雙和葉冷兩人並未反對葉晨的這個計劃,反而在思考這個計劃的可行『性』。

    “明日我便離去,同時你安排下葉流蘇以及暗衛軍第七隊秘密潛行出落霞城!”見二人並未反對這個計劃,葉晨嘴角處浮現出一絲笑意。

    “明日便啟程,時間可能會緊迫點?”葉無雙劍眉微皺,語氣有點為難道。

    “我明日啟程,而葉流蘇他們可以拖到後天!”對此,葉晨倒是不厭其煩的解釋道。

    “那約定的地點在哪?恐怕落霞城周圍或多或少有那些世家的探子!”事情考慮周全儼然成為了葉無雙的處事方式。

    “無需!”聞言,葉晨輕笑搖頭,再次握住那酒壺,道:“我和他們分開行動,,年輕人總的要獨當一麵方能成長,葉流蘇他們便是如此!”

    年輕人?見鬼,搞得你不是年輕似的,葉冷嘴角微揚,眼神略顯怪異的望著葉晨,不過說到葉晨的處事方式還真的不像一個年輕人。

    “我離開的這段時間葉家便需要你們多費力了!”葉晨轉身背對著二人道,也不待二人回答便朝前邁出一步,身形徒然消失在閣樓之內,見此,葉無雙和葉冷皆是苦澀一笑,最後還是葉冷輕歎道:“無雙小子你得多費力了,這葉晨是甩手掌櫃當上癮了!”

    離開閣樓之後,葉晨直接便朝蘭姑所在的庭院行去,明日一去帝都,葉晨不知自己何時才能歸來。

    直到深夜,蘭姑所在的庭院才熄燈,葉晨輕輕推開木門,身形閃躍而出,望著身後的庭院,眼中閃過一絲不舍,想起剛才蘭姑和第二夢那不舍的表情,葉晨心中不由一陣溫馨,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無疑是在這個世界上有人時時刻刻掛念著你。

    今夜,依舊注定是一不眠之夜,葉晨離開蘭姑所在的庭院後便朝慕辰所在之處走去,銀白『色』的月光之下,一道孤寂的身影站在偌大的庭院內,尖銳的破風聲不時響起,緊隨而來的便是數道冷光,望著那熟悉的一幕,葉晨輕輕一笑,雙腳點地,身形躍出,最後落在庭院內。

    慕辰也注意到葉晨的到來,並未停下手中的劍,背對著葉晨道:“來了!”

    “恩!”目光越過慕辰的身影落在那墓碑上,數刻之後,葉晨才出聲道:“明天我要去帝都一段時間,你呢?”

    停下揮劍,慕辰略顯沉默之後才出聲道:“此次我便不陪你去了,因為她在這,我不想讓她獨自一人留在這!”說此,慕辰那空洞的目光也落在墓碑上,正如他所言,他不想讓慕葉孤零零的一個人在這,頓了頓,慕辰繼續道:“一路小心!”

    “恩!”對此,葉晨倒是沒有失望,笑道:“在我離去之後,蘭姑她.....”。

    葉晨還未說完便被慕辰打斷道:“除非跨過我的屍體,否則誰也不能動蘭姑!”

    聞言,葉晨並未多言,從麒麟戒中取出數壇酒扔給慕辰,慕辰也不多言,抓起一隻酒壇,仰天朝著口中灌起來。

    葉晨同樣抓起一隻酒壇仰天朝口中灌起來,二人也不知喝了多少壇酒,滿地堆積了酒壇,酒香隨著微風朝四周飄『蕩』,二人也漸漸的醉了,臉上也出現了一絲緋紅,寒風陣陣,整個庭院隻剩下那連續不斷的流水聲。

    當晨曦地第一縷陽光臨照在庭院處時,兩道身影姿態異常難看的躺睡在冰冷的地麵之上,清晰的呼吸聲在庭院內回『蕩』,緩緩地睜開雙眼,看著有些微微刺目的太陽,葉晨起身,望著依舊熟睡的慕辰,輕聲喃喃道:“天亮了,該走了!”

    邁出數步,指尖劃過那冰冷的墓碑之後,葉晨身形猶如一道長虹般直『射』天際!

    

Snap Time:2018-04-24 16:52:06  ExecTime: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