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一十九章我的執著你的承諾

  
  第三百一十九章 我的執著,你的承諾
  夜幕始終便是無聲來臨,遠遠望上去那白茫茫的大地與漆黑的天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晚風中那飄『蕩』的燭火猶如指引遊子回家的明燈般,縱然那寒風漸大,那燭火依舊傲然的飄『蕩』著。
  推動著輪椅,葉晨望著眼前一座看起來並不宏偉然而卻有種大氣的感覺。
  望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庭院,葉晨眼中浮現出一絲追憶之『色』,很多年前他便是居住在這堙A不過後來被葉家長老閣趕到那下人的庭院,然而如今再次站在這婺面嶉o找不到當初的那種感覺,原來最熟悉的事物也抵不過歲月那一把無情的刀。
  寒風中,在那閣樓前燈光略顯暗淡,然而三道身影還是依稀可見。
  腳步略顯一頓,葉晨的眼神當觸及其中的一道身影時,目光也變得柔和下來。
  無論何時何地那道身影所在的地方便是家,推動著輪椅,葉晨大步流星的朝前跨出數步。
  門前,兩名大漢身著泛著冷光的盔甲,眼神極為淩厲的望著前方,顯然是這座庭院的守衛。而在兩名護衛之間則是一名『婦』女,身著樸素的衣裙,少許白發在那滿頭青絲中顯得如此醒目,赫然是蘭姑,當葉晨二人的身影出現在蘭姑的視線之中時,臉上也隨之綻放出發自內心的笑容。
  而站在蘭姑旁的兩名護衛則是麵『色』恭敬的單膝著地,喝聲道:“屬下見過少家主!”
  對此,葉晨則是隨意道:“起來吧!”說完,葉晨便對蘭姑笑道:“好不容易出關,肚子餓死了!”
  “對!對!肚子餓死了!”第二夢那清澈的眼眸在漆黑的夜晚中猶如天空上的星辰般明亮,俏皮道。
  蘭姑憐愛的望著第二夢,起繭的右手拍打掉第二夢秀發上的雪花,輕笑道:“好!隻要小夢兒想吃什麼,蘭姑就做給你吃!”
  “蘭姑天涼了,進屋吧!”葉晨將背後的披風解下係在蘭姑的身上,同時拉著蘭姑的手朝庭院內走去。
  在兩道極為恭敬的目光中,葉晨三人的身影也漸漸消失在那微弱的燈光中,竊竊私語聲也在兩名護衛手中傳開:
  “嘖嘖,這家主當真是年輕有為,而且還沒有絲毫年輕人所具有的驕躁!”
  “那是!你也不看看家主是什麼人!他可是我們葉家的天才,是我們葉家的驕傲!”
  寒風中,這竊竊私語聲雖小,然而以葉晨的實力自然能夠極為清晰聽到,對此,葉晨則是淡淡一笑,曾幾何時,這兩名護衛還是對自己冷嘲熱諷,然而如今卻誇讚起了自己,現實永遠便是如此骨感,強者永遠是受人尊敬,弱者永遠都是受人欺辱。
  還未邁入屋內,一道極為誘人的菜香便撲麵而來,望著那桌上冒著白氣的飯菜,葉晨不由感到一陣溫馨。
  不過在桌旁則是有一道倩影,如墨長發極為自然的垂在腰間,盡管隻是坐在椅上,然而這姿勢卻絲毫不能掩蓋那傲人的身軀。
  腳步聲漸響,燭火下,那張略顯蒼白的俏臉也隨之抬起,那雙美眸中也流『露』出一絲欣喜之『色』,如仙悅般的聲音隨之飄出:“葉晨,你出關了!”
  “恩!”望著眼前這位自己名義上的姐姐,葉晨則是輕輕應了一聲,對此,葉慕婉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黯然神『色』。
  見此,蘭姑拉扯著葉晨的手以及推動著輪椅,隨後將房門關上,輕笑道:“小姐,少爺,還有小夢兒你們三人先吃,我再去熱幾個菜!”
  望著那滿桌的酒菜,葉晨食欲也不由大開,對著蘭姑笑道:“這些菜夠了,蘭姑你也別忙乎了,坐下來一起吃!”
  “這哪能夠啊!少爺你最愛的菜我還得去熱下,還有少爺平日堻抪R的鴿子粥!”蘭姑直接忽視掉葉晨的勸說,隨手抓住掛在牆壁上的圍裙朝內屋走去,對此,葉晨也不再阻止,輕緩的將輪椅推到桌椅旁,第二夢則是甜甜的對葉慕婉一笑便開始風卷殘雲的消滅眼前的飯菜。
  對此,葉晨也極為自然的坐下來,右手處依舊握住白『色』瓷壺,目光則是落在內屋那忙碌的身影上。
  不經意間蘭姑眼角間的皺紋皺的更深,而那滿頭青絲在也浮現出少許白絲,不經意間,我在慢慢年輕著,而你卻慢慢變老著,葉晨輕微一歎,有多少人,為了追求所謂的實力忽略了那些一直在身邊照顧自己的親人,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這淺白的道理葉晨還是明白的。
  有時候他們需要的僅僅隻是親人的陪伴,而不是需要那宏偉壯觀的閣樓以及那無數的財富。
  放下酒壺,葉晨對著葉慕婉以及貪吃的第二夢一笑,起身朝內屋走去,數刻之後,屋內就響起了蘭姑那歡快的笑聲以及木頭燃燒發出的劈啪聲。
  數刻之後,滿桌飄『蕩』著誘人香味的酒菜在第二夢的眼前浮現而出,一場溫馨而又簡單的晚餐也隨之開始。
  在晚餐上,葉晨也沒有拉扯什麼家族以及修為上的問題,反而則是和蘭姑拉扯家常,比如最近豬肉漲價了,天氣反複無常之類的。
  在葉慕婉那詫異的目光中,葉晨則是越談越起勁,直到夜深了,葉晨才幫蘭姑收拾滿桌的盤子。
  見此,蘭姑自然不讓,目光瞥見著麵帶笑意的葉慕婉,輕聲笑道:“夜深了,你也送送下小姐!”
  對此,葉晨也無奈點頭,對依舊拿著一雞腿大啃的第二夢笑道:“小夢兒,吃就要吃的有風度!”
  聞言,第二夢沒好戲的白了葉晨一眼,鄙視道:“老師你剛才的吃相也不咋樣!”
  對此,葉晨隻能無奈搖頭,反而在旁的葉慕婉抹嘴一笑,起身,葉慕婉對在內屋忙碌的蘭姑道:“蘭姑,我回去了!”
  “小姐,路上小心點!”內屋傳來蘭姑的聲音,聞言,葉慕婉兒則是應了一聲便朝庭院外走去,葉晨也緊隨在後,剛剛邁出庭院外,冷冽的寒風便撲麵而來,卷起兩人額前的長發,在兩名守衛的注視之下,葉晨以及葉慕婉的身影漸漸消失在石道上。
  冬天的夜晚總是顯得如此冷清,縱然在人員眾多的葉家莊園也是如此。
  遠處燭光閃爍,望著近在此尺的佳人,葉晨也不知說咋,指尖浮現出少許真氣,真氣在指尖不斷變化著,顯然葉晨又在加強自己對真氣的控製力度。
  靜靜的走在一起,兩人之間什麼都沒有說,隻是那樣靜靜的走著。月光,透過那光禿禿的樹杆,投影在兩人身上,在地上留下一雙斜長的人影。
  數刻之後,葉慕婉停下步伐,看著天上的明月,輕聲道:“雪花飄落,飄落的卻是人生,今夜的月光少了冷意,卻多了一絲暖意。”
  雪花慢慢的飄落於夜『色』下,聞言,葉晨微微抬頭看了看天際的明月,今夜的月『色』很美麗,那銀白的光華揮灑四野,像一層朦朧的白霜。
  “明日我便要走了!”足久之後,葉慕婉才輕聲道,聲音猶如那傾斜而下的月光般柔和。
  聞言,葉晨臉『色』依舊,則是輕聲問道:“去哪?”
  “劍神門!當初我父親召我等回來的時候,我便向師傅請了數月的假!而如今也是回去的時候,經曆這麼多劫難,我也發現原來當初自己頗為自豪的修為在真正強者麵前顯得如此不堪,葉家不僅僅是你一個人的葉家,我也想要為葉家奮鬥!”月光之下,那道白『色』身影仿佛和滿地白雪融合在一起。
  “其餘拜入劍神門的子弟也要離去嗎?”見葉慕婉兒點頭,葉晨沉聲道:“那一路順風!”
  “恩!”葉慕婉再次沉默不已,兩人再次靜靜的朝前行去,數刻之後,葉慕婉再次出聲道:“希望我回來之後能夠看見如今的你!還有,如果除了不必要的殺戮,還是少點殺戮,你不該承受那些罵名,你的劍同樣也不該染那麼鮮血!”
  聞言,葉晨抬頭,望著天上的明月淡然道:“在蝶的眼中,花是天使,因為花給予她生命的甘『露』.在花的眼中,蜂是摯友,因為蜂給予她生命的延續。葉慕婉,在你眼中劍又是何物。”
  葉慕婉眼神有點『迷』茫,雙眼緊盯著葉晨的雙眼,直至清明,彎下身,拾起被白雪遮蓋的枯葉,輕『吟』著;“朝陽與落日總是更能令人感動,隻因那一刻他正午的鋒芒熔成了圓潤的輝光,而劍也是同樣令人感到,他能夠救人。”
  聞言,葉晨淡然一笑,同樣拾起地上被雪花覆蓋的枯葉,再次放開枯葉,枯葉隨著寒風朝遠處飄落,如蝴蝶一般翩翩起舞,葉晨緊盯著那一片枯葉淡然道:“我的劍是執著,有了執著,生命旅程上的寂寞可以鋪成一片藍天;有了執著,孤單可以演繹成一排鴻雁,執著於殺。終有一天,執著的劍會劍問九霄.”
  葉慕婉聞言,看著葉晨,眼神中閃過一絲奇異的光芒。看著葉晨嘴角處那淡然而又自信的微笑,葉慕婉輕聲道:“執著於殺,終有一天成淪於殺戮。”
  葉晨看著葉慕婉那淡雅如仙的眼睛,淡然道:“倘若有一天,我真沉淪於殺戮,你就殺了我。”
  葉慕婉看著那道柔和的眼神,心媟L微有些驚顫,這一刻她的心似乎想要逃避。避開那道的眼神,葉慕婉在心堙A微微輕歎了一聲。抬頭,看著那柔和的銀月,堅定道:“倘若你沉淪於殺戮,我會殺你,真的會殺了你。”
  沉淪於殺戮,葉晨一陣苦笑,感悟忘我劍意之後,他如今也漸漸感受到那意境對他的影響,時而精神恍惚,時而陷入殺戮的海洋中,或許有一天自己真會沉淪於殺戮,對著葉慕婉微微點頭,當初既然選擇了忘我劍意,就要承受。
  “我走了!”說完,葉慕婉的便朝前邁出一步,身形徒然消失在黑夜中。
  輕柔的聲音,在樹林中,慢慢飄散。那一道閃逝而過的白『色』身影,為這美麗的夜『色』平添了幾分美麗。
  銀光之下,葉晨則是依舊靜靜的站在原地,一絲殺意在他的臉上浮現而出!
  “唉!隨著晨小子對意境感悟的加深,這意境也漸漸開始影響他!”麒麟戒表麵紅光陣陣,火麒麟低沉的聲音隨之響起......
  

Snap Time:2018-10-22 15:40:53  ExecTime:0.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