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一十八章丁香花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丁香花

    雪花灑落滿地,琴聲也隨之頓住。

    按住琴弦,葉晨目光的望著那孤零零的墓碑,久久未出聲。

    左手從衣袖中探出,慕辰的指尖輕輕的從墓碑上滑過,那間,灰塵飛舞。當指尖劃下後,一朵朵綻放的丁香花在墓碑上麵浮現而出,而慕辰的眼神始終那麼空洞的望著墓碑,沉聲喃喃道:“今天是小姐的生日,她的二十歲生日,那時候她就說她二十歲的時候一定要躺在丁香花的花海中!”

    慕辰的聲音略顯沙啞,聞言,葉晨身形一震,眼眸微抬,望著那白茫茫的天空。

    寒風依舊在咆哮著,庭院中拿孤零零的梨花樹被刮的東倒西歪,冰霜灑落滿地。

    那飄落的雪花緩緩聚集在一起,天際處那雪花猶如組成了一道倩影,葉晨便是這麼平靜的望著天際,眼前也浮現出一道倩影。

    情淚從慕辰的眼角滴落,淚水還未落地便化成冰晶灑落滿地,冰晶落地,叮咚叮咚的聲響隨之而起。

    右手提劍,慕辰目光呆滯的望著前方,身體本能的繼續延續那動作,出劍,收劍,劍風激起雪花一陣『蕩』漾。

    輕歎一聲,葉晨此刻也是滿腔愁緒,那個女子雖然走了,但是始終在他心中留下了一道倩影,揮不去,抹不掉的身影。

    左手從懷中掏出白『色』瓷壺,葉晨仰天長飲數口,右手隨意撥動著琴弦。

    砰!白『色』酒壺從手中滑落,修長的雙手再次落在銀弦之上,萬千思緒盡付指尖,雙目緊閉,葉晨腦中不禁浮現出一開滿丁香花的山坡,而一道倩影則是立於那山坡之上,不經意間,葉晨雙手猶如流水般在銀弦上撥動,而琴音也如流水般傾斜而下,飄『蕩』而出。

    在第二夢那沉醉的目光中,葉晨嘴唇輕顫著,沙啞的聲音飄『蕩』而出,盤旋於在庭院的上空。

    “你說你最愛丁香花,因為你的名字就是它,多麼憂鬱的花,多愁善感的人啊!當花兒枯萎的時候,當畫麵定格的時候,多麼嬌嫩的花 ……

    那墳前開滿鮮花是你多麼渴望的美啊 !

    你看那滿山遍野

    你還覺得孤單嗎 ”歌聲沙啞無比,然而卻讓人不由沉醉其中,慕辰也停止了揮劍,目光空洞的望著那墓碑。

    數刻之後,歌聲漸去,琴聲也被那寒風的咆哮聲已經淹沒掉,葉晨那揮舞的雙手也隨之頓住,眼神頗為複雜的望著那墓碑。

    第二夢依舊沉醉在葉晨的琴聲以及歌聲中,她的眼前仿佛浮現出一開滿丁香花的山坡以及山坡那上孤零零的墓碑。

    起身,將古琴放在第二夢身前的琴架上,葉晨從麒麟戒中取出兩壇酒,直接遞給慕辰。

    接過酒壇,慕辰鼻子靠近壇口便聞道一股濃香的酒味,拍開了酒壇,也不說話,仰首朝著口中倒去。

    古人說借酒消愁,葉晨同樣未出聲,拍開酒壇,仰首朝著口中倒去。

    真氣至二人的手心處浮現而出,白氣至壇口浮現而出,緊隨而來的便是極為濃厚的酒香。

    “我也要喝!”清婉的聲音至第二夢嘴中飄出,第二夢那清澈的眼眸緊緊盯著葉晨手中的酒壇,兩眼發亮。

    對此,葉晨則是狠狠的瞪了第二夢一眼,左手輕輕刮了第二夢的鼻子,老氣橫秋道:“你一小屁孩喝什麼酒!”

    被葉晨眼神瞪著,第二夢同樣絲毫不懼瞪著葉晨,極為不服氣道:“老師你自己不也是一個小屁孩!”

    對此,葉晨一陣無語,人家說的倒是真實,居然說不過,葉晨也懶得理會,再次仰天長飲著。

    濃香的酒味一壇烈酒所散發出來的,濃烈的酒『液』落入喉中,便好像化作了一團烈火,在胸腹間燃燒起來,還沒有喝兩口,葉晨就忍不住的咳嗽起來。

    這等烈酒縱然是慕辰也忍不住咳嗽數聲,臉『色』漲得通紅,然而慕辰依舊仰天長飲著。

    對此,葉晨則是抹嘴一笑,右手一揮,二十餘隻酒壇出現在地上,濃濃的酒香溢出開來,整個庭院內到處都是酒味。

    再沒有說話,葉晨抓起了一隻酒壇,仰天朝著口中灌起來,酒不醉人人自醉!

    慕辰眼神依舊空洞,同樣拍開酒壇,仰首朝著口中倒去,整個庭院之內,隻有連續不斷的流水聲不斷地響起。

    此刻,酒壇飛舞,酒香四溢,醉了便舞劍,毫無章法的劍法的葉晨的手中施展開來,今日酒醉,葉晨異常的平靜。

    沒有殺戮,沒有陰謀,沒有劍道,有的隻是平靜的心,放任心境,打開心神,清清楚楚地感受著此刻自己的每一分變化,非是境界的提升,這一刻在葉晨身上同時發生了一股玄奧的變化,這瞬間心境的升華,似乎融入了周圍的虛空。

    漸漸葉晨醉了,步伐虛浮,揮劍也雜『亂』無章,一手持劍,一手抱握著酒壇,眼神有些『迷』醉。

    葉晨也醉了,眼神逐漸的『迷』離起來,不由長嘯道:“君去,我未去,念君,不見君,日日思君,睹物思人!”

    此刻,葉晨終於放開心中的結,當初慕葉離去的心結借此刻的醉酒也解開來,一時間,慕辰整個人看起來更加的灑脫淡然,多了一絲隨意與不羈,但是雙眼中依舊是帶著無盡的空洞,兩種不同的氣質令慕辰更加的引人側目。

    默默在你身後守候的我,多想看到你不經意的笑容,或許我的心你不懂,但我會一直守候著。就算要我知道我永遠隻是單戀,我也不會放棄對你的執著,我會一直守候…或許你會覺得我很笨,但我決不放棄,慕辰漸漸醉了,同樣舞著劍,最後倒在那墓碑上。

    酒壇滑落至地化作滿地碎片,酒水也被冰凍成冰晶,擦拭掉嘴角的酒水,葉晨望著那已經沉睡過去的慕辰輕輕一歎:“好好休息!”

    很難想象一個人能夠堅持將近半年不眠,幾乎不分晝夜的揮劍者,彎下身抱起慕辰朝茅草屋走去。

    數息之後,葉晨方才從屋內走出,腳步依舊虛浮,雖如此,葉晨頭腦依舊保持一絲冷靜,身為殺手,無論都要保持一份冷靜。

    隨手拍打掉第二夢肩膀處的雪花,葉晨將古琴係在自己身後,望著滿地的狼藉,輕輕一笑,推動輪椅朝前走去。

    真氣至掌心處浮現而出,一股熱流在第二夢的身前環繞著,第二夢那被凍得發紅的臉也稍微緩解。

    “怎麼不在自己庭院彈琴跑到這來了!”葉晨語氣輕柔道,對於第二夢他的語氣始終這麼輕柔。

    “在庭院總是顯得孤寂,以前在竹林的時候還是能夠聽到她們的輕笑聲,而在這卻安靜的可怕!所以就跑到老師居住的地方來了!”第二夢輕吐下舌頭,同時好奇的目光不由打量著周圍那些宏偉壯觀的閣樓以及那些威風凜凜的冥衛軍。

    “你姐姐沒陪你嗎?”葉晨輕笑著,不過話出便不由暗罵自己傻,道:“你姐姐最近修煉還是那麼拚命嗎?”

    “恩!”說起綺夢,第二夢臉上便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一絲驕傲,傲然道:“姐姐說了身為暗衛軍的都統自然要拚命修煉!”

    對此,葉晨眼前不禁浮現出綺夢那英姿颯爽的身影,暗衛軍的四名都統在隨葉文入廢域之後便猶如人間蒸發般,顯然是九死一生。

    因此,在葉晨的提議之下,暗衛軍重新又選擇了四名都統,而這綺夢便是其中之一,如今綺夢儼然已是煉武三層,葉晨相信她突破煉武也是指日可待。

    “老師,我發現你越來越不負責任了!好久沒教過我琴藝了!”第二夢語氣頗為不滿道。

    “這不是找你了嗎?”葉晨輕笑搖頭,雪花依舊在飄『蕩』著,兩人的身影便一直順著石道朝前走去,最後雪花也淹沒了兩人的身影。

    石道上也響起第二夢那清婉的聲音,對於數月的琴藝的疑『惑』在此刻無疑爆發開來,葉晨也盡數耐心答複。

    風雪依舊,在那寒風的咆哮聲,少女的輕笑聲顯得如此悅耳......

    

Snap Time:2018-04-22 05:23:54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