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一十七章意境


    第三百一十七章 意境

    漫天雪花,在白茫茫的世界中葉晨的身影顯得如此醒目。

    火麒麟的身形漂浮至葉晨的身旁,望著眼神越來越堅定的葉晨,輕聲道:“感悟意境了!”

    “恩!在那一那,我仿佛進入一種玄奧的感覺之中!縱然我如何去回憶,我也記不起剛才的感覺!仿佛什麼都忘記了!”葉晨輕念著。

    說著說著,葉晨眼神也變得淡漠無比,在此刻,葉晨整個人氣質仿佛都發生了變化,淡漠一切。

    雙手負背,火麒麟同樣抬起頭望著那天空,輕歎道:“大陸上最強的意境有其三,唯我,唯情,無我,意境萬千,然而始終有種意境卻被人遺忘,那便是忘我意境,葉晨,或許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忘我意境不是你能夠承受的起!”

    “忘我意境?”葉晨別過臉望著火麒麟輕聲喃喃道,旋即眼神一凝,淡淡道:“為何?”

    雪花飄落至火麒麟的上方化作白氣消散掉,火麒麟所站之處的積雪皆是融化開來,一團白氣包裹住兩人的身形。

    然而在白茫茫的一片中,火麒麟那雙眼顯得如此醒目,頓了頓,火麒麟沉聲道:“感『性』被完全壓抑,理『性』主導思維。這便是忘我意境,曾幾何時,四代感悟的便是忘我意境,然而隨著月琴韻的出現,四代的意境也隨之出現,或許正是因為這樣四代才葬身於域外戰場!”

    “理『性』主導思維嗎?”葉晨輕聲念著,見此,火麒麟繼續道:“忘記痛苦,甚至忘記一切的情緒,戰鬥中忘記自我,忘卻招式,思路,恐懼,武神大陸不缺少那些天才,然而那些進入忘我意境中的人到最好無一不沉淪在殺戮中!殺戮,在忘我的世界中除了殺戮還是殺戮!葉晨這是你承受不起的!”

    “殺戮嗎?,我始終不討厭殺戮,同樣我也不會讓殺戮主宰著我!”這次第一次聽到火麒麟稱呼自己的名字,由此可知此事的嚴重『性』,頓了頓,葉晨臉『色』同樣凝重的盯著火麒麟,沉聲道:“忘我是孤獨中尋求的寧靜,,我不懼!”

    見此,火麒麟也不再勸阻,隻是極為複雜的輕歎一聲,當初葉晨走這條路不就是因為自己的引導嗎?

    起劍,出劍,葉晨的身形再次舞動起來,火麒麟見此也退到一旁,眼神複雜的望著手上的玉佩,語氣極為複雜道:“四代難道你留下這股劍意便是要引導葉晨進入忘我意境嗎?”說完,一道『迷』『迷』糊糊的聲音在火麒麟的耳旁響起,但是隨即又消散掉。

    長劍揮舞,無數套劍技在葉晨的手中施展而出,葉晨也再次進入那張玄奧的感覺之中。

    殺氣彌漫,葉晨漸漸的忘記了自己,甚至忘記了整個世界,眼中唯獨手中的劍,清澈的眼眸中時而出現堅定之『色』,時而浮現出『迷』茫之『色』。

    “沒想到他會在這個時刻感悟到意境,唉!”火麒麟輕輕一歎,化作一道長虹朝葉晨手上麒麟戒激『射』而去,最後沒入在麒麟戒內。

    風雪依舊,白茫茫的世界中那道身影獨舞著,遠遠望上去那道身影顯得如此孤寂。

    祖閣方圓數之外並未其他建築,遠遠望上去,整棟祖閣猶如一柄直刺蒼穹的利劍般。

    宏偉壯觀的閣樓林立,藏書閣的頂端,一道倩影傲然而立,寒風卷起雪花同樣也吹打著那一襲如雪的白『色』長裙。

    倩影清瘦,那如雪的肌膚略顯蒼白,葉慕婉便這麼靜靜的望著,在她的視線之中,那咆哮的風雪漸漸的淹沒掉了葉晨的身影。

    “為何如今的你依舊如此拚命?”葉慕婉輕聲喃喃道,語氣極為低沉,眼中終究浮現出了一絲不忍之『色』。

    不過當初葉晨對她說的那番話始終盤旋在她的腦海中,數刻之後,葉慕婉輕歎一聲,苦澀道:“葉晨你真的被寂寞所埋沒了!”

    話語未落,葉慕婉的身形便輕飄飄的落於雪地之中,雪地處兩道車輪滾過的軌跡浮現而出,赫然是葉天。

    雪花依舊落滿了葉天的全身,葉天的目光同樣是望著祖閣所在的方向,此刻他才知道自己不僅僅在天賦上與葉晨有著差距,縱然是在努力上麵同樣存在著差距,輕歎一聲,葉天語氣略顯低沉道:“或許就是這樣,他始終能夠將同齡人拋在身後,連讓人追趕的機會都沒有!”

    葉慕婉來到葉天身旁,拍打掉葉天身上的雪花,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惋惜之『色』,在這樣的年華卻要麵對下輩子隻能在輪椅上過的殘酷事實。

    察覺到葉慕婉臉上的憐惜,葉天輕輕搖頭,拍著葉慕婉的手背笑道:“我沒事的,姐!”

    “恩!”葉慕婉則是輕輕一笑,轉身推動著葉天的輪椅,咯咯聲隨之響起,兩人的身影也隨之消失在風雪之中。

    寒風卷起滿地的雪花,雪花飄『蕩』,隨風落在天際處,石道旁的樹枝上掛著冰霜。

    然而在此刻,一道悠揚清婉的琴聲隨之響起,猶如春風般拂過這白茫茫的世界,仿佛宣示著春季的到來。

    琴聲猶如帶著一股安撫人心的魅力,那些忙碌的葉家子弟各個臉上流『露』出笑意,琴聲在葉家上空盤旋著,壓過了那寒風的咆哮聲。

    雪影之中,葉晨的動作依舊一如既往般的流暢,同時,葉晨嘴角處也浮現出一絲笑意。

    很久以前,他便是這樣安靜的舞劍著,而她同樣在安靜的撫琴著,而在那個庭院之中,那道身影也是如此。

    琴聲時而低沉,時而高昂,而葉晨的劍式同樣變化不定,當琴聲頓住的時候,葉晨的身形也隨之頓住,轉身,望著那琴音的來源處。

    收劍,葉晨嘴角牽扯出一絲笑意,然而眼神卻一直那麼淩厲,身形朝前一邁,徒然暴『射』而出。

    依舊是庭院,院子那一棵梨花樹已經掛滿了冰霜,整個庭院空曠曠的,唯獨那醒目的墓碑落立著。

    雪花落在墓碑上,那一道身影依舊在不知疲憊的出劍收劍,而在庭院的中間則是一道倩影。

    纖細的右手在琴弦處移動著,低轉清婉的琴聲飄『蕩』而出,葉晨的腳步也隨之停住,這一刻琴聲驟然變化,琴聲時而如澗溪,蜿蜿蜒蜒、百折千回;時而如美玉,溫潤柔和,貼近心靈;高音處高亢衝天,低音處探幽觸底,短暫一曲卻將男女間那癡纏的情意體現的淋漓盡致。

    慕辰也停止了揮劍,耳旁環繞著那催人淚下的琴音,目光始終空洞的望著那冰冷的墓碑,一滴情淚從眼角滑落。

    “我不知為什麼我要落淚,僅僅因為有種心痛的感覺!”慕晨的聲音略顯沙啞,在琴聲中,他那空洞的目光難得有了一絲變化。

    琴聲依舊繼續,望著那一道身影以及那孤零零的墓碑,第二夢臉上間也浮現出她自己都讀不懂的黯然神『色』。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你無心,如那死水般!噠噠!腳步聲隨之響起,琴聲也隨之消散掉。

    第二夢停下手,望著那道站在庭院駐足相望的身影,輕聲喊道:“老師!”

    聲音甜美,猶如在這寒冷冬天刮來的一股熱流般,聞言,葉晨那淩厲的眼神隨之散去,眼神依舊柔和,正如當初那般。

    葉晨輕笑點頭,邁著大步朝第二夢走來,拍打掉落在第二夢身上的雪花,接過第二夢懷中的古琴,盤曲坐在雪地上,眼眸微抬,望著詫異的第二夢,葉晨輕聲笑道:“悲傷的琴音不適合你,真的不適合!因為你還是小屁孩!”聞言,第二夢臉『色』不由一紅,狠狠瞪了葉晨一眼。

    對此,葉晨則是輕輕一笑,雙手輕柔。左手灑意撥動著琴弦,清脆的琴音隨之響起,頃刻間,葉晨那修長的手指也隨之在銀弦處撥動起來,手指起落間連貫萬分,彈奏節奏仿如天成,自成一體。

    悠揚的琴音飄『蕩』而出,與第二夢那哀曲不同,琴音歡快,曲調舒緩,如歌如泣,讓人不由自主的沉醉其中。

    

Snap Time:2018-01-22 04:42:53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