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一十六章忘我


    第三百一十六章 忘我

    當堅持到一定地步時便成為了瘋狂。

    接連兩月,祖閣外界儼然是深冬,白雪紛飛,遠遠望上去儼然是一片雪白的世界。

    然而祖閣內,兩塊玉佩依舊懸浮在半空中,而葉晨則是光『裸』著上身,一道道白氣在他身體周圍浮現而出。

    右手有力的握住麒麟劍,此刻葉晨已經能夠在兩股劍意的壓製之下行動如常人般便利,此刻,葉晨的心神則是全部集中於麒麟劍之上,仿佛站在旁邊的火麒麟不存在似的,抬劍,出劍,收劍,行雲流水般的動作在葉晨身上體現而出,然而在數月以前,葉晨在這兩股劍意的壓製之下幾乎連出劍都是極為困難,站在一旁的觀望的火麒麟則是輕歎連連,此時此刻他真正體會到葉晨修煉的瘋狂。

    接連兩月幾乎將休息時間都當修煉來用,葉晨簡直過著無分晝夜的生活,縱然葉無雙幾人找過幾次,葉晨也是稍微了解情況之後便再次閉關。

    不過雖是如此,在無數資源的輔助之下,葉家可是呈現出欣欣向榮的局勢。

    葉晨修煉的瘋狂仿佛也在葉家子弟中傳染著,無數葉家子弟也是無分晝夜的修煉著。

    天外樓,當初葉晨寄予重望的葉家精英弟子組成的團隊,如今也是再次增加了兩名氣武境武者,因此,葉家氣武境武者的數量也再次突破了十,雖然數量依舊不如葉文掌權的時候,甚至連葉家達到巔峰時的零頭都不到,但是葉家眾人始終相信葉家會再次崛起。

    在葉家眾人的內心深處始終有一道身影的存在,那一道消瘦的身影便是他們心中的希望。

    而此刻葉家眾人心中的希望依舊在祖閣內廢寢忘食的揮劍著,直到夜幕降臨之後,葉晨方才停止了揮劍。

    滿頭已經是大汗淋漓,葉晨並指為劍,目光堅毅的望著那兩塊玉佩,在火麒麟那無奈的目光中,赫然一指指的點出。

    尖銳的破風聲在祖閣之內響徹而起,直到葉晨感覺全身一陣無力的時刻方才停止,一絲血跡順著指尖滴落,由此可知葉晨此刻全身上下承受的壓力有多大,全身的痛感猶如『潮』水般席卷而來,葉晨臉『色』慘白,毅然朝前連踏出數步,當踏到第十四步的時候,葉晨的身形方才無力的倒落在牆壁之上。

    大口大口的喘氣著,葉晨便起身而起,立刻盤曲而坐,再次修煉起來。

    唯獨這個時刻修煉的成效最好,葉晨絲毫不放過一丁點的修煉時間,數刻之後,葉晨猛然起身。身上的氣勢一如既往的淩厲,雙目緊閉,同時右腳朝前踏出數步,身形猶如一道清風般在祖閣內晃動著,此時此刻,葉晨已經化風訣那玄奧的感覺之中。

    直到清晨的第一縷光芒灑落在茫茫白雪之中時,葉晨的身形才緩緩停住,抬起頭,輕聲喃喃道:“又一天了嗎?”

    說完,葉晨再次握住麒麟劍,依舊做著出劍收劍那枯燥無味的動作,盡管如此,葉晨卻絲毫不感到煩躁。

    盡管接連數月猶如一個人置身於一個人的世界中,葉晨的心境卻始終未變,因為,他始終相信一句話,高手便是用無數寂寞堆砌而成的。

    倘若連修煉過程中的寂寞以及煩躁都承受不住,那就別當高手,也別幻想去當一名強者。

    刺出數百劍之後,葉晨猛然收劍,眼神『迷』茫的望著那兩塊玉佩,那兩股劍意如大山般壓在他的心頭處。

    數息後,葉晨猛然轉身,在火麒麟那詫異的目光中躍出祖閣,而此刻,祖閣周圍白茫茫的一片,絲毫不見一人影存在。

    天上的雪花依然在飄化成冰花無力掉落,發出滴答滴答的響聲,雪花飄落過葉晨俊秀的臉,雪花的冰冷絲毫影響不到葉晨,忽然葉晨抬起頭望著那無盡的虛空,眼中『露』出了一絲『迷』茫之『色』,葉晨便就這麼靜靜的站著,任憑雪花堆滿了自己的頭發。

    虛空中,無盡的雪花隨風飄『蕩』著,有的輕飄飄的落地,有的則是被寒風卷到天際處,不知飄向何方。

    曾經有人說過,這雪來生於無盡天際,而死於蒼茫大地,然而這其飄落的過程的人生,雪亦如此,人亦如此。

    這漫天飄落的雪花哪一片的軌跡是一模一樣的?曾經懂得的被埋葬在記憶深處,然而此刻又在葉晨心中複蘇。

    “靈『性』嗎?很久以前我便懂得了,多久以前呢?記得那時候葉文還未死!”葉晨輕聲喃喃道,眼中閃過了一絲異常之『色』,手中的劍飛快的劃過一朵劍花,動作流暢無比,隻是葉晨總感覺些什麼似的,不斷的重複著剛才的動作,劍不斷的往前刺去,雙眼緩緩的閉上,腦中出現了那漫天飛雪的畫麵,而自己的劍不斷的往兩隻飛雪刺去,但總是那飛雪總是被寒風卷起,臉上出現豆珠大的汗水順著臉頰緩緩滴落,化作一顆顆冰粒砸落在地。

    “叮叮叮”冰粒砸地聲響起,葉晨腦中閃過一道靈光,記憶如『潮』水般席卷而來,當初那神秘男子萬劍齊下的畫麵再次浮現在葉晨腦中,揮不去,抹不掉,,全身滿是殺氣騰騰,葉晨手中出劍的速度突然慢了下來,沒有剛才的猛烈之感,多了一絲瀟灑之『色』,麒麟劍如羽『毛』般輕巧毫無重量隨意翻騰起著,腦中的畫麵一邊,劍緩緩的刺出,無數片雪花仿佛自己撞到劍尖似的,撞到劍尖上,雙眼緩緩睜開,臉上多了一絲笑意。

    而此刻火麒麟的身形也從祖閣外浮現而出,望著雪地上的葉晨,眼中不經意浮現出一絲詫異以及複雜。

    微微一竄,葉晨從地上躍起,左手輕輕的撫『摸』著麒麟劍的劍身,眼中流『露』出了一絲憐惜之『色』,自語著:“相傳劍神獨孤求敗,一人一劍行走天下,欲求一敗而不得,英雄肅首,長劍空鳴,隻好仰天長嘯葬寶劍,神雕相伴渡餘生。已悟盡,劍中乾坤;隻道是,寂寞無奈;樂往悲來,淒然傷懷。到最後,求敗之難難於上青天,側身西望長磋!他的劍意是獨孤,而我的劍意又是什麼呢?”

    微微抬起頭,望著那無盡的虛空,玉佩處傳來的兩股劍意始終在葉晨心頭環繞著,眼中『露』出一絲『迷』茫之『色』,二代的劍意代表了天下舍我其誰的霸道,四代的劍意則是代表了屠盡蒼生的殺戮,然而自己的劍意又是代表了什麼,殺戮嗎?像四代那般屠盡蒼生!霸道嗎?向二代那般雄霸天下,不,那絕非我劍意,我的劍不追求笑傲九天,不追求唯情的極致,我的劍隻追求殺戮的極致,殺我必殺之人。

    左手伸出,托住那飄落的雪花,葉晨輕念著:“有我之境,以我觀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無我之境,以物觀物,故不知何者為我,何者為物。”

    “兵無常勢,水無常形;運用之妙,存乎一心。與萬種招式尋破綻,在千般武藝中覽漏洞。以無招破有招,有我之境重招式,無我之境重運用”葉晨苦思了一會,才緩緩的吐聲道,葉晨眼神越發的堅定了,那兩股劍意依舊環繞在葉晨心頭,然而此刻他卻不在意了,傲然道:“一劍在握,我又何必追尋先人,我即無我,我即有我,我即自我,我即忘我。”全身的氣勢大盛,宛如出鞘的利劍,鋒芒畢『露』。

    空中飄『蕩』的雪花更大了,葉晨微微一起手勢,基礎劍法施展開來,這一套劍法連黃階高級的邊都沾不上。

    然而葉晨卻沉浸其中,沒有平日的故意而為之,有的隻是隨『性』而為,心到劍到,身影如蝴蝶般在飄落的雪花中翩翩起舞著,劍招變的更加圓滑,運用自如,沒有一點勉強的樣子,漸漸的在葉晨的身上出現了一絲飄逸氣質,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劍法漸漸的融入了周圍的環境之中,手上的劍招也開始悄然改變,陣陣的破空聲在劍的周圍響起,劍氣以劍身為中心四處翻騰著。

    劍隨著葉晨起伏的腳步不斷的隨著某種規律跳動,靈活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猶如麒麟劍已經化成了葉晨身體的一部分。

    在此刻,葉晨居然感到了麒麟劍那欣喜的波動,這一刻,他仿佛感到萬物的情緒。

    有時葉晨的身影如大海中的一片孤舟,不斷的搖擺著,好像隨時便會被一陣清風吹倒,但是有時葉晨的身影如大山般沉穩,雪地之上劍影飛舞,火麒麟便這麼靜靜的站在那觀望著,葉晨那飄『蕩』的黑『色』長發如春天的柳樹,透著一股別出一般的韻味,隨意的一劍卻透著無盡的瀟灑,無盡的飄逸。

    殺意彌漫!葉晨眼神淩厲無比,同時劍勢變的淩厲無比,宛如暴風雨前夕的平靜,不來則已。

    隨意的一劍依舊透著無盡的瀟灑,縱然那是殺氣騰騰的一劍,火麒麟也不得不輕歎道!

    劍風陣陣,雪花眨眼間便被粉碎掉,葉晨身影也變的快速無比,無數套劍技在葉晨手中施展開來,其中包括玄階劍技,但是更多的則是黃階劍技,倘若有熟悉藏書閣內武技的長老再次便會震驚的出不聲來,這藏書閣內的劍技幾乎在葉晨手中皆是過了一遍。

    寒風依舊咆哮著,火麒麟望著那道身影輕輕一歎,輕聲喃喃道:“還是走上了那條路!忘我嗎?”

    寒風夾著雪花打在葉晨的臉龐上,葉晨的身形也停下來,望著那龐大的祖閣,眼中盡是『迷』茫之『色』。

    不追求唯情的極致,不追求唯我的霸道,我即忘我......

    

Snap Time:2018-06-24 22:41:04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