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一十五章享受


    第三百一十五章 享受

    那一聲歎息猶如穿越空間般響徹在火麒麟的耳旁。

    靈魂力猶如『潮』水般充斥在整個閣樓內,火麒麟輕輕一歎,輕聲喃喃道:“依舊是殘念嗎?四代難道你真的死了?”

    在火麒麟看來世間最悲哀的事情便是當你一覺醒來時,然而往日那些熟悉臉龐也僅僅成為那些泛黃的回憶。

    火麒麟目光也隨之落在葉晨身上,見那柄細劍消失之後並未對葉晨造成傷害,火麒麟方才鬆了一口氣。

    突然,周圍的劍氣居然朝葉晨湧去,化作最純淨的靈氣進入到葉晨體內。

    一股靈氣風暴便在此閣樓內浮現而出,而隨著靈氣狂暴,閣樓內赫然發出一陣呼呼聲。

    葉晨身周,此時浮現著一層濃鬱的靈氣,整個人仿佛晶石一般絢爛,紅藍青三道光芒在葉晨身上閃爍不定。

    風神訣以及朱雀訣全力運轉,此時的葉晨心神前所未有的平靜,也許是剛剛經曆了數次生死,此時的他心境平靜猶如一潭死水,仿佛沒有什麼再能讓其產生一絲波瀾,然而,葉晨身形卻猛然一震,他驚喜的發現周圍傳來的靈氣濃厚的出乎他的意料。

    一道連綿悠長卻又無比精純的靈氣在葉晨體內流竄著,所過之處不斷滋潤著葉晨的經脈,遠遠望上去葉晨皮膚表麵散發著淡淡的白光。

    望著葉晨晶瑩如雪的肌膚,火麒麟輕歎連連,晨小子這皮膚是越發的好!

    “能否突破,便看此刻!”

    注視著那團龐大的靈氣能量,葉晨在心中輕歎道,同時,朱雀訣也瘋狂的在體內運轉起來。

    靈氣順著經脈越過百脈,直貫而下,直衝入丹田氣海之中,而此刻一聲清越悠揚的劍『吟』聲驟然在葉晨腦中響起,劍『吟』聲仿佛亙古便存在般。

    這股龐大靈氣能量,湧進氣旋,分成三股分別朝葉晨的真晶猛然撞上去,而此刻,一團血『色』火焰驟然浮現而出,包裹住那些靈氣,原本狂暴的靈氣也變得柔順無比,在朱雀訣的運轉之下,靈氣化作火屬真氣在經脈中遊『蕩』著,最後注入火屬真晶內。

    而那火屬真晶表麵則是光彩連連,體積也隨之膨脹數分,最後葉晨再次依照這種方法運轉風神訣以及爛的極點的水屬功法。

    此時此刻,葉晨已經沉醉在這種修煉的快感之中,那感覺猶如吸毒般令人『迷』戀。

    祖閣內,火麒麟望著那滿頭長發無風自飄的葉晨,臉上不經意浮現出一絲錯愕之『色』,以他的實力,自然是能夠感覺到葉晨如今正處於突破的邊緣。

    周圍的劍氣漸漸消散掉,而一道悠揚的劍『吟』聲也隨之響起,而隨著這道劍『吟』聲的響起,葉晨渾身氣勢猛然大漲許多。

    閣樓牆壁上的那些浮雕赫然消失不見,牆壁不再散發著光芒,火麒麟周圍那些火焰的光芒在此刻顯得如此醒目。

    “居然突破了,氣武三層!這修煉速度縱然放在數萬年那也是極為恐怖的存在,這小子!”以火麒麟的實力能夠瞧見葉晨此刻氣息的變化,不過雖是如此,火麒麟的眼底依舊閃過一絲驚訝,輕聲喃喃道,此刻火麒麟深怕自己的出聲打斷葉晨的修煉。

    數月前,葉晨方才突破氣武一層,原本以葉晨如今的實力,想要突破至氣武功三層,若是正常修煉的話,恐怕至少得數年的時間,不過自從葉家經曆劫難之後, 葉晨那三番四次突破極限的戰鬥,特別是與邱寶的那一戰,以及剛才被劍意的壓製下,葉晨卻不斷的挑戰著自己的極限,縱然屢次九死一生,然而這個世界便是如此現實,唯獨付出方能有收獲,再加上那些詭異劍氣化成的靈氣輔助,因此,葉晨方能突破。

    常人修煉縱然再瘋狂也會休息,然而葉晨卻不知何為休息,一天二十小時皆是在苦修著。

    除了苦修之外,戰鬥始終是提升實力的最佳捷徑,這段時間葉晨所經曆的戰鬥無疑不斷壓榨著葉晨的潛力。

    “火屬突破至氣武三層,看來朱雀那老不死的功夫倒是不錯!”火麒麟嘴角牽扯出一絲笑意。

    然而,在這一那,葉晨身上的氣勢再次猛然暴漲,一股無形力道憑空產生,整個祖閣也隨之震動一下。

    火麒麟臉上的笑意驟然頓住,此次縱然是火麒麟臉上也是浮現出一絲詫異之『色』,目光頗為詫異的望著那氣息竟然還在急速攀升的葉晨,直到葉晨的氣息停止暴漲後,火麒麟那複雜的聲音卻緩緩響起:“風屬也突破了,倘若有好的水屬功法,恐怕連水屬突破也能突破!嘖嘖,四代的後代果然如他一樣變態!”

    時間猶如指尖流沙般,握不住,而當外界已經是深夜的時候,葉晨方才停止了修煉。

    感受著體內那幾乎將近『液』化的真氣,葉晨嘴角牽扯出一絲笑意,終於突破了!

    不過美中不足的隻是水屬還未突破,不過,葉晨自信隻要自己得到一本好的水屬功法,那突破也是指日可待。

    葉晨猛然睜開雙眼,那漆黑的眼眸一如既往深邃,一股無形的空間波紋朝四周擴散而去,同時氣勁向著四麵八方沒有目的的掃『射』而去。

    火麒麟抬手,撤去那激『射』而來的氣勁,輕笑道:“你小子倒是有能耐,居然憑借那兩股劍意以此來促進自己突破!”

    聞言,葉晨同樣一笑,目光從火麒麟的臉上朝下移,目光隨之落在火麒麟手中的兩枚玉佩上,眼中難得流『露』出一絲火熱之『色』:“那兩股劍意便是有此爆發而出,不知你能否控製住那兩股劍意!”說此,葉晨目光中的火熱之『色』更濃。

    對此,火麒麟不由一笑,這晨小子居然敢借助二代以及四代的劍意來磨練自己。

    “怎麼,難道剛才的苦頭還沒嚐夠!”火麒麟將兩枚玉佩放在葉晨手中,解釋道:“我倒是可以幫你引入玉佩中所蘊含的劍意!”

    聞言,葉晨不由鬆了一口氣,同樣輕笑道:“借他人劍意磨練我劍意,而且唯獨在那兩股劍意的磨練之下產生的痛苦不也是一種享受嗎?”

    享受?火麒麟不由白了一眼,或許也隻有葉晨這個瘋子才能說出享受。

    頓了頓,火麒麟臉上難得流『露』出一絲凝重之『色』,旋即在葉晨的詢問下,火麒麟將剛才事情重新複述一遍,話畢,兩人皆是陷入了一陣沉思,葉晨也重新打量著周圍的牆壁才發現那些浮雕卻詭異的消失不見,感受著體內並無異樣,葉晨方才輕聲道:“我體內並未發現異常,恐怕那柄細劍憑空消失並未進入我體內!”對此,火麒麟也則是輕輕一歎,然而火麒麟和葉晨卻未發現,在葉晨額前那朱雀印記處多出一道模糊的月形痕跡。

    那道月形痕跡猶如一輪銀月般,不過,隨著葉晨修煉起來,那道月形痕跡也隨之消失不見,仿佛從未出現過似的。

    對此,葉晨抬起頭,手上的兩枚玉佩再次詭異的漂浮而起,望著那兩枚玉佩,葉晨轉頭對火麒麟道:“來吧!”

    來吧!火麒麟臉上浮現出一絲錯愕,當瞧見葉晨握住麒麟劍的姿勢,不由一笑,這小子倒是有點找虐跡象。

    雙腳一蹬,葉晨退到牆壁處,一道無形的氣罩浮現而出,從內將整個祖閣包裹住,同時,兩股直刺蒼穹般的劍意再次爆發開來。

    這一次,這兩股劍意絲毫未受壓製,首當其衝的便是葉晨,身形狂退,一絲血跡順著嘴角滴落。

    然而,葉晨的嘴角始終掛著一絲享受的笑意,一劍劈出,身形猛然朝前踏出數步,前進,後退,站立,倒下,一係列的動作在葉晨的身上浮現而出,仿佛猶如機器般,葉晨從來不知勞累為何物,直到全身脫力為止,稍微休息數刻,葉晨便再次修煉起來。

    然而數刻之後,在火麒麟那錯愕的目光中,葉晨嘴角再次牽扯出一絲笑意,笑道:“再來!”

    

Snap Time:2018-04-20 14:40:12  ExecTime: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