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一十三章無懼劍意


    第三百一十三章 無懼劍意

    微弱的光芒從閣樓那泛著白光的牆壁處發出,葉晨發覺自己儼然已經置身於閣樓的最頂層。

    而在他的身旁,火麒麟化作人形浮現而出,那張頗為威武的臉上也流『露』出少許黯然神『色』。

    目光打量著周圍的牆壁以及那空『蕩』『蕩』的大廳,葉晨輕聲歎道:“他便是我葉家先祖斷楓嗎?”

    “恩!他便是四代那小子,看來當初琴韻離世的消息對他打擊很大!”火麒麟輕聲歎氣道,誰能夠想到當初那個叱吒風雲四代月神有著這樣的過去。

    “剛才的那畫麵是怎麼一回事?幻境嗎?”聞言,葉晨眼前浮現出一名臉戴輕紗的女子,到底是怎麼樣的女子才能挽回那顆沉淪的心。

    “絕非幻境!同樣是四代的一絲殘念,先前我們也隻是進入那殘念之中罷了,看來當初你在此處所經曆的倒也不是幻境了!”火麒麟雙手負背,沉聲道。

    “殘念嗎?僅僅一絲殘念便令人震撼!”葉晨眼中不禁浮現出斷楓那白衣白發的畫麵,那到底怎麼樣的一個人!

    “一年前我們便是在此處遇見了那枚玉佩以及那詭異的細劍,恐怕那詭異的細劍便是由四代那小子的殘念所化!”望著空『蕩』『蕩』的大廳,火麒麟略顯沉思道,同時,右手從火焰之中探出,朝虛空中一握,整個大廳內起了一道道無形的空間波紋。

    數刻之後,整個大廳依舊,對此,火麒麟不由笑道:“論及空間本源,四代那小子倒是有一手!”

    “空間本源?”葉晨聞言,略顯詫異的望著火麒麟,那神情儼然是一不恥下問的學子般。

    對此,火麒麟也沒有隱瞞,解釋道:“世間存在萬物,萬物皆有本源,而這本源便是分為虛本源和實本源,所謂的實本源則是有水火土之類,而虛本源則是比較深奧,我也不多介紹,而這空間本源便是屬於實本源,通常是屬於靈武境武者以上感悟的!”

    聞言,葉晨臉上反而流『露』出好奇之『色』,武道之修猶如大海般,無邊無際。

    見此,火麒麟輕輕一笑,右手托付而起,一團朱雀之火不斷變化著,望著葉晨表情道:“這些玩意可不是如今的你可以接觸的!”

    聞言,葉晨倒是沒有絲毫氣餒,的確以如今還隻是氣武境武者的修為去了解這些玩意倒是有點早了。

    朱雀之火在火麒麟的控製之下化作長虹朝大廳中央激『射』而去,嘶嘶的響聲也隨之在偌大的大廳內響起。

    望著懸浮在大廳上的朱雀之火,火麒麟眉頭微皺,臉上浮現出沉思之『色』,倒是葉晨則是打量著周圍的裝飾。

    “原來如此!”火麒麟右手微抬,一絲氣勁激『射』而出朝葉晨的右手處『逼』近,一道血口被劃破,數滴血跡滴落而下。

    頃刻間,整個大廳內充斥著無數劍氣,而那血跡居然詭異的和劍氣融合在一起。

    在葉晨和火麒麟的目光注視之下,在大廳內,一枚玉佩浮現而出,渾身透著劍意的玉佩,晶瑩透亮,卻呈現出血紅『色』。

    一枚妖異至極的玉佩,栩栩如生的龍浮現其上,皆其上刻著一個古形字體:斷。

    同時,葉晨也從麒麟戒中取出在劍墓處得到的玉佩,幾乎剛剛取出,那枚玉佩上湧出一股力道,從葉晨的右手處掙脫開來,朝大廳的那枚玉佩『射』去。

    兩枚同樣妖異至極的玉佩便這麼安靜的漂浮在那,幾乎同時,兩股不同的劍意在那兩塊玉佩上爆發開來。

    !葉晨的身形猛然朝後退出數步,一絲血跡順著嘴角滴落,目光駭然的望著那兩塊玉佩。

    縱然是火麒麟的身形也是微微晃動,表麵的朱雀之火也顯得極為暗淡,在這兩股霸道的劍意之下,縱然朱雀之火也不複往常。

    係在背後的麒麟劍隨之晃動起來,猶如臣服王者般發出一陣呼呼聲。

    見此,葉晨臉『色』微沉,解下麒麟劍,握住麒麟劍猛然朝前一踏,長劍劈出,麒麟劍也隨之停止晃動。

    “我的劍從來不需要臣服他人!”葉晨眼神淡漠,整個人爆發出一股強悍的氣勢,盡管不能和那兩股劍意對抗,但是至少葉晨的身影也停止了晃動。

    望著那兩枚玉佩,火麒麟右手朝前一握,朱雀之火猶如『潮』水般前湧去,在朱雀之火的壓製下,周圍的劍氣也沒入玉佩之中。

    原本震『蕩』不已的祖閣也停止了晃動,見此,火麒麟嘴角微揚,輕笑道:“二代以及四代的劍意,僅僅一絲劍意便『逼』得我如此狼狽!”

    說完,火麒麟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落寞,如今他的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叱吒風雲的火麒麟。

    目光微瞥,望著滿臉冷汗的葉晨,火麒麟嘴角處再次湧出一絲笑意,麵對二代以及四代的劍意絲毫不懼,數萬年以來,武神大陸人才輩出,然而無數英才又有多少不懼二代以及四代的劍意,或許就是因為他們畏懼了才導致他們始終不能超過二代以及四代。

    “劍意在某種程度來說便是意境的體現,二代的劍意是唯我,天下唯我獨尊!而四代的劍意......”說此,火麒麟不由複雜的望了葉晨一眼,目光中摻雜著一絲葉晨讀不懂的愧疚,頓了頓,火麒麟繼續道:“晨小子,倘若你要成為一名強者,便要做到無懼他們二人的劍意!”

    “無懼他們的劍意嗎?”葉晨嘴角牽扯出一絲瘋狂的弧度,淡淡道:“無懼遠遠不夠,我要的便是戰勝他們的劍意!”

    話畢,葉晨猛然朝前踏出一步,長劍在握,殺意爆發,劍氣彌漫,這一劍,一人傲然而立。

    見此,火麒麟嘴角處同樣流『露』出一絲瘋狂的笑意,右手微抬,旋即朝前揮去,原本漂浮在大廳內的朱雀之火盡數沒入火麒麟的體內,同時,火麒麟腳步微踏,猛然的朝後躍去,落在葉晨身後數米之遠的牆角處,兩手結印,一道無形的氣罩將從內部將整個祖閣籠罩在內。

    幾乎在氣罩形成的那,兩股恐怖至極的劍意在那兩塊玉佩之上完全爆發開來,無邊無際的劍氣充斥著整個大廳。

    祖閣之外,護閣老者眼神詫異的望著孤寂如死水般的祖閣,老臉上浮現出一絲詫異,同時,朝前邁出數步!兩隻枯黃的老手方才從衣袖中探出,而此刻兩股令人心悸的劍意猛然從祖閣內爆發而出,盡管劍意僅僅出現一息而已,然而老者卻猶如見鬼般,身形蹬蹬的朝後退出數步,直到退出百米之後,老者的身形方才止住,血跡不斷的從嘴角滴落,此刻,老者望向那祖閣的眼中盡是駭然之『色』,在剛才那一那,他幾乎將近窒息。

    祖閣之外的老者便如此狼狽,何況是祖閣內的葉晨。

    砰砰!悶響聲驟然響起,葉晨全身的武袍盡數破碎開來,同時身形也被拋出數十米,後背狠狠的撞上火麒麟布置的那層氣罩。

    噗!臉『色』異常慘白,鮮血猶如流水般從葉晨的嘴角處冒出,身子緩緩的倒落在地,單膝著地。

    砰!膝蓋撞擊著地麵發出一道沉悶聲,那種直刺骨髓的痛感襲卷葉晨全身。

    在這兩股劍意之下,葉晨發現自己居然連站起來的資格都沒有,麒麟劍如今無力的從指間滑落,掉至身旁。

    麒麟劍再無往日的淩厲,而此刻的麒麟劍猶如葉晨般,如此的狼狽不堪。

    望著牆角處單膝跪在地上的葉晨,火麒麟輕微一歎,勇氣縱然有了,然而還是缺少與之比配的實力!

    右手微抬,火麒麟正欲出手準備壓製這兩股劍意,然而當火麒麟觸及葉晨的目光時,右手嘎然頓住。

    那是怎樣的眼神,沒有絲毫的畏懼,僅存的便是堅定,甚至一絲瘋狂!

    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葉晨眼眸微抬,在火麒麟目光的注視之下,嘴角牽扯出一絲瘋狂的笑意......

    

Snap Time:2018-07-16 10:34:08  ExecTime:0.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