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一十二章四代月神


    第三百一十二章 四代月神

    龍行虎步的朝閣樓邁進,當邁進的那一那,葉晨身影顯然一震,一股驚人的劍意襲來又隨之消散掉

    漆黑的大門淹沒掉葉晨的身形,整個祖閣內光線略暗,柔和的光芒從周圍牆壁上散發而出,將寬敞的樓閣照得幽深而寂靜。

    而牆壁之上則是雕刻著栩栩如生的青龍,整個祖閣的空氣中飄『蕩』著淡淡的清香味。

    葉晨則是略微打量著周圍之後便朝前走去,在通道的正前方則是存在著一道光幕,光幕之後便是通往閣樓頂端的階梯。

    依稀記得前次便是從這踏上閣樓頂端的,風屬真氣在葉晨的指尖浮現而出,葉晨右手微抬,滿臉凝重的望著那光幕,同時,並指為劍,朝前點出數指,那風屬真氣便猶如『潮』水般湧入那光幕之內,頃刻間,光幕發出耀眼的光芒,在這光芒的照『射』之下,整個閣樓一掃先前的暗淡。

    頃刻間,整個祖閣之內劍『吟』聲大盛,站在祖閣外的護閣老者身形猛然朝後退出幾步,在祖閣周圍不禁浮現出了許多淩厲的劍氣。

    收手,葉晨略顯遲疑之後,毅然的踏上那光幕之後的階梯,向上走去,一步一步下,隨著他不斷地前行,其身後的階梯緩緩地消失。

    然而,當葉晨回頭望時,身後的階梯卻詭異的消失不見,一如上次般。

    極為刺眼的白光在葉晨眼前綻放而出,葉晨駭然的發現在那白光之後,自己眼前一片漆黑。

    身形一震,此刻葉晨居然嗅到了一股極為濃厚的血腥味,寒風在耳旁咆哮著,在呼呼的風聲中慘叫聲顯得如此刺耳。

    猛然睜開雙眼,在他的眼前浮現出一副人間地獄的畫麵。

    一山村內,一群人『性』滅絕的野獸進行著慘無人道的屠殺,生命在他們眼中再也不是生命,不管是老少『婦』孺,隻要是能在地主行走的動物,都無一例外的成為屠刀下的冤魂,血流成河,染紅了那泛黃的土地,那一道道悲鳴的慘叫聲更加刺激著屠夫心中的凶氣,女人,隻會成為這個時候最慘烈的淩辱對象。

    那在虛空上高高掛起的烈日在此刻顯得如此慘白,陽光撕碎開雲層,無力的灑落在那滿地的屍體上。

    在這沒有絲毫的人『性』,那些執著殺戮機器的男人極為放『蕩』在的那些女子身上征伐著,在周圍的慘叫聲中,那些女子的呻『吟』聲顯得如此痛苦。

    葉晨便猶如一無形人般靜靜的觀望著,無數道橫蠻的身影在『婦』孺的身上蠕動著,『婦』孺那悲鳴的慘叫聲宛如泣血的黃鶯。

    而在無數屍體之中,一道瘦小的身影卻傲然而立,沒有其他少年般的哭喊聲,也沒有其他中年人般那瘋狂的舉動,他則是那麼靜靜的站在那,周圍的那些屍體中有著他的親人,他的父親,他的母親,他的弟弟,還有他那被淩辱而死的姐姐,鋒利的指甲已經深深陷入了手心處,鮮血滴落而下,在他的手上則是握住一柄斷裂一半的小劍,血紅的目光便是那麼靜靜的望著那些橫蠻的身影。

    無形的身體漂浮在虛空之上,葉晨望著那少年的目光,身形猛然一震。

    那是怎麼樣的眼神,沒有絲毫的感情『色』彩,憤怒,悲傷,有的隻是無盡的殺意,以及對這個世界的怨恨。

    到最後,在那些橫蠻身形急速在『婦』女身上鞭撻的時候,少年揮舞著小劍瘋狂的朝那野獸般的屠夫刺去,然而他揮出多少劍,他身上的劍痕就多出幾道

    夕陽西下,那一道瘦小的身影顯得如此無力,在最後那少年終於倒落在血泊之中,親人的血『液』不斷的順著小嘴流進他的喉嚨,全身都被染成紅『色』,那一雙漆黑的眼眸也漸漸的變的血紅無比,親人的屍體不斷的落在他的身上,透過那些屍體的縫隙,他的清楚的看見那一個個禽獸在女人身上不斷蠕動的肉體,狂妄的笑著,舉手投足之間奪去無數人的生命。

    眼神變得如此呆滯,他沒有哭泣,原本清澈的眼眸也變得血紅無比,親人那滾熱的血『液』也無法溫暖他那冰冷的心。

    他不知道周圍的那些慘叫聲是何時消散的,隻知周圍的屍體越來越多,壓的他絲毫喘不過氣來。

    一日後,一個少年卻從那一堆堆早已惡臭的屍體中爬了出來,兩眼空洞,沒有絲毫的『色』彩,麻木的表情上流『露』出駭人的殺意 ,殺戮在他心中蔓延著,在那一刻,他仿佛就和人類又了隔閡,他猶如在深林中的魔獸般,為了生存,啃咬著那些腐爛的碎肉,其中有魔獸的屍體,也有人類的屍體,甚至有親人的屍體,為了生存,他失去了任何人類所具有的感情『色』彩,他猶如為殺戮而生,殺戮已經充斥著他那個弱小的心靈。

    從那一刻起,武神大陸上出現了一個殺手,敵人無論是老少『婦』孺,他都不放過,他用極為血腥的手段屠殺著敵人,望著那些人眼中的畏懼,那些求饒,那些卑微的眼神,他感到了一絲快感,仿佛隻有那殺戮才能喚起他那顆已經沉淪的心。

    那些曾經屠殺過村子的人,他也親『自殺』回來,他喝過他們的血,他屠過整個城 ,沒有絲毫的憐憫。

    無數的白骨與血海漸漸的讓他殺意不斷的凝練著,直到有一天,殺戮已經成為了身體的本能,他所到之處,方圓數內無人敢呆半刻,縱然那些毫無人『性』的魔獸也不敢,他也漸漸的淪落為隻直到殺戮的野獸,所過之處,血流成河,千之內毫無生命存在。

    記憶深處那些美好的畫麵也漸漸隨著殺戮而漸漸消失在時光的洪流之中,到最後他漸漸的忘記了他是一個人!

    然而,當全世界的人都把他當做野獸看待的時候,僅僅隻有一個女子依然把他當做人看,隻有待在她身邊,他的那顆沉淪的心才能平靜,在她身邊,他學會了傻笑,那個女子叫做月琴韻,她的琴聲悠揚,安撫著他那個肮髒不堪的心靈,在那一雙清澈如泉的眼眸中他看不到絲毫的厭惡。

    那一年,他忘記了殺戮,他猶如一孩童般,開心的笑著,嘰嘰喳喳的在那個女子麵前講個不停,縱然那個女子麵貌奇醜無比。

    他跟隨那女子走上了一個叫劍神門的門派,他成為了一峰之主,斷劍峰之主,可是後來的一切都變了,一場華麗的陰謀奪走了月琴韻那清澈的眼眸,她的身體漸漸的消瘦,生機不斷的流逝著,任憑他修為恐怖也阻止不了。

    那一刻他跑遍了整個劍神大陸,隻因為那女子想要在有生之年好好記住這塊大陸。

    那一年磕長頭在慢慢長路,不為覲見,隻為醫師能夠拯救心愛人的『性』命。

    那一世他仰天長嚎,不為修來世,隻為與那多處許些日子。

    人生最痛苦的不是你站我麵前,卻不知道我愛你,而是生與死的距離!

    當他看著最親愛的人在麵前一步步走向生命的終點,他瘋狂了,那些美好的曾經隨著月琴韻的離去漸漸的消散掉,曾經的傻笑也消散了,他不知道笑為何物,當月琴舞死後,他此生第一次留下了淚水,也是他最後一次痛哭,這一次,他哭泣了七天七夜,直到他的心不再悲痛。

    七天七夜之後,他一夜白發,白發如雪,白衣如霜,祭念著那逝去的佳人!

    虛空之上,葉晨臉上一片複雜,旋即輕輕一歎,萬般愁緒盡付此歎聲中,而隨著葉晨這歎聲落下,而眼前的畫麵也隨之一變。

    那垂暮的黃昏消散掉,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地,萬丈冰原。

    在那萬丈冰原之上,一道身影傲然而立,白發如雪,白衣如霜,葉晨知道那道身影是屬於他的。

    而在他身前則是漂浮在四枚泛著白光的玉佩,見此,葉晨身形猛然一震動,因為他再其中兩枚玉佩上看到了兩個字眼:斷,劍!

    那玉佩,葉晨極為熟悉,因為他手上的那枚玉佩便是其中之一。

    那道身影淡漠的望著下方的萬丈冰原,右手微抬,整個冰原便隨之破碎開來,數丈巨劍至那萬丈冰原處浮現而出,而四股驚人的劍意從那玉佩之上浮現而出,最後沒入那萬丈巨劍之內,最後四個丈長的大字在那巨劍上浮現而出:月劍無斷!

    “埋劍地,生機仍存!”一道高昂的聲音在那道身影中飄『蕩』而出,那道身影猛然轉身,望著葉晨。

    在那一那,葉晨身形猛然一震,那道身影他見過,不僅僅在剛才,同樣在劍墓之中他也見過,便是那名神秘人。

    “神佩聚,劍墓現,萬年『亂』,始於劍!”平淡的聲音依舊飄『蕩』在葉晨耳旁,那萬丈巨劍,萬丈冰原,那道身影,那四枚玉佩也隨之消散掉。

    無數畫麵猶如『潮』水般從葉晨的眼前退去,葉晨的眼前再次恢複了漆黑,世家寂靜的可怕。

    數息之後,光明才緩緩在葉晨眼中浮現而出,同時,火麒麟那落寞的聲音也隨之在葉晨耳旁響起:“唉,四代那小子!”

    

Snap Time:2018-07-17 07:45:35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