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一十章解答


    第三百一十章 解答

    藏書閣,窗外風雪依舊,寒風盤旋在天際處,夾帶著雪花狠狠敲打著周圍的門窗,而葉晨便這麼靜靜的站在閣樓的第三層中。

    此刻,藏書閣第三層儼然成為了葉晨的私人閉關之處。

    盤曲而坐,葉晨胸前微微起伏,周圍的那些靈氣如『潮』水般朝葉晨體內湧去,化作真氣在經脈中流淌著。

    數刻之後,葉晨才猛然睜開雙眼,漆黑的眼眸中閃過青紅藍三道光芒。

    真氣在指尖流轉著,葉晨起身,輕歎道:“唉!沒有水屬功法,這水屬真氣進展倒是緩慢無比!”

    “以你如今的地位要一本水屬功法豈不是容易無比!”火麒麟的聲音驟然在閣樓內響起,同時他那玲瓏的身形也在閣樓內浮現而出。

    紅『色』中帶著點紫『色』的火焰在那玲瓏的身形處翻騰著,那兩顆猶如寶石般的眼眸顯得如此醒目。

    見此,葉晨嘴角微揚,流『露』出一絲笑意,火麒麟還是一如既往。

    “此話倒是不差!不過一本的好的功法便決定了起跑線不同,不是嗎?”葉晨輕微笑道。

    “你能明白這個道理便好!”自從火麒麟的身形浮現出後,整個閣樓內的溫度也隨之上升了,凝結在窗前的冰霜也化作水滴滴落。

    火麒麟那漆黑的眼眸緊盯著葉晨,不由失聲笑道:“我知道你小子有很多的疑問,想問什麼就問吧!”

    聞言,葉晨同樣一笑,道:“你要知道人的好奇心可是很重的!”

    從懷中取出酒壺,真氣在酒壺周圍環繞著,白氣至酒壺上端浮現而出,隨意飲了一口,葉晨略顯沉默數刻方才出聲道:“我想知道你如何變成如今這個樣子的,重傷的你便已是魂武境修為,我實在無法想象出全盛的你實力又能達到何種地步!”

    對於火麒麟為何變成如今地步的原因,葉晨始終猜測不出,不過由於火麒麟並未告知,他也不曾死纏爛打的追問著。

    聞言,火麒麟身上難得流『露』出一絲滄桑的氣息,漆黑的眼眸中同樣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聲音略顯低沉道:“當年我和他們四個去阻擊那些人,卻不料低估那些人的實力,縱然我等付出慘重的代價之中也能勉強將那些人誅殺掉,,那四個老不死卻落得靈魂覆滅的下場,我卻歸縮於這麒麟戒之內!”

    對此,葉晨則是一陣沉默,在以前的交談中他也或多或少了解到,數刻之後,葉晨繼續問道:“四個老不死?那些家夥?”

    望著葉晨那略猶豫的表情,火麒麟一掃先前的滄桑,笑罵道:“小子,你不就是想問那四個老不死的身份,以及那些家夥嗎?對於這個我還真不能告訴你,縱然告訴你了也對你沒咋用處,反正這件事情也牽扯不到你身上,你小子也別『亂』猜測了!”

    聞言,葉晨也不繼續追問,轉移個話題道:“那此次劍墓之行是怎麼一回事,為何你一定要讓我進劍墓!還有那血『色』火焰?”

    葉晨的聲音同樣略顯低沉,劍墓的疑團始終困擾著他,特別是在劍墓之內的那道詭異身影,以及那神秘人的那句話:“懂了,便是你的!”

    同時,葉晨也將發生在劍墓之內那些詭異的事情告知火麒麟,聞言,火麒麟難得沉默下來。

    “無數骸骨以及血『色』火焰嗎?”火麒麟眼前不禁浮現出了那骸骨如海的場景,以及那無邊無際血氣的畫麵。

    此刻,葉晨居然在火麒麟身上感到了一股無形的悲傷,那種英雄遲暮的悲傷。

    “四代消失那麼久了,難道他真的葬身於域外戰場?”頃刻間,如『潮』水般的靈魂朝四周席卷而去,僅僅數息的時間,這靈魂力便覆蓋了整個落霞城,同時,火麒麟的靈魂力猶如直刺蒼穹般的利劍般破開空間般,赫然在遠處廢域斷劍峰的山峰處浮現而出。

    閣樓之內,在葉晨那略顯詫異的目光中,火麒麟的身形徒然消失不見,頃刻間,葉晨的靈魂力同樣朝外湧去,覆蓋著方圓數,然而依舊察覺不到火麒麟的存在,在葉晨正準備采取舉動的時候,火麒麟那略顯沉厚的聲音驟然在葉晨耳旁響起:“我去去就來!”

    斷劍峰那孤峰之上,一道跳躍的火焰浮現而出,赫然是一隻玲瓏的火麒麟。

    整個山峰表麵光滑如鏡,同時周圍的空氣中也飄來極為熟悉的血腥味,抬頭仰望著那陰霾的天空,在斷劍峰的上空卻無一片雪花的蹤跡。

    火焰在火麒麟身上變化著,數息後,火麒麟儼然變成一中年人,全身依舊被火焰所包裹。

    被火麒麟所掃『射』過的空間赫然浮現出了一絲『蕩』漾,同時一道無形的空間波紋也隨之朝外擴散而去。

    雙手負背,火麒麟目光凝重的望著當初劍墓之門的虛空,火麒麟的眼中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他的目光仿佛穿透了空間般,劍墓內的畫麵也浮現在他的眼眸中,在那天空是血紅的,無數人影晃動,血蓮如雨水般灑落天際,視死如歸的人群如『潮』水般源源不斷的朝道裂痕衝去,身體擋住了那道裂痕。

    而在那無邊無際的血氣之中,一柄泛著寒氣的巨丈冰劍浮現而出,那柄巨丈冰劍落在那道裂痕之上,那間,那道裂痕猶如被巨力拉扯在一起,同時,那片空地之上開滿無數豔麗的百花,而其周圍則是飄『蕩』著無盡的雪花,身形猛然一顫,嘴唇略顫,火麒麟自言自語道:“還真是域外戰場,不過這裂痕怎麼會出現在域外戰場,看來那裂痕顯然是被四代那小子封住,不過為何四代那小子要將域外戰場和此處空間連接起來,恐怕開啟劍墓之後,那連接便會斷開!”

    “劍墓!”火麒麟身上流『露』出一絲滄桑氣息,輕微搖頭,自語道:“埋劍之地,埋葬無數精英之地,同樣埋葬了你四代!”

    “為何呢?”火麒麟輕聲喃喃道,臉上難得流『露』出一絲疑『惑』,同時身形朝前邁出一步,身形徒然消失在那無盡的虛空中。

    寒風依舊在斷劍風的上空咆哮著,卷起山峰處的那些沙石,沙石落入山澗處,其發出叮咚叮咚的碰撞聲。

    閣樓之內,在葉晨那詫異的目光中,火麒麟那身形徒然浮現而出,然而令葉晨詫異的則是火麒麟如今的體形。

    劍眉如星,宛如雕刻而出的臉龐,變化人形後的火麒麟笑意,對著葉晨笑道:“怎麼,我變一下外形你就不認識我了!”

    “認識,縱然你燒成灰我也認識!”臉上再次恢複先前的從容,葉晨同樣笑道。

    “當初在劍墓之內所得的那一枚玉佩呢?”臉上的笑意退去,一絲凝重神『色』浮現在火麒麟的臉上。

    聞言,葉晨右手處的麒麟戒表麵閃過一道紅光,右手微抬,手掌展開,一巴掌大的玉佩在葉晨手心處浮現而出,同時冰冷的感覺也傳遍葉晨全身。

    同時,這枚玉佩暴『露』在空氣中的那,一絲極為恐怖的劍意在閣樓之內爆發開來,直刺蒼穹!

    站在藏書閣外駐守的冥衛軍皆是身形巨震,駭然的朝後退出數步,皆是滿臉詫異的望著藏書閣頂層。

    玉佩正如葉晨當初所見那般,晶瑩透亮,在玉佩的中間處雕刻著一龍飛鳳舞的大字:劍!

    在玉佩暴『露』在空氣之後,火麒麟臉上便浮現出了一絲詫異,在這枚玉佩之上他可是不僅僅感受到了四代的氣息,居然還有一絲極為薄弱的二代氣息。

    盡管這絲氣息極為薄弱,但是火麒麟還是能夠察覺到,見火麒麟滿臉沉思之『色』,葉晨沉默不言以免打擾到火麒麟的沉思!

    數刻之後,火麒麟輕歎一身,略顯沙啞道:“當初你在劍墓之內見過那道人影?”

    聞言,葉晨輕微點頭,眼前不經意浮現出當初那萬劍齊下的畫麵,輕聲道:“見過!”

    “他便是你先祖!”火麒麟那平淡的聲音猶如響雷般在葉晨耳旁響徹而起,飄『蕩』在整個閣樓內......

    

Snap Time:2018-04-25 15:00:35  ExecTime: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