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零八章裂痕


    第三百零八章 裂痕

    無數城民站在落霞城內,皆是抬頭望著虛空。

    在他們的視線之內,虛空之上驟然出現一道龍卷,龍卷下至地麵,上至虛空,卷起漫天雪花。

    雪花猶如鐵片般刮過眾人的臉龐,眾人皆是滿臉震撼望著那道龍卷,直至消失。

    隨著時間的緩緩推移,那龍卷消散掉,風雪也散去,然而出現在視線內的滿的狼藉卻令人眾人一陣呆滯。

    原本光滑的地麵上裂縫四麵八方的蔓延而出,周圍方圓數量的山石皆是朝下落去,一些稀稀疏疏的哀嚎聲從遠處傳來。

    倒吸聲隨之響起,無數道呆滯的目光皆是望著那滿地狼藉中的一具屍體,滿身血跡,長發雜『亂』無章,但是眾人依稀能夠辨別出其身份。

    這是邱寶?此刻,他們不禁有種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們眼中傳奇般的魂武境武者此刻卻如死狗般躺在雪地之上,儼然生機已絕。

    見此,千川雪不知為何鬆了一口氣,緊握的雙手也隨之鬆開,嘴唇輕顫,輕聲喃喃道:“他總是這樣讓人震驚,總是能夠創造出奇跡!”話畢,站在千川雪身旁的幾名皇族子弟皆是不自覺的點點頭,不過此刻卻無人注意到在千川雪那張魅『惑』蒼生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縱然千川雪自己也沒有注意到。

    數刻之後,眾人方才極為艱難的抬起頭,朝虛空之上望去。

    風雪之中,那一道血影傲然而立,依舊是全身殺氣,那一身血跡和周圍的雪花顯得格格不入。

    嘴角依舊掛著一抹嫣紅,葉晨的眼眸依舊血紅,淡漠的朝下方望去,瞥見邱寶的屍體,輕聲喃喃道:“強者如雲,而我在他們眼中便隻是一隻隨時便可捏死的螻蟻,螻蟻尚且敢仰望蒼天,我非螻蟻焉能止步於蒼天之下,魂武境我必定踏入!”

    抬起頭,望著那無盡的虛空,葉晨眼神越發的堅定,話語雖輕,然而卻能表達出葉晨的自信。

    葉晨始終堅信,這個世界上本無天才,隻要你堅信自己,那你便是天才,毫無理由的自信,堅信自己。

    虛空之上,慕晨略顯搖晃的身形也隨之頓住,擦拭掉嘴角的血跡,滿頭白發依舊在背後飄『蕩』著,眼眸微眯,靜靜的望著葉晨,空洞的眼神中難得浮現出了一絲堅定之『色』,輕聲喃喃道:“倘若你有一天被殺戮埋沒,我一定會把你拉回來!”

    突然,葉晨臉『色』微變,一股雄厚的能量猛然在他經脈之中湧出,在他體內肆無忌憚的流躥著。

    “小子,那陰暗能量的危害倒是除去了,這些便是煉化後的能量!這些可是好東西!”火麒麟雄厚的聲音在葉晨腦中炸響。

    對此,葉晨眼前不由一亮,嘴角牽扯出一絲笑意,同時運起朱雀訣,血『色』火焰幻化而出,將那些能量包裹起來,同時,四周的天地靈氣瘋狂的朝葉晨這邊聚集而來,行屬靈氣漸漸在虛空之上顯化而出,全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皆是怪異的望著虛空之上的畫麵,眼中盡是震驚之『色』。

    朱雀真氣猶如長虹般在葉晨體內流竄著,此刻,葉晨隱隱約約間有種要觸『摸』到氣武三層的感覺,右手微抬,一小簇血『色』火焰在手心處冒出,血『色』火焰一如既往的詭異,時而陰森,時而炙熱,然而此刻葉晨卻發覺自己對這血『色』火焰的控製越發的順手了。

    無聲的變化在葉晨全身上下進行著,殺氣也猶如『潮』水般從葉晨身上退去,僅僅數息的時間,葉晨再次變回那個文弱書生。

    望著天上的變化,地麵上的月長空此刻已經被冷汗滲透了全身,臉上的倨傲之『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恐慌。

    砰!幾乎毫無猶豫,月長空猛然轉身,躍入人群之中,然而在他轉身的那,天空一道輕咦聲隨之傳出,同時,一道血光猶如長虹般劃過天際,破風聲驟然響起,在月長空那駭然的目光中,一絲血『色』火焰浮現而出,旋即葉晨的身影也隨之浮現而出。

    “留下!”葉晨平淡的聲音隨之響起,並指為劍,修長的手指便這麼緩慢的朝前點去。

    纖細的手指在月長空那漆黑的眼瞳之中不斷放大著,那速度雖緩慢,但是月長空卻絕望的發現,無論自己如何退避都不能躲過。

    絕望神情浮現而出,月長空腳步微踏,同時朝前拍出數掌,一道掌影浮現而出,然而在那纖細的手指之下,一切掌影盡是浮雲。

    連踏出數步,葉晨的身形卻如風般緊隨在後,對此,月長空不由驚吼道:“葉晨,你殺了我師父,那是我師父死有餘辜,然而我是無辜的,倘若你殺了我那便是故意殘殺劍神門弟子,你葉家必定會受到劍神門的報複!”月長空的話語極為慌張,由此可知他此刻內心的不安。

    對於一壘人來說,權利以及美『色』皆是不重要,最重要的無非就是『性』命,而月長空便是此類人。

    聞言,葉晨的身影驟然頓住,那點出的手指也停在半空中,見此,月長空的臉上不由浮現出狂喜,同時也是鬆了一口氣,然而,在下一刻,這狂喜之『色』便凝固在臉上,葉晨那平淡的聲音再次在他的耳旁響起:“既然已經殺了一人,那多殺一人又如何!”

    話語未落,葉晨的手指點出著,同時劍氣延伸而出,從月長空的眉心處穿過,那間,血蓮綻放。

    至死月長空都想不到葉晨居然當真敢殺了他!而周圍圍觀的人對此則是已經麻木了,當一個殺過魂武境的人去殺氣武境武者的時候,他們便認為那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不過,或許是心理作怪,眾人不由自主的朝後退出數步,不敢直視葉晨的目光。

    收回右指,葉晨目光落在千川雪身上,沉默數刻,那目光盯得那些皇族子弟心一陣發『毛』。

    千川雪同樣望著葉晨,目光在空中相遇,兩人皆是沒有避開,便是這麼靜靜的對望著,眼中盡是沉思之『色』。

    “為什麼!”數息之後,葉晨淡淡道。

    聞言,千川雪身形一震,目光不敢再次相對,別過臉,聲音略顯無奈道:“沒有為什麼!”

    “是嗎?”往嘴塞進一刻丹『藥』,葉晨輕微搖頭,抬頭望著那無盡的虛空,淡淡道:“希望那種事情不要發生,你說呢?”

    說完,葉晨也不待千川雪反應,直接轉過身,對著虛空之上的慕晨以及葉冷幾人點點頭,旋即便浮空而起,收起麒麟劍,雙手猛然朝邱寶和月長空的身體抓去,提著兩人的屍體,身影朝前邁出一步,身形猶如長虹般劃過天際,而葉冷以及慕晨同樣提著數具屍體緊隨在後,留下滿地呆滯的眾人以及滿地狼藉。

    每個人的一生都要扮演著許多不同的角『色』,人生也會隨時麵對各種選擇,在這場人生遊戲,一旦選擇不慎,則可能出現人生的敗局!

    寒風中,那一襲白『色』長裙猶如山壁處的傲視寒冬的梅花般,徐徐而立,千川雪臉『色』複雜的望著葉晨的視線漸漸的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在葉晨消失的那一那,千川雪知道一道無形的裂痕在自己和葉晨之間蔓延開來,在她此次來葉家的時候便知道會有這樣一道裂痕的產生。

    相比眾人的呆滯,此刻落霞城內已經沸騰起來,到處人聲鼎沸,處處議論著今日所發生的事故!

    葉家,高聳入雲的閣樓之上,一道身影傲然而立,如墨長發在其後飄『蕩』著。

    儼然換下一身血袍的葉晨便這麼靜靜的站在閣樓頂端,沉穩的目光中流『露』出一絲沉思之『色』。

    而在其身後則是站著葉無雙以及葉冷二人,二人皆是寂靜的站在那,目光閃爍不定!

    “自古便是功高震主主者無好下場,所謂的關係也不過如此!”葉晨嘴角浮現出一絲嘲諷,冷笑連連!

    

Snap Time:2018-01-16 23:02:14  ExecTime: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