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九十五章葉婉兒的決定


    第二百九十五章 葉婉兒的決定

    白雪紛飛,整個落霞城仿佛籠罩在雪景中似的。

    在這此刻,不經有多少人仰望著那飄『蕩』雪花的天空,一年又一年,時間便如流水般悄然逝去!

    遠遠望去,偌大的葉家莊園猶如披上了一層白『色』輕紗。

    葉家莊園深處,庭院如星辰般遍落滿地,與四周那些金碧輝煌的閣樓形成鮮明的對比!

    漫天飛雪之下,庭院之內,一道孤寂的身影浮現而出。

    身著樸素的武袍,坐在輪椅之上,略顯空洞的眼神無力的望著那虛空,盡管眼前一片漆黑。

    “一年了,愛憐難道你還不原諒我嗎?”中年人黯然一歎,臉上盡是黯然之『色』,突然周圍腳步身響起,中年人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笑意,盡管已失明,然而他也就朝庭院的幽徑小道望去,輕笑道:“葉星你小子倒是來得挺早,怎麼又給我這個老瞎子帶什麼了!”

    葉星,葉婉兒之弟,一掃往日的稚氣,臉上反而浮現出一絲剛毅之『色』。

    此刻,葉星一身白『色』武袍,背後係著長劍,而左手處則提著飯籃。

    酒香味以及菜香味至籃中飄出,盡管中年人未見到那飯菜,但是他憑著那飯菜便可以知道那絕對是自己往日最愛的飯菜。

    “來得早,還不是聽到你老肚子叫了!”葉星輕輕一笑,走到中年人的身旁,將籃子放在石桌上,從中取出幾盤菜碟,以及一瓶熱好的酒壺。

    極為濃厚的酒香飄『蕩』在整個庭院之內,中年人那枯黃的臉上難得流『露』出一絲錯愕,詫異道:“居然是七香佳釀!”

    “往日我叫你小子去買,你小子反而是摳得很,今日怎麼給我帶來了?”中年人接過葉星遞過來的酒壺,狠狠的灌下一口,連道好酒!

    “怎麼,給你老買這酒,你還不樂意了!”葉星坐在石椅上,右手熟練的拍掉落在中年人身上的雪花。

    “我倒是希望你天天如此!”頓了頓,中年人放下酒壺,歎聲道:“雖然我已經失明,但是我還是能夠感覺到你和往常的區別!”

    對此,葉星則陷入一陣沉默,整個庭院徒然寂靜下來,隻有寒風依舊在瘋狂的咆哮著。

    數息之後,葉星才輕聲道:“我已經做出決定了,我要加入暗衛軍!”

    “暗衛軍!”中年人身形一震,握住酒壺的右手也忍不住晃動著,數息後,中年人才沉聲道:“真的做好決定了?”

    “恩!”葉星抬起略顯稚氣的臉龐望著虛空,眼中浮現出一絲追憶之『色』,輕聲喃喃道:“我想替他未完成的使命!”

    “未完成的使命?”中年人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笑意,盡管失明,但是他的目光卻朝葉星望去。

    “盡管他自幼便拋棄我和姐姐還有母親,但是畢竟他是我的父親!”葉星沉聲道:“作為人子,我有責任去完成他的使命!”

    “能夠加入暗衛軍始終是我葉家兒郎的驕傲,小子,來今日陪我喝一杯!”中年人爽朗的笑聲驟然響起。

    “,你老行嗎?”葉星同樣是爽朗一笑,旋即凝重道:“大叔,你有後悔加入過暗衛軍嗎?”

    “後悔嗎?”中年人臉上浮現出一絲堅定之『色』,凝重道:“縱然是我這條命沒了,我也不後悔!”

    “可是,愛憐阿姨她!”葉星並沒有繼續走下去,反而是望著中年人,對此,中年人依舊堅定道:“我也不後悔!“

    “你真的不後悔嗎?”一道複雜的聲音驟然在庭院外響起,隨之而來的則是嬰兒的啼哭聲。

    中年人身形猛然一震,這嬰兒的啼哭聲讓他有種想抱住那嬰兒的衝動,以及那一道熟悉無比的聲音。

    “愛憐,是你嗎?”中年人幾乎忘記了自己下身已經殘廢,身體猛然朝前傾倒,要不是葉星及時扶住,此刻中年人恐怕已經摔倒在地。

    而在庭院之外不知何時已經浮現出數道身影,當葉星看到為首的那黑袍少年時眼中不禁閃過一絲複雜之『色』。

    站在庭院之外,葉晨同樣注意到了庭院內的葉星,目光僅僅瞥過葉星便落在那中年人身上,他便是葉流蘇嗎?

    “唉!”輕輕一歎,葉晨轉身對著秦寡『婦』道:“家總是需要回的,因為家中有等待你回來的人!他拋棄你兩年,但是他卻可以用後半生來陪伴你!”

    說完,葉晨則是輕輕拍打著秦寡『婦』的肩膀,推動著坐在輪椅之上的第二夢朝來時的路走去。

    那一年,你我便是如此相望,那時,你意氣風發,我風采『迷』人。

    這一刻,你我依舊如此相望,此刻,你雙目無神,我人老珠黃。

    輕輕一歎,秦寡『婦』輕輕拍打著嬰兒的後背,望著坐在輪椅上的葉流蘇,臉上流出複雜的神『色』,有痛惜,有無奈,最後秦寡『婦』還是邁入了庭院之內,葉晨剛剛走出數步,後方便傳來了斷斷續續的哭聲依舊嬰兒的啼哭聲,然而葉晨卻始終認為這哭聲是歡快的。

    數刻之後,葉晨並未直接會到自己居住的庭院,先是把第二夢送回住宿,隨即便不知不覺的朝葉家的祖堂後方的那片墓碑林走去。

    整個墓碑林一如既往的安靜,那些梨花樹上已經掛滿了冰雪,雪花猶如凋落的花瓣般隨風飄『蕩』著。

    在這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中,那些冰冷的黑『色』墓碑顯得如此醒目。

    盡管這一片死寂,然而葉晨卻感到了一絲安詳,無論曾經有多麼輝煌,他們最終都會安靜的埋葬於這片土地之下。

    右手微抬,指尖劃過那些冰冷的墓碑,在這葉晨看到許多熟悉的名字,那些人有嘲笑過他的,也有同情過他的,不過此刻他們如今已化作那冰冷的墓碑。

    在葉鐵晶的墓碑前,葉晨駐足數刻,酒水嘩嘩的灑落滿地,整個墓碑林中難得多出了些嘩嘩聲。

    直到最後,葉晨來到了孤星的墓碑前,還未靠近,站在遠處的葉晨便已注意到站在墓碑前的那一道倩影。

    倩影清瘦,望著那道倩影葉晨不禁想起了一句詩句:“人比黃花瘦!”

    仿佛感受到葉晨的目光,那道倩影緩緩轉過身,寒風中,那道倩影顯得如此單薄,猶如大海中的一片孤舟般,那麼無力。

    “你來了!”那張俏臉上盡是蒼白之『色』,葉婉兒望著眼前的黑袍少年輕聲道,聲音猶如黃鶯泣血般惹人憐惜。

    此刻的葉婉兒再不是記憶中的那個女子,葉晨輕微點頭,朝孤星的墓碑走去,從麒麟戒中取出一酒壺,酒水灑落滿地,化作冰晶敲打著那冰冷的墓碑。

    “前輩,許久未來了!”望著墓碑的字跡,葉晨輕聲喃喃道。

    寒風依舊在咆哮著,兩人便這麼安靜的站在墓碑前並未出聲,任憑那雪花落滿了全身。

    足久之後,葉婉兒那清婉的聲音在葉晨耳旁響起:“我要走了!”

    “去哪!”麵對葉婉兒,葉晨的話語始終這麼短,聞言,葉婉兒那煞白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黯然之『色』。

    又是一陣沉默,葉婉兒目光從葉晨身上移開,最後落在墓碑之上,纖細的手指劃過那冰冷的墓碑,葉婉兒輕聲道:“很久以前,我始終不懂得他為何真的能夠那麼絕情的拋下我們加入暗衛軍,但是在經曆了此次的劫難之後,我或許懂得了他的想法,劫難之中的族人是顯得那麼無力,生命也顯得如此脆弱,在那一刻,我才發現原來在劫難麵前,我顯得如此無力,在那一那,我懂得了他,我父親的執著,默默守護最愛的人!”

    第一次,葉晨在葉婉兒嘴中聽到了他叫孤星父親,說到這,葉晨也或多或少明白了葉婉兒要去哪!

    “做為他的子女,我會將他的這種執著繼續下去!”葉婉兒輕聲喃喃道,風的咆哮聲壓蓋過了葉婉兒的聲音。

    臉『色』黯然的望了葉晨一眼,葉婉兒對著孤星的墓碑一拜,旋即便轉身朝來時的路走去。

    望著那道漸去漸遠的倩影,葉晨輕輕一歎:“最終你還是和前輩一樣進入暗衛軍!前輩這便是你所希望的嗎?”

    “不過,我還是尊重她的決定!,前輩她倒是原諒你了!”葉晨說完拿起手中的酒壺灌了一口,絲毫不顧嘴邊溢出的酒『液』沾濕了衣襟。

    

Snap Time:2018-01-19 01:50:28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