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九十二章寧遇閻羅王


    第二百九十二章 寧遇閻羅王

    寒風瘋狂的咆哮著,卷起漫天雪花。

    寒風中,那瓷碗處冒出的白氣隨風飄『蕩』,頃刻間便化作雪花飄落。

    望著那飄落的雪花,葉晨揚起頭,腦中不禁想起了一句話:“這雪來自於天,飄落於地,而這飄落的過程便是它的一生!”

    人生苦短,僅僅眨眼間,一代紅顏便化作一堆白骨,從懷中掏出白『色』瓷壺,隨意喝了一口酒水,葉晨眼神越發的堅定。

    直到第二夢第三碗餛飩解決完後,打了個飽嗝,輕笑道:“這東西真好吃!”

    站在一旁的秦寡『婦』聞言,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無奈之『色』,平日她聽到這個自然會感到高興,然而此刻,她卻絲毫高興不起來!

    葉晨從懷中掏出手帕,遞給第二夢,旋即輕笑道:“擦下嘴角,看你牙縫間還塞著菜絲!”

    聞言,第二夢輕吐下舌頭,接過葉晨手上的手帕,突然,一陣尖銳的破風聲驟然在天際處響起。

    而葉晨也朝那聲音來源處望去,眼中浮現出一絲笑意,輕聲喃喃道:“終於來了!”

    虛空之上,若君絕那張剛毅的臉龐此刻已經布滿了猙獰之『色』,如今若君絕正值當年,而又當上了落霞城城主,這對他來說無疑是意氣風發的時刻,那些往日的同僚無一不對他獻媚不已,甚至往日看不起他的人如今也不得不和他搞好關係。

    對於若千楓平日的行為他也是知道的,但是他膝下就這麼一個兒子,因此,對於若千楓的行為,他還是極為放縱的。

    然而在剛剛,他卻得知了令他差點崩潰的消息,他的唯一兒子在落霞城被人殺了!

    自己最疼愛的兒子居然在自己的地盤被人殺了,這是何等的諷刺。

    此刻,若君絕身上再無往日該有的風度,整個人殺氣騰騰,他現在唯一想做的便是將那凶手碎屍萬段。

    不僅僅如此,他還要讓那凶手的家族一起陪葬,唯獨如此方能解他的心頭之恨。

    為了以免萬一,若君絕並不是孤身前來,反而更是派了無數守衛軍朝此處趕來,並且將城主府內跟隨他數十年的四大客卿招來。

    這四大客卿是同他從帝都來到落霞城,其修為皆是不弱,各個有著煉武巔峰的實力!

    若君絕人影還未到,那充滿憤怒以及殺意的咆哮聲便如閃雷般響徹天際,在梨花街上空盤旋著:“何人殺了我兒,倘若不滾出來,那我便屠街!”

    同時,四大客卿的身影也再梨花街的盡頭處浮現而出,在他們四人身後則是跟著數百名修為不弱的守衛軍,由此可知若君絕的憤怒!

    咆哮的聲音猶如『潮』水般席卷而來,朝梨花街四處散去,那些躲在街道中觀望的好奇者皆是麵『色』煞白,這若君絕居然要屠街,不過令他們欣慰的則是殺人凶手依舊那麼平靜的坐在那,對此,他們眼中一片火熱,期待著接下來的一幕!

    音浪過後便是無形的氣勁,氣勁所過之處,那些還未移走的攤位紛紛爆裂開來,雪花之中摻雜著碎片和木屑!

    漫天雪地之中,葉晨幾人的身影顯得如此醒目,而那些氣勁還擊落在葉晨等人數十米處時便消散掉。

    “是你!”若君絕陰厲的目光在第一時間便落在葉晨身上,在葉晨身上他感受到一種來自內心的壓迫!

    喝聲如雷鳴般在葉晨耳旁炸響,抱住嬰兒的秦寡『婦』臉『色』瞬間慘白,身形不斷顫抖著,在氣武境武者麵前,他們這種普通人顯得如此無力。

    縱然在這無盡的威壓之下,葉晨的臉『色』卻一如既往的平淡,不慌不慢的喝著酒水,平淡的目光朝四周掃『射』而去,那些落霞守衛軍的身也是浮現而出,而那為首的四名客卿顯得極為突出,對此,葉晨則是搖搖頭,依舊坐在椅子上,寒風吹『亂』了他的長發。

    抬起頭,眼眸微眯,望著虛空之上的若君絕,葉晨平淡道:“你便是落霞城新城主若君絕?”

    “殺無赦!”若君絕沒有絲毫的廢話,冰冷的聲音驟然響起,原本在周圍的落霞城守衛皆是朝葉晨幾人『逼』近。

    若君絕這句殺無赦無疑是連秦寡『婦』也不放過,秦寡『婦』臉『色』瞬間猶如死灰,絕望的望著懷中的嬰兒,嘴中嘀咕著些什麼。

    咻咻!數百柄泛著冷光的劍器在漫天的雪花中出鞘,落霞城守衛軍身上若有若無的殺意也如『潮』水撲麵而來,然而葉晨以及第二夢兩人卻出奇的平靜,葉晨依舊自飲著,視周圍那些人如空氣般,第二夢則是解下係在輪椅上的古琴,輕放在身前,纖細的雙手在觸及那銀弦,望著葉晨婉然一笑,輕笑道:“有酒便有琴,老師,你看如何?”對此,葉晨微微點頭,第二夢那纖細的玉指也隨之舞動而起。

    銀弦撥動,婉轉低昂的琴聲隨之飄『蕩』而出,琴聲動人心弦,那些原本全身殺意的落霞城守衛軍身形皆是一頓,氣勢也不複先前。

    而原本身體顫抖的秦寡『婦』臉上的慌張也盡數退去,嬰兒吸住秦寡『婦』的『乳』頭,一雙清澈的眼眸天真的望著那飄『蕩』雪花的虛空。

    被數百名修為不弱的武者包圍,虛空上一名氣武境武者虎視眈眈,而少年卻極為安然的在獨飲,少女沉醉於琴聲,少『婦』則細心的照顧著嬰兒,這一幕深深的印在眾人的眼眸之中,原本略顯躁動的街道一片寂靜,這是一種驚天的自信,縱然萬軍前來,吾也不懼的自信。

    不過在震撼之後便是無比的憤怒,這種被無視感覺無疑狠狠踐踏了他們拿所謂武者的尊嚴。

    突然,在無數雙目光的注視之下,葉晨放下手中的酒壺,似笑非笑道:“隨意調動落霞城守衛軍,隨意便要屠殺整個街道的人,不知是何罪!”

    葉晨猛然站起來,目光猶如實質劍芒般直『射』若君絕,橫跨出一步,風雪之下,葉晨的冷喝聲驟然響起:“皇楓國城主法第一條,守衛軍除非城池有難方能調動,違反者剔除其城主之位,皇楓國城主法第九條隨意恐嚇城民並威脅者,剔除城主之位!”

    寒風依舊在咆哮著,葉晨的聲音顯前顯得如此嘹亮,炸響在眾人的耳旁。

    聞言,若君絕的臉『色』陰沉的可怕,所謂的法律在他們這些氣武境武者看來僅僅是擺設而已。

    “混賬!在這落霞城內我便是代表了法律,我說的話便是規則,你在城內連殺數人,其罪當誅!”若君絕冷聲道,其語氣陰冷無比,握住長劍的右手青筋暴起,有此可知,若君絕在不斷的壓製著內心的殺意,整個虛空之上,風雲變『色』,幾乎同一時間,城內的武者皆是朝這方望來。

    而那些城內的世家氣武境武者更是浮身而起,那些在坊市吃虧的世家家主也是紛紛朝這方趕來!

    “是這樣嗎?”葉晨依舊似笑非笑道:“那麼你的兒子殺人便是可以無罪的了!”

    “縱然他殺人,那也有我來製裁,而不是你!”若君絕有點覺得自己廢話過多了,在那一雙漆黑眼眸的直視下,他感到了一絲不安。

    不過,當若君絕目光觸及雪地上的那一具屍體時,全身的殺意再也不壓製,爆發而出,氣武境武者的氣勢一展無疑。

    這若君絕赫然是氣武境二層武者,同時,在地麵上那四名客卿也爆發出四股強悍的氣勢,氣息緊緊鎖住葉晨,不過,四人的眼中卻存在著一絲疑『惑』,這城主為何不動手斬殺這小子,何須廢話那麼多?

    “你要殺我!”葉晨朝後邁出一步,身形擋住眾人的視線,將第二夢以及秦寡『婦』緊緊護在身後。

    第二夢依舊安靜的坐在那撫琴著,臉上一片安詳,這出奇的平靜令人暗自咂舌。

    而秦寡『婦』望著葉晨那略顯單薄的身影時,心中不由產生了一絲錯愕,眼前的若君絕絕對不是這少年的對手!

    “殺!”沒有絲毫的廢話,這一刻,若君絕再也沒有廢話,隨著一身話下,握在身前的長劍激『蕩』著,劍氣如『潮』水湧出,那間,漫天的劍氣朝葉晨湧來,而落霞城守衛同樣紛紛朝葉晨劈出數劍,劍氣猶如天羅地網般朝葉晨罩下。

    縱然如此,葉晨臉上毫無絲毫的慌張,望著虛空,嘴角反而浮現出一絲笑意:“總要給皇族一個理由,不是嗎?”

    而在此刻,無數道尖銳的破發聲驟然響起,落霞城內的氣武境武者紛紛浮現在半空處,其中有兩名葉家長老,也有一兩名其他世家的。同時,那些世家家主也趕至,望著那恐怖的劍氣網,臉『色』皆是一變,瞧見虛空上的若君絕各個臉『色』微變,這到底是那個倒黴鬼惹惱了這新上任的城主。

    對於新城主的實力,他們也有所耳聞,因此,平日對其倒是恭敬,無數道戲謔目光的朝下方望去。

    一道少女的身影,一名少『婦』的身影以及懷中的嬰兒,一名少年的身影。

    少女撫琴,少『婦』喂養孩童,少年獨自飲酒著!

    不過,那道身影為何看起來如此的熟悉,一絲疑『惑』在眾多世家家主以及幾名氣武境武者的心中蔓延著……

    

Snap Time:2018-07-23 00:40:11  ExecTime: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