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九十一章血濺十步


    第二百九十一章 血濺十步

    “你就是落霞城少城主?”望著眼前的若千楓,葉晨似笑非笑道。

    聞言,若千楓臉『色』不由一喜,仿佛置身於沙漠中的旅行者見到曙光般,眼前一亮,謙和道:“家父若君絕,如今位居落霞城城主,我雖是家父的唯一的血脈,然而這少城主這個稱號我倒是沒有資格叫的,畢竟在城中倒無少城主這個職位,所以這少城主都是那些朋友隨便叫我的!不能當真!”

    平日若千楓說起這落霞城少城主這個稱號的時候,無一不滿臉自豪,而此刻卻是滿臉溫和。

    “的確,以前落霞城便無少城主,如今,落霞城也應該沒有少城主!”葉晨似笑非笑道,若有深意的盯著若千楓。

    聞言,若千楓臉上的喜『色』嘎然而止,眼中不由浮現出一絲駭然,噓聲道:“的確,落霞城本就不該有少城主!”

    “是嗎?”葉晨雙眼眯成一條線,縫隙間流『露』出的寒光令若千楓全身緊繃起來,無聲的沉默總能給人帶來一種無形的威懾。

    寒風依舊咆哮著,整個上空盤旋著那呼呼聲,突然,懷中的嬰兒啼哭而起,而此刻這啼哭聲落入若千楓的耳中無疑是福音,若千楓指著嬰兒,臉上浮現出一絲擔憂之『色』,溫和道:“這位公子,想必孩子肚子餓了,對了,秦寡『婦』這是此次的飯錢!”

    從懷中掏出數枚金幣放在桌上,若千楓朝葉晨拱拱手,正欲朝攤位外走去,在跨出數步後,見葉晨依舊未有反應,若千楓不由鬆了一口氣,同時眼中閃過一絲陰狠之『色』,想他從小到大何曾受過如此大虧,小子,哼,等我回到城主府不派守衛軍追殺你我就不叫若千楓!

    然而,若千楓的右腳徒然頓在半空中,一道似笑非笑的聲音驟然在他耳旁響起:“我說過,落霞城本就不該有少城主!”

    寒風中夾帶著葉晨的聲音,猶如冰冷刺骨般的寒意襲變若千楓全身,這麼冷的天,若千楓全身居然被冷汗浸透了。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葉晨的左手微抬,並指為劍,在若千楓駭然的目光中,左指以眼睛難以撲捉到的速度朝他點來,葉晨的身形也在若千楓的眼眸中不斷放大著,他要殺我,這個念頭剛剛在若千楓中產生,若千楓臉上便浮現出慌張之『色』,企圖朝前躍去。

    不過令若千楓絕望的是,葉晨這一指仿佛化做了一座巍峨的高山,磅的大力壓迫著周圍的空間,令他的身體變得極為僵硬!

    臉『色』猛然一變,若千楓感受到一股洶湧澎湃的駭然大力,力道猶如浩瀚的大江之水,攜著萬鈞之力狠狠擊打在了他的胸脯處,嘶!

    !若千楓的身形蹬蹬的朝後直退數步方才止住身形,臉『色』猶如死灰一般,旋即一道慘叫聲驟然響起:“你居然廢了我的丹田!”

    臉上的溫和之『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惶恐之『色』,陰狠以及怨毒之『色』在若千楓的眼中一閃而過,血跡順著嘴角滴落,若千楓惶恐的朝後退去,步伐極為慌『亂』,見葉晨朝自己走來,驚呼道:“我爹是落霞城,倘若你殺了我,那必死無疑!”

    “必死無疑?!”葉晨搖搖頭,同時抬起的左手也隨之垂落,見此,若千楓卻絲毫不敢放鬆,謹慎的目光緊緊盯著葉晨。

    “老師,餛飩涼了!”在此刻,第二夢那清婉的聲音驟然響起,同時,若千楓的身形也徒然朝前躍去,盡管丹田被廢,但是身體強度依在,僅僅數息的時間便橫跨出數米,步伐顯得極為慌『亂』,對此,葉晨則是輕輕搖頭,眼神驟然一冷,在眾人的目光中,葉晨的緩緩地踏出腳步,身形卻仿佛跨越了空間一般瞬間出現在前方數米的地方,鬼魅般的速度僅僅一息便至若千楓的身後,同時左手並指為劍,勢如閃電般的朝前點去。

    劍氣延伸而出,猶如長虹般直接從若千楓的心髒處洞穿而過,慌張的神『色』在若千楓臉上凝住,同時,若千楓的身形也徒然失去平衡,倒落在地,由於慣『性』的原因,若千楓的身體在地上翻滾數圈之後才停住,從傷口處激『射』而出鮮血滴落了在方圓數米的雪地上,顯得如此觸目驚心。

    在臨時前的那一那,若千楓眼前不經意浮現出華服青年死前看向自己眼中所含的嘲諷之『色』,此刻,他倒是明白了那一絲嘲諷。

    而葉晨的身形也徒然頓住,眼神淡漠的望著地上的若千楓,同時左手猛然一甩,劍氣從指間激『射』而出。

    這劍氣毫無征兆從與若千楓同行的女子眼前浮現而出,慘叫聲驟然響起,劍氣從她的眉心處洞穿而口,至死前,女子眼中依舊浮現著一絲恐懼。

    解決掉女子之後,葉晨左手輕輕從嬰兒的鼻處劃過,撥開落在嬰兒臉上的雪花,輕笑道:“安全了,沒人可以欺負你!”

    同時,葉晨也抬起頭,望著梨花街的街道處,眼中流『露』出一絲沉思之『色』,輕聲喃喃道:“還沒來嗎?速度倒是慢了點!”

    死了!剛剛還不可一世的落霞城少城主此刻猶如死狗一般躺在雪地上,攤周圍圍觀的行人全部愣住了,這黑袍少年突然斬殺若千楓和那女子實在出乎他們的意料,不知是誰最先驚呼一聲,數息的工夫,那些圍觀的行人便慌張的散去。

    而那些原本擺在周圍的攤位也紛紛收攤,那些人離去的時候,目光皆是複雜的在葉晨和若千楓身上徘徊著。

    盡管若千楓極為討厭,甚至有人希望他早點死,然而他這一死必定會惹得若君絕的憤怒,那時候必然城門失火火殃及池魚。

    反而倒是有些大膽的人躲在街道那些房屋內,酒樓內,頗為期待的望著葉晨這邊。

    世界便是如此現實,在前一秒他們還在華服青年的舉動感到憤怒,為葉晨的出手感到喝彩,然而在涉及他們的生命安危時,他們唯恐避之不及。

    對此,葉晨則是淡淡一笑,在確定若千楓已死之後才轉身朝攤位走去。

    以若千楓這樣的紈子弟又豈會吃虧,今日縱然放過他,那他又豈會不報複。

    葉晨討厭麻煩,他始終習慣將這種危險扼殺在搖籃之中,縱然這種危險顯得極為微不足道,但是葉晨深信一個不足七歲的孩子在特定的情況下同樣能夠殺死氣武境武者,在葉晨的意識中,每個人都對他有著威脅『性』,隻不過這種威脅『性』的大小有所區別罷了。

    “這算不算殺手的職業病!”葉晨似笑非笑喃喃道,雪花依舊在飄落,落在那華服青年身上,同樣也落在若千楓的身上。

    轉過頭來,葉晨望著秦寡『婦』,同時將懷中的嬰兒遞給秦寡『婦』,輕聲道:“孩子肚子餓了,小心別讓他著涼!”

    這一刻葉晨臉上又掛起了溫和的笑意,同時,葉晨卻發現卻秦寡『婦』的目光依舊沒有尋常人該有的半點的驚懼,反而透出了一絲惋惜以及愧疚。

    葉晨走到桌前,端起那微熱的瓷碗,順口喝了下湯水,輕聲道:“小兄弟,你趕快帶著小女娃離開,如今你殺了少城主,想必剛才必定有人去通風報信,倘若城主趕來,那時候你就走不了了,而且你殺死了少城主,他必定要為少城主報仇,那時候全城守衛軍都要追殺你,縱然你修為不錯,或許家世不錯,但是那也保不住你的,你還是趕緊離去吧!”

    聞言,放下手中的瓷碗,葉晨則是搖搖頭,輕聲道:“無需擔心,縱然若君絕親自來也沒事!”

    盡管葉晨說的平淡,但是卻足以表明了葉晨的自信,對此,秦寡『婦』不由一歎,在她看來這落霞城是城主最大,以葉晨一黑袍少年如何抵擋的住若君絕的怒火,對此,秦寡『婦』不由再次勸說著,然而葉晨則是搖搖頭,輕聲道:“倘若我走了,那你和孩子又該如何呢?”

    “城主明察秋毫,因此,我們母子定然不會有事的!”聞言,秦寡『婦』臉『色』微變,依舊繼續勸說道:“你還是趕緊走吧!不然就走不了!”

    擦拭掉第二夢嘴角間的油漬,葉晨轉過頭,望著秦寡『婦』凝重道:“倘若我走了,你也說了若君絕必然異常憤怒,那時候他會放過你們母子,那時候不僅僅你要被殺,而孩子同樣被殺,你又忍心見到孩子被殺,他還沒讀書學字,還沒親口叫你母親!”

    聞言,秦寡『婦』臉上不由浮現出了一絲黯然之『色』,滿臉自責道:“小兄弟,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

    “,這餛飩味道倒不是不錯,不知能不能再來一碗?”葉晨搖搖頭,輕笑道。

    望著葉晨那臉上的笑容,秦寡『婦』隻能無奈的搖搖頭,端起瓷碗朝火爐旁走去,對此,葉晨則是輕輕一笑,別過臉對依舊在消滅餛飩的第二夢笑道:“怎麼,小夢兒剛剛有沒有害怕呢?”聞言,第二夢揚起嘴角,鄙視的瞪了葉晨一眼,嘀咕道:“有老師在我為何害怕!”

    自幼便在暗衛穀長大,第二夢自然也瞧見無數的暗衛軍死去,又有無數的少年成為暗衛軍,對於死亡她也漸漸習慣了。

    然而,在葉冷給第二夢定義的死亡概念中死亡僅僅是從這個世界去了另一個世界而已。

    對此,葉晨同樣瞪了第二夢一眼,托起下巴看著第二夢消滅那眼前的餛飩,然而葉晨的眼中卻浮現出一絲沉思之『色』:“這落霞城城主不該姓若,而該姓葉,不是嗎?”

    

Snap Time:2018-04-20 14:43:11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