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九十章欺軟怕硬


    第二百九十章 欺軟怕硬

    那間,血蓮花在了雪景中綻放,猶如噴泉般的鮮血從中年人右肩處激『射』而出。

    鮮血染紅了滿地,冷汗順著臉頰滴落,眼中除了恐懼還是恐懼,在剛才的那一那,他才意識到原來死亡與自己這麼近!

    身形猛然朝後退出數步,中年人猛然抽出腰間的配劍,在若千楓眼神的示意下,強忍住內心的畏懼,連跨出數步,劍氣猶如『潮』水般從長劍處延伸而出,劍如長虹,在中年人極為熟練的控製之下,那泛著冷光的長劍居然直『射』葉晨懷中的嬰兒。

    顯然中年人強以此來牽扯住葉晨動作,見此,葉晨的眼神越發冰冷起來,輕聲喃喃道:“好像仁慈了!”

    而周圍那些其他攤位的行人無一不站起來,滿臉憤怒的望著這一幕。

    同時,他們還感到了一種對命運的無力感,為何那些權貴的人能夠視生命為螻蟻,視法律為浮雲。

    然而,麵對中年人這強勢一擊的時候,葉晨臉上一如既往的平淡,反而安撫著懷中的嬰兒,輕聲喃喃道:“沒事!”

    見葉晨絲毫未反應,若千楓嘴角冷笑連連,這一那,心中也不禁對於生出了狂妄的感覺,煉武巔峰武者的一劍威力豈是常人可以想象的,縱然此刻葉晨躲閃,那不死也要重傷,而中年人見此,劍上的劍氣更是暴漲,眼前的少年始終給他一種心悸的感覺,他要將這種感覺抹滅掉。

    劍氣肆無忌憚的激『蕩』著,整個攤位瞬間被劈碎,木屑紛飛,同時,天空上的雪花也飄落而下。

    那劍尖將要觸及嬰兒的那,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兩根修長纖細的手指浮現而出,準確無比的夾住那劍尖,同時,抬起頭望著那臉『色』大變的中年人,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森嚴的殺意,同時葉晨的左手夾住那劍尖,緩緩地向前遞出,幾乎在瞬間,中年人的臉『色』驟然變化。

    長劍猶如被萬頓巨石壓住似的,任憑他如何抽起,絲毫不能撼動,在周圍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下,葉晨那兩根纖細的左指仿佛化做了一座巨山,磅的大力猶如『潮』水般朝中年人壓去,令周圍人為之心悸,甚至窒息,更何況是葉晨眼前的中年人。

    嘶!同時,劍氣同樣從葉晨的指尖處浮現而出,周旁的那些劍氣瞬間覆滅掉,風依舊在咆哮著,卷起片片雪花!

    叮嚀!猶如金屬相撞的爆鳴聲驟然響起,左指順著劍尖一彈,臉『色』駭然的中年人立刻從長劍處感到一股洶湧澎湃的駭然大力,那力道猶如浩瀚的大江之水,連綿不絕,震得他手臂發麻,甚至有種要握不住劍柄,腳掌下的冰麵赫然爆裂開來,激起雪泥一片!

    “棄劍,躲開!”若千楓猛然從位置上站起對著中年人冷喝道。

    話語依舊飄『蕩』在中年人的耳旁,一聲怪異的聲音驟然響起,那長劍上瞬間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痕,叮,那長劍轟然破裂開來,化作無數片泛著鐵片朝四周『射』去 ,鐵片劃過中年人的肩膀,在中年人那駭然的目光中,右臂無力的垂落在地,同時他整個人也朝後倒落而去,身子蹬蹬直退數步,血染滿地,駭然的抬起頭,一片被劍氣包裹的鐵片無情的在他的眼瞳不斷放大著,最後洞穿了他的眉心,身子再次倒落而去,最後在地上翻滾數圈,這寒冷的天氣再也凍不住那從中年人身上湧出的滾熱鮮血,滿地雪泥,那血跡顯得如此觸目驚心!

    然而那鐵片卻不分主次,幾乎朝四周激『射』而去,不過還未靠近第二夢以及秦寡『婦』兩人便掉落在地。

    而若千楓離葉晨最近,在加上葉晨故意為之,那數片鐵片中蘊含著恐怖的力道。

    沒有絲毫猶豫,若千楓放開懷中的女子,身形猛然朝後躍去,頃刻間,一道慘叫聲驟然響起。

    泛著冷光的鐵片無情的劃過那女子妖嬈的臉龐,朝若千楓激『射』而去,仿佛鎖定他似的。

    雖是紈子弟,然而若千楓的修為卻絲毫不弱,煉武第一層,不過雖如此,他臉上依舊浮現出一絲駭然之『色』。

    雙手猶如熊掌般朝前拍出,那間,全身真氣暴湧而出,覆蓋住他全身,在若千楓雙掌的帶動之下,尖銳的爆鳴聲絡繹不絕。

    無形氣勁爆發而出,在若千楓身前仿佛形成一道無形的氣罩,在周圍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那鐵片紛紛朝後落去,碰撞產生的勁風將周圍的攤位紛紛掀翻,搞得那些圍觀的行人紛紛狼狽的逃竄出來,滿臉複雜的望著那秦寡『婦』所在的攤位。

    那產生的氣勁同樣攪動著漫天飛雪,飛雪猶如柳絮般,紛紛起舞!

    而在那氣勁衝擊之下,若千楓身子也蹬蹬的朝後退出數步,每一步都踏碎了冰麵,直到十步後,才勉強止住,不過那張臉『色』也慘白如雪,突然,一股『潮』紅之『色』,若千楓胸前一陣起伏,血跡順著嘴角滴落,僅僅數塊鐵片便將自己『逼』迫到如此地步,若千楓知道今日自己踢到鐵板了!

    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若千楓駭然的抬起頭就瞧見了葉晨那一雙漆黑冰冷的眼眸,此刻,那眼眸中沒有絲毫的感情『色』彩,但是如此卻讓他心中生起了一股無言的畏懼感覺,整個身體猶如置於冰窖般冰冷,發自內心的冰冷。

    見若千楓吐血,周圍倒吸聲連連,若千楓可是少城主,那黑袍少年是什麼身份,居然敢把若千楓打得吐血。

    不過人群中眼尖的人也偷偷的離開人群,滿臉激動的朝城主府奔去,偷偷報信去了!

    “啊!我的臉!”一道驚呼聲驟然響起,女子捂住被鐵片劃過的臉龐,纖細的玉指上盡是血紅『液』體,然而葉晨卻始終未瞧見一眼,若千楓同樣如此。

    做為一名合格的紈子弟,不僅僅要做到做事情肆無忌憚,同樣也要有一定的眼力。

    但是若千楓此次不得不承認自己看走眼了,居然小瞧了眼前的黑袍少年,好漢不吃眼前虧始終都是若千楓的準則。

    若千楓自始至終都未瞧那生機已絕的中年人一眼,臉上反而流『露』出一絲溫和笑意,對著滿臉呆滯的秦寡『婦』拱手笑道:“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我還是明白的,既然秦寡『婦』你不願意來我城主府做廚師,那我也不便強求,不過倘若你哪天改變了主意,我城主府的大門隨時會你開!”

    聞言,秦寡『婦』那呆滯臉上不由浮現出受寵若驚的神『色』,往日驕橫無比的少城主何時對一常人如此溫和。

    不僅僅秦寡『婦』一人,周圍那些圍觀的行人同樣如此,不過當瞧見葉晨的背影後,那些人無一不對若千楓流『露』出嘲諷的笑容,欺軟怕硬的紈罷了!

    對此,若千楓則是彬彬有禮的對著秦寡『婦』,旋即轉身,滿臉愧疚的望著葉晨懷中的嬰兒,悲嗆道:“幸虧這位公子接住孩子,不然我實在不敢想象那後果,按照落霞城的法律,田十顯然是故意將孩子認出,這是故意謀殺,必然受到守衛軍的追殺,而我那護衛則故意包容那田十,還製造子虛烏有的罪名壓在這位公子的身份,也該殺,此次,多虧這位公子出手,倘若公子不出手,我也必然將這二人誅殺以伏法!”

    若千楓的表情極為悲憤,仿佛對於華服青年以及中年人的死去極為解氣,同樣也對二人的行為暗自譴責!

    周圍那些行人皆是一陣嘩然,兩眼睜的大大的,望著這位高高在上的少城主如何扭曲事實!

    他們實在想不出,為何若千楓的臉皮那麼厚,說出這些話也這麼自然。

    而若千楓的這一切落入葉晨的眼中無疑一小醜在唱著獨角戲,在若千楓那小心翼翼的眼神中,葉晨難得開口道:“你是落霞城少城主?”

    

Snap Time:2018-07-18 08:40:36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