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八十九章我的話便是規則


    第二百八十九章 我的話便是規則

    啼哭聲依舊繼續著,秦寡『婦』絕望的望著那一幕,身體狠狠的撞上了華服青年的身上。

    然而,在華服青年身上冒起一圈氣罩,秦寡『婦』的身體猶如斷線的風箏般倒『射』而出,後背撞上後方的搖籃。

    而若千楓放入女子懷中的手也猛然頓住,眼中略顯好奇的望著那將要觸及地麵的嬰兒,在他們這類人中,尋常人的生命猶如螻蟻般。

    淡漠的表情在其餘人身上浮現而出,這個世界難道真的無情嗎?

    秦寡『婦』在內心咆哮著,咆哮命運的不甘,為何要讓這幾個煞星來自己的攤位!

    時間猶如停止般,秦寡『婦』臉『色』猶如死灰一般,那嬰兒是她活在這個世界唯一的動力,是她唯一的希望。

    然而就在那嬰兒將要觸底的那,一雙修長的手卻猛然將那抱住,同時一道平淡的聲音隨之響起:“有點過火了!”

    秦寡『婦』那猶如死灰般的臉上猛然湧出一絲狂喜之『色』,眾人的目光也從那雙修長的手朝上移去,旋即一絲錯愕的神『色』浮現在眾人的臉上。

    “小兄弟!”淚水順著秦寡『婦』的臉龐上滴落,望著抱住嬰兒的葉晨,臉上盡是感激之『色』。

    而那若千楓則是詫異的望著葉晨一眼,這個小子剛剛不是還在攤位內,怎麼一眨眼便到那了,好快的速度!

    “若楓哥,這人比你還俊哦!”若千楓懷中的女子臉上也是浮現一絲錯愕,先前葉晨整個頭被披風所包裹並未看到他的麵貌,嘴唇輕輕『舔』著嘴唇,麵若桃花,雙眸似水的望著葉晨,其臉上盡是妖嬈之『色』,不過在若千楓一聲冷哼下,那女子立馬蜷縮在若千楓懷中。

    華服青年臉『色』頗為不善的望著葉晨以及懷中的嬰兒,今日還真是事事不順,暗呼一聲倒黴,華服青年冷哼一聲並不多言,不過當瞧見葉晨的那,他心中不禁產生了一種錯愕,仿佛他好像認識眼前這少年般,倒是卻記不起到底在哪見過這少年!

    反而那名護衛之流的中年人滿臉凝重的盯著葉晨,僅僅眨眼的功夫便跨出數米,這速度令他為之忌憚。

    葉晨輕輕拍打著嬰兒的後背,左手握住嬰兒被燙的右手,真氣浮現而出,暖和的感覺在嬰兒身上浮現而出,嬰兒也停住了啼哭聲,睜著清澈無比的眼眸盯著葉晨,見此,葉晨也隨之一笑,不過當葉晨目光觸及那華服青年的時候,其臉上的笑意嘎然而止,牽扯出一絲冷笑。

    “阿姨,這餛飩的錢可以放在我這嗎?”葉晨說出了一句令所有人感到錯愕的話,聞言,那秦寡『婦』則是不由自主的點點頭。

    見此,葉晨身形朝前邁出一步,望向的華服青年的眼中浮現出一絲令人心悸的寒意,感受到那股寒意,華服青年駭然的朝後退出數步。

    華服青年至少也是煉武境武者,其修為倒是不弱,然而在葉晨這道目光之下,他居然有種心驚膽跳的感覺,好恐怖的目光!

    眼中浮現出一絲追憶之『色』,前世我是個殺手,今世我同樣也是一個殺手!

    今世,他以殺手的身份僅僅隻接了一個任務,因為,李詩月當年對他的救命之恩,他便單人持劍殺進羅家幫!

    而今日,他同樣接了一個任務,盡管那報酬僅僅隻是幾碗餛飩而已,第二個任務嗎?葉晨眼中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許久未重溫的感覺。

    “你是何人?”華服青年右手不禁握住了腰間的長劍,仿佛隻有這樣才能感受到一絲安全感。

    話畢,華服青年不自覺的朝若千楓退去一步,盡管心中恐懼,但是他還是將若千楓擋在背後,企圖以此來表明自己的忠心。

    對此,葉晨嘴角處不由浮現出一絲嘲諷,淡淡道:“替人辦事的人!”

    說完,葉晨左手食指連點,猶如閃電一般,氣勁激『射』而出,在這一那,華服青年臉上冷汗連連,自始至終他都未瞧見葉晨手指,突然周圍那氣勁壓迫的他身體絲毫不能動彈,在他駭然的目光中,那看似微弱的氣勁居然從自己的丹田洞穿而過,其內的真晶也隨之碎裂開來。

    全身的真氣猛然暴『亂』起來,華服青年身上蹬蹬朝後退出一步,驚恐的叫聲驟然響起:“你廢了我的丹田!”

    不過周圍的氣勁卻始終未消失,猶如『潮』水般將華服青年包裹起來,見此,華服青年臉上盡是駭然之『色』朝著身後的若千楓驚呼道:“少城主救我!”

    然而那若千楓則是始終淡漠的望著華服青年,臉上不喜不怒,縱然華服青年修為被廢,他始終未有反應。

    見若千楓如此,華服青年眼中浮現出絕望之『色』,同時也流『露』出怨毒之『色』,媽的要不是帶你這個紈子弟來這,我修為會被廢,會死!

    身體猛然一震,被氣勁所包裹的華服青年望著葉晨那張臉,臉上的駭然之『色』摻雜著一絲錯愕以及驚恐,此刻,他終於明白為何看到那張臉有種熟悉的感覺了,因為他曾經站在人群中仰望過這張臉,而這張臉的主人則是殺神般的存在葉晨。

    慘叫聲還未發出,華服青年的身體便朝攤位外落去,同時,在他想心髒處一道血洞浮現而出,鮮血猶如噴泉般激『射』而出,染紅了滿地白雪。

    望著那滿地的血跡以及猶如死狗躺在雪地上的華服青年,全場一陣寂靜,縱然若千楓也詫異的抬起頭,臉上浮現出一絲疑『惑』之『色』,在剛才那一那,他撲捉到華服青年看向自己眼中的一絲嘲諷之『色』,將死之人還懂得嘲諷他人?真的是在嘲諷自己嗎?若千楓不禁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搖搖頭,企圖將這荒唐的想法抹掉,同時朝身旁的中年人望去,那中年人會意的點點頭,朝前邁出一步,淩厲的眼神直『逼』葉晨。

    目光柔和的望著懷中的嬰兒,葉晨輕輕一笑,道:“放心,沒人能『逼』你母親做她不喜歡的事情!”

    聞言,中年人臉『色』微變,邁出一步,沉聲道:“你是何人!難道不知在落霞城殺人的違法的嗎?”

    寒風陣陣,風的咆哮聲中摻雜著中年人那沉厚的聲音,聞言,葉晨猶如聽到笑話般,抬起頭,嘴角微揚,輕笑道:“在落霞城殺人是犯法的嗎?”

    殺人犯法嗎?殺人原本便是一件極為血腥的事情,然而落入葉晨的嘴中卻如此的自然,仿佛在談論一件小事似的。

    寒風卷起攤位的簾布,中年人不由打了個寒顫,不敢直視葉晨的目光,不自覺的朝後退出一步。

    “落霞城法律規定無故在落霞城者殺人者將會受到守衛軍的追殺!小子你還有跟那個女孩倘若不想死的話那就到城主府解釋一下!”中年人若有深意的望了第二夢一眼,做為若千楓忠實的狗,他自然能夠明白若千楓眼神的意思,話畢,中年人的身上爆發出一股極為雄厚的氣息。

    這氣息無疑表明了中年人的那煉武巔峰的強悍修為,而此刻在這氣勢之中,葉晨猶如大海中的一片孤舟般。

    不過令中年人錯愕的是葉晨臉上沒有絲毫的慌張,一如既往的平淡,反而嘴角處掛著一絲嘲諷的笑意。

    眼眸微抬,葉晨臉上難得流『露』出了一絲認真之『色』,淡淡道:“落霞城有這樣的法律嗎?為何沒有人告訴我!”

    “皇楓國有國法,落霞城自然也有城法,小子我知道你實力不錯,但是你認為你能夠從上千守衛軍手中逃脫嗎?”中年人臉『色』微沉,不過,他始終未動手,因為眼前的黑袍少年始終給他一種莫名的壓迫,那是來自靈魂上的壓迫,多年的經驗告訴他千萬別輕易動手!

    “那他不是生命嗎?”葉晨低頭,拍打著嬰兒的後背笑道,嬰兒那一雙清澈的眼眸也一直盯著葉晨看!

    原本氣勢洶洶的中年人臉『色』不由一滯,的確,倘若那嬰兒不是被葉晨接住,恐怕小命早就不保!

    然而在中年人眼中,那嬰兒的生命猶如螻蟻一般廉價,死在他手上的人命不知有多少,中年人語氣依舊強勢道:“他同樣犯了罪,不過有專門人員來處理他,記住,你是一普通人,不是執行者,沒有權利執行法律!”

    “專門人員,!有趣!”葉晨突然輕笑而出,搖搖頭道:“假裝拘捕他,實際上他一點事情都沒有,這就是處理嗎?”

    “法律永遠隻是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在權勢者手中,法律是欺辱弱者的武器,在弱者手中,法律隻是一種無病呻『吟』的表現罷了,不是嗎?”葉晨那猶如劍芒般的目光掃『射』在若千楓三人的身上,繼續道:“,在這個世界上不需要法律,隻需用規則,而在這,規則便是由我定!”

    寒風中,葉晨的聲音顯得如此清晰,周圍的行人皆是停下腳步,若有深意的望著那道背影。

    而葉晨的左手也朝上抬起,並指為劍,一絲劍氣從指間延伸而出,那間,血蓮在這雪景中綻放而出……

    

Snap Time:2018-07-19 00:28:12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