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八十八章落霞少主


    第二百八十八章 落霞少主

    一道頗為不耐的聲音隨之傳來,隨即那攤位前垂下的簾子被拉起,走進一名身著緊衣武袍的中年人。

    中年人國字臉,其背後係著一柄長劍,身上流『露』出一股雄厚的氣息,顯然是護衛之流。

    中年人走進攤位之後便極為恭敬的站在一旁,拉起簾子,旋即一陣香風撲麵而來。

    這種香氣顯然是女子的胭脂味,在秦寡『婦』的目光注視之下, 一名身著華麗武袍的青年跨進,如墨長發自然的垂在腰間處,麵『色』略顯慘白,眼角間不經意浮現出的倨傲之『色』令人心生反感,而秦寡『婦』的目光緊緊在青年身上瞥過便落在緊隨青年而來的女子身上。

    女子一身紅衣裹素腰,黛眼卷睫柳眉梢,略施粉黛,小小的紅唇與皮膚的白『色』,更顯分明,顯得極為妖嬈!

    青年右手在那女子的腰間來後移動著,那女子臉上也浮現出『潮』紅之『色』,麵若桃花,雙眸似水的望著青年,這兩人視周圍人仿佛不存在似的。

    而剛才還滿臉驕橫的華服青年臉上盡是獻媚之『色』,也不顧華服的昂貴,使勁的在桌椅上來回擦動著,旋即對著那青年道:“少城主請來這坐!”

    對此,華服青年和中年人自然低下頭,假裝未瞧見眼前的一幕,而那秦寡『婦』臉上則是不由浮現出緋紅之『色』,繼續下著餛飩。

    整個攤位突然安靜了下來,反而倒是攤位之外竊竊私語聲不斷:

    “少城主,難道他便是從帝都來的那個紈子弟若千楓,不過,我還倒未見過新城主若君絕!”

    “聽說,那個新城主已經上位一個月多了,怎麼也不整治些落霞城,剛剛那個西門世家還被葉家滅掉了!”

    “整治,笑話,現在在落霞城內葉家便是霸主,誰敢惹葉家!”

    “不過這個少城主若千楓怎麼跑秦寡『婦』攤位來了,嘖嘖,看來秦寡『婦』的餛飩還真是一絕啊!”

    劍眉微皺,握住那雙峰的手也隨之停住,青年,既是若千楓頗為不耐的對著華服青年道:“讓他們知道些規矩!”

    聞言,華服青年獻媚一笑,同時朝攤位走去,腳間真氣浮現而出,身形徒然暴『射』而出,右腿快速的朝那出聲的幾人踢去。

    瞬間,數道慘叫聲響起,頓時將出聲的幾名漢子踢翻在地,惹得周圍行人駐足相望。

    然而在行人瞧見坐在攤位內的若千楓後各個臉上大變,眼中浮現出一絲忌憚之『色』,紛紛快步離去。

    而被踢到在地的幾名漢子從地上爬起來,滿臉畏懼的望著坐在攤位內的若千楓,他們隻是尋常百姓,對於若千楓這種紈子弟他們可是敢怒不敢言,在華服青年那威脅的目光下,幾人不由再次跪倒在地,對著若千楓呼聲道:“我們該死!不該議論少城主,少城主你大人有大量就放過我們!”

    對此,坐在攤位內的若千楓連頭都未抬,頗為大度的揮揮手,對此,那幾名漢子紛紛起身,極為狼狽的朝四周逃竄而去。

    望著那幾名逃竄的漢子,秦寡『婦』眼中閃過無奈之『色』,像他們這種人,惹惱了若千楓,那跟找死沒有區別。

    解決掉幾名漢子,華服青年目光陰沉的瞪著周圍的行人,旋即換出一臉笑意朝攤位走去。

    欺辱弱者以換取上位者的喜悅,這便是華服青年常做的事情,這也是為何他年紀輕輕便能夠當上梨花街道負責人的原因。

    邁進攤位,華服青年狠狠的瞪著滿臉無奈的秦寡『婦』一眼,冷聲道:“秦寡『婦』動手利落點,別浪費少城主的時間!”

    聞言,秦寡『婦』身形一震,埋下頭,繼續下著餛飩,同時那華服青年也是轉過身對著若千楓獻媚道:“少城主,蒼蠅解決完了!”

    “恩!”依舊是淡淡的一聲,若千楓的雙手再次在懷中女子身上來回『摸』動著,搞得那女子呻『吟』連連。

    數刻之後,秦寡『婦』端著四碗餛飩放在若千楓幾人的桌上,小心翼翼道:“少城主,這是你的餛飩,如果不符合口味,我繼續做去!”

    對此,若千楓劍眉微皺,右手從女子的胸脯處取出,頗為不耐煩的揮揮手,如果要不是被父親派出來巡視街道,而一時又想吃碗餛飩,他平日倒是不屑來這種不入流的小攤位,不過那碗中飄出的清香味倒是引起了若千楓的胃口。

    中年人以及華服青年也是滿臉感激的望著若千楓,端起餛飩站在一旁吃著,對此,秦寡『婦』不由鬆了一口氣,回到火爐旁,重新裝著兩碗餛飩朝葉晨兩人走去,輕輕的將兩碗盛滿餛飩的瓷碗放在葉晨二人的麵前,同時對著葉晨二人打眼『色』。

    對此,葉晨自然明白秦寡『婦』的意思,這秦寡『婦』對他們打眼『色』無非不是勸說自己二人吃完餛飩就趕緊走,對於秦寡『婦』的好心,葉晨則是一笑,有時候人的善良便是這麼簡單,沒有往日那些陰險的嘴角,對此,秦寡『婦』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急『色』,剛才若千楓看第二夢的眼神她可是看在眼,她實在不忍心因為自己這個攤位的原因讓第二夢受到傷害,不由輕聲道:“兩碗餛飩也不值幾錢,天冷,你們吃完便趕緊回家吧!”

    “哼!秦寡『婦』你以為少城主是洪水猛獸嗎?用得著趕人走?”華服青年放下瓷碗,臉『色』陰沉的冷哼道,做為一名合格的下屬必須學會察言觀『色』,剛才若千楓對第二夢的那眼神他自然也是看在眼中,因此,才出聲道,這句話落入秦寡『婦』耳中無疑是晴天霹靂,手中所握的抹布也抖落下來,俯身在地,神『色』慌張道:“名『婦』並無此意!”對此,那若千楓倒是不在意的揮揮手,反而若有深意的望了第二夢一眼,搞得第二夢柳眉緊蹙。

    “怎麼,若楓哥對那種貨『色』也敢興趣!”懷中的女子附在若千楓的耳旁輕笑道,對此,若千楓搖搖頭,淡淡道:“秦寡『婦』!你這手藝倒是不錯,不知可否願意來我城主府做廚師!”話語雖是在問秦寡『婦』,然而,若千楓的語氣顯然是要讓秦寡『婦』去城主府做廚師,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

    聞言,不僅僅秦寡『婦』一愣,身旁的華服青年同樣一愣,這秦寡『婦』今日倒是走運了,居然能進入城主府做廚師!

    進入城主府做廚師顯然是一件極為誘人的事情,不僅僅工資高,而且體麵,然而秦寡『婦』臉上卻是流『露』出一絲為難之『色』,小聲道:“名『婦』何德何能去城主府,以名『婦』的廚藝沒那資格成為城主府的廚師!”雖然秦寡『婦』沒有說的直接,但是顯然是在委婉拒絕若千楓!

    若千楓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在他看來要讓秦寡『婦』進入當廚師這對她來說無疑是天大的恩賜,這秦寡『婦』倒好,居然敢拒絕!

    “!不去嗎?”若千楓的嘴角處浮現出一絲冷笑,到底有多久敢這樣不給自己麵子了!

    而那麼華服青年臉『色』也是陰沉無比,他身為這梨花街的負責人,在他看來這秦寡『婦』也能算的上是梨花街的人,但是此刻秦寡『婦』如此拒絕若千楓,倘若因此惹惱了若千楓,那自己的前途不也是毀了,對此,華服青年不由朝前邁出一步,喝聲道:“秦寡『婦』還不謝謝少城主,能夠進入城主府已經是你祖墳冒青煙了!”同時,陰沉的眼神緊緊瞪著秦寡『婦』,無疑在告訴秦寡『婦』倘若你拒絕,那以後你就別在梨花街擺攤了。

    聞言,秦寡『婦』臉『色』瞬間慘白,在這梨花街擺攤的收入無疑是她母子倆能夠活下去的基礎,倘若不能擺攤,那她母子倆必然要淪落街頭,甚至餓死街道,對此,秦寡『婦』臉上不由浮現出了一絲掙紮之『色』,而那若千楓則是繼續和那女子調情,雖然未言,卻給秦寡『婦』帶來莫名的壓力。

    四周突然寂靜的隻剩下那寒風的咆哮聲,寒風吹『亂』了秦寡『婦』的那如墨的青絲,突然,一道啼哭聲驟然響起。

    在搖籃中的那嬰兒驟然大聲哭起,原來那鍋中那滾燙的油漬濺出,落在嬰兒的小手上,惹得嬰兒嚎啕大哭。

    原本跪在地上的秦寡『婦』猛然從地上站起來,跑到那搖籃旁,抱起那嬰兒,見嬰兒那小手上浮現的紅腫水泡,神情慌張,將嬰兒的小手含在嘴中,同時,右手拍打著嬰兒的屁股,搖晃著嬰兒的身體,輕聲道:“噢噢!狗兒不哭哦!不哭哦!”

    不過,那嬰兒的啼哭聲更大聲了,惹得那正在調情的若千楓劍眉緊皺,冷喝道:“安靜!”

    這猶如雷鳴般的喝聲響起,搞得那嬰兒的哭喊聲更盛,對此,那華服青年臉『色』一沉,朝前邁出一步,右手猛然抓住那嬰兒,隨手朝外扔去!

    恐怖的力道將秦寡『婦』『逼』退半步,見嬰兒被扔在半空中,秦寡『婦』臉『色』瞬間慘白,猶如死灰,身形猛然朝前撲去,然而華服青年的身體卻擋住了她的視線,將那嬰兒漸漸要落在攤位的雪堆上,一絲絕望的神『色』浮現而出,同時慘呼道:“不要啊!”

    

Snap Time:2018-04-20 14:57:48  ExecTime: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