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八十章爭鋒


    第二百八十章 爭鋒

    人影還未至,暴怒聲便響徹天際,猶如悶雷般。

    幾乎同時,無數雙目光皆是朝天際處望去,那人影晃動。

    同時,站在高台之上的葉流蘇身形猛然一顫,身子蹬蹬的朝後緊退數步,駭然的望著那些身影。

    “葉家兒郎當真以為我西門家兒郎好欺負!”一道暴怒聲驟然響起,一股無形的氣勁在葉流蘇的上空形成,旋即猶如一巨大的手掌般朝葉流蘇拍去,恐怖的氣勁使整個高台都震動起來,在那巨大手掌之下的葉流蘇更是臉『色』蒼白,這絕對是氣武境武者的氣勢。

    嘶嘶!長發狂舞,葉流蘇猛然的抬起頭,右指並指為劍,眼神堅定,並無絲毫的畏懼。

    數丈長的劍氣從葉流蘇的指尖處延伸而出,同時,身形猛然一蹬,朝那無形巨掌激『射』而去,一指出!

    “風神指!”風神指破盡世間萬物,更何況眼前區區的氣勁,隨著劍氣與氣勁的碰撞,爆鳴聲驟然響起,緊隨而來便是數道無形的衝波。

    噗!葉流蘇的身形猛然一顫,身子蹬蹬的朝後退出數步,最後滾落至高台之上,血跡猶如噴泉般湧出,在高台之上留下數米長的血跡後身形方才止住,雙手被那股氣勁震得發麻,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葉流蘇抬起頭,望著虛空上的數道身影,眼瞳不由一縮,為首的赫然是西門吹羽。

    而在西門吹羽身旁的則是司徒隕以及個別氣武境世家家主,其餘的世家家主的身形也趕至,躍出人群,眼神皆是凝重的望著那些在地上呻『吟』的世家子弟,一身武袍獵獵作響,當西門吹羽落在西門吹雪身上的那,西門吹羽身影一震,身形一邁,出現在西門吹雪的身旁。

    “父親!”下體的疼痛令至今西門吹雪依舊滿臉痛苦,見此,無盡的殺意從西門吹羽身上狂湧而出,僅僅這麼一瞥,他便知西門吹雪這一生算是廢了,氣武境武者的氣勢在這一刻爆發而出,直刺雲霄,攪動風雲,冰冷的聲音猛然隨之傳出:“好!好!很好!”

    聲音中蘊含的殺意讓尋常武者皆是不由打了個寒顫,紛紛朝後退出幾步,眼神頗為期待的在葉流蘇以及西門吹羽身邊來回移動著。

    “西門吹羽!”眼眸微抬,在這恐怖的氣場之下,葉流蘇的身形不斷搖晃,極為勉強的才能站住。

    “剛剛是你動手的!”陰鷙的眼神緊盯著葉流蘇,同時,西門吹羽朝前邁出一步,裂痕順著腳掌浮現而出。

    猶如被毒蛇盯上般,在西門吹羽這恐怖的氣勢之下,葉流蘇連說話都極為勉強,緊咬著牙,血跡順著嘴角滴落,葉流蘇坦然道:“是!”

    “那你可知動手的後果!”見葉流蘇如實回答,西門吹羽的聲音更冷,比那寒風更冷。

    寒風陣陣,白雪隨風飄『蕩』著,然而在葉流蘇和西門吹羽之間的白雪卻停頓住,最後爆碎開來。

    “知道!”絲毫不懼西門吹羽的目光,葉流蘇淡淡一笑:“同時我也知道我不動手的後果!”

    右腳極為艱難抬起,在周圍人錯愕的目光中,葉流蘇猛然踩下去,頃刻間,猶如雷鳴般的踏步聲驟然響起,雖千萬人,吾獨往足以的決然浮現在葉流蘇的臉龐上,葉流蘇,在他六歲的時候,他的父母便是暗衛軍,自從六歲那年,他的父母便去了遙遠的地方,永遠都回不來。

    自幼,葉流蘇便是由葉文帶到的,對於這位威嚴的家主,他心中始終將之認為父親,對於這個養了他二十幾年的家族,他將之視為心中最神聖的地方,人的一生猶如流星般劃過天際般短暫,但是卻能夠綻放出耀眼的光彩,在他習武的那一天,他便堅信自己的命是為家族而存在。

    “知道!你倒是不怕死!”見此,西門吹羽的眼神同樣也是一變,這樣的世家子弟他西門家沒有!

    “西門家主!”突然,葉流蘇全身的氣勢不斷暴漲,直至煉武巔峰,同時再次朝前邁出一步,斥道:“你西門家子弟先是來此搗『亂』,導致我葉家坊市不能如往日般開放,而隨後西門二少也是帶著人來辱罵我葉家少家主並且揚言要拆掉此高台,而如今又是帶著眾家主前來,各位來勢洶洶難道也是跟西門二少的目的一樣來搗『亂』嗎?各位當真以為我葉家是軟柿子誰都可以捏嗎?”

    隨著葉流蘇一聲話下,全場的氣氛皆是緊繃起來,寒風卷起滿地白雪,帶來肅殺之氣。

    聞言,那些原本駐足觀望的世家家主皆是臉『色』微變,這葉流蘇膽子倒是大,僅僅一句話便將這爭鬥升級到葉家和落霞城世家上。

    縱然是西門吹羽臉上也是一變,雙目微凝,寒聲道:“豎子!你切莫胡言『亂』語,你先打傷我兒,如今又要陷害我等不可!”

    隨著西門吹羽的一聲喝下,氣勁猶如『潮』水般朝葉流蘇湧去,夾帶著那驚天的氣勢,這讓原本站直的葉流蘇身子蹬蹬朝後退出數十步,最後後背狠狠的撞上高台,火辣辣的感覺襲變全身,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葉流蘇極為艱難的從高台上站起來。

    不過,葉流蘇右腳微抬,胸前一陣起伏,嘴角血泡不斷,身體搖搖晃晃,倒落在地。

    在周圍無數雙目光的注視之下,葉流蘇再次從地上站起來,在西門吹羽錯愕的目光中,葉流蘇再次朝前踏出一步。

    踏步聲猶如雷鳴般在眾人的耳旁響起,一絲嘲諷的笑容在葉流蘇的嘴角處浮現而出:“西門家主,剛才那一掌我葉流蘇記住了,西門子弟先是來此搗『亂』,而如今西門家主又故意在此傷人,你西門家當真不把我葉家放在眼中!”最後一個字眼的時候,葉流蘇幾乎是用吼出來的。

    “找死!”西門吹羽臉『色』一沉,他此刻倒是明白了,這葉流蘇顯然是要挑起葉家和西門家的爭鬥。

    身形徒然一邁,西門吹羽的整個身形猶如鬼魅般,橫跨數米儼然出現在高台之上,整個高台都震動起來,同時,西門吹羽那垂下的右手朝上抬起,全身的真氣暴湧而出,無盡的氣勁在葉流蘇的上空形成一巨大的掌影,猶如遮天蔽日般恐怖。

    在這一那,原本便震動不已的高台轟然倒塌,無數木屑在雪花之中激『射』而出,卷起陣陣雪花。

    同時,在高台之上的其餘葉家子弟各個身形猶如斷線的風箏朝後落去,那泛著冷光的劍器更是雜『亂』的灑落滿地。

    而在那白雪之中,葉流蘇那狼狽的身影浮現而出,原本係在身後的長發雜『亂』的披在雙肩處,全身的武袍也破碎開來,灑落滿地。

    血跡在葉流蘇那張猶如死灰一般的臉上顯得如此醒目,然而,葉流蘇的身形卻一直站立著,高傲的目光直視著西門吹羽,嘲諷道:“怎麼,西門家主還想殺我滅口嗎?縱然你殺了,但是今日此事我葉家定然會找上西門家討個公道!”

    縱然重傷,語氣依舊如此淩厲,周圍陣陣竊竊私語聲也隨之響起:“這西門世家膽子倒是大,不僅來搗了葉家的場子,還想滅口!”

    “,西門世家倒是霸道,人家葉家好好的賣劍器,這哪又惹到他西門世家了!”

    周圍的竊竊私語聲猶如悶雷響徹在西門吹羽的耳旁,西門吹羽的臉『色』越發的陰沉下來。

    “豎子,你先是無故傷我世家子弟,又重傷我兒,你還有理!”西門吹羽越發下定決心要除去眼前的葉流蘇。

    身形漂浮而出,依舊是剛才的那一掌,不過威力更加恐怖,方圓數內的空氣幾乎朝這湧來,爆鳴聲不斷。

    那遮天蔽日的巨掌再次浮現而出,帶著無比恐怖的威勢朝葉流蘇拍下,這一掌倘若拍在葉流蘇身上必死。

    “,西門老匹夫你一個氣武境武者倒是好意思對我這後輩出手,你不覺得可恥嗎?”麵對著那恐怖的威勢,葉流蘇臉『色』絲毫不懼,幾乎同時,一股直刺雲霄的氣勢徒然在葉流蘇身上爆發開來,這股氣勢居然突破了煉武境,儼然已至氣武境!

    幾乎同時,葉流蘇所站之處,冰麵紛紛碎裂開來,化作冰泥懸浮在身旁,全場的目光皆是難以置信的望著葉流蘇!

    縱然那些葉家子弟也是如此,在這一刻,葉流蘇終於突破了那道屏障,正式踏入氣武境之流!

    見此,西門吹羽臉『色』越發的陰沉下來,絕對不能讓葉家增加氣武境武者,真氣再次暴湧而出,同時冷喝道:“今日我便替葉家清理你這個企圖挑起兩家禍端的豎子!”語氣極為堅定,由此可知西門吹羽欲殺葉流蘇之心!

    氣勁狂舞,方圓數之內,數百名武者皆是滿臉忌憚的朝後退去,皆是憐憫的望著葉流蘇,好不容易突破卻要慘死在西門吹羽手上。

    然而,在這緊繃的時刻,一道平淡的聲音驟然響起:“你沒那資格!”

    聲音壓過了那寒風的咆哮聲,在虛空之上響徹而起!

    

Snap Time:2018-04-25 14:58:29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