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七十七章對話


    第二百七十七章 對話

    寒風陣陣,白雪飛舞,天空陰霾的猶如一隻猙獰的魔鬼。

    夜幕悄然降臨,望著那些忙碌的身影,葉晨感到一絲久違的溫馨。

    如今,他已是氣武境二層,在常人看來這無疑是強者的存在,然而得到了修為的同時,他也失去了普通人的生活。

    這個世界便是如此現實,想要做強者,你必定要拋棄尋常人的那種安逸的生活。

    晚風中,那些隨風飄動的燭光不斷閃爍著,獨自走到石道上,葉晨依稀可以聽見周圍閣樓中傳來兒童的嬉笑聲。

    靈魂力猶如『潮』水般朝四周湧去,雙眼緩緩緊閉,葉晨並未回庭院,反而是漫無目的的漫步於葉家莊園。

    數刻之後,一道冷喝聲驟然在夜幕中響起:“站住,此乃家族重地!”

    幾乎同時,兩道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葉晨緩緩睜開雙眼,在他的目光注視之下,兩道身影浮現而出,赫然是兩名冥衛軍。

    不過,當這兩名冥衛軍瞧見來人之後,身形巨震,眼中皆是流『露』出狂熱之『色』,恭敬道:“見過少家主!”

    眼眸微抬,望著這片充滿滄桑氣息的閣樓群,葉晨眼中不由浮現出一絲追憶之『色』,輕聲喃喃道:“祖堂嗎?”

    在兩名冥衛軍那狂熱的目光中,葉晨身形一閃,朝祖堂內走去,同時一道平淡的聲音隨之傳出:“你們兩個警惕『性』不錯!”

    聞言,兩名冥衛軍身形再次巨震,臉上皆是流『露』出受寵若驚的表情,能得到家族第一人的表揚,這心中的激動又豈是兩個字了得。

    祖堂一如既往,虛空之上雪花飄『蕩』,給這原本就寂靜的祖堂增添了幾許孤寂。

    站在石道上,葉晨眼前不禁浮現出當初第一次來祖堂的畫麵,彎身,捧起地上的雪花,輕聲喃喃道:“倒是從來沒有變!變得僅僅隻是麵又多了一大排牌位!”記得當初葉文在的時候,祖堂便如此,如今也是如此,它從來不會變化過。

    寒風呼呼作響,突然,葉晨身形猛然頓住,望著那燈火通明的祖堂,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詫異之『色』。

    在那燈火通明的祖堂前,一道身影浮現而出,不過那身影則是坐在一輪椅之上。

    同時,葉晨的腳步聲也驚動了那人,幾乎同時,四目相望,赫然是葉天。

    曾經那個意氣風發的葉家長子如今也落得下半身隻能與輪椅陪伴,曾經的傲然神『色』也再那張年輕臉龐上退去,取而代之的則是憔悴以及黯然。

    目光順著那張臉往下望去,那修長的雙腿無力的垂落在地,葉晨可以感受到那雙腿已是毫無生機。

    在葉晨打量著葉天的同時,葉天同樣臉『色』複雜的望著突然出現的葉晨。

    曾幾何時,自己便是如他一般俯視著眾人!

    曾幾何時,自己便是如他一般意氣風發!

    然而那隻是曾經,葉天深知這一生是無法追趕上葉晨,縱然連仰望他的資格都沒有,這又是何等的悲涼。

    寒風依舊肆無忌憚的咆哮著,卷起兩人間想雪花,然而,那雪花始終遮擋不住兩人的目光,皆是複雜的目光。

    雪花無力的飄落在兩人的肩膀處,數刻之後,葉天的目光從最初的複雜到如今的坦然,對著葉晨點點頭,淡淡道:“你來了!”

    “恩!”瞧見葉天臉上的坦然,葉晨眼中不由浮現出一絲錯愕,不過瞧見周圍並無其他人的氣息之中,眼角間不由浮現出一絲疑『惑』。

    察覺到葉晨的疑『惑』,葉天推動著輪椅,拍打掉肩膀處的雪花,輕笑道:“突然想母親了,所以就來看看他!”

    聞言,順著葉天的視線望去,赫然是一牌匾,牌匾上麵雕刻著幾個大字:葉文之妻黃月!

    自從葉晨穿越到這個世界以來便從未見過葉天之母,聽下人說葉天之母在一次外出中被人刺殺身亡,因此,葉慕婉和葉天兩人自幼便無母,這一點倒是和自己有點相似,此刻,葉晨腦中也不精浮現出一張模糊的臉龐,自己未曾謀麵的母親。

    目光輕輕一瞥,赫然在那牌匾周旁則是一排放著新牌匾,其上雕刻著幾個大字:葉天之母李倩!

    “李倩!”葉晨眼中不由浮現出一絲追憶之『色』,曾經那個欺辱蘭姑的女子嗎?

    “在還懵懂的時候,母親便已經離世,從小的生活便是有李姑照顧,在我心中,她和母親並無差別!”葉天的目光同樣望著那牌匾,眼中浮現出一絲不甘之『色』,倘若自己的實力再強一點,那或許李倩便能夠活下來,聞言,葉晨則是輕輕一歎,葉天雙腿被廢的來由他也是知道的。

    “葉晨!”突然,葉天轉過身,滿臉凝重的望著葉晨,沉聲道:“父親到底是死是活?”

    寒風陣陣,耳旁環繞的依舊是那呼呼聲,葉晨抬頭望著那些牌匾,並未回答葉天,他也想知道葉文到底是生還是活。

    “盡管太上長老說父親正在閉關衝擊魂武境,但是我始終不信!”燭光之下,葉天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嘲諷之『色』:“或許,太上長老發布出來的消息可以欺騙過其他人,但是始終騙不過我,難道作為兒子的我連親生父親的生死都不能知曉嗎?”

    “你為何說他發布的消息是假的?”收回思緒,葉晨同樣望著葉天淡淡道。

    “無論父親是否閉關,但是有一日他必定不會閉關,那便是今日!”葉天語氣堅定道,同時推動著輪椅,滾輪緩緩的滾動著,在這寂靜的祖堂之內顯得異常的刺耳,右手微抬,葉天指著最右側的閣樓沉聲道:“十幾年來,父親每到此日便會將自己關在那閣樓之內,縱然閉關也是如此!”

    “今日!”突然,葉晨身形猛然一顫,今日不是自己母親去世之日嗎?

    “你也知道為何是今日,從小我便知道父親尊重我母親,但是那僅僅隻是尊重而已,並無愛慕,父親心中的女人始終是你母親,這也是為何我嫉妒你的原因之一!”葉天眼中浮現出一絲追憶之『色』,語氣略顯複雜道:“這也是為何我肯定父親還未回到家族的原因,葉晨,請你告訴我,父親到底是生還是死!”說著,葉天的目光緊盯著葉晨,對此,葉晨則是輕輕一歎,搖搖頭,道:“生死未卜!”

    聞言,葉天那原本憔悴的臉上猶如死灰一般,身形巨顫,雙眼無神的望著葉晨,輕聲喃喃道:“生死未卜!”

    縱然明知事實,但是心中仍然存在著一絲希望,但是親耳聽到時,什麼希望也沒有了。

    “謝謝了!”搖動著輪椅,葉天的身影朝那石道緩緩行去,漸漸消失在葉晨的視線之內,黑夜之中,輪椅與地麵摩擦聲隨風飄『蕩』著。

    寒風狂卷起滿地白雪,在葉晨眼中,葉天再無往日意氣風發的樣子,反而猶如一遲暮的老者般,死氣沉沉。

    “葉家以後就拜托你了,希望你不要讓父親失望!”風聲呼呼作響,在這其中摻雜著葉天那略顯低沉的聲音。

    直到葉天的身影消失之後,葉晨才收回目光,望著那陰霾的天空,淡淡道:“我會的!”

    輕歎一聲,葉晨並未轉身,反而朝那閣樓走去,右手微抬,推動著略顯沉重的大門,木門和地板摩擦發出咯咯的響聲。

    還未踏進閣樓,一陣淡淡的清香味便撲麵而來,整個閣樓內的光線偏暗。

    身形邁入閣樓之內,整個房間的裝飾極為簡單,除了一張桌子之外並無它物。

    而在桌子上麵則是排放著一硯台,以及少許宣紙,那些淡淡的清香味正是由那硯台處發出,墨香味。

    目光輕輕掃過屋內四角後,葉晨的目光便落在書桌前的牆壁上,泛黃的牆壁上掛著一副圖卷。

    透過那些微弱的光芒,圖卷依稀清晰可見,圖卷之上,仕女翩翩起舞,髣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回雪。

    身形巨震,盡管從前未見過那圖卷上的那女子,但是葉晨僅僅一眼便認出了她的身份……

    

Snap Time:2018-04-23 09:30:39  ExecTime: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