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七十二章雷動身法

  
  第二百七十二章 雷動身法
  身如長虹,劃落天際,帶起一陣尖銳的破風聲。
  如墨長發在背後飄『蕩』著,單手提劍,幾乎眨眼的功夫,葉晨的身影便橫跨出數十米。
  咻!一柄七尺長劍浮現而出,雷魔眼中浮現出了一絲忌憚之『色』,葉晨的速度出乎他的意料,同時令他忌憚的則是葉晨身上那雄厚的氣息。
  淩空而立,在虛空中直踏數步,腳掌處銀光閃閃,猶如閃電般,頃刻間,整個虛空中赫然都是雷魔的身形,朝四麵八方激『射』而去。
  全場一陣嘩然,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這雷魔居然逃跑了?
  這還是那個傲視雷動城,不可一世的雷動宗宗主嗎?
  在生命麵前什麼尊嚴,什麼麵子都不值得一提,這煞星的可怕之處,雷魔他可是深有體會。
  “雷動嗎?”眼眸微眯,望著那猶如閃電般的身影,葉晨眼中浮現出一絲追憶之『色』,同時在虛空中連踏出數步,身形猶如閃電般激『射』而出,虛空之上,人影漫天,如墨長發飄『蕩』著,僅僅眨眼的功夫,葉晨便追上了雷魔的身形,將之攔住。
  尖銳的破風聲絡繹不絕,廣場之上,無數道呆滯的目光望著虛空之上的那些身影,他們已經漸漸分不清到底哪個是真實,哪個的殘影。
  而此刻內心最震撼的並非是下方觀望的眾人,而是半空中的雷動,他震驚的不是葉晨的修為,而是葉晨的身法,那身法他有種熟悉的感覺。在雷魔看來,葉晨的身法從最初的雜『亂』無章到最後的渾然天成,眼瞳微縮,一道驚呼驟然在天際處響起:“不可能,你怎麼會雷動?”
  急促的聲音中絲毫不掩蓋雷魔內心的震驚,聞言,那些世家家主皆是凝神望去,臉上也不由浮現出震驚之『色』。
  此刻,在他們眼中,葉晨移動的軌跡居然和雷魔絲毫不差,相反,那速度更是快上幾分,猶如閃電一般。雷動,玄階武技,不僅僅在雷動宗是鼎鼎有名,縱然在雷動城也是非常的出名,然而近日這武技居然在葉晨身上施展而出,也被怪不得眾人震驚了。
  其中最複雜的無疑是柳姨,想起自己曾經對葉晨說的那一番話,她就感到麵紅耳燥。
  砰砰!數道尖銳的爆鳴聲驟然響起,虛空之上,雷魔那狼狽的身形浮現而出,身形蹬蹬直退數步,方才止住身形,一絲血跡順著雷魔的嘴角滴落,猛然抬起頭,駭然的神『色』在雷魔的眼眸中浮現而出,依舊是那一句:“不可能,你怎麼會雷動?”
  相比雷魔的狼狽,葉晨倒是顯得極為輕鬆,嘴角揚起一絲冷笑,冷冷的望著雷魔,淡淡道:“雷魔嗎?懶得解釋!”
  “噗!”一口血『液』不由從雷魔的喉嚨湧出,無疑雷魔被葉晨這無賴的回答所刺激。
  “縱然你修習了雷動,然而卻未真正懂得雷動的精華所在,你依舊攔不住我!”說著說著,雷魔身上猛然爆發出一股強悍的氣勢,那氣勢猶如『潮』水般席卷整個虛空,風雲變化,整個天空在這一刻顯得如此陰霾,下方的人也感到了一絲壓抑。
  “僅僅憑這嗎?不夠?”搖搖頭,握住麒麟劍的右手微曲,數丈長的劍氣延伸而出,仿佛在葉晨的腳下形成了一朵劍雲。
  “雷動!”腳掌之下,銀光閃閃,雷動的身形猶如閃電般激『射』而出,這一次,他依舊選擇了逃竄,而不是與葉晨正麵對抗,雷動宗最強的不是那些攻擊武技,而是身法武技,雷魔自信縱然葉晨修習了雷動也無法追上自己,這是他數十年以來修習雷動的自信。
  “逃不了的!”望著那逃竄的身影,葉晨絲毫不急,同時朝前邁出一步,身形猶如長虹般緊隨而去。
  望著猶如喪家之犬般逃竄的雷魔,再望著單手提劍追殺而去的葉晨,林芷韻不經有種錯愕的感覺,他還是剛才那文弱書生嗎?
  “雨!”虛空之上,一道冷喝聲驟然響起,頃刻間,整個天空越發的陰霾起來,那些棲息在閣樓頂端的鳥兒紛紛拍翅朝四周飛去。
  如墨長發隨風飄『蕩』,原本看起來溫和儒雅的葉晨瞬間猶如一殺神般,無盡的殺意蔓延而出,整個虛空猶如成為了殺氣的海洋,周圍的溫度也隨之下降數分,一股冰冷寒流時流遍所有人的心中,在那刻,所有人仿佛死了一遍又活了過來,冷汗瞬間濕透全身。
  這殺意令他們心顫,這殺氣令他們畏懼,逃竄中的雷魔更是冷汗連連,連頭都未回,速度再次加快,企圖從葉晨的手上逃脫掉,突然,一道尖銳的破風聲在背後響起,一股極為心悸的氣息席卷雷魔全身,這一那,雷魔頓時就感受到一股無法想象的衝擊如山壓而來,直奔其後背,轟的一聲。
  天地間一道劍光閃逝而過,鮮紅的血跡像是點綴,從雷動的心髒處冒出,一滴一滴在狂風中墜落,極為艱難的轉過身,浮現在眼前的赫然是葉晨的臉龐,此刻,雷魔才注意到在葉晨那雙漆黑的眼眸中所含的殺意,那殺意令他心悸。
  噗!鮮血激『射』而出,在這一那,雷魔終於度過了生命的最後一刻,身體猶如斷線的風箏,搖搖晃晃的墜落在地,身體狠狠的砸在那潔白如雪的石板上,染紅了滿地,刺鼻的血腥味蔓延開來,全場卻猶如死寂一般的可怕,皆是呆滯的望著那一灘肉泥,雷動宗宗主雷魔死了?
  麒麟劍的劍尖依舊晃動著,血跡滑落在空中從而隨風飄動著,葉晨雙目緊閉,回味著剛才的那一劍。
  當人和劍合一的時候,殺意達到最巔峰的那一那,出劍,這便是我的劍技,睜開眼,葉晨輕聲喃喃道:“雨!”
  在這寂靜的場合,周圍的殺戮聲顯得如此刺耳,然而那殺戮聲漸漸被風聲壓蓋過去,最後周圍再無一道殺戮聲。數刻之後,數百道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原本震驚的眾人猛然抬起頭,望著周圍猶如『潮』水狂湧而出的黑衣人,絲毫不掩蓋眼中的駭然。
  刺鼻的血腥味撲麵而來,泛著冷光的銀『色』麵具,隨風飄『蕩』的披風,葉家暗衛軍的身形也隨之浮現在眾人的視線內,那一身黑袍已經被鮮血染成了紅『色』,那到底要殺多少人才能染紅一身黑袍呢?第一次,所有人朝後退出一步,不僅僅葉晨的殺意令他們心悸,暗衛軍的殺意同樣如此,特別是那些暗衛軍望向他們的眼神,除了淡漠還是淡漠,仿佛他們在暗衛軍的眼中不是人,而是任人宰割的畜生而已。
  暗衛軍的氣息緊緊鎖住周圍的世家子弟,縱然他們人數眾多,然而依舊不敢有任何的舉動。
  “少家主,任務完成!”三名葉家長老騰空而起,臉『色』恭敬的對著葉晨道,接連覆滅三宗已經深深的折服了他們,毫不客氣的說他們三人望向葉晨的眼中盡是狂熱之『色』,不僅僅三人如此,那些暗衛軍也是如此。
  “結束了嗎?”聞言,葉晨不由轉身望著遠處的閣樓,先前金碧輝煌的閣樓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大多數倒塌在地。
  “按照老規矩處理下!”頓了頓,葉晨繼續道,他口中的老規矩自然便是滅完宗之後對雷動宗進行地毯式的收刮,收刮著武技,丹『藥』,『藥』材,劍器,金幣以及一係列值錢的東西,接連滅掉兩宗,葉晨的麒麟戒中已經堆滿了如山般的劍器。
  “少家主,那這些人要如何處理?”先前出聲的那名長老冰冷的目光望著下方眾人,冷聲道。
  聞言,下方的那些世家子弟各個神情緊張無比,感受著周圍的那些強悍的氣息,心中不由暗自叫苦:“天啊!得罪葉家的雷動宗,可不是我們,這個煞星可不要發狂啊!”那些世家家主回到自家的高台,不由自主的聚集在一起,深怕葉晨讓周圍的暗衛軍滅口。
  不過葉晨對於這些人倒是無興趣,淡淡的望了一眼便搖搖頭,身形邁出一步,對著下方的眾人道:“好戲看完了,各位也該散了!”
  嘩!隨著葉晨的聲音飄『蕩』而出,所有人皆是鬆了一口氣,擦拭掉額前的冷汗,紛紛躍上高台,朝河畔奔去,絲毫不顧風度躍上自家的船支,極為慌張的離去,武台之上,林芷韻複雜的望了葉晨一眼,在兩名少『婦』的攙扶下隨著林家族人一起離去。
  數刻之後,偌大的廣場隻剩下暗衛軍以及葉晨幾人,目光環視四周,葉晨也不由鬆了一口氣,此戰暗衛軍的傷亡倒是極少。
  “按照老規矩處理下!”猶如雷鳴般的喝聲響起,在其餘兩名長老的帶領下,暗衛軍猶如『潮』水般再次湧進哪一片閣樓群內。
  身形飄落至地麵,從懷中取出白『色』瓷壺,左手微抬,酒水入口,酒味蔓延開來,放下瓷壺,葉晨轉身對著跟在身旁的葉家長老道:“去通知下皇楓國的皇族,想必,如今雷動宗以及覆滅,雷動城一時間倒是無人管理,倒不如做個順水人情將雷動城交給皇族!”
  說完,葉晨便隨意找了處石椅坐下,眼眸微眯,居然修煉起來。
  “是!少家主!”那名長老恭敬道,身形徒然暴『射』而出,消失在廣場之上。
  不過,在河畔邊緣,依舊有一道倩影徐徐而立,微風吹過,卷起她滿頭青絲……
  

Snap Time:2018-10-18 06:43:00  ExecTime: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