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六十八章月下傾心


    第二百六十八章 月下傾心

    慘白的月光之下,葉晨的身影略顯孤寂。

    “這酒有點苦!”酒壺從葉晨的指尖劃落,隨之叮嚀聲響起,酒水灑落滿地。

    “酒不苦而是你心苦!”一道略顯甜美的聲音在葉晨耳旁響起,隨之而來的便是撲麵而來的清香味,那種類似丁香花般的味道。

    眼眸微抬,葉晨轉身,長發在風中肆意的飄『蕩』著,望著站在身前少女,輕聲道:“或許吧!”

    婉然一笑,白『色』的衣裙在風中的搖擺著,那衣裙猶如山坡處出塵的丁香花般。

    林家駐地,被林芷韻喚作柳姨的少『婦』臉『色』著急,對著剛才陪伴在林芷韻旁邊的少『婦』道:“小姐在哪?”

    聞言,那名少『婦』臉『色』怪異的望著前方,順著那名少『婦』的視線望去,慘白的月光之下,那一襲黑袍與一襲白裙顯得如此醒目。

    身形一顫,柳姨臉『色』略顯複雜的望著那兩道身影,神『色』黯然道:“倘若他要是一個武者那就好了,唉!”

    風中,兩道身影搖擺而立,周圍的喧鬧聲漸去漸遠。

    “你身上有丁香花般的味道!”月光之下,葉晨那猶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眸緊緊盯著眼前的少女。

    被葉晨的目光盯著,林芷韻俏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緋紅之『色』,地下頭,擺動著衣袖,輕聲道:“恩!”

    蹲下身,撿起那落在地麵的酒壺,葉晨抬頭,望著林芷韻,輕聲道:“喜歡丁香花嗎?”

    “如果她有一天死了,她一定要選擇一個開滿丁香花的山坡埋葬,而如今小姐走了,我也隻能幫她在棺材上雕刻出朵朵丁香花!”葉晨耳旁依舊環繞著那一道略顯沙啞的聲音,葉晨眼中再次浮現出了一絲追憶之『色』,那一夜,那一人,那玉棺!

    “恩!我喜歡丁香花的那種味道!”抬起頭,望著葉晨那張俊秀的臉龐,林芷韻輕聲道,臉上閃過一絲緋紅之『色』。

    起身,絲毫不顧酒壺上的灰塵,葉晨再次仰天長灌,辛辣的感覺再次席卷而來。

    “小時候經常受那種病的困擾,母親每次都從山上摘丁香花來製『藥』水以此來緩解我的疼痛!我還記得那時家中庭院中載滿了丁香花,不過在母親離世後那些丁香花般也枯萎而死,縱然我如何細心照顧也不能種活它們。”說著說著,林芷韻的眼中同樣浮現出一絲追憶之『色』,不過其中黯然之『色』更多,頓了頓,林芷韻婉然一笑:“記得以前受那種病困擾的時候我就對母親說,如果我有一天死了,我一定要選擇一個開滿丁香花的山坡埋葬。”

    風中,飄『蕩』著少女那婉轉的聲音,葉晨身形猛然一震,放下酒壺道:“是白天的那種病嗎?”

    “你知道嗎?自幼我便被族人喚作惡魔!每一次那種病發作的時候我總是把其他人凍傷,因此他們都怨恨我,處處排擠我!母親每次都為此落淚,我隻能瘋狂的修煉著,但是每一次那種病發作的時候都折磨的我痛不欲生,每一次我都有種要『自殺』的衝動,然而在母親的鼓勵之下,我還是堅持下來!因為我表現出來的天賦令眾人詫異,漸漸的他們便把雷動城第一天才的名冠在我身上,因此我也是頗為高興,以為以後我和母親不會受人欺負,但是我卻不想到接連數十年被那種寒氣冰凍的母親會在這個時候離世,我知道,是我的那種病害死了她,盡管他們沒有說什麼,但是我知道他們的眼神中帶著嘲諷,嘲諷我這個天才居然把自己的母親害死了!”林芷韻的聲音略顯悲憤,一絲不甘的表情浮現在臉上,抬頭望著那泛著星光的天空。

    在林芷韻這薄弱的身體內卻含著震撼人心的力量,有時候,有一種驚天的力量那便是無聲的不甘,不甘,埋怨,悲傷的神情在林芷韻的那雙美眸中浮現而過,身形略顯顫抖,此刻的林芷韻猶如那在風中搖搖欲墜的丁香花般令人憐惜。

    葉晨始終望著眼含不甘的林芷韻,此刻的她已無往日的嫻淑典雅,反而多出了一絲瘋狂。

    曾幾何時,也有一女子仰天咆哮著,她曾經也如此不甘過。

    曾幾何時,也有一女子仰天瘋狂著,她曾經也如此怨恨過。

    眼中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靜靜的望著林芷韻那張精致的臉,在葉晨眼中仿佛看到了慕葉的影子。

    最美的年華,人生最璀璨的時刻,卻不經意間慢慢的走向死亡,這是來自命運的無力感。

    “曾經的曾經,有點太遠了!”葉晨輕聲低語著,在以前他便懂得慕葉的不甘,此刻他也同意懂得林芷韻的不甘以及那一絲瘋狂。

    聽著葉晨的自言自語,林芷韻臉上的瘋狂也漸漸退去,抬起頭,望著葉晨道:“抱歉,我有點失控了!”

    “沒事!也許經曆過那種不甘,所以懂得!”酒水入口,這酒水更苦了,葉晨搖搖頭沉聲道。

    “你懂得!”抬起頭,林芷韻那雙美眸中流『露』出一絲『迷』茫,迎上葉晨的目光,在葉晨那漆黑的眼眸中,卻並未有其他人見到她時的那股火熱以及欲望之『色』,那麵,有的,隻是無盡的平淡,如一潭深水般,難以有著絲毫的漣漪波動,或許他真懂得!

    “入夜了,酒涼了!”林芷韻將手中一溫熱的酒壺塞到葉晨手中,轉身,背對著葉晨道:“謝謝你聽我的傾述!”

    寒風中,那一襲白裙搖搖晃晃,漸去漸遠,酒壺入手,溫熱的感覺隨之席卷而來,眼眸微眯,葉晨同樣輕聲道:“我又何嚐不是要謝謝你!”

    自始至終,林芷韻都未問過葉晨的名字,葉晨同樣也未問過林芷韻的名字,在他們看來,他們僅僅漫漫人生路的一過客而已,疲憊了,駐足傾述,傾述過後,兩人的便再無交集,溫酒入口,葉晨搖搖頭,輕聲道:“好像酒不再那麼苦了!”

    “佳人贈予酒水又豈會苦?”香風撲麵而來,葉晨未抬頭便知來人,目光依舊落在手中的酒壺上,淡淡道:“她說的,我喝過酒就忘了,沒人會知道!”說完,葉晨便轉身,自始至終都未瞧見身前的那一道倩影,那道倩影赫然是柳姨。

    眼『色』複雜的望著葉晨那略顯孤寂的背影,此刻柳姨才感覺到眼前的這書生不像表麵那麼簡單,不過想到來此的目的,柳姨叫住了葉晨:“等下!”

    身形頓住,葉晨隨意的喝了一口酒,背對著柳姨淡淡道:“怎麼,你有事?”

    他為何始終這麼淡然!柳姨臉『色』複雜道:“我那小姐,自幼便受盡困難,然而如今也苦盡甘來,『性』子也不像尋常世家子女那驕橫,在雷動城不僅僅被喻為第一天才,同時也被喻為雷動城第一美女,閉月羞花也不足以形容小姐之貌!但凡見過小姐的男子無一不被小姐所折服!追求小姐的人無一不是雷動城的青年俊才,縱然雷動宗的少宗主也是對小姐傾心已久,那些人舉手投足之間便足以決定數千人的『性』命!”

    頓了頓,柳姨望著眼前的黑袍少年,眸中透著一絲難以捉『摸』的異樣:“酸書生,你還是去追求你的金榜題名,你和小姐始終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酸書生,以你的聰明也能猜測出我的話中之意!”柳姨輕聲一歎,臉『色』複雜的望著葉晨,歎氣道:“要是你是一世家的少家主或者修為高超的武者那有多好!”柳姨的語氣充滿了複雜之『色』,此刻,她發現眼前的書生倒不如先前那麼討厭。

    “世家少主或者修為高超的武者?”葉晨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嘩然之『色』,這柳姨倒是有趣,居然以為自己對林芷韻有意思。

    對此,葉晨不由感到有點啼笑是非,旋即搖搖頭,此舉落入柳姨眼中無疑是在拒絕她的勸說,臉『色』不由一沉,沉聲道:“你倒是不識趣!”

    再次喝入一口酒,葉晨右腳再次朝前邁出,朝前方的一蓬篝火走去,絲毫不顧身後柳姨的反應。

    臉『色』微沉,柳姨氣的咬牙切齒,突然一道聲音從前方的那道背影處飄來:“她很像她,但是她不是她!”

    寒風陣陣,呼呼聲壓過葉晨那略顯沙啞的聲音,留下滿臉『迷』茫的柳姨……

    

Snap Time:2018-07-18 04:41:28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