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六十七章又見

  
  第二百六十七章 又見
  數百座金碧輝煌的閣樓錯落有致,遠遠望上去倒是顯得器宇不凡,顯得無比的莊嚴。
  “那便是雷動宗嗎?”葉晨輕聲喃喃道,周圍那些武者來來往往,都不由詫異的望著葉晨這文弱書生。
  潔淨的白石堆砌數丈寬的石道,石道從葉晨的腳下延伸而出直到那片閣樓群,葉晨注意到在石道上行走的武者皆是表情肅穆,縱然是那些往日豪邁的大漢此刻也難得安靜下來,由此可知,縱然是那些高傲的武者也不敢在雷動宗前放肆,這也間接突出雷動宗在雷動城的地位。
  輕輕一笑,葉晨看似極為愜意的散步著,目光卻不著痕跡的打量著周圍過往的武者。
  這些武者的實力普遍不高,修為最高的也僅僅是煉武境,不過引得葉晨注意的則是那些武者身前所佩戴的家族徽章。這些武者顯然是雷動城內的世家子弟,不過為何都往雷動宗跑?對此,葉晨倒也注意起了周圍那些武者的談話:“今年的年祭倒是熱鬧非凡,不過不知今年又是那些世家能夠獨領風『騷』,第一世家林家必定占據鼇頭,看來今年那幾大坊市又要落入林家的手中!”
  “那倒也是,我倒是聽說雷動城謝家出了一天才,不知道林家是否能夠擋得住!”
  “嘿嘿,謝家的天才,那在林家那小姐手上能夠過幾招呢?”
  “那倒也是,這次林家可是放出話來勢必要第一,隻是苦了林小姐!”
  “的確,林小姐為了其母親的牌位付出太多了,那林家家主倒也死板,居然死撐著不然林小姐的母親入祖堂!”
  “不過,林家那些長老可是放出話來,隻要林小姐能夠拿到第一,那她母親的牌位便能夠進入武堂!”
  周圍談論最多的則是這林家小姐林芷韻,竊竊私語聲在周圍響起,右手握著酒壺,葉晨搖搖頭,輕輕道:“林芷韻,倒是有趣!”
  雷動城年祭大比是明日,然而雷動城內的大多勢力今日便已至這雷動宗。
  在閣樓群前,是一處占地數千米的廣場石地,依舊是用白石堆砌而成,隨著越來越多勢力的到來,那廣場倒也成了臨時的聚集地。
  夕陽已經沒入地平線下,夜幕悄然降臨,廣場之上倒是搭建起了帳篷,無數火堆隨之浮現而出。
  各大世家皆有所屬的空地,瞧那人數的規模便能夠瞧清楚那世家的勢力,隨著越來越多勢力的到來,原本略顯冷清的廣場倒也喧鬧起來。
  而葉晨在這些人中猶如鶴立雞群般,不過瞧見葉晨僅僅隻是一毫無修為的書生後,倒是有些人投去嘲諷的眼神,對此,葉晨倒是不予理會,獨自找了一冷清的空地,手中的酒壺換了又換,靜靜的站在一旁,吹著晚飯,聆聽周圍的竊竊私語聲。
  突然,一名黑衣人匆匆忙忙的從葉晨的身邊擦肩而過,低聲道:“一切準備就緒!”
  說完,那名黑衣人便再次沒入人群之中,雙目緊閉,葉晨的靈魂力猶如『潮』水般狂湧而出,感受著周圍那些熟悉的氣息,嘴角挑起一危險的弧度。
  誰能想象的出這如雪的石板上會被那無盡的鮮血染紅?在葉晨那強大的感知力之下,雷動宗的全貌皆是入葉晨眼底。
  周圍的暗哨以及雷動宗的實力無一不被葉晨探出,數息之後,葉晨擦拭掉額前的汗水,自語道:“七名氣武境,倒是不錯!”
  果然如情報上所言,雷動宗的實力比起玄天宗和紫陽宗更強,這也是葉晨此次為何不直接滅宗的原因,畢竟他需要的滅宗來威懾其他勢力,而不是要讓暗衛軍付出慘重的代價來換取雷動宗的滅亡,這樣是得不償失的。
  “咦!居然是你!”一道略顯詫異的聲音驟然響起,葉晨眼眸微抬,順著聲音來源處望去,赫然是白天的那林家小姐林芷韻,而兩名少『婦』依舊站在其身旁,還有一些類似於護衛的武者則是將林芷韻護在中間,眼神警惕的望著葉晨,對此,葉晨則是對那林芷韻微微點頭便再次閉目養神起來。
  “這酸書生倒是好生奇怪,尋常來雷動宗拜師的人不是要去青雲閣,他反而倒是跑到這養神起來!”被林芷韻喚作柳姨的少『婦』道。
  “在如此多武者內,他倒是寵辱不驚,也不怕被哪個大漢一掌拍著!”令一名少『婦』輕聲笑道。
  說此,林芷韻不由望了葉晨一眼,要是以他拿瘦弱的身體板子恐怕被人一撞就會倒吧!
  縱然幾人是低聲談論著,但是以葉晨的實力豈能聽不到!依舊盤坐在地,神『色』波瀾不驚,仿佛對於一切事物都是如此淡漠。
  “柳姨,我看他兩手空空,想必未帶糧食,你讓護衛送些幹狼和水給那位公子吧!”林芷韻輕聲道。
  “好!”被喚作柳姨的少『婦』抹嘴一笑:“還酸書生倒是幸運能遇見我們小姐!倘若那酸書生有些修為倒是也配的上我家小姐了!”
  聞言,林芷韻那張俏臉上浮現出一絲紅『色』,不由狠狠的瞪了柳姨一眼,羞澀道:“柳姨,你別『亂』想了!我隻是看那位公子未帶幹狼所以才讓你送而已!畢竟出門在外,誰沒有幾分難處,能幫就幫!你們還笑,不許胡說!”
  兩名少『婦』皆是抹嘴一笑,柳姨打趣道:“是是!我們小姐哪能看上那酸書生!倒是可惜那酸書生了!”
  聞言,林芷韻臉上有些火燒般的羞人,她僅僅覺得葉晨比較特別而已,特別是那一份淡然,因此多瞧了幾眼,卻不料因此被她們打趣。
  周圍的喧鬧聲漸漸壓蓋過住了那兩少『婦』的打趣聲,突然一陣香風撲麵而來,葉晨抬起頭望去,赫然是剛才那柳姨。
  “酸書生,那,這是我小姐給你的幹糧還有水,我看你兩手空空,如果不介意的話那就收下吧!”柳姨兩手分別提著一幹肉以及一酒壺,淡淡的酒香從那壺中飄『蕩』而出,雖不是好酒,但是顯然也是不凡,同時,一雙美眸也不經打量起葉晨,不禁暗自點頭,這酸書生倒是個人物,長相也不凡。
  “多謝!也代我對你家說聲謝謝!”麵對柳姨那目光,葉晨倒是無絲毫的不適,接過柳姨手中的幹糧和酒壺,淡然道。
  見葉晨那淡然的態度,柳姨不由暗自點頭,頓了頓,繼續道:“酸書生,倘若你是要拜入宗門應該前往青雲閣而不是在此地!”
  葉晨則是淡淡一笑,再次閉目養神起來,對此,那柳姨也不再說些什麼,轉身,朝林芷韻走去。
  如今已是初冬,寒風陣陣,夜幕剛剛降臨,廣場上便升起了一蓬蓬篝火,武者紛紛圍在周旁,喧鬧聲不斷。
  初冬,最大的樂事便是熱酒入胃,濃厚的酒香味飄『蕩』在空氣中,一些比較大膽的世家子弟更是借著醉酒向其他世家的少女引得眾人一陣喝彩。
  握著手中那稍熱的酒壺,葉晨仰頭,熱酒入味,辛辣之感在嘴中蔓延開來,輕聲喃喃道:“這酒倒是不錯!”
  在寒風之中,葉晨的背影倒是顯得有點落寞,隻是葉晨不知道,在某一處,一雙美眸正在盯著他的背影。
  “小姐!看什麼呢?”柳姨望著林芷韻一陣出神,不由輕聲道:“小姐!”
  “啊!柳姨!你叫我?沒看什麼!”林芷韻臉上有些火燒般的羞人,不知的何,她此刻居然在葉晨那背影處感到了一絲莫名的悲傷,他真的是一書生嗎?為何白天他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但是此刻卻給人一種落寞的感覺,那種莫名的悲傷!
  林芷韻眼中漸漸出現了一絲『迷』茫之『色』,見此,旁邊的兩名少『婦』不由會心一笑。
  銀月高掛,葉晨的背影顯得如此孤寂,熱酒入胃,葉晨眼中也漸漸出現了一絲追憶之『色』:“慕葉!”
  

Snap Time:2018-12-10 22:09:46  ExecTime:0.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