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六十五章雷動河畔


    第二百六十五章 雷動河畔

    日耀當空,暖和的陽光懶洋洋的灑在南國大地。

    一襲黑袍,少年抬頭看了看頭頂那城門之上古樸大字,一股劍意在其上環繞著:雷動城!

    皇楓國內其城池不下數千座,然而那些城池並非屬於皇楓國,一些城池的掌控權依舊被眾多宗門掌控其中,比如眼前的雷動城。

    雷動城綠水環繞,整個城市坐落於一片天平的平原上,占地約方圓千餘。由於位處交界,此地經濟遠比周圍城市來的發達,絡繹不絕的人群來往於城門,相傳數百年前,雷動城依舊輝煌無比,然而隨著雷動宗的沒落之後,這座千年古城也隨之沒落,變成如今的邊陲小城。

    然而往日寧靜的邊陲小城此刻卻顯得異常森嚴,數日前,玄天宗以及紫陽宗滅宗的事情隨之傳來,這無疑對雷動宗是一個晴天霹靂,僅僅數日,雷動宗便將所有在外的弟子召回,整個雷動城也因此陷入了全城警惕狀態,不過,接連數日,雷動城倒是異常的平靜。

    而站在城門處的黑袍少年赫然是葉晨,接連數日的趕路讓葉晨那頗為俊秀的臉龐上浮現出一絲蒼白之『色』。

    五日滅玄天宗,十日滅紫陽宗,數日後又趕至雷動城,縱然是葉晨也感到吃力,因此,在昨日還未至雷動城時便將暗衛軍分成數批,喬裝打扮潛入雷動城,待到休息數日之後便要再次血洗雷動宗,而那三名長老更是潛入雷動城聯係葉家在雷動城的據點。

    “少年郎請等一下,你是何人?”城門外,數名雷動宗弟子對著每一名進入城中的人進行著盤問,此刻見到葉晨欲進城,為首的兩人連忙上前攔住。

    如今葉晨全身上下氣息皆是收斂起來,猶如一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然而,那種獨特的氣質卻令人不可忽視。

    對此,葉晨停下身形,淡淡一笑:“帝都人士安天!”

    帝都人士,兩名雷動宗子弟眼中皆是閃過一絲古怪之『色』,這帝都人士怎麼跑到一邊陲小城來了,不過察覺葉晨並無絲毫的修為氣息之後將之放行。

    如墨長發隨意地披散著,葉晨隨手從懷中取出一個白瓷酒壺,望嘴不停地喝著,眼神有些『迷』醉,邁進了雷動城內。

    周圍的叫賣聲讓葉晨產生一種溫馨感,這的繁榮令葉晨一陣吃驚,此地雖是邊陲小城,然而其繁榮程度絲毫不亞於尋常的城池。

    此時盡管已經過了夕陽時分,但是街上依舊是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令葉晨頗為詫異的則是整個雷動城的布局構造,一條長河橫跨整個雷動城,將之分為內城和外城。

    夕陽的餘暉籠罩著那數道縱橫交錯的支流上,水波『蕩』漾著,倒是有幾許韻味,而一條條畫船來回徘徊,其上身著宮裝的仕女依窗而立,惹得岸上的書生武者心生向往,而在渡口處則是擺著一些著渡河的小船,不時地載著城民渡河而過。

    水麵『蕩』漾,悠揚的琴聲飄『蕩』在長河上,站在岸上,葉晨眼眸微眯,望著那夕陽下的船影輕聲喃喃道:“繁華過後便是死寂!”

    小橋流水人家倒是可以將眼前的畫麵形容而出,根據情報得知雷動宗所在之地則是在雷動城的內城。

    突然,一名黑衣人從葉晨身旁走過,在那那低語道:“少家主,已經準備好了!”

    說完,那道身影再次沒入周圍的人群中,消失不見,右手抓著酒壺往嘴中灌去,火辣辣的感覺在葉晨的肚中升起。

    眼眸微眯,葉晨身形極為懶散的朝岸邊的船支走去,儼然一副落魄書生的樣子。

    微風拂來,帶著淡淡的清香味,周圍人流湧動,各個衣著鮮明,和那些搖船槳的小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酒味在嘴中緩緩蔓延開來,葉晨的身形從人群中擠出,來到橋邊,正準備踏上石階下的一條船隻。

    然而,一股巨力卻從背後猛然傳來,旋即一道身影激『射』而出,身姿極為輕盈的落在那船隻上,赫然是一名年輕人。

    傲慢的神情浮現在年輕人的臉龐上,頗為不煩的對著那小廝道:“馬上開船!”

    周圍原本有意見的人見那年輕人立刻鴉雀無聲,眼神略顯忌憚的望著那年輕人,而撐船的小廝不由打了個寒顫,趕緊晃起船隻。

    見此,那年輕人不由得意一笑,直到那船隻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時,數道咒罵聲隨之響起:

    “媽的,怎麼玩意啊!雷動宗的子弟就了不起啊!”

    “哥們,你還是小心點吧!這雷動城都是人家的,不小心被人聽到你就死定了!”

    果然剛才出聲的那一人立刻閉上了嘴,顯然雷動宗在雷動城中的威懾力極高,數刻後,又是數十名雷動宗弟子趕來,強行霸占了船隻,搞得這周圍都沒有靠岸的船隻,原本聚集在橋邊的人群也不由散去,各個神情憤怒,顯然對這雷動宗強勢的舉動極為不滿。

    酒水入口,望著那些漸漸散去的人影,葉晨輕聲喃喃道:“看來城民對雷動宗倒是積怨已深,那我這算不算為名除害,!”

    夕陽下,葉晨那身影在風中搖擺而立著,一道雄厚的聲音在河道上響起:“小兄弟可是要過河?”

    眼眸微抬,葉晨順著聲音來源處望去,赫然一木船朝他所在的岸邊行來,而那聲音的主人則是在撐船的漢子,漢子大概三十多歲,赤『裸』著上身,『露』著一身古銅『色』的精壯皮肉,光著頭,在夕陽的餘暉中顯得異常的醒目,擦拭掉額前的汗水,中年漢子繼續道:“小兄弟可是要過河?”

    對此,葉晨則是微笑點頭,同時抬起頭,酒水嘩嘩的流進喉嚨之內,餘暉之中,葉晨那蒼白的臉龐處浮現出一絲紅潤。

    “好!等下!”中年漢子憨厚一笑,一大排雪白的牙齒隨之暴『露』在半空中,船槳『蕩』起,漢子明顯是渡船的好手,隨著中年漢子的搖動,船槳朝兩旁劃去,船朝著葉晨所在的岸邊靠去,而此刻,葉晨也注意到了船上的其他乘客,赫然是三個女子。

    這渡船並不算大,大概長有四米,寬有兩米,身姿輕盈的落在船板上,對那中年漢子報以一笑,同時目光輕輕瞥過那三女子,三個女子中有兩名少『婦』以及一名少女,瞧三人的打扮必定是大富人家,特別是那兩名少『婦』身上真氣浮動,居然是煉武境武者。

    而那少女麵容清秀,雖然不如千川雪之美,不過多出幾許出塵的味道,看起來倒是別有一番韻味,鼻頭處還泛著香汗。

    被葉晨的目光盯著,少女臉上多出一絲不自然之『色』,略顯尷尬的別過臉去,反而是旁邊的兩名少『婦』皆是冷哼一聲,眼神淩厲的掃過葉晨。

    “你這酸秀才倒不害臊,難有這樣盯著人家姑娘家的!”其中一名少『婦』頗為不善道。

    武神大陸,武力至上,這也導致了文人那尷尬的地位,因此,少『婦』對葉晨的語氣倒是無絲毫的客氣。

    對此,葉晨則是淡淡一笑並不理會,直接走到船頭處,眼眸微眯,望著那地平線處漸落的夕陽,輕聲喃喃道:“夕陽西下幾時回,朝陽東起方能歸。 ”說完,葉晨便閉目養神起來,任憑那江風拂過那淩『亂』的長發,猶如一落魄書生。

    “酸秀才這船已經被我們包了,我家小姐不太習慣和人同坐一船,你還是上岸去!”另一名少『婦』冷聲道,顯然剛才盯著那少女的行為讓他們誤會葉晨是為了自家小姐才坐這隻船,見此,中年漢子不由無奈的望了少女一眼,反而葉晨則是依舊繼續養神。

    “柳姨,沒事,如今眼下並無船支,就讓這位公子同坐吧。”少女眼眸微抬,婉然一笑,對著那少『婦』道。

    “小姐,這”『婦』人有些遲疑,見此,少女繼續道:“出門在外能幫則幫!”

    對此,兩人少『婦』相望一眼,皆是無奈點了點頭,狠狠瞪了葉晨一眼,眼中的警告之『色』縱然是周旁的中年漢子也看得出來,同時兩名少『婦』朝少女靠去,將少女護在中間,夕陽西下,那少女的身影顯得如此薄弱,同時,中年漢子也再次搖起船槳來,波紋以船槳為中心朝四周擴散而去。

    船頭處,葉晨的嘴角微微揚起,浮現出一絲笑意……

    

Snap Time:2018-07-19 16:01:25  ExecTime: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