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六十三章玄天宗


    第二百六十三章 玄天宗

    暗衛軍猶如洪流般,全身上下殺氣彌漫,所過之處,魔獸紛紛退讓。

    穿越了無數的大山莽林,再經過數座城池之後,玄天宗所在的玄天山脈漸漸的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一片祥和,雲層終年環繞著頂峰,令玄天山脈添加了幾許神秘,而在玄天宗的虛空處,四道身影浮現而出,為首是一名黑袍少年,望著下方生機勃勃的玄天山,嘴角浮現出一絲危險的弧度。

    玄天宗,每年今日便是玄天宗內門派大比之日,玄天宗僅存的五名氣武境一層武者,以及兩名氣武境二層武者坐在高坐之上,靜靜的望著台下弟子的比試,望著高台之上晃動的身影,玄天宗高層的眼中皆是浮現出一絲莫名的擔憂,數日前,宗門的精英在圍攻劍神門之中盡數隕落的消息也傳回來,在付出無數丹『藥』,以及『藥』材之後,玄天宗才勉強緩解了和葉家之間那緊張的關係,對此,玄天宗可是深感心疼。

    然而此刻數道劍『吟』聲憑空響起,隨即一道道空間波紋緩緩朝四周散開。

    數道尖銳破風聲,突然在天空之上響徹而起,數道身影緩緩的出現在玄天宗弟子眼中,淩空懸浮,赫然是五道身影,猶如流光般朝這高台激『射』而來。

    玄天宗副掌門,劉德麵『色』微沉,身形閃動,袖袍一揮,恐怖的勁氣暴湧而出,最後重重的轟擊在那為首的身影之上,然而那道身影隻是緩緩的抬起手指一點,宛如金鐵交響聲爆發而出,隨即劉德的身影便如斷線的風箏朝後落去,重重的落在高台之上,麵如死灰,儼然生機已絕。

    “玄天宗便是如此待客之道!”

    劉德身體落地,那落地聲在此刻顯得異常刺耳,隨即一道平淡的聲音從那身影嘴中緩緩飄出來,然而聲音在下一那便化作九天雷鳴般響徹天際,震得一些劍者耳朵發痛。聽得那響徹在天際的聲音,全場玄天宗弟子的目光不斷的在劉德以及那道身影之間徘徊著,僅僅一個照麵便擊斃氣武境武者修為的副掌門,全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沉重的呼吸聲皆可清晰可聞。

    在這猶如雷鳴般的聲音之後,又是數百道尖銳的破風聲響起,數百道身影從山腳處朝上奔來,赫然是數百名黑衣人,披著黑『色』披風,麵帶銀『色』麵具,無盡的殺意在這些人身上蔓延著,感受到那股令人心悸的感覺,全場一陣倒吸聲,居然都是煉武境武者。

    玄天宗弟子略顯慌張,紛紛朝高台邊緣處聚集著,滿臉警惕的望著周圍的黑衣人,這些黑衣人自然是一路趕來的暗衛軍。

    玄天宗宗主莫名,目光緩緩的在天空上那大批人影之上掃過,片刻後,落在為首的葉晨之上,眉頭微皺,壓製主內心的憤怒,沉聲道:“你是何人,為何擊斃我副掌門!”絲毫未瞧莫名一眼,葉晨目光始終落於莫名身後的一老者身上,淡然一笑,淡淡道:“葉家來討債了!”

    話語未落,葉晨下方的數百名暗衛軍皆是發出一道長嘯聲,旋即光芒閃掠,一道道雄渾氣勢

    在他們的身上爆發開來,數百名暗衛軍的氣勢漸漸的融合在一起朝高坐之上的莫名壓去,隨即高坐轟然倒塌,殺意令周圍人的感到心悸。

    灰塵漫天飛舞,莫名六道身影緩緩的從灰塵之中浮現出來,莫名臉上憤怒異常,長臂一振,指著葉晨怒道:“葉家!數日前,我派便和貴家達成約定,縱然圍攻葉家是我玄天宗不對,然而我玄天宗要奉獻上了數萬顆中級丹『藥』,難道葉家要出爾反爾不可?”

    莫名神情極為憤怒,他想不到前幾日還約定好井水不犯河水的葉家居然會在這個時候殺來!

    對此,葉晨臉『色』微變,對於此事他也聽得葉無雙說過,不過那時葉家為了穩定局麵,才不得不接受了玄天宗的道歉,但是葉晨從來沒有想過要放過玄天宗,目光落在莫名身後的老者上。那老者身上的氣息不由令葉晨為之興奮起來,氣武境二層,對於莫名那咄咄『逼』人的話語,葉晨直接忽視掉,朝前邁處一步,一道無形的空間波紋緩緩的從腳尖處散開,一身白衣獵獵作響,葉晨依舊淡淡道:“今日血洗玄天!”

    淡淡的語氣,但是話語中的殺意卻宛如寒冬吹來的寒風令人刺骨,所有的玄天宗弟子皆是從內心出感到一絲寒意,然而依舊有一些少數弟子在哪破口大罵著葉晨不知天高地厚。莫名始終壓製著內心的憤怒,見葉晨張口閉口便是血洗玄天,一宗之威豈容葉晨如此詆毀,不由冷哼數聲,朝前邁出一步,指著葉晨,喝道:“小子,你是何人,叫你家主出來,他為何要出爾反爾!”

    目光一撇始終在狂叫的莫名,葉晨眼中不由流『露』出了一絲疑『惑』之『色』,淡淡道:“你是何人!”

    那宛如天神俯視螻蟻般的眼神無疑令莫名感到憤怒,然而終究是一宗之主,壓製住內心的憤怒,莫名右手緩緩朝前一拂,陣陣清風卷起,卷起這漫天的飛塵,立於灰塵之上,莫名淡淡道:“我是玄天宗主,你又是何人!”

    咦,原來這老頭便是玄天宗主,葉晨眼瞳微縮,目光從莫名身後的老者身上移開,落於莫名身上,那平靜的眼神卻令莫名不由感到心悸,淡淡的一撇下方的劍者,葉晨隨意道:“葉晨!”

    全場再次一陣倒吸聲,顯然玄天宗弟子皆是聽聞過葉晨的名字,莫名臉『色』也不由變的凝重無比,駭然的望著葉晨那張俊秀異常的臉,數日前,葉晨一劍滅五氣武境武者的事情早就傳開,經過一些人的添油加醋之後,葉晨的形象更是被吹的越來越神。

    始終一言未發的老者也是朝前邁出一步,躍到莫名的身前,對葉晨喝道:“年輕人,做事情不要太絕情了!” 擺了擺手,葉晨淡淡的望著那名老者,嘴角處不由浮現出一絲笑意,淡淡道:“數日前,你們聯合其餘宗門圍攻葉家的時候難道便不絕嗎?,弱肉強食這麼淺白的道理不需要你教,氣武境二層倒是不錯,但是你能阻擋的住葉家的報複嗎?”隨著葉晨的話語落下,天空之上的氣氛,頓時變得劍拔弩張了起來。

    老者顯然未預料到葉晨會如此狂妄,不由冷哼數聲,然而此刻天地間一道白芒閃過,兩道慘叫聲在虛空之上響起,原本浮現在半空中的兩名玄天宗氣武境武者強者此刻卻無力的朝地麵落去,一柄長劍在右手處浮現而出,輕輕撥動著劍尖處的血『液』,葉晨淡淡道:“該開始了!”

    “殺無赦!”搖頭一笑,葉晨麵龐陡然變冷,雙掌猛然一握,一股磅可怕的氣勢,自其體內暴湧而出!

    平淡的聲音宛如九天神雷般響徹於天際,葉晨下方的暗衛軍皆是發出一陣低喝聲,紛紛化作一道流光朝玄天宗弟子躍去,整個虛空之下,到處都激『射』出那玄天宗弟子的慘叫聲,數日前葉家那慘烈的畫麵始終印在暗衛軍的腦海深處,他們忘不了同伴慘死的那一幕,而這一切便是眼前的這些人帶來的,沒有絲毫的憐憫,出手皆是必殺,以他們的血,以他們的命來慰問失去的同伴,頃刻間,暗衛軍猶如殺人機器般。

    玄天宗弟子在劍技和修為方麵無疑比不上暗衛軍,此刻暗衛軍猶如狼入羊群般凶悍,沒有絲毫的同情,在這個人吃人的世界,唯有實力才是王道,劍出血濺,宛如地獄般的畫麵漸漸的呈現出來,殺意並未隨著那些玄天宗弟子的死去而減少,反而更加刺激了暗衛軍。暗衛軍幾乎瘋狂般的屠殺著玄天宗弟子,各個宛如殺神一般,無情的收割著廉價的生命。

    見往日的弟子被暗衛軍屠殺,虛空之上的玄天宗幾人皆是發出一陣咆哮聲。

    兩名氣武境武者身形一閃,猶如長虹般朝地麵『射』去,然而在葉晨身後的三名葉家長老閃躍而出,將之攔住。

    葉晨獨自一人麵對著莫名二人,一撇下方的畫麵,淡淡道:“動手吧!”

    氣氛頓時緊繃,春風拂過,卷起飄『蕩』的血『液』,帶起肅冷殺意,莫名與老者皆是血紅著雙眼,紛紛拔出背後巨劍,轟然的朝葉晨劈落,兩柄耀眼的劍影至劍器處延伸而出,高亢的劍『吟』聲化作一股股聲浪朝葉晨席卷而去。

    嘴角處浮現出一絲冷笑,同時抵抗兩名氣武境武者的攻勢絲毫未令葉晨產生懼意,反而激起了葉晨心中的戰意,右腳朝後退出一步,一道氣浪朝四周蔓延而去,隨即一指飛快的點出,同樣一道劍影從葉晨的指尖出延伸而出。

    風神指!劍氣融合成一柄巨劍,葉晨身軀微曲,旋即左指舞動,三柄劍影化作一道長虹相撞在一起。

    旋即,一道道恐怖異常的能量炸聲以及勁氣漣漪,便是在天空之上響徹與浮現.,.

    空間隨之震『蕩』起來,遠遠望去宛如被扭曲般似的,縱然處於爆炸的中心,然而那能量氣浪卻絲毫不能撼動葉晨的身影,就那麼靜靜的站在那。

    反觀玄天宗宗主莫名身形極為狼狽的退出數十米,一絲血跡順著嘴角滴落,目光忌憚的望著葉晨。

    眼眸微抬,望著兩道狼狽的身影,葉晨的嘴角挑出一絲危險的弧度,輕聲喃喃道:“遊戲該開始了!”

    

Snap Time:2018-01-18 23:54:02  ExecTime: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