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四十七章誅殺


    第二百四十七章 誅殺

    “留下!”淡淡的聲音猶如雷鳴般響徹在眾人的耳旁內,其內含的殺意令人不由打了個寒顫。

    “火神指!”血『色』火焰在指尖躍動著,有著血『色』火焰的輔助之後,這一指火神指的威力那可是呈幾何上漲。

    葉晨的那一聲依舊在兩人的耳旁響徹著,陳天下以及橫斷無臉上皆是流『露』出一絲駭然之『色』,絲毫不敢托大,右腳朝後一踏,長劍宛如無重量般,輕巧的在兩人手中擺動著,連續刺出數十劍,數十道劍影形成一劍網朝葉晨『逼』去,帶起陣陣破風聲。

    “破!”猶如雷鳴般的喝聲再次響起,那看似恐怖無比的劍網還未至葉晨的左指前便爆炸開來,化作氣勁朝四周散去,橫陳兩家子弟皆是慌忙的朝四周退去,在這氣勁『射』到地麵時,原本便布滿血泊的地麵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裂痕,擊起血花一朵朵。

    葉晨的身形也隨之一頓,神『色』平靜,再次朝前踏出一步,緊接著連續踏出數步,身影化作一道虛影朝兩人襲去。

    此刻,陳天下清楚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在怦怦、怦怦的跳動下,隨著對方腳步的邁出,越來越快,越來越劇烈,他的退後,幾乎不受自己控製,下意識的不斷後退,快速的握住背後之劍,猛然的朝前劈出一劍,此刻,他們內心終於後悔當初要答應那兩個黑衣人的要求,圍攻葉家!

    在葉晨最後一步,右腳落下的那,左手再次點出,一小縷火焰在指尖環繞,一指刺出,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

    陳天下兩人攻勢瞬間瓦解掉,布滿在周圍的劍氣接二連三的被葉晨的攻勢瓦解掉,恐怖的能量狠狠的衝刷著兩人,快速跳躍的心髒頃刻間破裂開來,此刻兩人依稀聽到自己的心髒在怦怦、怦怦的跳動,身子如在雲中飄搖,但卻越來越虛弱,直至消失不見。

    葉晨一指出,身影便如鴻燕般輕盈的落於墓碑旁,淡漠的望著那倒落的身影,平靜道:“越痕者死!”

    四周一片安靜,葉晨神『色』如常,好似方才的一戰對他來說極為從容,兩家子弟皆是驚駭的望著那單薄的身影,那單薄的身影落入他們的眼中無疑是來自地獄的殺神,不知誰開口喊了一聲,隨即便轟然散開,慌忙的朝山腳處飛去。

    “留下!”依舊是一道喝聲,葉晨的右手朝上抬去,又猛然朝下揮落,數百道數丈長的劍影浮現而出。

    劍影猶如洪水般激『射』而出,帶起陣陣破風聲,劍影橫掃著兩世家子弟,一時間,鮮血四『射』,慘叫聲不斷。

    直到那些世家弟子逃亡出百米開外時,那些劍影才緩緩消散掉,此刻,一道長嘯聲在天際處傳來,幾乎同時響起,一道長虹疾馳而出,呼嘯瞬間臨近,

    葉晨神『色』如常,平靜的看著那兩道長虹呼嘯而來的身影,嘴角處多出了一絲淺笑,來人赫然是千川雪,隻不過,千川雪的白裙已經被血跡所染紅。

    千川雪老遠便注意到了葉晨的身影,那挺拔的身影之旁倒落著陳天下以及橫斷無幾人的屍體,而在那身影的不遠處同樣倒落著滿地的碎片,淡漠的眼神微微有些變化,再見到葉晨安然無恙之後,千川雪不知為何鬆了一口氣,這種緣由,她千川雪也不知道。

    望著滿地的屍體,淡漠的眼神眼中出現了一絲變化,千川雪不經有種錯覺,眼前的葉晨再次變強了。

    “沒死!”淩空踏步而來,千川雪猶如九天仙女般,就那麼漂浮在半空中,淡淡的望著葉晨,對此,葉晨則是點點頭。

    轉身,蹲下來,輕輕的撫『摸』著那玉棺,玉棺麵,慕葉的那張精致的臉依舊,隻是些生機,複雜的神『色』在葉晨的臉龐處浮現而出,葉晨輕聲喃道:“好久未見,慕葉!打擾了的休息!”同時,雙手在周圍一拍,頃刻間,灰塵飄『蕩』,淹沒了葉晨的身影。

    數息之後,一座墳墓再次屹立而起,而葉晨則是站在那墳墓旁,血跡順著他的指甲滴落。

    突然,遠處傳來尖銳的破風聲,一道身影從武堂方向飛來,望著站在墓碑旁的葉晨,聲音略顯沙啞道:“葉晨!”

    聲音中充滿了幾許喜意,葉晨轉身望著滿是血跡的慕辰,微微一笑,道:“慕辰,慕葉的墳我保下來了!“

    望著葉晨那胸脯處的劍痕,慕晨則是輕微點頭,目光便朝墓碑望去,眼中不由出現了一絲柔『色』,同時喃喃道:“武堂那邊無恙!而蘭姑也被葉無雙派人接走,此刻已經被送到莊園深處,那有冥衛軍的保護,一時間,無生命之危!”

    聞言,葉晨也不由鬆了一口氣,身體輕輕漂浮而起,望著那遠處慘烈的戰鬥畫麵,低聲輕語著:“這接下來便交給你了!”

    順著葉晨的目光望向,那人影晃動,血泊遍地,慕晨則是輕微點頭:“恩!”

    朝千川雪輕微點頭,葉晨身影朝前邁出一大步,朝葉家閣樓林立的祖閣方向躍去,那虛空之上人影晃動,正在上演著一場激烈的戰鬥。

    “你要去哪?”望著葉晨漸去的身影,慕晨輕聲道,同時一道聲音隨風飄來:“去做一名葉家子弟該做的事情!”

    祖閣方圓數之內,人影晃動,遠遠望去,猶如成為了黑『色』以及紅『色』的海洋,那紅『色』無疑代表了滿地血泊,而那黑『色』則是代表了晃動的身影。

    那身影不僅僅有黑衣人,也有暗衛軍,一場有死無生的慘烈戰鬥依舊在持續著,每一秒,便有生命逝去。

    這倒下的不僅僅有黑衣人,有葉家子弟,有宗門子弟,也有暗衛軍,經過血戰之後,暗衛軍人數大減,縱然他們的劍再鋒利也阻擋不住那如洪流般的黑衣人,然而在周圍的石道上,十幾名暗衛軍卻始終如一絞肉機般,所過之處,必然是血肉紛飛。

    為首的赫然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纖細的手上已經布滿了血跡,然而手中的長劍卻不厭其煩的朝前揮去,一道又一道的身影在她的眼前倒落,漸漸的她已經麻木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揮出了多少劍,麵具從臉上掉落,流『露』出一張慘白的臉『色』,赫然是綺夢。

    而在綺夢的身後赫然是第七小隊成員,經過血戰之後,第七小隊也有幾名暗衛軍死亡,剩下的成員全身上下無疑不布滿了劍痕。

    全身皆是血跡,不僅僅綺夢一人麻木了,周圍的暗衛軍成員也是如此,十幾人組成一劍陣無情的收割者周圍黑衣人的『性』命。

    而此刻,虛空上,一名黑衣人極為勉強的解決了一名葉家長老,劍眉微皺,望著下方如出入無人之境的綺夢等人,輕咦一聲,朝前邁出一步,僅僅眨眼的功夫便至綺夢等人的傷口,頃刻間,氣武境武者擁有的氣勢隨之出現,下方人群的速度皆是不由一緩。

    “咦,這劍陣倒是有趣?”黑衣人輕聲喃喃道,同時,右手隨之一揮,劍氣激『射』而出,兩名還未躲避開來的暗衛軍頃刻間便被絞碎掉。

    綺夢等人臉『色』皆是一變,氣武境武者的氣勢壓迫的他們不斷喘氣著,出劍的速度越來越慢,僅僅數息間,又是數名暗衛軍身亡,解決掉周旁的敵人之後,綺夢等人再次聚集在一起,臉『色』陰沉的望著虛空之上的黑衣人,顯然那股壓迫來自此人。

    “小女娃,葉家已經注定要滅亡,你們又何必為其賣命!”黑衣人那平凡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眼神閃爍,仿佛在思考些什麼。

    不過回複黑衣人的則是一陣殺戮聲,對此,黑衣人倒是沒有絲毫生氣,反而繼續道:“小女娃,倘若你能夠交出剛才你們那劍陣排列之法,老夫倒是可以收你為徒,保你不死,如何?”說此,黑衣人身上的氣勢再次暴漲,朝綺夢等人壓去,同時朝前邁出一步。

    劍陣,雖是武技的旁支,然而依舊玄奧無比,這名黑衣人對劍陣的研究極為狂熱,這也是為何黑衣人提出這樣要求的原因。

    “老不死的又再威『逼』利誘了!”一道略顯陰沉的聲音在天際處響起,赫然一道身影從剛才那名黑衣人身旁浮現而出,又一名氣武境武者。

    “謝福,解決那對手了!”被喚作老不死,黑衣人臉『色』不由陰沉下來,語氣頗為不善的對這名謝福的男子道。

    “雖然麻煩了點,付出點代價!不過老不死,這葉家的劍陣你居然也看得上眼?”謝福拍打著黑衣人的肩膀,冷聲笑道。

    “小女娃,考慮的咋樣!”黑衣人不著痕跡的避開謝福的手,擠出一絲和藹的神『色』對著下方的綺夢輕笑道。

    兩股氣武境武者的氣勢壓迫綺夢等人喘不過氣來,然而,縱然如此,幾人身上爆發出一股強悍的氣勢,視死如歸的氣勢令黑衣人以及謝福動容。

    黑衣人微微搖頭,手中長劍猛然的朝前一劈,一道極為刺眼的劍氣脫劍而出,一股威壓緊隨之後,徒然朝綺夢『射』去,縱然綺夢揮出數劍依舊抵擋不住那一縷劍氣,無情的劍氣從綺夢的胸脯處橫掃而過,綺夢臉『色』頓時蒼白,旋即一口血霧便是在數名暗衛軍的驚呼下,忍不住的噴了出來,而其身形,也是急速墜落,在即將落地時,一名暗衛軍身影一閃,扶住綺夢搖晃的身影。

    同時,黑衣人再次揮出數劍,輕而易舉的奪走了數名暗衛軍的『性』命,一股絕望的氣息在其暗衛軍心中蔓延著。

    “小女娃,你可考慮好了!要知道人的生命可是很寶貴的!”黑衣人依舊威『逼』利誘道。

    然而,綺夢臉上依舊是一副淡漠的神『色』,幾名暗衛軍再次站在一起,背叛葉家!這句話在他們看來無疑是一天大的嘲諷。

    身為暗衛軍,在成為暗衛軍的那一刻,他們的命便是屬於葉家!他們宣誓過縱然是死也不會背叛葉家!

    絕然的神『色』浮現在綺夢等人的臉上,一股視死如歸的氣勢暴漲而起,對此,冷漠的望著下方的綺夢,微微搖頭道:“葉家滅亡已成事實,最後一次,小女娃,你可想好了!”

    盡管黑衣人說的極為不客氣,但是如今隨著葉家氣武境長老的隕落,那些黑衣氣武境武者紛紛加入周圍的黑衣人中,葉家子弟節節敗退,這樣下去,葉家滅亡也隻是時間的長短罷了!幾名暗衛軍皆是徹底的陰沉了下來,他們所期待的奇跡,並沒有發生

    ,如今除了掙紮還是掙紮。

    “葉家滅亡,就憑你嗎?” 就在無數人精神恍惚間,突然間有著一道極為冷漠的聲音從虛空之處傳來。

    

Snap Time:2018-01-24 02:11:24  ExecTime:0.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