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四十六章留下


    第二百四十六章 留下

    暖陽如血,一道血影緩緩的從天際的盡頭處走來……

    身著血衣的少年,葉晨黑發徐徐,俊秀的外表,平靜的眼神中卻令人感到一絲冷意!葉晨一瞥倒塌的墳墓,臉『色』一寒,腳尖點地,躍到葉鐵晶的身旁。殘餘的數名葉家子弟臉上皆是湧出狂喜之『色』,葉晨,葉家年輕代第一人,一身修為強悍無比,葉家誰人不知。

    葉鐵晶很艱難的從地上站起來,臉『色』一沉,猛然拔出『插』在胸前的利劍,葉晨快速的從空戒中掏出止血粉灑在葉鐵晶的傷口處,劍眉微皺,葉鐵晶此刻顯然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僅僅是憑著一股意誌強撐到現在,在看到葉晨時,葉鐵晶原本渙散的眼神不由一凝,虛弱道:“少爺!”

    “不要說話,趕緊療傷!”葉晨沉聲道,同時從麒麟戒中掏出數枚丹『藥』塞進葉鐵晶嘴中,對於這位極為忠心的手下,葉晨還是挺在意的。

    丹『藥』化作熱流在葉鐵晶的體內流竄著,因此,葉鐵晶的臉『色』也微微好轉,虛弱道:“少爺,對不起!我沒保護好蘭姑!不過,慕晨少爺已經去武堂那邊保護蘭姑去了!”說著說著,一股血泡從葉鐵晶的嘴角處湧出,葉鐵晶的臉『色』越發的蒼白起來。

    彎下身,將倒塌的墓碑重新豎起,葉晨微微招手,對兩名葉家子弟道:“你們兩個扶著鐵晶去個安全的地方!”

    兩名外門弟子恭敬的點頭,一人扶著葉鐵晶的一隻手,對此,縱然葉鐵晶不願意,但還是被帶走,而現場還有數名葉家子弟,對此,葉晨則是淡淡道:“此處的黑衣人由我解決便可,你們先行離去,找個比較安全的地方療傷吧!”

    但是回應葉晨的是幾張堅定的臉『色』,身為葉家子弟,豈有能退縮!

    不過是誰,在心中始終有個神聖的地方,那便是家,縱然實力弱小,這些葉家子弟也想通過自己的雙手來保護這個家,一股敬佩之情油然產生,葉晨微微頷首道:“那你們守護在這,盡量殺掉漏網之魚!”“是!”能夠和葉家第一天才並肩作戰,一股自豪之情在幾名葉家子弟的心中產生。

    “喂,小子很狂啊!”兩名黑衣人臉『色』陰沉的望著葉晨,自從葉晨到來之後,便是直接將他們無視掉。

    然而,兩人還未說完,葉晨的左手便快速的朝前點出,破風聲驟然響起,劍氣激『射』而出,在兩名黑衣人駭然的目光中,一個血洞從兩人的額頭處浮現而出,同時,兩人的身體徒然被劍氣絞碎掉,化成滿地的血肉,顯得極為血腥,同時,葉晨目光不由朝庭院外圍望去。

    突然從遠處爆出一道如雷鳴般的響亮爆炸聲,赫然是葉家的正門被攻破了。

    緊隨的便是那不斷的殺戮聲,一柄散著淩厲劍氣的長劍,正筆直朝葉晨所在的庭院『射』去,將石道旁的樹枝紛紛斬斷,一條容納數百人寬的大道被劈出。那長劍速度絲毫不減,居然朝葉晨幾人所在的位置『射』去,僅僅眨眼功夫,那長劍便至葉晨的眼前。

    眼眸微抬,葉晨手握君臨劍猛然的朝前劈出一劍,淩厲的劍氣在葉晨的前方數十米處留下一道深深的劍痕,隨即麒麟劍從葉晨的手中脫落,直『插』在墓碑前的數十米出,同時葉晨一指輕輕的朝前一點,那柄長劍頃刻間爆裂開來,化作無數碎片朝四周灑『射』而去,收回手指,雙目緊閉如坐禪的老僧一般。

    靈魂力如『潮』水般朝外狂湧而出,感受著周圍那慘烈的戰鬥畫麵,葉晨全身的殺意便隨之暴漲,但感知蘭姑的氣息無恙之後,葉晨才鬆了口氣。

    “殺!”從遠處猛然傳出一道整齊厲喝聲,旋即剩餘的幾名葉家子弟瞧見了那鋪天蓋地而來的人影,望著那些猶如跳蚤般從石道上閃掠而過的人影,幾名葉家子弟都是暗中吸了一口涼氣,居然不是黑衣人,而是那些落霞城的世家子弟,原本始終觀望的落霞城勢力龐大的世家終於動手了。

    “居然是落霞城的

    陳家和橫家,那些家夥在此刻落井下石,這些畜生!”數名葉家子弟瞬間浮現出憤怒之『色』,破口罵道。

    同樣,葉晨的眼睛也隨之張開,嘴角處浮現出一絲冷笑:“四名氣武境便敢來!”

    陳橫兩家在落霞城僅僅算是二流上層世家而已,原本陳橫兩家是打算中立,無論結果如何,兩家皆是會受益,然而在兩名黑衣人氣武境武者的勸說之下,兩世家終於做出決定,對葉家展開攻勢,在陳橫兩家的帶動些,或多或少那些世家再次對葉家展開攻勢。

    陳家家主,赫然是剛才在葉家莊園外觀望的老者,名陳天下,而橫家家主則是叫橫斷無,此刻兩人以及兩名氣武境武者摻雜在這股人群之中,手中長劍瘋狂的收割者葉家子弟的『性』命,然而這時,一道清脆的劍『吟』聲從前方傳來,這股劍『吟』聲不知為何,陳天下以及橫斷無皆是感到一絲熟悉之『色』。

    這時一道身影闖入了兩人的視線之中,身影一身紅衣,黑『色』長發如黑夜一般,神『色』冷漠中透出一絲冷意,但卻有一股難言的氣質隱隱環繞,泛著冷光的長劍安靜的『插』在一盤,陣陣的劍『吟』聲正是來自那把長劍。

    兩人猛然一頓,雙眼瞳孔收縮,盯著那紅衣似血的身影,以他們的修為自然能夠清晰的察覺出那一道單薄的身影之內隱藏著多恐怖的力量。

    此刻驟然安靜下來,人流也隨著這一道紅衣身影而停頓下來,漸漸沒有人再前進一步,盡管葉晨沒有流『露』任何氣勢,但是卻人從內心感到的忌憚。

    目光猶如實質劍芒在陳天下三人身上掃過,葉晨右手直接向前一揮,但聽轟鳴回『蕩』,卻是狂風驟然呼,一道劍氣脫手而出!

    轟的一聲驚天動地之音,在那間震驚天地回『蕩』,越過劍痕的十名世家子弟皆是被攪成粉碎,鮮血染紅了滿地,順著凹痕流進劍痕之中,劍痕之內都是血『液』。這時兩世家的子弟才注意到,腳下有一道數尺寬的劍痕,此刻,鮮血竟紅的如此刺眼。

    “你兩世家此刻退去,葉家為你們留些香火,否則滅族!”葉晨猶如寒冰般寒冷的聲音在陳天下和橫斷無的耳旁。

    “笑話,今日過後,你葉家便已滅族!”一名黑衣人不由出聲冷笑著,同時身形浮現而出,隻是,他的話語,卻是瞬間止住,此刻,他,看到了葉晨的目光,這目光出奇的平靜,那眼神宛如在看待螻蟻一般。

    “別廢話,不要忘記我們的任務!”另一名黑衣人冷哼一聲,踏出一步,這一步,直接便跨過了數十米,猛然的朝葉晨上空躍去。

    然而這時,葉晨微微朝上瞥去一眼,那目光中,沒有任何殺機,有的,隻是平靜,但這平靜中,卻隱含著無盡的殺意。

    天地間一抹白光閃過,頃刻間,血花綻放,那名黑衣氣武境武者,還未出手便生機已絕,身形搖搖晃晃的掉落在地。

    此刻,陳橫兩家之人還未看出那黑衣人到底是如何死去的,僅剩的那名黑衣人猛然暴『射』而出,然而身形在劍痕上空時,一簇血『色』火焰驟然浮現而出,在那名黑衣人驚恐的慘叫聲中,黑衣人的身體徒然化作灰燼灑落滿地,一切顯得如此詭異。

    “越痕者死!”葉晨平靜的望著身前的數名陳橫兩家子弟,眼『色』平靜,卻給他們帶來龐大的壓力。

    橫斷無和陳天下一步朝前跨出,跨出數十米,恰好在劍痕前一寸處停下身影,縱然心中久久不能平靜,突然兩人的身形猛然一顫,先前由於葉晨的臉龐被長發遮擋住,兩人並無法清楚的看見葉晨的麵貌,然而,此刻,近距離一看,兩人便震撼了。

    “葉家葉晨!”眼前的這位身影居然是葉家二少爺,葉家二少爺的實力怎麼時候變得如此恐怖?

    “橫家,陳家!好,很好!”眼眸微抬,葉晨淡淡道。

    “葉二少,先前我等是受那黑衣人壓迫才不得不攻打葉家,此刻那兩人盡已死,此事,算是我橫陳兩家欠葉家一個人情,此事過後,我陳橫兩家必定會登門道歉!撤退!”陳天下在見識到葉晨輕而易舉的解決了兩名氣武境武者之後便已生退意,聯想到葉晨剛才所說之言,不由出聲道。

    那態度要有多誠懇就有多誠懇,和剛才屠殺葉家子弟的那表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既然都來了,那便留下來!” 葉晨平靜的望著,眼中一片平靜,然而隱藏在衣袖下的左手卻微曲,一小縷血『色』火焰在指尖跳躍著。

    葉晨那目光中,沒有任何殺機,有的,隻是平靜,但這平靜中,卻是讓陳天下以及橫斷無心神一震,全身真氣不受控製的運轉,仿佛隻有如此,才可以抵消那目光帶來的危機,自身便是氣武二層的修為,然而此刻二人竟然感動無力感。

    冷汗從其額頭彌出,對方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幾乎立刻便有一種全身上下被人一眼看透,兩人不由朝後退出半步,但是在此刻葉晨卻動了!

    “嘶!”陳天下和橫斷無兩人臉『色』皆是一變,身形徒然朝後躍去,閃入人群之中。

    在別人的眼中葉晨卻是抬起腳一連踏出十步,左指勢如閃電般的朝兩人點去,起舞弄清影,葉晨身影輕盈如飛燕,身影一頓,左手中指微微向前一指,葉晨的身影如波浪一般『蕩』起一波浪『潮』向前湧去,一指刺出,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

    “留下!”淡淡的聲音猶如雷鳴般響徹在眾人的耳旁內,其內含的殺意令人不由打了個寒顫。

    

Snap Time:2018-06-23 23:58:19  ExecTime:0.286